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祸种!

2019-08-15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当一个国家陷入战争和混乱中,最可怜,最无辜的是谁?答案自然是儿童。作为不明事理的孩子们,他们无法选择所有的一切,无论是苦难还是幸福,他们都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并不是他们造成的,可是他们却往往被当做交战各方手里的宣传工具。需要他们痛苦时,他

  当一个国家陷入战争和混乱中,最可怜,最无辜的是谁?答案自然是儿童。作为不明事理的孩子们,他们无法选择所有的一切,无论是苦难还是幸福,他们都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并不是他们造成的,可是他们却往往被当做交战各方手里的宣传工具。需要他们痛苦时,他们必得痛苦,需要他们微笑时,他们必得微笑,一切都由不得他们自己。但所有的恶果,都得他们来咀嚼,来承担,因为他们代表着未来。未来是好是坏,他们无法选择,但却必须承受。

  叙利亚内战八年了。很多战争初期出生的孩子也已经稍懂人事,在炮火连天的岁月里成长,带给他们的或者是坚韧是精神,也或者是惊恐的阴影。而这些孩子在未来必要承担叙利亚的重建和复兴。有过这段童年经历的他们,将会把叙利亚打造成一个怎样的国家,我们拭目以待。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们够强大,就绝不会让自己的国家再次陷入到这无尽苦难中,残酷屠杀中。我相信,有着这样一场炼狱式的童年经历,叙利亚本土的儿童一定会更加珍惜未来的和平生活。

  但当前的叙利亚,不仅仅只有本土那些饱受磨难的儿童,还有一部分身份特殊的儿童,这些孩子们的未来则显得迷茫而不可知,对于他们来说,这块他们出生成长的土地并不欢迎他们,而他们的出生则更是一个错误而无奈的结果。他们是一群受不到上天祝福的孩子。或者,他们就是未来世界的动荡之源。

  据报道,随着叙利亚局势平缓,除了遣散和审判那些曾经祸乱叙利亚的外部武装分子,也就是他们自称的“圣战者”,还有九千多名儿童成为了相关各方手里的烫手山芋。这些儿童大致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圣战分子们自己带进叙利亚境内的。比如2014年,一个澳大利亚人就曾带着他的孩子进入叙利亚,并传授给他屠杀的本领。这样的孩子,澳大利亚是绝对不会回收的,也是绝对不敢回收的。这样的孩子手里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也不知道见惯了多少场生死搏杀,一旦回到澳大利亚,那就等于是狼进入到羊群,只怕澳大利亚政府派出一个警察局的力量来监管看护,也未必是这个孩子的对手。哦,对了,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满眼赤红,杀人不眨眼的少年了。

  还有一部分是那些圣战分子在叙利亚境内生产的孩子。所谓圣战分子,虽然也是冲着死后的七十二美女去的,但现实生活中,也无异于常人,他们也需要发泄,也需要生活。八年时间,自然也就生养了很多的孩子。这些孩子的父亲基本上都是手上沾血的魔头,而他们的母亲,则一部分是被逼迫的叙利亚女人,一部分是西方某些国家自愿作为圣战慰安妇进入叙利亚的,还有一部分女人,自己本身就是圣战分子。无论如何,这些孩子在这样一群人的教养下,他们的世界观将会成为什么一个摸样,不言而喻。所以,对于这样的孩子,叙利亚政府是绝对不愿意承担的,这无异于养虎为患。

  知道养虎为患道理的不仅仅是叙利亚政府,那些曾经支持过圣战分子和反对派武装的西方国家,也深深明白这些道理。还是澳大利亚,就直接把那些进入叙利亚搞圣战的国民取消了国籍,别说孩子,就连大人他们也绝不承认他们的身份。这些人在外烧杀抢掠也好,诚心悔改也罢,总之,绝不让你回国。对于这些西方国家来说,你们出去祸害别的国家没问题,但就是不允许回来祸害我们。所谓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人权保障等,在血淋淋的威胁面前,统统一文不值。

  如今这九千多名孩子被收容在叙利亚的几个难民营里,成为一个大难题。德国和法国还算有点人道,规定十岁以下,父母双亡的孩子可以收容,但父母双方必须有一方拥有该国国籍。也就是说,需要有文件证明。且收容之后,这些孩子必须要受到该国政府的严格监控。这样一来,别说没有几个孩子可以获得文件证明,就是有,也会成为该国的二等公民。至于美国和英国,都是持绝不理睬的态度。于是,这些孩子就都成了无家可归,无国可依的新一代难民。

  可想而知的是,未来恐怖世界的杀手马仔圈,会是这些孩子最好的归宿。而这群在炮火和屠杀中长大的孩子,势必也会成为未来恐怖世界的一股中坚力量。成为和平世界里人们的无尽梦魇。

  德法的做法也不能算错,十岁以上的孩子,基本上都已经形成了固定的世界观,很难育化为正常人,一旦收容,就得终身耗费精力在他们身上,否则一个不注意,就是流动的炸弹。更何况诸如此前提到的那个澳大利亚孩子,如今应该也有十五六岁了,已经成为一名熟练的杀人机器,想要扭转他的世界观,德国最少也得赔上十个议员的女儿【这里有个梗】。所以,在这一刻,再伟大的普世精神,也不敢普惠到这样的孩子身上。

  至于美国,这个喜欢拉野屎不擦屁股的国家,对于这九千多个儿童是无所谓的,美国种也罢,其他国家的种也好,统统不要,特朗普一直努力的新移民法案,做的就是清除那些对美国有危害因素的人。国内的人尚且要赶出去,更不可能让这些纯正的危险因素进入美国。当然,等到某一天这些孩子蜕变为杀手时,美国还是可以用一用的,就如那个巴格达迪。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为什么就有那么多蠢人愿意搞乱自己的国家?让自己沦为炮灰,让自己的后代生不如死?后来也算是想明白了一点。那些知道事理的人之所以做这件事,是因为他们自身有着巨大的利益诉求,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不惜以国家,家园为筹码,引进外敌来做这件事,而大部分跟着起哄的民众,却并不是真的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他们或者是受了言论的蛊惑,或者是为了一日一结的工资冲在第一线,成为那些谋求私利人的炮灰。大致上他们都是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态来闹事,但最后的恶果却毫无例外的需要他们来承担。动乱后的国家或者无法惩罚你,但社会混乱甚至内战的惨况却会直接砸到普通民众身上。而那些无辜,无知的孩子们,就又成为了下一个动荡开启的火星,且更加暴虐。

  至于那些有着巨大利益诉求的幕后指使者,要么趁着混乱上位,拿到自己想要的,要么看到无法善了后撒丫子远走他国。对于有钱的他们,换一个国家居住完全不是问题。但普通的我们呢?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们呢?注定是炮灰,注定是祸种,注定是悲惨的余生。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这九千多株火苗,大部分将会在欧美等西方世界点燃,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他们自己的屁股不擦,时间到了,自然会有人拿铲子去铲。痛与不痛,它们自己心中有数。

  可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在饱受这样的困扰呢?上面说的原因同样在如今的香港发生,也同样想在我们身边发生。可以肯定的是,几十年后,如今盘踞在街头的那些年轻人身处渔网四布的维多利亚港口时,一定会懊恼当年自己的无知和蠢笨。但一切为时已晚。而当下的我们,是不是也要审视一下自己的内心,警惕一下自己的周边,看一看自己的孩子,转一转自己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