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2018-06-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人民网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大货车给人的印象是 肆无忌惮地疯狂违章,超载、超速、超限、闯红灯 。恶性竞争之下这些大货车经常发生 重大交通事故致行人死亡 。而负有主要监管责任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却对此视而不见,原因就是他们已经沦为这些疯狂大货车的保护伞了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大货车给人的印象是肆无忌惮地疯狂违章,超载、超速、超限、闯红灯 。恶性竞争之下这些大货车经常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行人死亡 。而负有主要监管责任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却对此视而不见,原因就是他们已经沦为这些“疯狂大货车”的“保护伞”了。

  6月25日,哈尔滨纪委、监委发布通报,向社会公布了对122名为疯狂大货车充当“保护伞”的领导干部、以及公职人员的查处情况。在这122名被查处的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中,既有哈尔滨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也有多个区交警大队的大队长、中队的中队长,以及普通民警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保车团伙”落网 专案组发现“保护伞”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针对老百姓反映强烈的疯狂大货车问题,于2017年10月23日成立了联合专案组。经过七个多月的调查取证,专案组终于将这些隐藏在疯狂大货车背后的保护伞 。

  治理违法大货车牵出幕后“保车团伙”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1023”专案组成立之初,就发现交警部门对大货车超载、超限、超速、闯红灯问题处理并不是很多但是群众反映强烈 。了解情况后,专案组研判应该是有保车团伙在组织运输。

  所谓“保车团伙”, 就是帮助违法的大货车,通过非法利益输送,向负有监管责任的交警部门寻求保护的犯罪团伙。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保车团伙”:收车主费用 行交警贿赂

  经过大量取证,共有六个保车团伙相继浮出水面,其中名叫姜勇的一个“保车团伙”头目, 向寻求保车的车主收取一定费用 后, 共对 车队所经过区域沿途不同的辖区大队、下属多个中队的21名交警行过贿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1023专案组”工作人员 肖虹

  车门上,全都是喷上他车队的名称,用这种醒目的标识来告诉交警 ,这些车辆都是他车队的车。交警看到有姜勇车队的车有违法行为时,也不予查扣,或者减轻处罚,予以放行。

  特殊路条助疯狂大货车畅通无阻

  警方在以涉嫌干预执法、强迫交易等罪名,将这六个“保车团伙”的头目控制后,发现公安交通警察队伍中,隐藏着多名为疯狂大货车充当保护伞的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

  调查中,一个名叫“二宝子”的人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此人自称是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副支队长王伟的司机,平时就开着王伟的警车。他仗着王伟这个后盾和靠山,为“保车团伙”提供便利条件。

  同时,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王伟还对多个车队的违法运营提供保护。专案组调查发现,大货车车牌正面写着哈尔滨太平供热公司供热煤炭运输专用车,但被查扣之后,民警将车牌翻到背面,就会看到有交警支队王伟副支队长的批示,“这个是暖心工程,可给予支持”。路条一出示,大货车在全市范围内就没有限制了,可以无限制地进行运输。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1023”专案组工作人员 巩斌

  交警不认可时,这些人会再找到王伟,王伟会专门给这些大队长、中队长打电话,甚至有时候通过交警的手持电台,直接在电台里面告诉大队长和中队长这些车都是重点工程, 赶紧都放了,无条件放行

  而为大货车违法运营提供保护的王伟,当然也会从中获利。根据巩斌介绍,在2014年,“二宝子”孙宝彤代表王伟,参加了香坊区某房地产项目的一个土石方运输项目,并且得到了一个专项的保车费用40多万,这其中有20多万进了王伟的腰包。

  6月1日,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原副支队长王伟涉嫌受贿、介绍受贿一案。

  “保护伞”众多 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显现

  据专案组调查,交警支队存在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有的整个部门,全部涉嫌违纪违法问题。在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下属十三个交警大队中,有十二名大队长 , 存在涉嫌为大货车违法运营提供保护的行为。

  看似转让房产 实则低买高卖受贿

  2011年,哈尔滨市的郭成山承包了一个建筑垃圾运输项目,他想方设法结识了当时的顾乡交警大队大队长明常清。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在一次饭局上,明常清表达了自己想买房的需求后,郭成山就带着110万现金,直接买下了这套房。后来,明常清以远高于当时的市场价的价格 将自己的两套房子顶账给了郭成山,在扣除了为明常清支付的110万元房款后,郭成山又给了明常清100万元现金。

  在明常清的“关照”下,郭成山的20多辆车,始终超载运输,却一辆也没有被扣过。此后,郭成山的土石方公司获得了多个建筑垃圾、土石方的项目。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1023”专案组工作人员 杨军

  实际上是这一种利益输送 ,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这种行为恰恰就是行贿、受贿的一种方式。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明常清以低价购买房产,通过郭成山以高价卖给这些混凝土公司老板,或者是土石方公司老板,这样一套房子,可获利40到50万。明常清名下的房产多达十多套,其中两套位于哈尔滨最高档的小区,价值上千万。

  滥用职权销违章 违规降低处罚标准

  除了这些在各辖区执法的交警大队,可在全市范围内执法的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巡逻大队,在处理大货车违法行为时,同样存在问题。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不少违法驾驶员在接到民警现场开具的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后,便想方设法找到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巡逻大队的副大队长李名实,和违章处理科科长罗广学,以达到免于处罚或减轻处罚的目的。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1023专案组”工作人员 肖虹

  李名实和罗广学在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背面,签批改变违法事实的意见,也就是说改变了违法车辆这个处罚的种类,降低了处罚的标准。只罚款,不扣分,实际也是变相对这些司机进行保护。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而违章科的两名民警接到批示后,伪造档案材料,在此期间也不同程度收取违法驾驶员的好处。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1023专案组”工作人员 肖虹

  目前看,李名实这四人,改变违法事实,减轻处罚的这个交通违法案件卷宗,现在已经达900余件,给国家造成的经济损失约70余万元 ,他们四人的行为,已经是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震惊! 哈尔滨交警部门现“塌方式”腐败

  为保护大货车违法运营,李名实还违规使用公安交警系统的授权,私自将电子监控拍摄的大货车违法行为删除。全市交警系统是周六、周日是不办理业务的,他在周六、周日到巡逻大队,利用他副大队长的身份,违规给他人销分达90多条。

  交通城管等部门人员不作为受处分

  通过7个多月的调查,6月25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发布通报:针对这122名为疯狂大货车充当“保护伞”的领导干部、以及公职人员,其中11人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111人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等处分,有的予以免职。除了交警支队的问题,城管局、交通部门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1023”专案组工作人员 刘轶修

  按照相关规定,城管局应该对施工工地进行处罚。而城管只是按照违法市容管理条例,对司机处罚,没有追究源头治理问题。

  交通部门的两个部门负责源头治超,一个是公路处,负责卸载,称重卸载;运管处,对超载货车的来源进行调查。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