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取消房地产限制”吗?刚刚,总理这样回答……

2019-03-1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刘晓博

全国人大今天(3月15日)上午闭幕,在压轴大戏总理记者会上,一共回答了18个问题。 在 18 个问题里,只有第一个问题涉及到了房地产。 提问的是路透社记者,他当时的问题是这样的: 去年,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放松货币条件,中国还加大了减税降费的力度,今

  全国人大今天(3月15日)上午闭幕,在压轴大戏——总理记者会上,一共回答了18个问题。

会“取消房地产限制”吗?刚刚,总理这样回答……

  18个问题里,只有第一个问题涉及到了房地产。 提问的是路透社记者,他当时的问题是这样的:

  去年,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放松货币条件,中国还加大了减税降费的力度,今年中国表示将进一步放宽货币条件,将进一步减税降费,还要加大基础设施的投资。 请问,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是否比之前预想的更为严重,如果经济放缓继续持续下去,中国是否会考虑采取更加有力的举措?包括取消房地产限制和降低基准利率等?

  总理的回答包括如下要点:

  1、中国适度调低增速预期目标,用的是区间调控的方式。既和去年经济增速相衔接,也表明我们不会让经济运行滑出合理的区间。  

  2、不搞“大水漫灌”,也就是“量化宽松,超发货币、大规模提高赤字率”,这种做法一时可能有效,但会带来后遗症,所以不可取。我们还是要坚持通过激发市场活力,来顶住下行压力。  

  3、现在中国市场主体已经超过1亿户,把他们的活力激发出来,这个力量可以说是难以估量的。  

  4、我们留有了政策空间。比如:赤字率还有提升空间;而且我们还可以运用像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型或价格型工具,这不是放松银根,而是让实体经济更有效地得到支持。

  由此可见,总理没有正面回应“是否会消房地产限制”。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下面给出我的分析:

  第一,本次总理记者会,记者一共提出了18个问题,只有一个问题部分涉及到了房地产。由此可见,房地产已经不是当前热点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楼市的确比较平稳,价格被控制住了。

  第二,新闻发布会的技巧,就是巧妙地回避一些难以回答、暂时不适合明确表态的问题。

  你细看这次发布会,就会发现多个问题上存在这种“未正面回应”的现象。房地产行业现在到了敏感的时刻,仓促之间回答如果不全面,可能被市场错误理解。

  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里,对房地产的表述是近年来最温和的一次,既没有“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决遏制房价上涨”(2018年7月31日政治局会议)这样严厉的表态,也没有重复“房住不炒”,甚至没有使用“调控”的字样。

  但从政策本义来看,国家此次对抗经济下滑,主要是想通过减税降费、市场化改革等手段,激活民间活力。我之前也在专栏里指出过,什么时候民企、外企主导的投资,占中国总投资的90%以上,中国经济就有活力了。目前,政府和国企的投资仍然接近四成,占比仍然偏高。

  减税降费,其实就是把钱留在民间,让民企来主导投资,这才是中国长远之计。所以,当前的政策是明智的,选择是正确的。

  但是,改革需要环境。所谓环境,就是短期经济要保持在合理区间,不能失速度,那样失业率会上升,社会稳定就谈不到。所以,刺激政策是必须有的。

  2019年房地产是因城施策,放松性质、托底性质的政策正在出台,针对楼市的减税、定向降息正在出台,但这样做未必要通过高层正式宣布出来 ;因为一旦宣布,又会刺激市场过热,所以“不正面回应”是明智的,这是施政的技巧。

  第三,根据国家统计局314日公布的2019年前两个月房地产行业的情况看,最令人担忧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所以政策调整势在必行。

  1-2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14102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6%,2018年全年为增长1.3%。其中,住宅销售面积下降3.2%,办公楼销售面积下降15.7%,商业营业用房销售面积下降13.6%。商品房销售额12803亿元,增长2.8%,增速回落9.4个百分点。

会“取消房地产限制”吗?刚刚,总理这样回答……

  从上图可以看出,无论是销售额和销售面积的增幅,都出现跳水式下滑。面积已经是显著的负增长,销售额还勉强保持正增长,但距离负增长不远了。

  1到2月全国卖地收入的数据还没有出来,想保持去年25%左右的增幅完全不可能了。

  中国人最大的三种消费品是——房子、汽车、手机。后两个去年就是下滑的,如果最大宗的房子也出现下滑,稳增长显然极其困难。所以,楼市政策转向“托底”是必须的。北上深广四大一线城市频频降税,并降低房贷实际利率,就是风向标。

  第四,降息是货币政策的主基调,这对楼市和股市都是利好。

  路透社记者还问了“是否会降低基准利率”的问题。在当前中国,基准利率是“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对此,总理也没有正面回应,但表示说“还可以运用像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型或价格型工具”。

  所谓数量型工具,就是增加货币供应量,主要是降准,当然也包括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所谓价格型工具,是降息。因为利息是资金的价格。

  降息分两种——第一种是“敲锣打鼓的降息”,就是降低基准利率;第二种是悄悄降息,就是引导货币市场利率走低,比如通过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国库定存等降息。

  至于是哪种降息,看央行想要的效果。此前我建议并预测3月1日降低“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但由于股市提前火爆,引发高层忧虑,所以迟迟未动。如果美联储在3月下旬不加息,则中国央行可能会在3月末、4月初来一次降息。

  至于“敲锣打鼓的降息”,或许要留给股市,因为过热的股市早晚会“摔个大跟头”,到时候救急用。

  现在的定向降息,已经发生了微妙变化。从之前的针对小微企业、民企,变成了小微企业、民企和楼市。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