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色、毒品,我混入香港暴徒内部两个月的真实见闻!

2019-10-07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备注:这篇文章是一位内地移民香港的人所写,在香港像他这类人被称为新移民。文章记录了他混入暴徒组织内部两个多月的所见、所闻、所感。笔者除了将繁体字转化为简体字以及对一些港言稍作修改外,文字基本没有改动。 经过朋友介绍,我混入了黄丝内部,多少也

  备注:这篇文章是一位内地移民香港的人所写,在香港像他这类人被称为“新移民”。文章记录了他混入暴徒组织内部两个多月的所见、所闻、所感。笔者除了将繁体字转化为简体字以及对一些港言稍作修改外,文字基本没有改动。

  经过朋友介绍,我混入了黄丝内部,多少也摸到他们一些天真想法。

  开始打入黄丝内部比较困难,很难被接受。

  当然这些小朋友也很好哄骗,同他们喊喊口号,说一些zf的坏话,就轻易过关,正式成为黄丝一员。

  当开始接触他们时,确实有点惊异。

  多数黄丝看起来斯斯文文,未成年黄丝脸上挂满了天真无邪,有一部分都只有十四五岁。

  最开始我就很疑惑,这样的一群未成年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去玩街头暴动这么危险的成人运动?

  随着慢慢深入接触,我也有了一些答案

  1、成为“暴徒”就可“屌丝逆袭”,美女会主动投怀送抱

  黄丝的父母大多都是长时间出去打工,疏忽了家庭沟通。

  在青春期这个时段,他们很需要被人认同,但却留守家中当宅男宅女。

  没有这场暴动,他们谁都不认识谁,但是这些宅男宅女加入暴动,却得到所谓“同路人”极度的认可。

  到达什么程度呢?

  相互之间不认识、不知道名字,但就可以直接相互称呼为“手足”。

  这样的极度认可,实际上是扭曲的。

  在爱国阵营无法感受到,因为大家是正常的、理性的,只是共同有一颗爱国之心。

  而他们在这个年龄,相互关心几句,相互夸一夸,在心目中就有了“过命”的交情。

  我混进去没多久,身边的黄丝就都称呼我“手足”,而且我也感觉得到,他们心里也认为你是他的“手足”。

  这样的情感氛围下,男生之间很快成为战友,男女之间很容易成为情侣。

  甚至还有黄丝女高呼想嫁给「勇武哥」,特别是在前线同警察对抗勇武的男生。

  这些宅男以前追港女想都不敢想,现在甚至有曾经梦寐以求的超值富家女主动投入怀抱。

  名气、美女双丰收,被同龄人认同,以英雄式风采拥抱港女归来是他们其中一个重要的动力,这也让他们在暴动时更加愿意往前冲。

  可矛盾的是,他们最怕的就是被警察抓到,却还经常会以“今天我又打伤了几个警察”进行炫耀,听起来确实很幼稚。

  每当他们说这些的时候,你都能感受到那些女孩更加崇拜的眼神。

  要是早几年,估计我都会蠢蠢欲动难以自持。

  所以网上传播的那些女孩主动献身暴徒并不是空穴来风。

  她们真的会傻到这样做,而且她们的父母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估计会疯。

  大多数女孩都是未成年,她们是真的认为对抗政府警察的这些男孩是勇敢的英雄。

  对这些「黄丝」提出的要求基本都会满足。

  有些黄丝私下给我讲,他曾见到过一个女孩侍候几个人、还有几个女孩与一群人一起……说得很认真,也很有细节。

  当然,我没有机会亲眼目睹。

  因为能够“享用”女孩的也多是组织里的骨干核心人员,一般的小黄丝也就是搭上个小妹算不错了。

  插入备注:暴徒分为「勇武」「和理非」两派;

  勇武是指在网络上、电视上看到的袭击警察的人;和理非基本都站在后排,做一些保障性、组织性的工作。

  2、基本不懂政治,自认香港人比内地人高级,甚至认为是香港养活了内地。

  这些青年人精力确实比较旺盛,回来了虽然有些累,大家还会聚在一起聊天。

  我也经常岔开话题,问他们政治诉求一类的。

  但他们除了念口号式反复大声说五大诉求外,对于其他政治话题谈知又少。

  什么双普选、什么反送中很少被提及和交流。

  一开始我也觉得很奇怪,这些为政治献祭的黄丝居然不乐意聊政治话题。

  但后来也明白了,他们年龄小、学历低、没有社会阅历,政治对他们来说都是空洞的概念。

  不懂,也不想去懂。

  他们感兴趣的、愿意聊的都是对内地人和新移民的歧视。

  喜欢讲内地人来香港的不文明表现,新移民抢了他们资源等等。

  实际上他们对内地的发展基本一无所知,还活在自己的想象里。

  认为内地贫穷落后,就算是有钱了也是掠夺了香港的钱,甚至认为香港经济不景气是因为内地把钱变着法的抢走了。

  当我说到“听说香港水、电、蔬菜、肉都是大陆提供的,也没有收过香港的税”的时候他们非常嗤之以鼻,认为我被洗脑了。

  有的会说:就算是真的,也是因为大陆拿走了香港更多的财富,提供的这些都不值一提……

  3、社会贫富差距过大,很多黄丝穷到难以想象

  大家都清楚,香港的基尼系数近两年已升至历史最高点。

  香港十个富豪的资产占到GDP的35%,贫富差距极大。

  香港有钱人多,但穷人更多。

  记得前段时间陈方安生委托港独学者钟庭耀发布了一个民意调查报告,说香港青年游行示威与经济、住房无关,就是为了追求民主自由。

  这样讲,真的很无耻了。

  参与暴力游行示威的黄丝,绝大多数的都出自底层家庭。

  黄丝参加暴力活动,大部分是有钱领的,也有一小部分是没有的。

  这一小部分是最惨的,比如每次参加暴力活动很消耗体力,这些黄丝饿了后都没有钱去小餐馆。

  香港的物价很贵,一碗面就要好几十块。

  他们连工作都没有,身上那点零花钱只敢去路边摊,花十几块钱吃碗“菜面”,连汤都会喝精光。

  加入他们不久,为了取得信任。

  我跟黄丝们一起参加完示威(只站在后面喊喊口号)后,提出请几个还算聊得来的人吃宵夜,他们高兴得不得了。

  在新界的一间很小很破的餐馆,一共也就不到一百尺(十平米)的样子,我狠下心来点了十几个荤菜。

  不夸张的说,菜上来后他们眼睛都看直了,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好菜”,竟然都掏出手机拍照。

  我基本没怎么吃,因为他们都在“抢”,对,是抢着吃!

  哪有什么礼仪形象!

  说这些你们可能都觉得不可思议,连我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香港青年的生活现状。

  这顿饭花了我好几千块,但我其实不心疼。

  因为我看他们的样子,真的觉得可怜。

  那些垄断阶层富豪消费一顿饭恐怕够他们一家人一年的开销,这就是香港的现状。

  黄丝大声向政府喊没有未来了,也确实是心声,只是他们喊错了对象。

  因为他们不懂政治、经济等深层次的原因,只知道自己连饭都快吃不饱了,需要有人承担这个责任。

  4、会“共享”毒品,核心成员在组织内的权威不容动摇

  黄丝手里有一样东西我是从来不敢碰的——毒品。

  每次暴动开始之前大家三五成群相互勉励,最核心成员是可以享受毒品的,大麻居多,有时候也会有些摇头丸、冰毒一类的!

  有时他们也会拿出毒品分发一些给下面的人,并说是可以用来麻痹神经、抵抗警棍。

  作为成年人我当然知道这东西千万不能碰,我也以“长者”的身份劝过他们别沾毒品,也假装漫不经心的问过毒品从哪里来。

  但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怪物”。

  因为组织的核心成员是权威,我劝他们别沾毒品,就是在质疑权威。

  为了让他们不起疑心,我也就不再提了。

  5、搞港独的另一个理由居然是“为了面子”!

  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与黄丝相处,才挖掘出他们另一个暴动的理由——得到世界认同感。

  他们特别在意国际社会对香港人的评价。

  他们的所谓认同感,讲出来可能大家会觉得荒唐,直白点就是要世界人都看得起他们。

  提到自己是香港人,会觉得是“高级”的,认为香港人必须有别于内地人。

  当然,炸药爆炸必须有导火线点燃,正巧“引渡条例”成为了导火索。

  在壹传媒老板黎智英等这些老港独头子的控制推动下点燃。

  网络社交平台成为了“洗脑”工具!勇武主力大多是越南后裔。

  这些黄丝被洗脑,网络社交媒体平台的兴起起到了致命的作用。

  脸书、推特、电报群组、连登等社交平台上各种歪曲煽动仇视中国人言论及虚假文章层出不穷。

  加上仇视中国人的一些香港本地“才子”如陶杰之流,昧着良心不断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抹黑宣传。

  像这个陶杰传播的观点总结起来就是:只要是中国人干的,都不行!只要是英国人干的,好好好!

  因为香港是英国人管过的,所以香港还是比较好的。但这个好跟内地没关系……

  并且这次暴动,勇武的组织里有专门的文宣团队。

  光制作懒人包图片的人员就有上千人,每天都在大量生产抹黑警察、造谣政府等各种作品。

  加上以《苹果日报》为首的港独媒体跟他们一唱一和,怎能不被洗脑?

  这些未成年人士在这种舆论氛围的熏陶下,怎么可能去花时间去寻找真相。

  基本都是随波逐流,硬是被洗脑成为带有“种族仇恨”的纳粹主义,仇视内地的血脉同胞。

  什么大爱、多元化统统被洗掉。

  跟他们在一起的两个多月,我能强烈的感觉到,他们心中充满仇恨,这种仇恨甚至超越人性的底线。

  我可以这样说,如果这些人手中有军事武器,他们非常有可能发动战争,就像当年的日本侵略者一样烧杀抢掠!

  而香港的反动派势力就抓住这点,不停地将年轻人的仇视心煽动到极致,让他们更加地肆无忌惮地使香港陷入暴力的漩涡,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

  6、带头的其实都不算香港人。

  勇武的主力中有不少人都是“阮姓”。

  众所周知,香港有几十万的越南后裔,阮姓是越南人的大姓,而最早喊出港独口号的香港年轻人又凑巧是越南后裔“招显聪”。

  那么就可以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认同中国人的“种族”?为什么想要香港独立?

  因为他们和我们根本就不是同根同源。一群越南后裔带着香港人搞独立,有些香港人还跟着摇旗呐喊,多么可笑!

  我每写一段,心情都在往下沉。

  两个多月看到的种种都历历在目,心情非常复杂,所以拖了一段时间才动笔。

  但最终还是下决心把这些都写下来。

  毒药侵入人体,只有找到病因才能对症下药。

  这两个月我只摸到了病象,却摸不到病根,更没有良药对症。

  这篇笔记最终想表达的意思,是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找到解决病症的良药,否则香港真的会病入膏肓,彻底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