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不凡上,李超人下,华人富豪圈的带头大哥轮替

2018-07-0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旺角黄局长 智谷趋势

6月29日,在中美贸易战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时,台湾首富郭台铭飞到了西半球的威斯康星州,主持富士康投资100亿美元的工厂动工典礼。 一同铲土奠基的,还有美国总统特朗普,他盛赞此项目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引来媒体一片惊呼:美国总统为外企投资背书,甚至亲自参

  6月29日,在中美贸易战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时,台湾首富郭台铭飞到了西半球的威斯康星州,主持富士康投资100亿美元的工厂动工典礼。

  一同铲土奠基的,还有美国总统特朗普,他盛赞此项目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引来媒体一片惊呼:美国总统为外企投资背书,甚至亲自参加动土典礼实属 “罕见先例”。

  东半球这边,香港首富李嘉诚以90岁的高龄亲赴汕头大学毕业典礼,发表了他第17次、并可能是最后一次的致词。从这天开始,他将卸任汕大名誉主席职务,彻底退居幕后,教育事业交由小儿,商业帝国则于稍早前交给长子。

  一先一后,一中一美,港台首富巧合地在同一天亮相各自的标志性舞台,一个谢幕一个登峰,完成了华人富豪圈带头大哥的一次无形接棒。这场历史性的轮替,其过程长达十年。

  2008年8月8日,郭台铭带着娇妻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当时鸟巢里红浪翻滚。许多人挥舞着五星红旗,为迎接这个中国时刻热泪盈眶。郭台铭同样心潮澎湃,这个有着晋商血液的男子从小迷一般自信。

  38年前他一穷二白,却坚信自己的签字将来一定很重要,所以苦练英文签字。到了今天,他掌控八十万员工命运,旗下富士康门口一旦塞车,全球电子产品就会缺货。除了郭台铭,鸟巢里还云集了一帮顶级政商名人。他们包下全场仅有的89个包厢,站在绝佳位置上欣赏表演,宽大的空间里有沙发、冷气和女服务员。

  李嘉诚也在里头。这位潮汕人堪称华人世界的企业家领袖。由于早前向国家“水立方”工程捐献1亿元,他得以用巨资包下一个最高级包厢。

  一个是代工之王,一个是地产大亨,以往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际,如今因为国家盛事,被历史推入了同一个场合。郭台铭可能不会想到,那一刻,两人的命运擦肩而过。

  01

  故事要从南方一个渔村讲起。

  1993年,郭台铭站在深圳龙华镇一个山头上,对着当地官员振臂一挥:“看得见的土地我全要了。”

  这是一片被坟头所包围的荒郊野岭,郭台铭带着台湾一位风水大师,在全国兜兜转转一年多才发现这块宝地。

  此时的北方,包揽一切的“单位制”正在逐渐瓦解,他却把这个总部建成无所不能的富士康市:银行,网吧,茶楼,健身房,图书馆,艺术团,住房,农产品基地,还有医院、电视台和大学……除了生死,几十万工人足不出厂就能满足任何需求。

  不久之后,任正非也将华为总部迁到附近,两个巨头只隔着一条公路。一个专注代工,一个专注研发。2005年,富士康的销售收入飙至2282亿元人民币,是邻居科技巨头华为的5倍之多。

  大家都想挖出郭台铭的长胜秘诀,有台湾媒体爆料说,当初建厂的时候风水大师精心布下了“猛虎扑飞鸟”局,广吸财气。日后来看,这里确实是富士康的发家之地——

  96年落成之际,康柏、戴尔的机壳订单便接踵而来,此后十几年一直高速发展。生产基地开遍世界几大洲,成为隐居苹果、索尼、IBM等巨头背后的无名英雄。

  不过,祸福总是相伴而随。2005年,发妻因乳腺癌去世。2007年,接班人的三弟因血癌去世。坊间开始流传,能吸财的“猛虎”也会吃人。

  其实,风水一说未免玄虚。比起风水布局,顺应历史的进程似乎更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1978年,大陆经济频临奔溃边缘。忧心忡忡的老人家提起笔,在南海边上画了一个圈,南方顿成一片热土。

  港资纷至沓来,霍英东在广州建起了五星级的白天鹅宾馆,让日后来访的尼克松深刻体会到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他的好友李嘉诚,则与一干地产大亨合资建了中国大酒店,拥有18%股权。但谨慎的李嘉诚并没有顺势大步踏进,等到92年邓公南巡之后,他才持续加码内地。

  相比之下,台资则显得姗姗来迟,直到1987年两岸打破30多年冰封期后,才有台商踮起脚跟仰望大陆,不过,绝大数人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在这晦暗不明之际,37岁的郭台铭下了一个大胆赌注——他冒着被银行制裁抽走银根的危险,跨过长长的海峡来到深圳西乡,建了生产电脑插件的“海洋厂”。

  这时的郭台铭还是无名之辈。整个鸿海发展了十几年,只有一千名工人。大陆海洋厂的规模更小,一年营业额还不如一些乡镇企业。那会儿厂里条件很苦,夏天经常停水停电,男男女女都睡在走廊地板。

  在这种条件下,郭台铭经常豪言壮语,“富士康要建设成为全世界最好的企业”,惹得台下潮汕籍工人哑然一笑。这个族群出了名敢做梦,连他们都觉得,这个人真能吹牛。

  不曾想,后来的郭台铭确实让他们见识了什么叫做“中国梦”。

  02

  上世纪90年代,台湾正走在亚洲四小龙的大道上,各方面成本节节攀升。而大陆优惠政策一抓一大把,要人有人,要地有地。

  借助于这两个条件,富士康得以上马大机器、大流水线,将规模效应最大化,极力压缩成本。

  小时候,他当警察的父亲经常对子女“一个口令一个动作”。长大后,他在右手腕戴上一串从成吉思汗庙请来的念珠,将这位13世纪的征服者奉为偶像。

  在郭可汗坐镇的紫禁城里,流水线上的“市民”就好像被植入了电脑芯片,每天重复无数次相同动作。这些“机器人”让富士康成为一台高效运转的精密机器,以至于低成本也能造出高品质。

  为了防止客户的商业机密泄露,富士康常把一条生产线拆分成多道细小工序,并设置密密麻麻的安检关卡,外界很难进入富士康窥伺,内部也很难带出客户样机。

  这种刀枪不入的做派,使得康柏/华硕、诺基亚/摩托罗拉这些斗得你死我活的巨头敢于同时将订单交给郭台铭,让他一跃成为大陆最大出口商,每年贡献大陆近4%的出口额。

  作为台湾 “外省人”二代,郭台铭有极高的悟性。2001年,富士康龙华园区率先成立了党支部,现场一位深圳市领导 “对郭台铭的明智之举表示钦佩和感谢”。这个举动,比欧洲血统的零售巨头家乐福早了足足11年。

  消息传到台湾后,当时还是“陆委会主委”的蔡小姐怒了,她说这是“很严重的事”,威胁要处以10—50万元新台币的罚款。不过这并不能阻止郭台铭的本土化之路,到2017年整个富士康有1030个党支部。

  这样一位能讨人欢心的金主,走到哪里都是书记省长的座上宾。如果不是后来震惊海内外的十四连跳,他可能会继续沉浸在这种帝王般的世界。

  03

  2008年,对于全人类来说都是一个历史性节点。中国刚欢庆完奥运,美国就爆发了次贷危机,金融风暴狠扫全球,使得中国这一“世界工厂”饱受冲击。

  世人一夜醒悟,低端制造业是没有前途的!刘易斯拐点正在大力敲门,土地、能源、环境均难以为继。

  山雨欲来风满楼。曾经被视为骄傲资本的庞大工人群,现在反而是最容易崩塌的一环。2010年,富士康多名新员工密集跳楼自杀。

  郭台铭请来五台山高僧诵经,也阻挡不了自杀潮的蔓延。关于富士康血汗工厂的批评汹涌而来,他一个多月没有睡好觉。出现在媒体面前时,他仿佛变了一个人,满脸谦卑,行动迟缓。

  那两年,广东已提出腾笼换鸟。对于富士康这类笨重的大象,深圳的态度变得微妙起来。以前富士康从来不会停电,现在也会停电了。

  痛定思痛的郭台铭加速迁移中西部,并下定决心把 “制造的鸿海”彻底转型为“科技的鸿海”,走上了跟对面华为相似的道路。

  2011年,富士康雄心勃勃地宣布三年百万机器人计划,布局人工智能、生技医疗、物联网等。这边刚收购日本夏普,那边就试图将东芝揽入怀中。

  就在他急于摆脱“代工厂”标签的时候,大陆也用完4万亿的续命丸。高层放弃投资驱动和要素驱动的传统模式,翻开了经济的新篇章。

  郑裕彤、刘銮雄等一众香港大亨开始抛售内地资产,李嘉诚跑得最早,也最坚决。他套现上千亿元,带着加拿大籍的长子移师欧洲,重仓英国,炸锅了整个华人圈,有人惋惜,有人不解,也有人攻击。

  别让李嘉诚跑了! 舆论的一声棒喝,让他彻底走下神坛。

  04

  反观郭台铭,这位踩在大陆产业升级脉搏上的台湾大佬,倒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在全世界面前谈笑风生。

  2016年最后一天,在曹德旺受不了死亡税负“跑路”之后,他继续加仓大陆,给广州送上一份40年未有的大礼——610亿元的8K显示器项目。

  2017年4月,他与特朗普双双现身白宫,宣布将在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美元建设一家LCD 工厂。这个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绿地投资,似乎并不在意当地缺乏产业集群配套的尴尬。

  川普大爷看着这个来自宝岛的男人,满意地说:“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郭台铭都是一个伟大的商人。”

  站在中美两个争夺世界第一的大国中间,财大气粗的郭台铭可谓进退有度。老大负债累累,制造业空心化,老二奋起直追但也转型阵痛。两边都押注,就两边都有筹码。

  今年1月,在台湾国民党主席选举白热化阶段,副主席郝龙斌宣布若角逐党魁成功,他一定会极力敦请郭台铭出马参加2020年台湾大选,“因为他是最强人选”。

  蓝蓝绿绿吵了十几年,民众早已厌倦政客。有民调显示,逾6成民众愿意投票给这个“能救夏普、能见川普”的企业霸主。比起那位曾放过狠话的蔡小姐,不知要高到哪里去。

  几个月前,郭不凡将富士康一部分资产打包IPO,证监会一路绿灯,短短20天就闪电过会,创造了大陆资本市场的罕见奇迹。8天之后,90岁的李超人终于下定决心退幕,宣布将日不落的商业帝国传位长子。

  此时,距离紫荆花旗第一次飘扬在维多利亚港上空已有20多年。这一沉一浮,恰好为两岸三地兴衰史画上了最后一个句号。

  想当初郭台铭靠岸时,大陆生产易拉罐勾环,十次就要拉断二三回,台湾只有一回。转眼一瞬间,大陆GDP已反超台湾20多倍,科技实力更是突飞猛进。而彼时籍籍无名的他,因为及时搭上一辆高速飞奔的火车头,现在也举足轻重,成了岛内人的浮生之木。

  今天的香港,也不是40年前李嘉诚北上的那个香港了。在自贸区遍地开花的大陆眼里,其超级联系人的作用不比从前。世人似乎正慢慢淡忘了当年交接的不眠之夜,期盼着另一个孩子归来。

  对于68岁的郭台铭来说,他传奇的一生似乎才刚刚进入高潮。

  参考资料:

  《郭台铭与富士康》 徐明天

  《李嘉诚全传》 陈美华、辛磊

  《时局的生意》 霍英东、冷夏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