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分子的根本目的是“乱中”!

2019-07-30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阅读:

最近一个多月,以抗议修改《逃犯条例》为由头,乱港分子们发动了一波接一波的暴力抗议。 乱港分子的所谓抗议,不仅继续像过去那样占领街头的占中运动,这几波已经发展到直接冲击、攻陷、捣毁立法会,围堵警察局、故意伤害警察、冲击中联办、图污国徽、挑战国

  最近一个多月,以抗议修改《逃犯条例》为由头,“乱港分子”们发动了一波接一波的暴力“抗议”。

  “乱港分子”的所谓“抗议”,不仅继续像过去那样占领街头的“占中运动”,这几波已经发展到直接冲击、攻陷、捣毁立法会,围堵警察局、故意伤害警察、冲击中联办、图污国徽、挑战国家主权底线。

  一个在台湾杀害怀孕女友后逃回香港的香港人,因为犯罪地在台湾,而香港没有司法管辖权,为了将其引渡到台湾接受法律惩处,需要修改《逃犯条例》。这完全必要也完全应该,这是法治社会的需要。

  而上百万的乱港分子,他们会为了这么一个罪犯的“人权”,发动规模如此之大、持续时间如此之长、次数如此之多、暴力程度如此严重、挑战国家主权底线的“抗议示威”?

  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

  所以,“乱港分子”们的目的,根本不是什么为了“抗议修改《逃犯条例》”祸害搞乱香港,而是为了达到“乱中”目的。

  他们试图怎样实现“乱中”目的呢?

   一、他们的目标是引诱、刺激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央上当。

   第一,引诱香港特区政府上当。

  “乱港分子”们频频突破底线、在“抗议”中采取暴力血腥手段,损毁公共设施、伤害警察人身,挑战国家主权底线,目的就是刺激香港警察采取强力镇压,扩大事态,引发严重的流血事件,引起国际重视,让香港和中央处于极度被动。这就是他们要攻占捣毁香港立法会、围堵警察局,采用路砖、铁质“梭镖”故意伤害警察的动机。

  第二,引诱中央人民政府上当。

  “乱港分子”们在一系列暴力抗议的基础上,以暴力手段围攻中联办大楼、使用“油漆弹”图污和侮辱国会,挑战国家主权底线,试图引诱中央提前接手控制香港局面,引诱驻港部队出手,把香港问题国际化,然后制造“中央践踏《基本法》、破坏一国两制、一个中国行不通”等等口实,让更多的台湾民众抵触和反对“一国两制”,进而阻止两岸统一,阻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乱港的策划组织者们百分百还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刺激和引诱警方“开枪镇压”那些暴力分子。这样才能把香港问题国际化,引发国际社会谴责、孤立、制裁中国的举动,这就可以极大地创伤中国发展。

  二、“乱港分子”的目标是搞乱和颠覆中国。

  “乱港分子”一波接一波的暴力抗议和暴动,根本目的还有两个:

  一是为内地制造“对抗中央的样板运动”。

  “乱港分子”试图通过长时间的混乱局面,挑起和激发内地各类卖国分子、反党分子、分裂分子们的“斗志和激情”,实现混乱“向内地蔓延”的目标,进而搞乱中国,颠覆中国,分裂中国。

  二是配合美国发动的中美贸易战。

  这一波的香港混乱与暴力活动,已经绝对证明是美国一手策划和组织指挥与保障的行动。这一系列暴力搞乱香港的行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美中贸易战“激战正酣”的时候发生。

  很显然,这是美国发现贸易战并不能取得胜利之后的“附属行动”,试图“一石多鸟”的“组合拳”,这是美国一贯的把戏。美国试图通过乱港分散中国的注意力,干扰中国,让中国顾此失彼,出现错误,便于美国抓到机会。

   三、“乱港行动”美国最新的试图颠覆中国的举动。

  我们不妨留意一个现实:

  ——特朗普上台以来,一改过去美国政府死死咬住中国“侵犯人权”的做法,集中精力在贸易方面大做文章,试图重振兴美国经济,“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在国际组织中不断“退群”,甚至退出了美国干涉其他国家主权的最重要平台——联合国人权组织。但为何最近,特别是香港乱起来以后,美国再次重谈“中国人权”的老调?

  很显然,特朗普政府终于发现,用“人权大棒”是干扰中国、对付中国、妖魔化中国的重要武器。

  而香港的卖港分子们,总是充满“能量”,这些能量包括“政治能量”、“激情能量”和“保障能量”,一波接一波,令人感觉他们真的不知疲倦,无怨无悔。

  虽然前几场暴力活动中一部分涉嫌严重犯罪的骨干们或被抓了,或逃离香港了,但组织者似乎并不缺乏,后续暴力活动照样猖獗,“能量很足”。

  足以说明“乱港分子”们的队伍很庞大,骨干成员很多,

  他们的能量哪里来的?

  据《环球网》报道,正是美国直接策划和组织了这一波“乱港行动”。 现摘录其中一段:

  “每一个卖港者的身旁必定都有一个外部势力的政治监护人。以李柱铭为例,1992年至1998年期间他曾有一名外籍助理,名为胡丹(Minky Worden),现任美国“人权监察”全球倡议主任,今年5月李率李卓人等一票人回美国述职,就是由她全程陪同。黎智英身边的政治监护人Mark Simon在香港更是街知巷闻,表面看他是黎的助理,曾任壹传媒广告总监。其实他出身美国情报机构,同时身兼美国共和党香港分部主席,在美国政界人脉甚广。或许更准确地说,黎其实是Mark Simon的助理。

  在香港反对势力的背后站着一大批外部势力,香港每一次政治动荡的背后总会有外部政治势力阴影的浮动。这次“反修例”,外部势力不再是躲在背后,而是直接高调站在前台,站在了第一线,反对势力和外部势力也不讳言。

  2月底、3月初,时任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数度批评特区政府修例,高调干预香港政治,美国商会紧随其后,公开发表声明质疑。值得关注的是,此时《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尚未出台。在美方安排下,香港反对势力头面人物3月份窜访美国,游说国安会、国会议员、保守派智库和自由派媒体关注香港修例,其间更获得副总统彭斯接见。特区政府正式在立法会首读《逃犯条例》修订法案之后,李柱铭等人5月再度窜访美国,获蓬佩奥高调会见,后者随即发表声明称修例将会损害美国利益。”

  请各位特别留意最后一句话——修例将会损害美国利益”!

  这是什么道理?

  为了把在台湾犯罪的香港罪犯能够具有法律依据地引渡到台湾进行审判,进而修改一下条例,怎么可能“损害美国利益”?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逻辑。

  这与美国当年用一袋类似洗衣粉的东西污蔑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化学武器)”的借口一模一样。

  再看看那些“洋人”直接出面指挥和指导的现场照片,我们就能非常清晰地明白,这一系列乱港暴力活动,美国就是策划组织和指挥保障者。

  还有一个现象必须引起重视:

  “乱港分子”这一波的暴力行动,表现出了极强的组织性,比如各类手语的熟练使用与配合效率很高、各类冲击手段运用娴熟、各类“设障”能力很强,显然都是经过认真训练的结果。

  谁在组织训练?所有证据都指向美国。

   四、静观其变,到时候再说

  对于香港混乱局面,笔者还是老观点:

  第一,保持定力。 始终坚持“不被牵着鼻子走,不上当”的理念。香港这个“特别行政区”,区区七百万多人,现在无论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对于国家而言都无足轻重,香港再乱也难以对内地产生大的影响。

  第二,港人治港。 让香港特区政府按照法律去管控,该抓人就抓人,该清场就清场。

  第三,欲擒故纵。 让“乱港分子”们闹腾,导致香港经济受到严重损害,民生受到严重影响,引发其他香港民众不满,出现“民众斗民众”的局面,最终才有利于香港问题的彻底解决。

  特别是要让“乱港头目”们充分暴露,才有利与以后的“锄奸行动”。

  第四,该出手时就出手。 如果香港政府最终管控失败,香港出现非常严重的社会大动乱,外国势力猖獗,那就是出手的时候了。一旦出手接管,仍旧坚持“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但必须进行彻底“洗牌”。

  所谓“洗牌”,就是一定要全部开排专职于遏制与惩罚香港官员履行职责和依法履行职责的警察、鼓励和放纵“乱港分子”的那些外籍法官,开排那些“反中卖港立法会议员”,改革警察机制,进行“中国化教学课纲改革”等等一系列“去殖民化”行动。

  大乱,才能实现大治。

   坏事,往往是好事,万事不用急,沉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