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武门》导演王小康:京味儿要纯,主旋律要新

2017-04-1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未知

《宣武门》导演王小康:京味儿要纯,主旋律要新 京味儿主旋律剧《宣武门》4月9日开机。该剧规格高: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民委等单位联合推动;班底吃重:剧本打磨数年,任重、童蕾、王自

  《宣武门》导演王小康:京味儿要纯,主旋律要新

  京味儿主旋律剧《宣武门》4月9日开机。该剧规格高: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民委等单位联合推动;班底吃重:剧本打磨数年,任重、童蕾、王自健、张丰毅、斯琴高娃、李明启、雷恪生等实力演员加盟。《广电时评》日前对该剧青年导演王小康进行了专访。

  一部“老”剧为何由一位青年导演来操刀?

  “用青年导演的视角来呈现一种新国剧的典范,用对现代细腻的把握去触摸年代,为什么不可以创新一番呢?”导演王小康回应道。

  真故宫、真天坛

  北京,四月,乍暖还寒。晚上十一点,《宣武门》剧组还在紧张工作,为次日的开机仪式拍摄定妆照。聚光灯下,王自健望着镜头,他将在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出演一个清朝小王爷。

  王小康在片场抽空接受采访。

  《宣武门》导演王小康

  “除了王自健,男主角任重也算地道的北京演员,剧中不少演员都是来自北京人艺和国家话剧院的老戏骨。”为了把这部展现北京城历史的电视剧拍好,剧组在选角上着力突出京味儿,老中青三代演员都尽力挖掘“老北京范儿”。“老北京的故事,就应该是地地道道的北京气质。”

  取景上也下了不少功夫。“天安门、故宫、天坛等名胜都得到了实景拍摄的许可。”王小康表示,“剧中会有不少惊喜,一些珍贵的文物也会出现在荧屏上。”

  在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民委,北京市文联,北京电影家协会等单位联合推动下,高规格的《宣武门》将令观众看到不少前所未见的真实影像,剧中的北京也将因“真故宫”“真天坛”而呈现出更具质感的历史纹路。

  有了实景还远远不够,创作团队还邀请了民俗专家,把北京人千百年来的民俗习惯转换成影像表达揉进剧中,包括京剧元素、胡同叫卖等。在王小康看来,“一切都要在真实性的基础上。”

  《宣武门》的剧本由《茶馆》的编剧杨国强和《北京人在纽约》的编剧李功达共同操刀。他们对“北京”和“北京人”都有深刻细致的理解。

  过多强调“京味儿”会不会令全剧格局变窄?

  王小康不这么认为,“越是京味儿的,越是地域的,就越是国际的。”十多年前的《大宅门》,就是一个例子,“那是一个高峰,希望今天的我们也能做出这个时代的新国剧典范。”

  历史与当下

  一块玉石榴、八个篇章、一百二十年。《宣武门》覆盖了从戊戌变法到抗日战争,从香港回归到申奥成功,再到今年十九大召开等重大历史事件,最终聚焦于“大历史变迁背景下的百年中国梦”。叙事线历时久、跨度大,创作难度可以想见。

  这种故事结构,能完成生动的叙事已是挑战。《宣武门》还力图在主旋律剧中独辟蹊径,这对于创作团队而言更是个系统又费神的事。

  忙乱的摄制现场,王小康激动地谈论着《宣武门》与以往主旋律剧的不同:“所有的演员分两个阶段来演,从清末的戊戌变法到建国是一拨,从建国到十九大召开又是一拨。他们是同一批演员,演的也是自己的‘子子孙孙’”。创作团队希望通过这样的设置,用现代人的视角回望历史,在变与不变中寻得血脉精神的传承。是故,令“历史人物”参与到当下的现实中来,是该剧最大的看点之一。

  《宣武门》首集故事,从戊戌变法就直接跳到香港回归。导演解释如此特别的设计:“香港是在清朝‘丢’的,后来香港回归了,我们希望能呈现出历史和现在的对话感。” 王小康希望全剧不仅能去呈现历史人物,也能让历史人物的后代共同参与进叙事。例如,王自健在年代戏部分饰演的是一位名叫溥兰亭的小王爷,在现代戏部分则饰演了钻石商人溥陶然。这样的“延续”不断令现实和历史产生联系。山河流转,但故事的对象具有一致性,人和精神也是一脉相承的。

  《宣武门》

  从“看脸”回归“表演”

  在4月9日的开机仪式上,任重、童蕾、王自健、张丰毅、斯琴高娃、李明启、雷恪生等一众实力演员亮相。接下来会展开一个半月在北京的集中拍摄,而后转战横店。王小康透露届时还会有几十位戏骨陆续加入。

  《宣武门》中演员的片酬占整体投资的三分之一,更大比重的投入用在了制作上。在王小康看来,强调演技和内容肯定是未来国剧的主方向。“终究会从‘看脸’回归到‘看表演’,年轻的观众也会更理性地看到内容的重要性。”

  王小康认为观众纷纷点赞当前热播的《人民的名义》中的演员演技,正是源于近些年部分人盲目追求热门IP却忽略表演本身所导致的问题。“我们想要抢占真正的表演内容的制高点,以及故事内容的制高点,标杆式的作品是我们的追求。”只有当戏骨成为“标配”,才能诠释好《宣武门》的厚重感和传承性。

  王小康说:“把内容做好了,让观众体会到强烈的‘国家在场’,这就是老百姓要看的作品。”

  具体怎么做?较之市场上部分项目为追赶类型剧热潮而出现的“快拍快播”,《宣武门》则选择沉下心筹备,用三年磨一剑。从翻阅自传、观看纪录片,再到实地考察、与专家沟通,整个创作团队几易其稿,把叙事跨度从先前的半个世纪扩展到现在的120年。

  电视剧的创作不应跟风,要表现出文化产品该有的审美姿态。

  对于这部剧的制作方而言,这种坚守也值得赞赏。成立仅有两年的康曦影业,为《宣武门》的推进下了不少工夫,“影视公司一定要有担当,因为影视作品的影响至少要到达一代人。”

  “玉石榴”和“石榴籽”

  自戊戌变法开始,北京牛街的回族玉雕艺人李天顺为保护一只玉石榴,几代人命运流转。这是《宣武门》的故事梗概。

  为什么是玉石榴?三年前的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谈民族团结时用“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作比。这个伏笔也用到了《宣武门》里,贯穿全剧,玉石榴的意象代表着民族大团结。

  起初一听是民族题材,王小康感到遗大投艰,拒绝了三次。“当时的我有顾虑,因为拍深拍浅都不好。”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导演与领导商榷的过程中对民族剧有了新的认识。“大民族题材跟聚焦少数民族的作品有根本区别,大民族题材,在百年的历史中涵盖着各个民族,整个国家的进程每个民族都有参与,不能割裂。”

  《宣武门》聚焦的是整体民族利益,但没有停留在喊口号的层面。“以前大家总认为主旋律剧是呼告式的,不那么打动人心,观众会排斥。其实最大的问题是它没有把‘国家在场’根植于观众心里。”《宣武门》着力改变,将剧情落足于——在历史进程中,国家如何保护人民,人民是怎样维护国家的。

  剧中,历经近半个世纪的颠沛流离,象征国运昌隆的玉石榴一直不得见天日。直到新中国成立,男主角李天顺才觉得正当其时,可以放心拿出玉石榴了。而这部以玉石榴为喻、立足民族团结与繁荣的《宣武门》,今时今日启动,也可谓正当其时。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