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问题的来龙去脉!

2019-08-14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阅读:

昨天晚上,在香港国际机场非法集会的暴徒,对包括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在内的两名大陆人士,进行了长达4小时的殴打与非法囚禁。 在第一名被非法囚禁的男子送医后,暴徒们从付国豪的行李中搜出一件我爱警察的衣服,随后被疯狂殴打。面对歇斯底里的暴徒,付国豪大

  昨天晚上,在香港国际机场非法集会的暴徒,对包括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在内的两名大陆人士,进行了长达4小时的殴打与非法囚禁。

  在第一名被非法囚禁的男子送医后,暴徒们从付国豪的行李中搜出一件“我爱警察”的衣服,随后被疯狂殴打。面对歇斯底里的暴徒,付国豪大声喊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还有个殴打视频,因为特殊原因我就不发出来了,大家可以去微博上搜一下

  即使付国豪被抬上担架车,暴徒们仍不依不饶的追打他,且其中一人高举美国国旗

  看到这两个视频后,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把手里的杯子摔了。

  非法扣押游客、汽油弹袭警、冲撞政府机构...香港,曾经无数中国年轻人的梦想圣地,今天竟然沦为暴徒们宣泄私愤的地方!

  也有很多人在后台问我:香港为什么会混乱到这个地步?

  这个问题其实是比较复杂的,它涉及到政治、经济、司法、身份认同、教育、大国博弈等多重因素。为了让大家能以最快的速度看清香港局势,今天我们主要集中在三个因素上进行分析解读:直接因素、外部因素、内部因素。

  直接因素: 修例风波

  2月13日,港府正式启动《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民间媒体称之为《逃犯条例》或《引渡条例》。

  修例的导火索来源于一起凶杀案。

  2018年2月,香港男子陈同佳与怀孕女友潘晓颖赴台湾旅游。期间,陈同佳因口角直接把潘晓颖打死,在处理完女友的尸体后,陈同佳连夜逃回香港。

  3月初,在潘晓颖家人前去台湾报案的两天后,陈同佳在香港落网,他对杀害潘晓颖一事供认不讳。按照正常逻辑,陈同佳这种丧心病狂的杀人犯,即使不被判处死刑,至少也应该是终身监禁。

  但是根据香港法律的规定:

  ——罪犯必须在案发地接受法律的制裁,香港没有对发生在非香港地区案件的执法权。

  也就是说,陈同佳必须回到案发地台湾,接受台湾司法部门的裁决。

  重点来了:由于双方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香港无法向台湾移交陈同佳。

  在这种情况下,香港警方只能以盗窃罪(陈在杀死女友后私自取走女友银行卡中近两万港元)判处陈同佳29个月监禁,台湾方面则对其发出37年6个月的通缉令。

  今年十月,陈同佳即将刑满释放。如果在此之前,香港不将台湾列入引渡范围,那么出狱的陈同佳很有可能会亡命天涯,以逃避台湾法律的制裁。显而易见,受害者的家人绝对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于是,从去年12月开始,潘晓颖的家人就连同各界人士,多次向港府提交修改条例的请求。

  2月12日,潘晓颖母亲召开新闻发布会,再次恳请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港府于次日启动《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该草案将中国台湾、中国澳门、中国大陆三个不同的法律体系纳入引渡协议之中。

  这里需要解释下为什么要把大陆列入引渡协议。

  逃犯协议修订前,香港一直是大陆罪犯,尤其是经济犯和贪官的天堂。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就有这样一出戏:赵瑞龙害怕被查,在香港望北楼藏匿了一个多月,最后出逃的目的地也是香港。

  就是这么一件伸张正义的好事,却在“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的诽谤下,被污蔑成大陆干涉香港言论自由的工具:

  ——中国的目的是要吓唬让我们,让我们不敢说话”等说法开始在民间传播。
随着舆论在传播中发酵,不少香港市民走上街头,要求港府停止修订条例。

  6月下旬,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逃犯条例的修订。但我们也看到了,香港特区的游行并没有因港府的妥协而罢休,反而愈演愈烈的进一步升级为反政府、反国家的暴乱。

  究其原因,还是美英势力在背后作祟!

  外部因素: 美英势力插手

  香港的局势,从游行发展到暴动,种种迹象和当年的中东如出一辙。

  曾在布莱尔政府制定英国经济政策的罗思义明确的指出:

  ——英国对香港的挑衅性政策,是配合美国动作来进行的,这不是性质上的区别,而是技术性分工。

  如何分工呢?

  美国以强大的情报机构为香港的暴徒输送装备,而英国则利用在香港司法界的残留影响,为香港的暴徒开脱,并策动更多的人走上街头。

  8月6日,黄之锋、罗冠聪等人在金钟万豪酒店,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Eadeh会面,此人曾在中东地区以人权、自由、民主为噱头,成功策划多起街头颠覆活动。

  8月13日,环球时报旗下公众号补壹刀称:

  ——世界上一些专门在中东、东欧地区挑动 街头暴乱的专家正在香港集中。   

  可以预见,未来香港特区的形势,依旧不容乐观!

  锐解局在前文已经说过,美国插手香港问题的动机,是防止降息释放出来的资金通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在本质上,是对全球资本的争夺。

  那么,英国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脱欧!

  因为脱欧协议问题,特蕾莎.梅已经黯然下台。新上任的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放下狠话:十月前完成脱欧,不管硬脱还是软脱,都必须脱掉!

  被喻为英国特朗普的鲍里斯,是英国反华政客的典型代表

  鲍里斯若想完成十月前脱欧的承诺,就离不开英国最强政治派系的支持!

  特蕾莎.梅时代以来,英国亲华派式微,亲美派迅速崛起,卡梅伦与中国构建的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的策略被全面推翻。

  而在香港问题上展现出强硬的反华立场,鲍里斯内阁就能争取到亲美派的支持,在十月前完成脱欧。

  这就是英国当前的主要算计!

  当然,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蛋,若非香港内部也出现状况,美英势力的阴谋断然也不会一步步得逞。

  内部因素: 香港经济发展撞到天花板   

  香港总人口有700万,除去15岁以下小孩与65岁以上的老人,还剩下500万。而参与金钟示威游行的人数,就高达103万。

  从这个五分之一比例不难看出,香港有不少人对大陆很不满。

  为什么呢?

  看下图——

  1997年回归前,香港是亚洲第二大港口,仅次于新加坡。回归后,它不仅被釜山、上海超越,就连浙江名不见经传的舟山港,吞吐量也比他强。

  港口吞吐量比例极具下滑的背后,是经济增长的天花板。

  2019年1季度,香港经济增长率仅有0.5%,其GDP总量先后被上海、深圳、北京超越,且今年很有可能被GDP增长率高达7.1%的广州超越。

  而放在回归前后来对比的话,香港经济的滑坡更明显。

  1997年前,香港年经济增长率高达12%,回归后只有3.1%,所以不少香港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即港英时代的殖民政府比中国管理的水平更高。

  更为严重的是,在居民收入没有大规模增长的情况下,香港物价却在疯涨。

  以中国人最看重的“住”来说,香港一平米均价高达13万港元,而当地中位数月收入为17500港元。也就是说,香港人不吃不喝不花不买,一年也只能买下不到两个平方。

  2018年,香港720万的总人口中,有超过110万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有人也许会问,香港不是全球人均GDP最高的地方之一吗,钱去哪里了?在大资本家手里!

  根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评估报告:

  ——香港前十大富豪的资产加起来,占香港GDP比重的35%,香港是全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地方?

  为什么香港贫富差距如此之大呢?这要从港英时代说起。

  改革开放前,香港凭借着中西方唯一贸易交流渠道的超然地位,经济突飞猛进,与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并称为亚洲四小龙。

  按照经济发展规律,当一某国或某地有了大量原始资本积累后,应该建立以制造业为驱动力,实现经济循环造血。比如韩国和台湾,他们之所以能发展如此快,全是靠着半导体产业与电子产业起家的。

  不过,建立制造业产业链是一个见效慢、布局长的过程。

  以韩国支柱产业半导体为例,青瓦台从七十年代就将半导体列为战略性支柱产业,但直到21世纪初韩国半导体才开始大规模盈利。

  对于英国而言,香港只是一块殖民地,在确定香港主权归属后,伦敦政府在香港只剩下一个任务:在1997年回归前尽可能的多捞钱!

  所以你想想,英国愿意自己播种,让中国来摘桃子吗?

  肯定不会!

  那什么产业最赚钱呢?金融、房地产(专项服务)、物流贸易、旅游!因此,在回归前的最后二十年,香港经济主要驱动力就是这三者。

  正如我在前文所言,能提供高收入的金融业只占全港就业总人数的5.5%。在没有高端制造业整体提升香港居民收入的情况下,贫富差距自然是越来越大。

  特区政府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如果能消灭高房价所带来的隐患,香港的贫富差距至少能降低一半。

  首任香港特首董建华在任职之初,就提出两个计划:八万五与数码港!

  八万五计划,是政府每年兴建85000套房子,以供大于求的方式拉低香港房价。但那些压上全部身家的中产阶级不愿意看到房子降价,遂在房产商的鼓动下对港府发起大规模抗议,八万五计划宣告破产。

  数码港则是港府利用香港的港口优势,来发展高端制造业的战略计划,结果却被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搞成地产项目。

  归根结底,香港经济问题的罪魁祸首,一是英国殖民政府为赚快钱,阉割了香港发展工业的能力; 二是房产商财阀控制了社会的绝对资源!

  但香港的废青们认识不到这点。

  他们只能看懂表面上的事:香港经济是回归后的滑坡的,那就是大陆的错。

  香港作为共和国高度自治的特区,香港何去何从、香港未来如何,只能仰赖香港人,尤其是香港年轻人自己的选择。

  若你们选择和平,香港的未来就是一片光明。

  若你们选择暴动,香港的未来就是一片黑暗。

  没有人愿意看到这颗闪亮的东方之珠陨落,除非他是汉奸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