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这一次出尔反尔,最直接的导火索是什么?

2019-08-03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阅读:

特朗普就是特朗普。第十二轮经贸磋商才结束两天,他就又来了一次出尔反尔。虽然磋商没有取得太多实质性进展,但毕竟双方代表也都认为磋商具有建设性,同时双方也同意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密切磋商,为牵头人面商做充分的准备。可话音还没有落地,特朗普就宣布9月

  特朗普就是特朗普。第十二轮经贸磋商才结束两天,他就又来了一次出尔反尔。虽然磋商没有取得太多实质性进展,但毕竟双方代表也都认为磋商具有“建设性”,同时双方也同意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密切磋商,为牵头人面商做充分的准备。可话音还没有落地,特朗普就宣布9月份要对中国输美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

  特朗普这一次出尔反尔,最直接的导火索是什么?  

  从他事前表态来看,他急需的是中国大量进口美国农产品。这是他豁免110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交换条件。也就是说,他根本无意取消已经加征的关税,同时也不想解禁华为。即使是恢复部分供货,也可能只是华为象征性而已。

  既然他又要加征关税,既然他已经撕毁元首共识,下一步就是要比一比双方的承受力。

  对于特朗普来说,他目前的第一要务是如何打好连任选战。尽管他口口声声要让美国重新伟大,而实际上他所做的一切是要自己显得伟大他不会顾忌美国的利益,只会考虑如何才能对他的连任竞选有利。  

  目前,特朗普在权衡继续打贸易战对他有利,还是签署一份协议对他的选情更有利。

  继续打贸易战,注定是两败俱伤。肯定会让已经表现出衰退迹象的美国经济雪上加霜。这当然对他的选情不利。美联储加息,这本身就是为了挽救或阻止经济衰退。加息后美国市场信心不升反降,更说明对美国经济前景充满了担忧情绪。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应当停止贸易战的伤害。 通过与中国签署一个贸易协议来提振市场信心。中美合作,不但对双方有利,更有利于提振世界经济。

  但是,目前美国已经普遍患上了“中国恐惧症”,已经见不得中国好。如果不能达成一个“美国优先”的贸易协议,就对中国有利。美国人似乎宁可损人不利已或损人害已。

  要达成协议,也必须最大程度的体现“美国优先”原则,必须体现出是通过贸易战获取的胜利。他必须在谈判中处处体现自己的强势。这就是他为什么总是强调要么是一个全面协议,要么没有协议的重要原因。

  虽然美国人也怕两败俱伤,但如果他与中国真签署的是一份公正的或共赢的协议,又或者只是单纯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这就满足不了美国选民的胃口,甚至有可能成为民主党攻击的把柄。他必须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权衡和选择。这可能就是他出尔反尔的最直接原因。

  华为问题就是一个例子。虽然打压华为,美国是最大的受害者,但是,能否打压得了是一回事,打压不打压则是另一回事。 当他宣布恢复对华为供货的时候,虽然只是部分恢复,在美国内部立即就引起了反对声一片。不仅是民主党,共和党人也同样是如此。

  不仅是特朗普不顾忌国家利益,美国的政治精英都是如此。他们想的只是不惜一切手段攻击政治对手。目标就是通过大选夺取权力。这就是美国政治。

  因此,特朗普打不打贸易战、签不签贸易协议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从中找到他的不是。这不容他有半点闪失。

  特朗普虽然硬气,但他的处境也确实是艰难。他不仅要面对国内的政治压力,同时也要面对国际上的政治压力。

  与中国打贸易战,与俄罗斯进行战略对峙,要处理伊朗朝鲜核危机,还要面对与欧日贸易谈判问题。目前除了成功减税之外,他上任以来几乎是一无所成。

  而他的处境也是美国面临的处境。 以目前情形来看,经济下滑是基本不可避免。而一旦经济衰退开始显现,对他的选战就更加不利。而他目前也实在是找不出加分项。那他会怎么办?

  解决国内政局不稳的一个常用的手段就是挑起对外纷争。中美贸易战一旦进入白热化,美国人可能就不会再追究对错问题,反有可能转而支持他打赢贸易战。自然也就会支持他继续当总统。这可能就是特朗普的心理。

  但是,通过外战来稳定政局,也并不总是有效的。一旦失效,就会一败涂地。俗话说,攘外必须先安内。贸易战好打,损失却难以承受。 如果近期内或大选前美国经济衰退加速,特朗普就没戏。因此,他也轻易不敢下继续打贸易战的决心。

  中国已经受尽了百年的屈辱,好不容易争取到了复兴崛起的机会。正可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在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任何力量、任何困难都压制不住中国的决心意志。

  我们的观点有三:一、特朗普不敢真的与中国走向全面对抗,即使是经济隔离的损失美国也承受不起。二、美国的承受力比不了中国。一旦经济加速下滑,特朗普的连任肯定没戏。三、最终还是会回到谈判解决争端的道路上来。

  8月2日,华春莹主持外交部例行记者会表示:“此举严重违背中美两国元首大阪会晤共识,背离了正确的轨道,无异于解决问题。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坚决反对。”,“中方不会接受任何极限施压和恐吓讹诈,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我们一寸也不会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