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反制代价,中国能够承受

2018-07-1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梅新育 梅新育论衡

中美史诗级贸易战我方要承受的最大直接冲击在于对美出口增负,但我方报复反制,对部分进口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也有可能给我们的下游厂商、消费者带来一些负担。纵览中国经济、产业、贸易全局,以下基本特征决定了中国能够较好承受贸易反制的代价,甚至化冲击

  中美史诗级贸易战我方要承受的最大直接冲击在于对美出口增负,但我方报复反制,对部分进口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也有可能给我们的下游厂商、消费者带来一些负担。纵览中国经济、产业、贸易全局,以下基本特征决定了中国能够较好承受贸易反制的代价,甚至化冲击为契机:

贸易反制代价,中国能够承受

  首先,早在2009年新中国六十周年大庆之前,中国就已经成为全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形成了一个举世无双的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这既是中国竞争力的重要源泉,也是中国应对外部强加贸易战底气的最大来源。凭借这一基础,中国不害怕美国在贸易战中如同新中国建国初期那样采取对华全面贸易禁运的极端措施,因为那样只会导致美国自己国内市场供应大面积断绝;也不担心对美贸易报复会过多抬高国内制成品价格,反而可以指望将其作为进口替代、推进国产化、或发展出口导向先进制造业的契机。

  其次,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大宗货物在中国市场占有率不是很高,最高30%上下,较多的是百分之一二十,而且多数是初级产品,可替代性也较强,这一点决定了由于中国实施对等报复而对中国市场相关货物供给的影响相对较小,相应地对相关生产、就业的影响也较小。

  同时,我国政府在制定报复反制措施时就充分考虑了潜在负面影响,并制定了补救措施。根据商务部新闻发言人7月9日发布的消息,[1]中方在研究对美征税反制产品清单过程中,已充分考虑了进口产品的替代性,以及对于贸易投资的整体影响。同时,我方将研究采取以下措施缓解、消除此次贸易战给我国企业、员工带来的影响,并欢迎社会各界、特别是受影响较为严重的企业向商务部和当地有关政府部门反映:

  (1)持续评估各类企业所受影响。

  (2)反制措施中增加的税收收入,将主要用于缓解企业及员工受到的影响。

  (3)鼓励企业调整进口结构,增加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大豆、豆粕等农产品、以及水产品、汽车的进口。

  (4)加快落实国务院6月15日发布的有关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意见,强化企业合法权益保护,营造更好投资环境。

  进一步在微观层次上综合考察我方6月16日公布的报复清单,可以判断,这部分代价,我们能够承受;如果利用得好,还有可能成为我国某些相关高端产品国产化的契机。

贸易反制代价,中国能够承受

  商务部6月16日发布的《关于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基本精神就是贸易战“同态复仇”,其中包含两份报复清单,第一份清单是从美国进口的大豆等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货物,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的这部分货物金额约340亿美元;第二份报复清单是从美进口的化工品、医疗设备、能源产品(包括煤炭、原油、成品油、液化石油气等)等商品,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160亿美元。报复反制措施都是按美国向中国商品额外加征税率一样对等加征25%关税,第一份报复清单上的货物已经从2018年7月6日起开始加征关税,第二份清单是否执行、生效时间将视美方行动而另行宣布。[2]

  按照《海关统计》表16“自部分国家(地区)进口类章金额表”,已经实施的第一份报复清单商品主要分布在以下进口商品类章中:

  第1类“活动物,动物产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总额30.6亿美元。第一份清单覆盖商品主要涉及其中第02章“肉及食用杂碎”,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1.9亿美元;第03章“鱼及其他水生无脊椎动物”,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3.1亿美元;第04章“乳;蛋;蜂蜜;其他食用动物产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4.3亿美元。

  第2类“植物产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69.6亿美元。第一份清单覆盖商品主要涉及其中第08章“食用水果及坚果;甜瓜等水果的果皮”,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7.7亿美元;第10章“谷物”,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5.1亿美元;第12章“油籽;子仁;工业或药用植物;饲料”,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45.7亿美元,大豆便在该类章中。

  第4类“食品;饮料、酒及醋;烟草及制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7.7亿美元。第一份清单覆盖商品主要涉及其中第24章“烟草、烟草及烟草代用品的制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7亿美元;第一份清单中的第503、504项猫粮、狗粮也在这一类中。

  第11类“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8.4亿美元。第一份清单覆盖商品主要涉及其中第52章“棉花”,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0.7亿美元,在清单中是第455项“棉短绒”、第517项“未梳的棉花”。

  第17类“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293亿美元。第一份清单覆盖商品主要涉及其中第87章“车辆及其零附件,但铁道车辆除外”,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50.9亿美元。

  将视美方行动决定是否实施的第二份报复清单商品主要分布在以下进口商品类章中:

  第5类“矿产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90.5亿美元。第二份清单覆盖商品主要涉及其中第27章“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产品;沥青等”,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72.4亿美元。

  第6类“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45.8亿美元。

  第7类“塑料及其制品;橡胶及其制品”,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81.5亿美元。

  第18类“光学、医疗等仪器;钟表;乐器”,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17.6亿美元。第二份清单覆盖商品主要涉及其中“光学、照相、医疗等设备及零附件”,2017年从美国进口金额117.3亿美元。

  分析上面列举出来的报复商品,可以划分为这样几类:

  第一类纯属对国计民生没有什么影响的消费,最典型者莫过于第一份清单第503项“零售包装的狗食或猫食罐头”、第504项“零售包装的其它狗食或猫食”,中国的“铲屎官”们没有必要一定要给自己宠物喂美国猫粮、狗粮。

贸易反制代价,中国能够承受

  至于近年开始走红国内大城市零售市场的一些美国水果、坚果之类,尽管我也喜欢,但这不是生活必需,进口额不多(2017年从美国进口“食用水果及坚果;甜瓜等水果的果皮”金额7.7亿美元),也容易用国产和从其它国家的进口替代。

  第二类是对国计民生非常重要,但从美国进口额目前还不多、比较容易替代的商品。民以食为天,第一份清单中的谷物、肉、水产、乳、棉花,第二份清单中的煤炭、原油、液化石油气等,都属于此类。俄罗斯、澳大利亚、阿根廷、外蒙、新西兰等国和欧洲都在争夺中国谷物、肉、水产、乳品市场,特别是新西兰、澳大利亚、西非等渔场开发的潜力还很大,中国渔业企业不妨抓住这个机会去闯荡一下,相信政府有关部门会支持你们。

  至于那些能源产品,中美能源业互利合作潜力巨大,只是目前双边贸易还不算特别大,这些依靠国产和从其它国家进口,不难解决。

  这一类中最值得重视的是棉花,因为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纺织服装生产国、出口国,占有全球市场36%左右份额,我们必须防止避免报复美棉措施削弱我国纺织服装企业竞争力。为此,美棉缺口我们除了增加国产之外,也可以从中亚、非洲等地增加进口,增加从穷国进口棉花时可以考虑对其实施一定时期的免税,作为“国际扶贫”援助措施,我们贸易报复增收的关税也可以拿出一部分用于缓解我们下游纺织服装企业受到的冲击。

  第三类是对国计民生非常重要,从美国进口额和市场占比较高、替代难度较大的商品。最典型的就是大豆。美国大豆在华市场占有率为1/3左右,可能是在中国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美国大宗货物了。而且,中国大豆市场上这些年来一直是进口大豆唱主角,2017年全国豆类产量1917万吨(包括大豆和杂豆),[3]进口大豆则高达9553万吨。之所以要进口这么多大豆,主要是用于榨油和生产豆粕饲料用于畜牧、水产养殖;如果大豆问题解决不好,我国国民肉食消费数量、价格会受较明显影响。

  对此,我们已经在此前做了部署,国内加紧扩大了大豆种植面积,同时对一系列国家大豆进口实施了零关税,同时,中国还能够比较便利地从俄罗斯、阿根廷、巴西等其它国家获得替代货源,相信度过这一关,也不是太难。

  除此之外,我国豆粕需求之所以大幅度增长,以至于我们这个大豆原产国、传统的大豆出口国变成第一大大豆进口国,关键原因之一是这些年来政府力推发展大规模现代养殖业,传统小型养殖户逐渐退出,导致自混饲料使用不断减少,工业化饲料使用量增加,豆粕需求随之增长。在目前贸易战情况下,我们可以考虑在人口密度较低的农村地区适度放宽对传统小型养殖户的限制,这样他们可以用一部分自混饲料替代使用豆粕的工业化饲料,从而降低我国豆粕需求的压力。

  第四类是有望成为国内进口替代契机的产品,典型如第一份清单中的汽车产品,第二份清单中的石化、塑料、橡胶、医疗设备等产品。

  关于汽车产品,中国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最大汽车生产国和销售市场,具有进一步扩大汽车生产和出口的巨大潜力。美国对华汽车出口多数是在美国生产的欧洲、日本品牌汽车,我早已一再强调,美国对全世界开打贸易战,战火已经蔓延到汽车业,可能不久就会有数千亿美元贸易额汽车产品被实际加征关税;中国则在此时大幅度放宽外资政策,包括取消了在华合资汽车企业股比上限。不同国家这样的政策组合起来,很有可能创造一个外资汽车企业寻求在华出口导向型汽车生产项目投资大规模增长的机遇,这是值得中国产业界、中国全国招商引资部门密切关注和抓住的潜在机遇。在这里,愿意再次强调一遍。

  关于炼油、石化、塑料、橡胶之类产业,国内本来产能就相当巨大,限制进口,正好提高国内产能利用率。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份清单中的大型医疗设备。现在通用电气(GE)、飞利浦、西门子三家外资公司基本上垄断了国内医院的大型医疗器械,国产货离他们还有较大差距,加征关税正给了国产厂商一个发展契机。

  同时,这些进口大型医疗设备特点是高价格、高利润,因此,在加征关税情况下,建议、支持代理商与厂商交涉,由厂商承担加征关税,避免提高对医院的销售价格、进而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事实上,根据我向有关代理商了解的情况,通用电气公司已经向中国代理商发函声明,由该公司自己承担加征的关税,不提高代理商进货成本。这一方面可以消除提高医疗服务成本的担心,另一方面也警示国内厂商,要想替代通用电气(GE)、飞利浦、西门子三大巨头,必须付出足够的努力。

  好,这样一类类分析下来,还担心我们贸易反制的代价太大、对民生影响太明显吗?

  (2018.7.10,仅代表个人意见)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