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美国选举政治的真相!特朗普被弹劾下台的可能性有多大?

2019-09-27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历史有时惊人的相似,但在看似相似的背后却隐藏着种种黑幕。当特朗普面临弹劾的时候,我们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多的却是让我们看到了美国选举政治中那些熟悉的套路。 1974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因在水门大厦安装窃听装置、监听政治对手情报的水门事件而遭

  历史有时惊人的相似,但在看似相似的背后却隐藏着种种黑幕。当特朗普面临弹劾的时候,我们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多的却是让我们看到了美国选举政治中那些熟悉的套路。

  1974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因在水门大厦安装窃听装置、监听政治对手情报的“水门事件”而遭到国会弹劾,在国会投票之前,尼克松宣布辞去总统职位。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因为在与莱温斯基在白宫上演激情戏的“拉链门”事件中被控作伪证和妨碍司法公正而遭到国会弹劾,最终弹劾失败而躲过一劫,不过白宫从此点起了红灯。现在美国国会再次上演弹劾剧,不过这次故事既不是惊心动魄的“水门”也不是激情四射的“拉链门”,而是一次普通的“通乌门”,是特朗普与经过两次颜色革命后已经陷入经济崩溃、政治混乱的乌克兰的总统泽连斯基之间的半小时电话,他在电话中要求乌克兰总统帮他一个“小忙”而遭到国会弹劾,因为这个“小忙”实在不小,特朗普是要泽连斯基帮助他调查其竞选对手拜登父子在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在乌克兰的贪腐行为。一向大嘴巴的特朗普在经历了“通俄门”之后仍然不接受教训,又被反对派领袖佩洛西抓住了把柄,这次佩洛西显示出了政治铁娘子的冷酷无情,毫不犹豫地对特朗普发起了弹劾调查。佩洛西说,“总统必须被追究责任。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特朗普总统的行动违背了我们的国家安全,违背了我们选举的公正。”而特朗普却称这次弹劾调查是“荒谬”的,是政治对手的“猎巫”行动。

  在特朗普任总统期间,美国发生的几乎所有重大事件都少不了告密者。8月12日,有情报人员告密称,特朗普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电话时,曾向泽连斯基施压,威胁扣留向乌克兰提供的四亿美元的军事援助款,要求泽连斯基调查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拜登及其儿子亨特有无腐败行为。2014年拜登任美国副总统后,儿子亨特·拜登曾在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工作,该天然气公司据说曾发生过贪污腐败案件,但亨特个人从未受到指责,特朗普以美国给乌克兰的四亿美元军援与乌克兰政府调查拜登腐败案相交换,以获得竞争对手拜登的污点罪证,特朗普曾亲自下令冻结美国给乌克兰的四亿美元军援款,使人怀疑他把这笔援助作为打压竞选对手拜登的筹码。

  9月25日,特朗普被迫交出了他与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特朗普在通话中说,“关于拜登之子的传言很多,说拜登阻止了公诉,很多人想知道这件事的真相,所以无论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司法部长做些什么,都会很棒。”“拜登四处吹嘘他阻止了公诉行动,所以如果你能查一查……对我来说这件事听上去很可怕。”特朗普在通话期间请泽伦斯基与朱利安尼交谈,称他的私人律师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鲁迪非常了解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如果你能和他谈一谈,那就太好了。”泽伦斯基表示,“我们非常希望朱利安尼能够到乌克兰来,一旦他来到乌克兰,我们将见面。”

  问题的复杂之处在于,2014年乌克兰革命后,亲西方的波罗申科成为总统,奥巴马政府决定与乌克兰新政府开展合作,奥巴马任命副总统拜登为美国政府与乌克兰政府的主导联系人。蹊跷的是,不久之后拜登的儿子亨特成为了乌克兰最大的私人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的董事会成员,年收入高达60万美元。当时有人公开质疑其中可能的利益冲突问题,即亨特借着拜登的职位而获利。拜登则辩解称,他儿子是一个私人公民,他的事由他自己决定。

  当前美国国会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对总统的弹劾必须由众议院发起,并经简单多数通过后即可进入弹劾程序,然后交由参议院进行审议并投票表决,必须获得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同意才能通过弹劾。从目前形势看,对特朗普的弹劾很难成功。尽管如此,为什么佩洛西领导的民主党仍然要对特朗普提出弹劾呢?

  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的表现如何?他在竞选时表示要加大美国基础设施建设的承诺到他任期届满基本上会成为一句空话,即使他能够连任,到两届期满,美国高铁仍然不会建起一公里,加州高铁计划仍然会是一个规划,美国大城市地铁改造计划、机场改造计划、高速公路改造计划都会落空。被特朗普认为他任内最大成绩的减税计划完成后,除了大资本家和大企业主获得了好处,普通民众并没有获得好处,美国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美国的实体经济并没有大量从国外回归美国本土,美国政府的赤字仍在迅猛攀升,每年高达万亿美元,政府债务更是高达近23万亿美元,十年期国债利率与两年期国债利率出现倒挂,唯一令特朗普骄傲的是美国的股市,美国股市的泡沫越吹越大,经历过2015年A股股灾的都知道,一旦股市泡沫破裂崩盘,没有几个普通股民能够从股市全身而退,绝大多数普通股民会血流成河,到那时谁还会感到骄傲?这只能说明美国的经济、金融甚至政治仍然被华尔街控制着。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美国只有两类人富得流油,一类是华尔街的金融家,一类是军工巨头,特朗普的政策养肥了这两类人,帮助特朗普胜选的美国蓝领白人和美国农民并没有成为受益者。

  自担任总统以来,特朗普一直在进行“内斗”,他大量的精力都消耗在了国内政治斗争方面,从“通俄门”到“通乌门”,从跟媒体斗到跟民主党斗,从中期选举到第二任期选举,他每天推送的推特绝大部分都是关于国内斗争的,最终我们会发现,特朗普终其任期所做的最大的事就是选举,为选举而奋斗是特朗普的宗旨和目标,选举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恐怕就是美国选举政治所具有的毒品之效,所谓美国民主不过是让政客们、让选民们吸食毒品而狂欢的过程。

  特朗普是一个善长让选民吸食政治毒品的政客,他上任之后,大搞美国至上,一切为了美国利益,签禁穆令,修边境墙,退中导条约、退巴黎协定、退伊核协议、退教科文组织、退人权组织,对委内瑞拉实施封锁,对伊朗实施禁运,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对中国开打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能源战、基因及生物战、政治、舆论及外交战、军事挑衅,对所有盟国提高驻军费,支持英国硬脱欧、阻止德俄修建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逼迫墨西哥签贸易协定,最终效果如何?最终结果是加速了美国霸权的衰落,这些都使美国在全世界的信用丧失殆尽,美国的政治和外交被特朗普玩完了,而美国的经济却并没有好转,美国的国际形象更是一落千丈。如果从特朗普执政三年给美国信用和形象造成的破坏性摧残方面看,还真值得美国人去弹劾他,可民主党要弹劾他却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他们陷入了“通乌门”,这说明美国政治已经深陷“民主陷阱”无法自拔,美国政治已经被致幻的政治毒品所摧毁。

  美国政治已经深陷选举之阱,特朗普之所以要抓住政治对手拜登在乌克兰的问题不放,是为了在选战中打败拜登,实现总统连任。当民主党的弹劾战车启动之后,我们要防止特朗普铤而走险,转移矛盾和视线。特朗普可以采取的反击手段主要有下几个方面:一是加大对中国的贸易战力度,可能会继续提高所有进口自中国商品的关税到50%甚至100%,由于对华贸易战容易得到美国人的同情和支持,因此特朗普很可能采用此策,从特朗普在联大发言中对中国大肆攻击可以看出,特朗普绝不会对手中国放手。二是在伊朗问题上发动有限军事打击,转移国内舆论关注焦点,使民众对民主党的弹劾产生厌恶心理,以此化解弹劾困局。三是继续策划对委内瑞拉的军事政变甚至政治暗杀计划,彻底改变委内瑞拉政权,扶持亲美政权。四是改变对俄罗斯政策,离间中俄关系,进一步发展与印度关系,让印度加入印太战略,加大对中国的围剿力度。

  这次民主党针对特朗普的弹劾很难成功,而且有可能真正起到打击拜登、加强共和党团结、巩固特朗普地位的作用。特朗普能够平安渡过“通俄门”之劫,很可能也能平安渡过“通乌门”之劫,但由于美国选举政治所具有的毒化作用,美国社会已经普遍陷入选举民主的陷阱,美国已经普遍失去发展活力和前进动力,美国政治正在带着枷锁跳舞,越来越难以轻松前行,这是美国政治在中毒之后无法自愈的表现,美国政治体系已经越来越背上沉重的负担,既不能给民众带来利益和幸福,也不能给世界带来安全与和平。

  以前受西化教育和宣传,很多人认为美国民主、美国选举政治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政治制度,现在我们会发现,美式民主、美式政治其实不过是美国对其他国家输出的政治理念,接受美国政治理念、采用美式政治和美式选举方式的国家没有一个成功的,全都被美国带进了美国政治的阴沟里。现在美国自己也陷在美式选举政治的阴沟里无法自拔,又何以能让其他国家接受美式政治理念和美式选举政治?佩洛西要弹劾特朗普表面看是美国选举政治的光鲜处,实际上是美国选举政治“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是美国政治斗争外化的表现。

  不知道“通乌门”是弹劾剧的第几幕,总之从“水门”到“拉链门”到“通乌门”,美国是一步一步走上了衰落之路,一路秋风劲,满目落叶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