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共和国的衰落:今天,特朗普亲手敲响了美国的丧钟!

2019-08-21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晋人葛洪所著的《神仙传》里,有一个故事相当有意思: 三国时期,蜀主刘备准备讨伐东吴为其弟报仇,为预吉凶,刘备特邀神卜意其。 然而神卜到后,只是默不作声的在纸上绘满了等待出征的万千将士,猛然撕碎后,接着又画了一个人挖洞将之埋葬。 后来战争的结果

  晋人葛洪所著的《神仙传》里,有一个故事相当有意思:

  三国时期,蜀主刘备准备讨伐东吴为其弟报仇,为预吉凶,刘备特邀神卜意其。

  然而“神卜”到后,只是默不作声的在纸上绘满了等待出征的万千将士,猛然撕碎后,接着又画了一个人挖洞将之埋葬。

  后来战争的结果我们也知道了:五万蜀军夷陵大败,火烧连营,汉室复兴再无可能!

  而也是到这个时候,众人大悟:

  画中人乃刘备,被撕碎埋葬的千军万马是蜀汉大军,刘备征吴,实乃“自掘坟墓”!

  不得不说,历史惊人的相似。

  一千八百年前,“自掘坟墓”的刘备彻底葬送了大汉复兴的可能。

  一千八百年后,曾“自掘坟墓”的历史一幕,正悄然上演...

  2019年8月12日,特朗普正式发布了广受关注的《公共负担新规》最终版

  -----自此以后,美国法律将严格限制向领取福利的滞美贫困移民发放绿卡!

  次日,针对特朗普的此项政策新规,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代理局长库奇内利(Ken Cuccinelli)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更是坦言:

  自由女神像上这首欢迎移民到美国的诗,指的是“来自欧洲的人”,而并非指那些无法照顾好自己,及避免受政府救济的(有色)人!

  毫不讳言,在戎评看来:

  如果说特朗普为收紧“移民条件”而颁布的《公共负担新规》,还可以裹着遮羞布高呼“一切为了美国”,那么其移民局局长库奇内利的一番“直白”,在撕破美国当局的虚伪之余,更是将一个赤裸裸的事实摆在了世界面前

  -------如今的美国,正在“自掘坟墓”!

  忘根背祖,美国因何而强?

  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立国之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统正义。

  在这一点上,美国同样也不例外

  ——除了“山巅之国”的宗教理想以外,以“自由女神”为代表的价值信仰,蕴含了美国强大的秘密。

  一百多年前,这个秘密被以文字的形式,镌刻在了“自由女神”的基座之上:

  让那些因为渴望呼吸到自由空气,而历经长途跋涉也已疲惫不堪,身无分文的人们,相互依偎着投入我的怀抱吧!我站在金门口,高举起自由的灯火。

  这是建国两百余年以来,于美国而言不可撼动的真理: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美国因移民而诞生,美国同样因移民而强大!

  

  时间拉回到1606年。

  这一年,距离哥伦布发现美洲,已经过去了114年。

  这一年,距离美国建立,《独立宣言》的发表,还需要等待整整170年...

  1606年,自哥伦布发现美洲的114年以来,虽然在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等多国的殖民建设下,温暖湿润的南美地区已经出现了一座又一座的白银矿场和黑奴种植园。

  但是,与美洲南部的点点繁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今的美国,无论是宾夕法尼亚与俄亥俄河分隔的南北森郁,还是苍莽到天际的中央大平原,在那个时代,在1606年,唯一的主人只有一个----印第安人。

  但是,如湖面平静的一切却随着第一批欧洲殖民者的离港,而荡起了第一丝波澜....

  1606 年12 月,在伦敦弗吉尼亚公司的派遣下,怀揣英王詹姆士一世垦殖特许状的克里斯托弗.纽波特船长,及其率领下载有150名英国男子的三艘帆船,径直的驶向了北美的“新世界”。

  144天艰难航行、40余人葬身大海、在1607年5月14日的这一天,北美中部东岸的切萨皮克湾,迎来了第一批欧洲的“客人”。

  图片采自“地图帝”

  至此,北美第一个成功的欧洲殖民点“詹姆斯敦”建立,而美国的历史,也从这一刻正式开始...

  然而,初建的詹姆斯敦虽然创造了在短短19天就筑起一座城堡的小小奇迹,但是恶劣的生活环境以及其很快与“粮食提供者”印第安人而爆发的冲突,很快就让这些“开拓者”们,如苍蝇一般死去:

  1607年第一批登陆的105名殖民者,仅仅在当年就死去了一半、1609年的寒冬饥荒中,数批累存的500名殖民者一度仅存60人!

  这样的情况,哪怕是到了20年后的1627年同样如此——因为生存环境太过恶劣,詹姆斯敦新移民的头年死亡率,依然高达75%。

  詹姆斯敦建立初期的“食人惨剧”

  毫不夸张的讲:

  詹姆斯敦殖民点的维系,乃至后来弗吉尼亚殖民地的扩大建立,靠的就是源源不断的黑奴和欧洲移民的“死亡输血”!

  而同时可以看到的是,如弗吉尼亚这样的发展历程,同样在北美早期的12个殖民地中循环发生。

  因此,是谁开启了美国历史,建筑了美国诞生的根基?

  两个字:移民!

  当然,于美国而言,移民的作用不仅仅只是表现在其开拓初期,只要稍微翻阅历史我们便不难发现:

  建国两百余年以来,美国历史上每一次的重大历史转折里,“移民”永远都扮演着一个完全不可被忽视的重要角色!

  事实如此:“移民”诞生了美国,同样发展了美国。

  1943年,美国情报部门获悉纳粹德国一项代号编码为“V-2”,的新型远程火箭武器,即将投入实战!

  显然,对于当年的美国而言,V-2导弹就是一把悬于头顶的利剑:

  一旦纳粹德国将之投入战场,不仅意味着初步射程即达320千米的V-2导弹,具备了覆盖一整个伯明翰—伦敦大工业带的能力,倘若初始载重已经可达1吨的V-2导弹,其后期改进型与纳粹“铀计划”的原子弹顺利结合的话,那么作为抗德西线的英伦三岛,将瞬间沦陷,而战火也将跨过大西洋,燃至美国本土!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威胁下,美国也好,英国也罢,却无计可施:

  V-2导弹高达4.8马赫的飞行速度、高达100千米的飞行高度,在当年的武器条件下,根本无可拦截。

  美国如何应对?以导弹,对导弹!

  1943年,美国喷气推进实验室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JPL)受命进行为应对V-2火箭威胁的导弹研究实验。

  然后,美国航天科学开创人、匈牙利犹太移民(1936年入籍美国)西奥多.冯.卡门及其亲传弟子,美国喷气推进实验室六大创始人之一的旅美中国科学家钱学森师徒二人一致认为:

  美国的科技能力比纳粹德国相去甚远,如果要同德国人全面竞争,华盛顿不仅需要建立全新的大型喷气推进实验室,还要全面引进被纳粹迫害的欧洲科技人才,才有可能制造出射程超过160千米以上的导弹!

  由此,美国旨在引进欧洲人才计划的“云遮雾绕工程”正式展开:

  仅仅在1943年—1944年的一年间,就有高达数百支美军特种分队潜入欧洲大陆,进行导弹火箭相关科研人员的寻访营救工作....

  而因为欧洲科研人才的加入,美国的导弹武器研究在火箭研发小组负责人钱学森的带领下,也接连获得了重大突破!

  显然,当年的美国尝到了“外来人才引进”的甜头。

  1945年德国战败前夕,钱学森挂衔上校军衔远赴欧洲战场,跟随美军的推进开始了一场“抢人大赛”。

  短短几个月,包括钱学森导师冯.卡门教授的导师冯.布劳恩男爵等多达7位的世界级德国火箭专家,在“钱学森”的走访认定被带回美国!

  而正是这些人,构成了现代美国导弹及航天工业的基础。

  当然,美国的“胃口”不仅如此:

  1946年9月,时任美国总统的杜鲁门正式批准了旨在抢夺德国战后人才的“回形针计划”!

  1500名德国各科研行业的顶级专家被列入抢夺名单,按图索骥下,短短几个月内就有多达700余名德国专家及高达数万的德国技术人才,被以优厚的待遇,给“请”到美国....

  显然,美国的此番举动与英苏法等国只顾抢夺德国工业设备的行为,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美国为何是二战最大的赢家?

  不仅是因为他位列战胜国、不仅是因为他的国土未遭战火、不仅是因为他们凭借一场战争大发横财,更是因为他们几乎彻底的洗劫了一个世界级工业科技强国的真正核心精华

  —人才!

  当然,美国的人才洗劫计划,并没有因为“回形针计划”的停止而停止,随着战后各国人才流动自由度的提高,在“马太效应”的影响下,美国悄无声息的开始了对世界各国的人才掠夺....

  什么是“马太效应”?

  简单的讲,出自圣经《新约·马太福音》“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的马太效应,泛指强者愈强、弱则愈弱的一种社会发展现象。

  对于“马太效应”,美国科学史研究者罗伯特·莫顿将其解释为:

  任何个体、群体或地区,在某一方面(如金钱、名誉、地位等)获得成功和进步时,会产生一种积累优势,就会获得更多的机会、吸引更多的资源、取得更大的进步!

  毫无疑问,作为国家而言,70年前刚刚取得战争胜利的美国,成为了各方面理所应当的第一

  ------无论反法西斯战胜国的荣誉、还是占据当时世界50%的工业生产能力,抑或是占据世界70%以上的黄金储备,或者是本土唯一未受战火波及国以及其大门敞开的宽松移民引进计划,都无时不在向世界的各阶层、各领域的人才发出召唤:美国,就是你的理想之地!

  在戎评看来:

  美国因相较于其他战胜国的地理和经济优势,在战后成功的转化成了“人才优势”,而正是凭借着吸纳世界人才,美国在之后的几十年间才得以稳固的把持着世界尖端科技发展的最前沿!

  这使得美国得以最终甩下“暴发户”的帽子、这造就了美国战后实力的急速膨胀,这夯实奠定了美国超级大国的底蕴和根基,这同样直接促成了当今世界的格局发展....

  美元掠夺世界、美军与美资从政治及经济角度支撑美元、而无论顶层建筑如何堂皇,美国全球化体系的基础只有一个

  —科技!人才!

  毫无疑问,至少从经典模型上看,这就是一个完美的“闭环”,正如马太效应所显示的那样:强者愈强、弱则愈弱。而在这个闭环中,美国似乎永无衰败的可能....

  但是,这世界哪来的“永远”?

  霸权式微:闭环裂痕渐显

  有这么几组有关美国的统计数字,或许能够为我们带来一些思考。

  1、毒品问题

  据美国毒品滥用和精神健康服务中心对毒品和健康的年度调查显示:

  2016年,12岁以上的美国人中,共有一亿三千零六十二万八千人(130,628,000 )曾经尝试过非法毒品或大麻。其中四千八百五十万零一千人(48,501,000 )在上一年尝试过这些毒品,另有两千八百五十六万四千人在上个月尝试过这些毒品。

  什么意思?10%的美国人有毒瘾,将近一半的美国人尝试过毒品!

  美国因吸食毒品丧命的历年人数统计

  2. 肥胖问题

  2016年,美国疾病防控中心数据显示:

  进入本世纪以来,美国成年人的肥胖率持续稳步上升,从1999/2000年的30.5%升至2015/16年的39.6%。

  其中,2-5岁学龄前儿童肥胖率为十分之一,6-11岁儿童肥胖率为五分之一,12-19岁青少年肥胖率也为四分之一,20-40岁中青年肥胖率为三分之一,40岁-60岁中老年肥胖率为二分之一。

  3、未婚妈妈

  2012年,美国新生儿中约36%婴儿的母亲,是未婚妈妈。

  2015年,这一数字已经上涨到了40.3%。

  而在今天,一切只会更高:2019年,美国新生儿母亲为“未婚妈妈”的比例,已经上涨到了54%!而与此相关,2018年美国有超过69%的孩子,仅仅是被“法律上的父母”共同抚养。

  4.高等教育停滞 下图为中美两国1985年—2013年高等教育人数对比。

  中美1985年-2013年每年新增高等教育人数对比(单位:百万)

  1985年,中国年新增高等教育人数占人口比值为0.0009,美国为0.01;

  2013年,中国年新增高等教育人数占人口比值为0.005,美国为0.009;

  从绝对增长人数上讲,28年时间中国高等教育年增人数从不足美国的三分之一,上涨至美国的两倍又一。

  从各自占人口总比值上讲,28年时间中国实现了5.6倍的增长,而美国在多年滞缓下,则出现了0.001的倒退。

  当然,中美之间的这一发展趋势还在继续扩大:

  2018年,中国大学新入学人数达975万,年新增高等教育人数占总人口比值上涨为0.007,与美国(原地踏步)之间差距缩小至0.002(若考虑美国年均100万的国际留学生数量,中美已经持平)

  5.教育风险增大

  下图为2007-2014年,美国各等级教育接受者收入水平变化。

  从图中我们不难看到:

  从2007年-2014年,美国高等学位拥有者的收入虽然没有变化,但其他学历拥有者的收入基本均呈现下降趋势,其中部分大学学位拥有者的收入下降,甚至超过了高中和小于高中学历人群!

  或许看到这里有人忍住不要问了:戎评你贴出这一大堆关于美国的统计数据,究竟何意?

  确实,以上几项问题虽然看似隔离,但是戎评想说的是,这世界得任何问题,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

  未婚妈妈意味着什么?

  婚姻是社会正常运转的稳固剂,未婚妈妈的暴增只会导致社会发展陷入卡顿,其最直接的矛盾就凸显于后代抚育问题!

  而这,直接导致的就是毒品与肥胖问题的泛滥:不正常的家庭结构、社会压力与经济拮据,是导致“温饱后社会”毒品与肥胖问题的主要原因。

  当然,本国基础人才的质量下降,带来的则是相较于低教育人群,普通美国大学生学历优势并不明显,甚至没有优势!

  而以上几点,又进一步的导致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停滞,而在“反智主义”盛行下,未婚妈妈问题、毒品泛滥问题、肥胖问题、教育风险问题,又进一步得到了扩大....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这一切终将指向一个问题:美国本土人才的断层!

  

  恶果已经显现:

  2019年7月20日,第6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竞赛成绩公布:

  美国团队以227分的成绩,与中国队并列团队第一!

  毫无疑问,无论是对于中国抑或是美国而言,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桂冠都是值得庆贺骄傲的。

  无他,如果说数学被誉为“科学之母”,那么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则是未来数学家的摇篮....

  但是,当美国参赛团队成员的照片资料被张贴公布时,气氛却开始变得微妙:

  资料显示:2019年6名美国参赛队员,其中有5人都是华裔,欧裔仅仅1人、非裔/拉丁族裔,无一人。

  这是偶然吗?

  2018年,美国IMO(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队的6名成员族裔构成分别为:4名华裔、1名印度裔、1名欧裔。

  2017年,美国IMO国家队的6名成员族裔构成分别为:4名华裔、1名印度裔、1名欧裔。

  2016年,美国IMO国家队的6名成员,干脆全是华裔!

  ........

  这是一个相当诡异的现象:

  人口总数仅占美国总人口不到1.2%的华裔,却击败了各个族裔(欧裔62.1%、拉丁裔17.4%、非裔13.2%),几乎垄断了美国的奥林匹克国家队!

  当然,更令美国难以启齿的是,这些参赛的华裔里,不少甚至就是几年前才随父母移民美国的“第一代华裔”。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

  即使没有主观意愿,这些获胜的“美国人”,也可以被视为是美国从中国引进的人才,而他们的成功几乎都受“中国教育”影响,并不代表美国教育/学术发展现状!

  道理很简单:最能代表美国教育发展现状的,不是华裔,而应该是作为主体族裔的欧裔白人。

  但是,“主体族群不主体”的诡异,似乎并不仅仅只是存在于数学领域:

  2018年,美国七大实验室里允许雇佣“非美籍人士”的伯克利实验室、利弗莫尔实验室中,以中、日、韩、德为主要构成的“国际生”科研人员数量,已经突破了团队总人数的70%!

  2018年,美国七大实验室里需“美籍+政审”的加州推进喷气实验室、橡树林国家实验室里,9000名科研人员的平均年龄已达54.2岁,一些关键岗位的人才应征比,达到了1:70以上!

  70个岗位抢夺一个人才,这意味着什么?

  美国本土人才培育的乏力是一方面,美国自二战以后一段时间里相较于其他落后国家而形成的“马太效应”逐渐削弱,才是主要原因!

  一个普通的美国科研团队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不得不说,一如曾经的罗马帝国依靠雇佣蛮族来为自己打仗最终却被蛮族所消灭一般,曾得意于“脏活累活儿交给墨西哥人,苦活儿、用脑的活儿,交给印度人与中国人”的美国人,正在吞下自己亲手酿造的苦酒:

  随着以中国为代表的一大批后进科学强国的崛起,曾凭借科研经费、社会环境、学术名誉等多重优势的“马太效应”下而确立起来的美国优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归国效力的八位哈佛博士后

  但是很显然,几十年间早已惯于坐享其成的美国人,在逐渐脱离了“雇佣军”的保护之后,不仅没有做好依靠自我的准备,反倒短视刻薄的认为:

  美国本土人才发展的愈加乏力,都是因为外来移民的抢夺....

  为了工作,美国本土“人才”高呼拒绝移民!

  为了赢得选票,美国总统终究将政治的黑手伸向了非欧裔移民!

  特朗普是否会躺进这个坑里,戎评不敢确定,但是我可以保证:

  美国,一定会在“坑”的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