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消灭中产阶级

2018-06-2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未知

1 队伍难带 办公室里吵的不可开交,王总说要开拓市场,刘经理说要缩减规模,底下一帮年轻人不敢吭气。 出了门,刘经理嘟囔一句:牛什么?还没我房子多,今儿这事他不听我的肯定犯错。 王总坐在老板椅上,表情凝重。许久叹了口气:队伍不好带了啊。 成人的世界

  1

  队伍难带

  办公室里吵的不可开交,王总说要开拓市场,刘经理说要缩减规模,底下一帮年轻人不敢吭气。

  出了门,刘经理嘟囔一句:“牛什么?还没我房子多,今儿这事他不听我的肯定犯错”。

  王总坐在老板椅上,表情凝重。许久叹了口气:“队伍不好带了啊”。

  成人的世界,极其复杂。

  中间层的存在,原本可以避免上层与底层的直接对话。将底层诉求和高层思想合理传达,充当传话筒。但这一切都是理想化模型。

  如果中层不再觉得自己是中层,甚至认为自己也是高层。那问题就严重了,不是不可以,而是高层的位置是有限的,都想发号施令,整个上—中—下生态结构,还怎么正常运转?

  如何管理中层,是门艺术。

  2

  中产阶层困境

  同样,当一个社会有着庞大的中产阶层,如何让中产阶层成为稳定因素,而不是不稳定因素,成了社会难题。

  通常我们认为,因为教育和生活状况,以及对生活质量获得保障的追求。中产阶层在政治上的诉求往往更切合实际,也更稳定而不容易走向极端(极端革命或者极端保守)。

  如果他们成为了国家的政治主力,那么国家的发展定向和定位,整体上也必然是反映他们的这种稳健求进的政治意愿,而不是固步自封,或者大跃进式的。

  而一个强大的中产阶层,又能在极少数超富阶层和赤贫阶层之间形成有效的缓冲隔离,避免社会矛盾激化形成撕裂。

  但是,这是理想化模型!规模庞大的中产阶层,同样是有利有弊的。

加油,消灭中产阶级

  我们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当中产阶层满足生理需求,不再为吃喝睡穿担忧后,必将开始追求更高的需求层次,比如:安全、情感、尊重、自我实现。

  难就难在:人的欲望,是无限的。物质需要容易满足,心理需求,是个无底洞。

  就说安全需要,怎么评估安全?是没有恐怖袭击就是安全,还是满足深夜撸串是安全?

  就说健康,怎么才算健康?是不能生病,还是生病了,能给你治好算健康?怎么评估治好?

  再说尊重,如何评估尊重?是允许你发表观点是尊重,还是按你的意思办,对你恭敬从命算尊重?

  自我实现?你想干什么?想去帮助更多人?还是想当领导?你想实现什么?

  这些,都是扎扎实实的问题。满足人的物质需求容易,但满足人的心理需求,欲望,难!

  毕竟物质是实在的,能衡量的,是从0到1的。心理的,是虚的,是千人千面的,无法评估的,是从1到100的,看似容易,其实非常难满足。

  中产阶层对自由有着无边际的追求,今天开了奥拓,就幻想着奥迪。刚买了房,又想着买大平层。口袋里钱刚鼓起来,就幻想着指点江山。

  但社会资源、人类的劳动力、政府的调控能力,都是有天花板的,当中产阶层开始呼吁更多需求时,反而成为了社会负担。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 30年前,中国的生活虽然很差,但总体幸福感还可以。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好几个档次,但是却每一个人都感到很不爽。

  焦虑感和不安感,每天都在增长。很少有人不抱怨的。

  前两年,媒体上大肆报道“如何财富自由”,不知道看到这些,你有没有瑟瑟发抖。

  竟然都开始财富自由了。你说吧,再往上,你还有什么需求?想当领导么?

  3

  把钱交出来

  2003年庆回归,“香港中环大游行”中产们反对“楼价下跌”,董特首站在中环城楼上,面如土色心想:我的八万五政策可是惠及了500W底层市民,你们现在人呢,我为你们谋取了地价下跌,现在你们倒是跳出来为我说句话啊,现在我需要你们的声音和帮助……

  但那些受了“八万五”恩惠的人,没有一个跳出来为董说句话。

  在他最脆弱的时候,没有一个“楼价下跌”受益者跳出来为董辩护。事情后来的发展结果董以“健康原因”黯然下台。

  继任者“孙九招”很机智,缕清政治生态,看透本质。从“孙一招”收紧土地供应到后来“孙九招”扩展到土地房屋地铁基建的全面收紧。一招,全解决。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有产阶层”发起疯来,是相当可怕的。

  他们有舆论优势,有物质优势,有思想,有组织。相反,那些疲于奔命的蝼蚁,早就没有精力走上街头。哪还有什么心理诉求,尊重?健康?每天有面包牛奶,就阿弥陀佛了。

  人类的历史,从经济学上讲,是加杠杆和去杠杆的循环史。从社会学上讲,是一个不断消灭和培养中产的过程。

  当然,我们是现代文明。消灭的早已不是肉体。那就把你的底气:钱,交出来吧。

  2015年,中国连续降息降准,有用么?有。但是2008年放水拉起了GDP反弹,这次却只是止住了下跌,连弹都没弹。

加油,消灭中产阶级

  是市场没钱么?可是刚放完水啊。放之前还是钱荒,放完后立马资产荒。换句话说,就是放水了,但钱散落在民间,并没有用于投资。底层老百姓们感受不到,但睡后收入的,早就快速膨胀了。首富老王大手一挥,小目标一个亿,我的钱想怎么花怎么花。

  这怎么能忍!于是水龙头一关,开始了针对存量的调水。接下来:

  解救银行业呆坏账,强行涨价去库存;

  解救国央企,搞了国企改革、混合所有制;

  整理地方国企,做了PPP;

  解决上市公司债务,拉起股市;

  解决民营公司融资难,成立新三板;

  钱,从哪来?这么多问题要解决,中央专项拨款了么?没有。所有改革运作的背后,统一口径,有个词叫:引入社会资本。

  一边是急缺资金的改革难题,一边是饥渴难耐闹着急投什么的社会资金。换你是领导会怎么办?Duang,组织决定了,就你们了。于是,大量社会资金,在连拉带哄的诱惑下,积极奔向了改革痛点。

  中产们,钱没了,没事。变成了令人羡慕的股权、房子、收藏品,满满的获得感。搬砖更有劲了,生活更努力了,同时压力更大了,更不敢轻易胡闹了。

  担心滑落阶层的焦虑感,重新回归。子女教育、父母养老、医疗保健,有着落了么?还想着不上班么?还嚷着要财富自由么?还有精力指点江山么?

  在两千年前的秦国,有本大逆不道的《商君书》,其中有这么句话:

  “驭民五术: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

  简直是胡说八道!封建思想贻害无穷!我们现代人,分明是为了下一次经济的强劲增长。你说,是吧?

  加油,中产阶级!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