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乾坤定 巨龙腾飞鬼魅慌——香港闹剧之五路玩家详解!

2019-08-14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阅读:

1 最近,一小撮香港的暴乱分子,据说是因为修改法律《逃犯引渡条例的》的事情,闹起来了。阵势很大,占领了很多地标性的地区,涂了很多的错别字标语,甚至占领了飞机场想要把香港搞瘫痪,咬断警察的手指,还向香港警方投掷燃烧瓶。一时间大有炸平大屿山,让

  1

  最近,一小撮香港的暴乱分子,据说是因为修改法律《逃犯引渡条例的》的事情,闹起来了。阵势很大,占领了很多地标性的地区,涂了很多的错别字标语,甚至占领了飞机场想要把香港搞瘫痪,咬断警察的手指,还向香港警方投掷燃烧瓶。一时间大有炸平大屿山,让地球停止转动之势。

  这件事情看起来是因为这伙人抗议《逃犯引渡条例》闹起来的,但是,实际上有其深层次的根本的原因。因为什么事情闹起来,只是直接原因,只是导火索,不会影响这伙人的根本动机。

  毕竟历史唯物主义早就告诉过我们,某些活动可能会提早或推迟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但没有这些活动,不代表历史事件就不会发生。

  就好比斐迪南大公没有在萨拉热窝被几枪打死,不会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从历史记载里消失、让它不发生一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只是个时间问题。没有帝国主义结构性的矛盾,就没有萨拉热窝惊破天的爆发。同理,特区的事情也是如此,《逃犯条例》的修改,只是产生目前形势原因的冰山一角。

  1925年12月,有一位未来的伟大人物发表了纲领性的文件《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开篇他就发出了名世之问:

  我们的革命要有不领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的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真正的敌人。

  我们要分辨真正的敌友,不可不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及其对于革命的态度,做一个大概的分析。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同理,特区问题要有不搞错对策和妥当处理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真正的敌人。参与其中的各方,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分析局势的首要问题。

  那么我们来分析下参与这个盛世闹剧的参演各方。

  2

  无边界的自由是为暴行

  首先要分析的是特区一系列暴行的主要施暴者,也就是俗话说的废青们,废青的人员构成比较复杂,既有低学历的社会人员,也有高学历的“香港大学”毕业生,甚至存在着大陆过去的为了领“游行费”而参与行动的学生。

  在一系列声势浩大的行动中,废青们为了所谓的“民主”、“自由”,走上街头,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搞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新闻。先是游行示威,再然后暴力袭警,再其次污损国旗国徽冲击港府,对香港社会的秩序和经济发展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但是我们应当对废青们的行为有一个清醒地认识,游行示威的自由是正当的自由,不论是抗议北约轰炸南联盟,“误炸”我国大使馆的时候,还是我们“保卫钓鱼岛”的时候,祖国大陆都发生过多起游行示威,但是也要认识到,游行示威的自由不是施加暴力的自由,用U型锁砸别人头部的人,始终是要被抓起来判刑的。这是因为,自由存在着边界。

  1859年,英国的先哲约翰·密尔在其传世的《论自由》中提出了个人自由的两个公理:

  第一公理:“对于各人自己的个人行为,只要不危及自身以外的任何人的利害,便无须对社会负责。”

  第二公理:“对于会损害他人利益的行为,个人负有责任;如社会为了自我保护,需要应用社会的制裁或法律的刑罚时,则个人必须服从其中之一。”

  个人行使权利的自由,从来不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更不能因为目的是所谓“民主”,所谓“自由”,就拥有了生杀予夺的特权,个人自由的行使,从来要以不影响他人生活的前提为边界,越过边界就是犯错,更遑论,暴力闹事呢?

  闹事不是请客吃饭,哪有那么多温良恭俭让。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奉劝还没有清醒认识到香港是法治的香港的废青早日清醒,提高觉悟,广泛学习,不要将自己的幼稚与无知当做正义,越过了法律的边界做出人神共愤的恶行,不然,等待着你们的必将是香港法治的铁拳。

  3

  无底线的妄想是在做梦

  第二要分析的是香港政坛存在的一些政治势力。也就是所谓的“泛民阵线”。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是所谓“泛民派”,指的是香港存在的一批,要求所谓“真普选”,但实际上,我们看看过去两个月发生的事实。

  香港警方拘捕了多名涉嫌袭警、暴动等罪行的疑犯。然而,在所有受伤或者被捕的人当中,没有一人是来自於“泛民”的头面人物。

  讽刺之处正在于此,一场由“泛民”发动的暴力行动,政客叫人往前冲,而自己却远远地躲在安全屋,这样的“泛民”,还有什么“主义”可言?“风光”,永远是属于“泛民”政客的;危险,也永远与他们无关。

  可以看到,不论是6月9日的遊行,还是6月6日的“黑衣遊行”,走在最前头的、最容易被拍摄到的,一定是“泛民”的头面人物,诸如黎智英、郭荣铿等等,他们高叫反修例口号可以“义正辞严”,呼吁游行冲击可以“义愤填膺”,一副“视死如归”之状,彷彿天塌下来也会由他们来顶。

  结果一到了关键时刻,他们又去了哪里呢?上午还在示威现场拿着扩音器在煽动青年“不要怕”的民主党林卓廷,到了下午暴力冲击开始之际,跑得比谁都快,甚至香港的记者都追不上他;上午还在对外发布做“骚”照片的公民党杨岳桥,装模作样跑去和警方理论,但一到暴徒冲击后,消失速度不知快到哪里去了;前几天警方被迫开始清理现场时,现场居然没有一个是“泛民”政客!

  “泛民”大佬的子女在干什么呢?是在第一线吗?如“独裁”斯大林的儿子尚且在苏德战场流血牺牲,呼唤“民主的”黎智英的儿子、女儿呢?反对“独裁的”陈方安生的孙子、孙女呢?鼓动青年们暴力行动的余若薇、李柱铭的亲属呢?

  或许有的在美国的知名高校里看直播,有的在英国的高级酒店喝着下午茶,但没有一人在暴动现场,也没有一人参与“罢课”。受伤的,永远是“别人家的子女”!

  可以看出,“生意”就是“泛民”的代名词,从造谣抹黑修例,到勾连外国威胁香港,再到煽动暴动,整个反修例运动,谁最受伤、谁又是最大的获益者,谁的嘴里全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已经一目了然!

  泛民阵线,幻想用不合作和煽动无知群众来搞乱香港,用抱洋人的大腿对抗中央来提升自己的政治地位,挟洋自重,搞乱家园,给子孙后代捞取更多的好处,这样的幻想是不切实际的,奉劝泛民派抛弃幻想,特朗普面对媒体时候的采访时的发言和态度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幻想是不切实际的,索罗斯也说,没有人能通过做空自己的祖国升官发财。想要抛下炎黄子孙的血脉认人作父,结果只能是被美国爸爸摈弃。

  4

  无原则的退让即是纵容

  第三方要分析的,是港警。首先说说香港警察的职责是什么?

  法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更是民主的前提。如果法治遭到破坏,社会失去安定,不法分子横行无忌,暴力恐怖频频发生,谈何民主?谈何人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香港警方是特区政府重要组成力量,是香港稳定的重要支柱。更是香港法治的柱石,我们知道,发生在香港的暴力事件,其性质早已超出了“和平示威”“言论自由”范畴,暴徒用毒性化学粉末攻击警察,冲击立法院大楼并损毁设施,挑衅殴打警员甚至咬断警员手指,非法储备大量危险物品和攻击性武器,其暴行触目惊心,其违法行为已严重破坏社会安定,扰乱了社会秩序,践踏了法律尊严。

  面对此情此景,香港的警方一开始是怎么做的?

  7月27日,一家媒体的记者在元朗南边围村内采访,和一批警员一起遇到了暴徒正面冲击。

  在发射催泪弹无果后,警员向村内逐步后退,待增援警力到来后短暂休整。天气炎热加上制服厚重,很多警员紧急补水后就地坐倒,但仍遭到暴徒扔掷砖头和碎石等攻击,神经始终高度紧绷,相当疲劳。

  7月30日晚,香港葵涌警署遭到大批激进示威者围堵,场面混乱。现场一名“光头警长”被包围,身处险境下,只能无奈举枪。之后,这名人称“刘Sir”的探长及他的孩子被激进分子在网上“人肉”。刘Sir后来说的一番话反应了很大的问题:“香港警察有能力处理这些暴徒,只恨他们也是中国人,打不是,不打也不是!真的很心痛!”

  当警署被包围,警察被殴打,面对的这群人就不是像光头阿sir说的那样,打不是,不打也不是。

  但在这里,我们要为香港警方说句话,我们要站出来给香港警察执法撑腰。诚如警察对记者的坦言:“现在就好像打仗一样,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走开。那些暴徒随时会扔一个汽油弹过来,砖头飞过来更是像下雨。我昨天被人用弹弓包住石头一样的东西射中,很疼。好几所警署被人纵火,满大街都有人在打架。我们很想去处理,但是根本没办法离开我们正在遭到冲击的防线。”

  有人作奸犯科,肆意妄为,侵犯他人人身财产权,破坏社会安宁稳定,香港警察出手遏制,本是责无旁贷,理所当然。保姆一样的执法行为,本意是不想伤害废青,但这只会被泛民势力理解为警方的软弱,只会被暴徒理解为丝毫不敢管,如果警权进一步萎靡,暴力和罪恶必会横行无忌;如果任由乱局发酵,最后受伤最深的肯定是最广大的香港市民。

  清场是好事!孩子糊涂不听话,就要削。现在打是教你学好,以后打是毁你一生。为了香港的价值,为了特区的法治,为了废青的人生。应该清!

  香港警察,该出手时就出手!香港各界,从商会、纪律部队、工会、公务员团体到民间团体,都是你们坚强的后盾,祖国大陆的同胞都在对你们进行声援,幼稚的废青根本不理解,也不会在现在的情况下理解自己的行为,退让只会进一步害了他们,抓起来送进牢房让他们接受再教育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善意。

  5

  无规划的管理叫做失职

  第四方要被分析的,是我们的港府。马克思老师早就说过:政治是围绕着政权展开的一系列斗争。政府具有的职能不仅仅有政治统治,更重要的是社会管理。也就是说,政府有责任、有义务、有必要,管理社会各方各面,面对问题时,更应该拿出自己的方案妥善应对处理。

  香港的政府,也就是港府,面对连绵数月的暴乱行为,迟迟未能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为什么呢?这要从政府的最高权力掌握这,特首说起。

  英国外交部发言人称,拉布外交大臣9日就香港局势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通话。我们设想这样一个情景,英国的某个地区,比如苏格兰,他们有一天突然开始闹事,说要独立,或者是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又要独立了,于是我们的外交部长给苏格兰最高行政长官打了电话,于是我们的外交部长和加泰罗尼亚行政长官打了一通电话,说了些不可告人的事情,稍有常识就会看出来,这是什么行为?这是赤裸裸干涉他国内政的行为。这是赤裸裸的唯恐天下不乱的行为,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英国这么做有问题,我们稍后分析,但是,特首林郑月娥接电话的行为,有没有问题?

  显然是有的,这是没有拎清楚自己的身份,这是显然的屁股没有坐端正,这是显然的不知道自己是谁的问题。从跟英国人解释和外交部的回应来说,我们的发言人华春莹说的很明白了:

  华春莹说,今天的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早已不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对香港一无主权,二无治权,三无监督权。香港事务不容任何外国干涉。

  她说,依照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外交事务应归中央政府负责管理。英国政府直接向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打电话施压是错误的。中方严正要求英方立即停止一切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不要再对香港指手画脚、煽风点火。

  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按照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外交事务归中央政府负责管理,那么自己和英国人通电话算怎么回事?

  林郑打电话的时候,林郑月娥和英国的外交部打电话的时候,充分的说明了一个问题,港府中的某些人,某些人的某些想法的出现,正是港府没能肩负起社会管理职责的根本原因。这些人脑中的观念还是旧时代的习惯性思维,总是以为英国是主子,总是要早请示晚汇报。总是没有把自己是祖国特别行政区的一分子的身份意识烙印在心里的,更是没有把香港几百万热爱和平,认同祖国,想要通过双手创造美好生活的市民的诉求放在心里的。忍无可忍,想要端着自己养家糊口的饭碗的香港市民何辜?真是因为港府的失职,导致了暴乱分子的肆无忌惮,导致只想谋生的福建人忍无可忍,动手反击。

  香港还是有一部分人,虽然回归这么久,还是思维没彻底改过来。这是拒绝睁眼看世界了,这是要做鸵鸟了,这是这是社会意识落后于社会存在了。我们奉劝这些人,拒绝拥抱时代,终将为时代淘汰,拒绝摆脱政治幼稚病,首鼠两端,没有好下场。你悔改罢!

  6

  无脑子的破坏这是找死

  这部分要分析的是外国势力。先来看一则旧闻。

  加拿大人康明凯因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情报罪,迈克尔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已于近日被依法逮捕。

  有一个不争的事实,二战之后,香港是里斯本、卡萨布兰卡之外,三大间谍中心之一。香港以独特的法律和移民制度使得这个城市成为远东地区情报收集和交换的最佳城市。吸引了英国、美国、日本、台湾地区几乎世界上所以有情报需求的特工、间谍。来自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旅客无须签证便可自由进出。香港承认双重国籍,因此,即使发现有定居香港的英国人从事间谍活动,香港当局也没有权利将他驱逐出境。

  军事学上有一个著名的方程,叫兰开斯特方程,说的是在单人战斗力大致相当的情况下,部队总体战斗力和人员数量平方之间的关系成正比。举个例子:

  假设每个人的战斗力是1,那么两个人合起来的战斗力不是2,而是2*2=4,三个人的战斗力应该是3*3=9。

  放在国际关系上,一个分裂的国家和一个完整的国家,给对手造成的威胁是不同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欧盟中没有一个国家敢对抗美国,欧盟却可以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人拼命使坏,破坏我们和日韩的自贸区建立的原因。

  说实话,分裂对手,是每个大国都想做的事情。没有了苏联,整个西方吃着苏维埃的尸体又辉煌了三十年。

  所以特区的分裂势力,背后的人是谁,平整兄弟觉得到这里你已经心知肚明。

  这些别有用心的势力只是在加速自己灭亡,香港是亚洲的情报中心,决不能是颠覆我们政权的基地。妄图达成阴险目的的势力,只是在自取其辱。

  7

  结束语

  1840年,两万英国的远征军打的庞大却腐朽落后的清王朝找不着北,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从此,香港一点一点地被分裂了出去。

  一百多年后的朝鲜战场,上甘岭战役,一场日后列入美国军事院校教科书的战斗。

  尽管敌人向仅3.7平方公里的高地上倾泻了190多万发炮弹和5000多枚炸弹,山头的岩石被整整削去两米,但阵地自始至终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手中。

  “彭德怀指挥的部队,就是用原子弹也不能全部消灭。”美国军事专家由衷慨叹。

  1951年4月11日,刚刚度过71岁生日的麦克阿瑟被杜鲁门总统匆匆解职。那双二战结束时曾在日本投降书上签过字的手,却无法签下朝鲜战争的胜利。这位西方军神,在与小他18岁的彭德怀的较量中,不得不黯然结束了自己的军事生涯。

  两年后的7月28日,“联合国军”司令官克拉克被迫签了朝鲜停战协议:“我成了历史上第一位在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

  同一天,彭德怀在开城朝鲜停战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他说:“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2019年3月30日,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发布消息称,7架隶属中国空军的战机穿越宫古海峡往返飞行,日本航空自卫队紧急出动战斗机应对。日方还公布了部分战机的飞行画面以及飞行路线图。中国空军的战鹰竟然惹得日本一时“友邦惊诧”!中国的军舰穿越宫古海峡,他们也要大呼小叫。

  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曾说:“日方总是喜欢炒作中国军队的正当合法的训练活动,依我看,这主要是心态还没有调整好,心病还没有治好,也许是以往中国军舰过宫古海峡过得少了,那么今后我们多过几次,日方习惯了,也就好了。”

  是啊,从丧权辱国到“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再到“今后我们多过几次,日方习惯了,也就好了。”言语变迁的背后,是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更是大国气度的展现。

  如今,跳梁小丑在上蹿下跳。我们在此奉劝一句:一国两制,首先是一国,把祖国叫做支那,你就不配做中国人,中国人一向崇尚和平,但也不惧怕威胁,黎智英被清除出顺德族谱,那只是家族内的小施惩戒,捣乱的人,人民的铁拳会教你怎么做人。

  因为,今日之中国,已非东亚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