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孩,今天你有没有哭

2017-04-1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未知

亲爱的小孩,今天你有没有哭 我奋力地追着妈妈,却迷失在笼罩着紧张而陌生气氛的巷子处。突然,一个危险的魔爪伸向我,将我抱起,我害怕得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消失殆

  亲爱的小孩,今天你有没有哭

  我奋力地追着妈妈,却迷失在笼罩着紧张而陌生气氛的巷子处。突然,一个危险的魔爪伸向我,将我抱起,我害怕得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消失殆尽。

  “妈妈,我想回家。”一个无声的呐喊,拉开了电影《亲爱的》序幕。

  田文军,一名微不足道的网吧经营者,在深圳这个偌大的城市里,靠着自己的双手打拼着。

  电线凌乱地铺在半空中,垃圾散发出恶臭气味,每一间店铺紧挨着,生怕交不起那令人咋舌的房租。

  田文军坐在店里的收银台处看人来人往,听店里的小混混们争执不休的嘈杂声。这对于他来说一点都不糟,只要有儿子陪着就好。

  离婚后,法院将儿子判给了他,或许正是这点庆幸,让他有点得意,以致于让儿子落入人贩子手中。派出所中鲁晓娟的几个响亮而沉重的巴掌彻底将他打醒,从此踏上寻子之路。

  他在电影说道:“凭什么我要认命”,在找儿子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倾家荡产,差点搭上性命。

  有人说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句话印在田文军身上真是恰到好处。要不是加入了韩德忠带领的寻亲大队,儿子大概再也回不到自己身边。

  找到孩子后,他在家楼下那狭长弯曲的楼道大哭一场,往前的愧疚、紧张、痛苦感像泉水一般倾泻,堵在心口的闷气终得以释放。他为守住了这个家感到快乐,为寻回了自己的尊严感到快乐。

  田文军的饰演者黄渤,正是这样一个草根出身的演员,才使得一个拼劲十足、坚强的父亲形象有血有肉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鲁晓娟,一名中产阶级的白领。天天开着宝马,用着奢侈品,与田文军离婚后和另一男子重组家庭,正打算生二胎。可儿子的失踪让这个念头烟消云散。

  电影中鲁晓娟一直为儿子对她的疏忽感而烦恼。当听到田文军说孩子要用多久的时间才叫那个陌生的女人为妈,她恍然大悟。

  她对儿子说要把妹妹接回来,欣喜的儿子一把拉住妈妈的手。此时鲁晓娟的心情经历了惊喜到开心再到感动,郝蕾将这一过程诠释得十全十美。

  无论妹妹给鲁晓娟抚养,还是李红琴抚养,这样都不公平,福利院才是妹妹最佳住处,这样才能避免给妹妹造成二次伤害。

  她的不认命将她打回原形,辞掉工作,二次离婚。她从不后悔,因为她找到了作为妈妈的职责。

  虽然以前外表光鲜亮丽,但内心是空的,在经历了这次与儿子刻骨铭心的离别后,重建了自己的内心,不再被身份、金钱等束缚,甚至有更大的力量去抵制痛苦、失败。

  《亲爱的》

  李红琴,无知的良家妇女。她为她的两个孩子倾心倾力,可老天爷剥夺了她一切的幸福,丈夫患病死亡,成为人贩子老婆,儿子女儿双双离去,为夺回女儿抚养权搭上贞洁,被丈夫骗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却怀了孕。

  在道德伦理上本应谴责这位人贩子老婆,但对于李红琴的感受更多的是同情与可惜。

  在电影最后李红琴得知自己怀孕后,抱头痛哭,她既为自己能生育喜极而泣,也为自己的愚笨、不能抚养女儿伤心。这一种种表现,让原本罪恶的人贩子罪恶更大,突出李红琴丈夫的丑恶、阴险。

  李红琴这一角色像是为赵薇量身定做,赵薇的倾情演绎使李红琴惹人爱惹人怜,李红琴的天真无邪打败了我们。

  韩德忠,寻亲大队的领导人。他没有找回儿子,心灰意冷。最终抵御不了这种痛苦,决定和妻子再要一个孩子。在鹏鹏的生日宴会中,他向大家说了一声对不起。

  因为作为领头人,为了第二个孩子的生育证,开出丢失的儿子的死亡证明。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场丢失孩子的家长心里都认识到这就是现实的残酷,可大家又有什么办法。韩德忠金银钞票数不清,可唯一的遗憾是没找回家的意义。

  高夏,资深律师。李红琴多次哀求他帮她夺回女儿的抚养权,可高夏开口闭口都是钱,城里人的铜臭味一时半会是洗不掉的。

  和李红琴经历一些事情后,他渐渐找回作为律师人性的光芒。把李红琴的钱还给她,援助她和她女儿团聚。

  《亲爱的》是一部好电影,它让我们认识到拐卖不仅伤害被拐孩子父母,也伤害了买方父母。

  陈可辛导演就用这世间最温暖的词语来揭示世上人们冰冷的心,他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就像被拐卖的小孩重新找到回家的路。

  就像黄渤说的:“这个电影有一只手,是深深地伸到你的胸膛里,会触碰到你的心灵。”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