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谈判重启,三大重磅信息曝光!

2019-09-06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中美贸易谈判又重启了! 据新华社报道,9月5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双方同意10月初在华盛顿举行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此前双方将保持密切沟通。

  中美贸易谈判又重启了!

  据新华社报道,9月5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双方同意10月初在华盛顿举行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此前双方将保持密切沟通。工作层将于9月中旬开展认真磋商,为高级别磋商取得实质性进展做好充分准备。双方一致认为,应共同努力,采取实际行动,为磋商创造良好条件。商务部部长钟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等参加通话。

  这则新闻透露出三大重磅信息:

  一、在特朗普9月初宣布对华输美商品加征新关税从而引发的新一轮中美贸易战升级后,双方在9月份暂停的高级别贸易磋商在10月份重启了。

  从新闻稿中我们可以看出,中方牵头人刘鹤副总理是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所以这又是美国主动发起的恢复谈判邀约。而按照原计划,如果没有特朗普9月初再次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9月份中美实际上就应该按计划举行第13轮贸易磋商。然而,由于特朗普政府变卦,才有接下来的贸易磋商搁置。

  搁置原因也很简单,你美国又要打贸易战,那中国就奉陪呗,这有什么好说的呢?中国不想打,不怕打,现在是被美国逼着不得不打,那中国就必然奉陪到底了。这,实际上就是中国对美贸易战一而贯之的态度,从未改变。现在,在美国重新发起请求后,磋商又重启了。

  二、又是美国要求重启,中国同意。

  从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重启贸易磋商是美方发起请求,中国顺势答应的。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双方都有继续谈判的自身诉求。

  美国之所以诉求强烈,原因在于2020年将进入总统大选年,特朗普急需与中国达成协议从而保证经济稳定,为竞选连任造势。所以,贸易战较量没一个月,特朗普就又要重启谈判了。形势所迫,对中国有所求,不得不谈,这就是现在特朗普的状态。

中美贸易谈判重启,三大重磅信息曝光!

  相比美国,中国则是顺水推舟。为什么顺水推舟?因为,对于贸易战,中国态度一贯都是不想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并且会奉陪到底。所以,既然美国要谈,中国其实也不想打,那就谈呗。就像抗美援朝,中美从1951年就开始了谈判,仗却一直打到1953年上甘岭战役才算彻底打服美国,最终达成板门店协议。因此,美国既然要谈,中国当然也愿意谈,于是谈判就重启了。

  三、双方再次给出美好预期,致力于实质性进展。

  根据新华社的新闻通稿我们可以明确,双方工作层的磋商从9月中旬就开始了,为10月初高级别磋商能够取得实质性进展做好充分准备。那么,到底10月份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呢?这事还是两说,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只能说是美好愿景,毕竟联合声明也好,声明也罢,特朗普都是可以撕毁的,所以这一切还要看9月中旬双方磋商后10月的磋商结果。不过,从新闻稿中“双方一致认为,应共同努力,采取实际行动,为磋商创造良好条件”是共识,当然这个共识是中美存在严重分歧基础上达成的。双方都给一个美好愿景,一则是因为这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战的确会打很长时间;二则是给世界一个美好的预期,让世界的心安静一点。当然,实质性进展,至少给了人们一个新的更加清晰的预期,虽然这个预期整体依然是混沌的和不确定的。

  中美贸易谈判重启的信息我们理解了。那么,贸易战升级刚刚一个月,为什么特朗普又如此急切地要和中国谈?接下来,中美贸易谈判到底能否达成协议?未来局面又将如何演化呢?

  在占豪看来,特朗普这么急切地要恢复贸易谈判,核心目的当然是为了竞选连任,但就现实压力而言则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宏观经济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中美贸易战继续打到明年,至少美国的经济压力会很大,GDP数据大概是不会太理想;二是美国股市让特朗普已经再次感到了巨大压力,因为一旦美国股市破位下跌,美国宏观经济压力所引发的全社会压力,股市暴跌引发的资本不满,都会给特朗普竞选连任带来很大困扰。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急切想和中国恢复磋商的心情我们是很容易就能体会到的。

  那么,中美磋商到底能否在接下来的10月达成协议呢?在占豪看来,这个难度无疑是很大很大的,毕竟前面已经激烈较量了一年多,双方不止一次达成共识甚至签署联合声明,最终都未能实现真正的妥协,因此10月份的磋商肯定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来一个大妥协,整体大环境都还不具备这样的结果。

  事实上,对于中美贸易磋商,中国的底线是非常清楚的,或者说中国的底线是不可动摇的,为此中国不惜与美国在贸易战上奉陪到底。所以,中美是否能够达成协议,关键要看美方,要看特朗普政府是否开始实际起来。如果美方认识到,靠极限施压是不可能让中国屈服,要想和中国达成协议,必须互相尊重达成互利共享的协议,那中美就距离达成协议近,否则继续想通过极限施压想阻碍中国发展,敲诈勒索中国,那美国就不可能得逞,中美的贸易战就会持续打下去,不会停下来。

  那么,特朗普政府现在认识到这一点了吗?在占豪看来,如果特朗普认识到了这一点,那么9月初的进一步加税就不可能发生,正是他认为极限施压依然奏效,才有9月份进一步的极限施压。现在,特朗普政府重新请求谈判,除了上述特朗普自身的诉求之外,还有原因就是他想更快地得到新的信息,看看中国是否愿意屈服。

  对中国来说,现在面临响应与不响应两种选择。响应,可能会向特朗普政府释放中国依然有屈服可能的信号;不响应,虽然显得更加强硬,但也就意味着中美贸易磋商将持续暂停,贸易战继续往深度打,这对中国与其他方向进行贸易合作实际上并不利。

  如此就意味着,响应可能继续打,不响应还可能继续打,但展开沟通谈判至少能让对方不断对自己的诉求加深印象,是对对手的教育过程,同时也有利于促进中国与其他方向谈判的推进。所以,对中国来说,响应谈判的价值依然比拒绝更大。虽然,可能短期内依然不会有什么结果,但至少能让对手明白中国的底线在哪里,至少能让其他与中国展开合作的对象有一种紧迫感。

  在占豪看来,10月的磋商不太可能立刻达成协议,但特朗普为了促进股市上涨和制造2020年良好预期,有可能会进一步达成一些阶段性成果,但白宫是不会放弃之前针对中国的那些苛刻条件的,他们依然会寄望于迫使中国屈服。因此,哪怕继续谈下去,之前的剧情还是有可能再次重复的。

  当然,对中国来说,其实谈成谈不成暂时已经不重要了,中国经济、社会早已逐渐适应了贸易战,中国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希望短期内快速达成协议,而是想通过战与谈不断展现中国自己的实力与韧劲,同时不断让自己适应,为接下来中国借力做其他事情而争取更多时间和力量。这一点,中国和美国的诉求已经发生了一些差异性变化。美国更希望快速迫使中国屈服,而中国则希望通过持久战打出未来几十年和平,这也是为什么占豪认为中美贸易战双方的优势地位已易势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前的中国,不会为了达成中美协议而做任何大的越过底线的让步,中国之时在等待美国醒悟,明白中国的底线坚不可摧,并且让美国逐渐明白,贸易战打下去美国达成协议的门槛会越来越高,所能得到的会越来越少。这一点,的确需要双方长期过招后才能让白宫的决策者们明白。

  当然,中美贸易战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达成协议也不是绝对没有机会,如若真的白宫醒悟了,并且认为特朗普若想连任的确需要达成协议以助力,那中美就可能达成一个阶段性协议。相反,如果特朗普认为,开用民族主义情绪来代替现实经济的状态帮助其赢得选举,那么他就可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继续强硬。

  对中国来说,占豪认为要做好三手准备:

  一、特朗普想通了,愿意达成协议。这种情况应该没什么应对障碍,中国早有一套成熟的应对之策。

  二、特朗普政府想利用民族情绪来为自己竞选而非经济,那么他会在接下来不断制造各种热点来达到这一目的,而非和中国达成协议。

  三、特朗普也可能采取权宜之策,先和中国达成一个协议,然后在赢得总统选举后再撕毁协议。撕毁协议对特朗普来说家常变饭,所以中国也做好一切应对可能,哪怕中美达成新的协议,也不要认为接下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事实上,中国必须做好最不利的布局安排,既要准备好达不成协议的应对,又要准备好达成协议后特朗普如果变卦的应对预案。如此,中国方能得心应手,应对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