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被裹挟上市首日:估值腰斩,风口上的猪跌下神坛

2018-07-1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金牛公子 金角大王

2018年7月9号,小米董事长雷军在香港港交所敲响特制的200公斤铜锣,宣告小米登陆香港联交所,开始上市的旅程。 小米以港股市场同股不同权的身份登上资本市场,围绕着小米的估值争议也尘埃落定。 何为同股不同权? 一般而言,股权中有两种权,一种叫经济性权利

小米被裹挟上市首日:估值腰斩,风口上的猪跌下神坛

  2018年7月9号,小米董事长雷军在香港港交所敲响特制的200公斤铜锣,宣告小米登陆香港联交所,开始上市的旅程。

  小米以港股市场“同股不同权”的身份登上资本市场,围绕着小米的估值争议也尘埃落定。

  何为同股不同权?

  一般而言,股权中有两种权,一种叫经济性权利,股东获得公司分红派息的权利;一种叫参与性权利,主要体现为投票表决权。

  同股不同权,主要指的就是同一份股份,股东对现金流的权利和投票表决权的配置不成比例。 比如我的股票占比25%,但实际上我的表决权达到了75%。

  为什么有些公司会采用“同股不同权”的股权结构?公司的管理层希望以少量投票权的资本控制整个公司,因此将公司的股票分为两种:高投票权的股票和低投票权的股票。

  比如向投资人发布的是低投票权股票,每股只有1个投票权;而向公司创始人及管理团队发布的则是高投票权股票,每股有10个投票权。

  拿小米来说,雷军的持股比例是31.4%,但是却拥有超过50%的表决权。再比如说阿里巴巴,马云只有阿里巴巴不到8%的股份,但对阿里却有着绝对的控制权。这还要得益于阿里当年上市时,选择了允许“同股不同权”的纽约证券交易所。

  如果当初在港交所以“同股同权”的形式上市,马云早就失去了对阿里的掌控权。所以,同股不同权,归根结底是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团队为了更好地保证对公司的控制权才实行的。接地气一点说就是“我要投资者的钱,但不想给投资者权”。

  “同股不同权”在美国很普遍。比如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市场,都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申请上市。在中国,香港证券交易所是第一个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的,并且今年4月30日刚开始实行。小米则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

  现在看来,这第一份螃蟹并不容易吃。不过,这主要还是怪小米自己。

  1估值二次腰斩,感觉雷军被掏空

  小米的上市之路并不顺畅,整个上市过程,就是估值一路下跌的过程。

  今年1月,小米在给自己找IPO承销商的时候,雷军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你们谁给的价格最高,我就给谁做承销。投资银行一片沉默。于是,雷军抛出了个2000亿美元估值。这2000亿美元,也许是雷军内心里对小米的真实预期。

  但故事的走向和雷军的预期相差太远,从小米开启上市之路开始,估值一路下行,2000亿美元、1000亿美元、750亿美元、550亿美元……最终以约473.26亿美元开盘。这仅比4年前小米450亿美元的估值高出约23亿美元,年复合收益率仅为1.3%。要是按4年前余额宝6.763%的收益水平算,投资人现在能拿到的收益,应该是134.65亿美元。

小米被裹挟上市首日:估值腰斩,风口上的猪跌下神坛

  在雷军心里,小米是一家由硬件、互联网、新零售三驾马车拉动公司,这是他敢喊出2000亿美元的市值的底气所在。遗憾的是,这个定义没有得到投资人的认可,因为小米实在太不像一家互联网公司,而在新零售上,也远没有能撑起2000亿美元的能力。

  在投资人眼里,无论雷军如何标榜自己,小米仍然是一家硬件公司。这不是在网站和商店里放一些牙刷、毛巾、插座板就能改变的。

  2017年,小米总收入1146亿元人民币,手机收入占总收入70.3%,对公司毛利贡献47%;而雷军希望用来撑起小米估值的互联网服务,收入约98.5亿元,只占总收入8.6%。

  无论互联网或是新零售,都未能替代手机,成为中流砥柱,何以能够撑起千亿市值?

  在与投资人一轮轮的短兵相接下。雷军说:

  “我不care小米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很多人问我到底给小米的是腾讯的估值,还是苹果的估值。我说我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因为小米是全能型的。”

  “小米是全球罕见的,同时能做电商、硬件、互联网的全能型公司”。

  “好的公司靠利润、伟大的公司靠人心,小米要做伟大的公司”。

  “小米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公司,是一个新物种”。

  小米确实不是互联网公司,小米所希冀的千亿美元市值,是用上百家生态链企业撑起来的大杂烩。

  2卖不动手机卖杂货

  2004年,雷军把卓越网卖给亚马逊。亚马逊派过来的高级副总裁问他:“卓越网靠什么吸引客户?”雷军把用过的招数,写了十几页PPT,一页一页讲给美国人听。

  美国人当场给他泼了冷水:“几年前我们也这样干,后来发现只用一种招就够了——联盟”。

  2011年,小米估值已达10亿美元,成为年轻的独角兽。独角兽企业,指的是那些创业时间在十年内,但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企业。

  2013年,小米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发布了小米2S旗舰机,并推出新品牌红米手机,用以抢占低端市场。也是在这一年,小米估值达到100亿美元,正式迈入百亿美元估值行列。

  在手机产业一路顺遂时,雷军启动小米生态链,想用小米模式切入100个细分领域,带动整个智能硬件的发展。也就是当年美国人说的“联盟”。

  用雷军自己的话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对小米来说,这个风口便是互联网人口红利。小米伴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起飞,自然,也有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的衰减而跌落的风险。

  2015年,小米开始显露发展中的颓势,当年未完成8000万台的销售目标。2016年,是小米最痛苦的一年,当年销量下降36%。

小米被裹挟上市首日:估值腰斩,风口上的猪跌下神坛

  对此,雷军的对策是走Costco模式——向着智能家居生态化的「杂货铺」转型。

  2017年,小米手机销量逆势上升,增幅高达96.6%。雷军眼含泪水,宣布小米是唯一一家销量下滑又重新崛起的手机厂商,并且小米也从一家手机厂商变成了一家智能家居销售平台。

  直白点说,这是一家专卖贴牌产品的杂货铺。现在,这家杂货铺戴上了上市公司的帽子。

  此时的雷军,回望自己,满眼都是1998年王峻涛的样子。那一年,他认为王峻涛掌管的8848,其大而全的模式行不通,还建议他不要过分作秀。

  3被资本裹挟上市

  雷军曾说,5年内不上市。现在,他正狠狠地打自己巴掌。当然,在商场上,顺势而为最重要,承诺什么的,就像沙滩上的字,潮水一来就被带走。雷军突然改变心意,选择在这个股市并不在高位的时间点上市,真的是时机成熟了吗?

  首先我们注意到,小米此次是作为同股不同权第一股的身份上市的,这种架构模式并不为A股所容,所以最方便的A股市场第一个被剔除出备选上市地点。

  2013年,阿里巴巴上市时曾因同股不同权的模式,被港交所挡在门外。今年4月,港交所放开了对同股不同权企业在港上市的限制。港交所想通了,小米抓住机会,立即上马,要当同股不同权第一股。毕竟是第一个螃蟹,牙口好一点的话,吃到的肉也会多一些。

  据小米招股书显示,上市前小米已经完成9轮融资,最后一轮融资于2014年12月签署,累计融资额逾15亿美元。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2月,小米最后一轮融资后,当时其估值已经达到了450亿美元。

  但事实上,在庞大的融资额背后,是小米每次都通过优先股方式融资的事实。优先股融资,简单来讲,这是一种既可以要求小米赎回,也可以在小米上市后卖出的股权。可以理解为它既是债券,也是股权。为了获得发展资金,小米当年不惜以这种大促销的方式融资。小米的估值由此节节攀升。但也硬推着小米的发展步子走得更快一些。

  经过这么多轮融资后,前期的老股东和投资人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小米被裹挟上市首日:估值腰斩,风口上的猪跌下神坛

  对于早期机构投资者来说,只要小米不倒下,这几乎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因为在2014年,小米的450亿美元估值,其实是对它未来的预期。

  所谓估值,从来都带着泡沫。

  在小米上市之前,投资者可以从小米拿到固定的股息,和按发行价8%计算的利息。对于一直在烧钱的小米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更为不利的是,优先股还可要求小米赎回。也就是说,在小米上市之前,如果没有其他投资者来接盘,投资者可以要求小米将这些股权全部买回去。

小米被裹挟上市首日:估值腰斩,风口上的猪跌下神坛

  付股息利息不是什么大开支,但如果要让小米把这么多的股份都买回去,雷军不会答应。一是庞大的偿付压力,会瞬间拖垮小米,二是已经花出去的钱,还怎么给退回去呢?

  最好的解决方法,自然是找人接盘。但机构投资者们何其精明,没那么容易被忽悠去给优先股们接盘。于是,韭菜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资本养起来的企业,从资本那里吃到了多少,终究是要数倍还回去的。

  小米上市前夕,曾发给雷军一份价值近100亿的股权激励。如果不上市,这100亿雷军找谁去兑现呢?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