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斗法之际,土耳其把手伸向了万亿美元能源大盘!

2020-01-12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阅读:

2020伊始, 1月2日, 土耳其议会通过授权决议出兵利比亚! 这件事无疑很快成为了全球热点的事件。 或者,土耳其是个爱好越境向海外出兵的国家,比如向塞浦路斯出兵、向卡塔尔出兵以及两次向叙利亚出兵。 客观评价,这几次出兵事件里面,土耳其都没有真正怼上

  2020伊始, 1月2日,土耳其议会通过授权决议——出兵利比亚!

  这件事无疑很快成为了全球热点的事件。

  或者,土耳其是个爱好越境向海外出兵的国家,比如向塞浦路斯出兵、向卡塔尔出兵以及两次向叙利亚出兵。

  客观评价,这几次出兵事件里面,土耳其都没有真正怼上硬手。

  重点是,今日土耳其为何要冒着几乎同时得罪美、欧、俄这三方全球顶级势力的风险,一意孤行地推动这项出兵动议?

  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得罪了美、俄、欧?

  这个问题是众多关心国际局势变化的人们心中共同的问题。

  有个基本的事实,自2011年美国军事介入利比亚,干预利比亚“民主进程”之后,利比亚这个北非国家,已经走过近9年的战火弥漫之路,国家经济凋敝,民生极其艰困。

  我们也知道,利比亚曾经是非洲第一富国,石油储量独占整个非洲大陆的37%,排世界第九位,比美国石油储量还要高出一位。

  而利比亚人的苦难,或许就源自于整个中东产油国的一个共同的命运:拥有珍贵的能源,却没有实力挡住外部势力伸来的贪婪之手。

  9年过去,今日利比亚国土上仍剩下两大势力在激烈对战:控制、占领利比亚超过80%广大领土的利比亚“国民军” (LNA)和被压缩在西北部分地区艰难图存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GNA)。

  其中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虽然是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合法政府,但目前只能够控制首都的黎波里周边利比亚西北部少数地域;而哈利法·哈夫塔尔将军控制的利比亚“国民军”,则是个强有力的军阀政府,正试图灭掉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而达成国家再次统一。

  今天,土耳其突然决定要在利比亚这滩浑水中掺一脚,其结果肯定是利比亚的水会变得更浑浊。

  大家都知道,北非是欧洲强国的传统势力范围,比如法国、意大利等国在利比亚均有着庞大的资源、经济利益。

  原则上,今日利比亚的利益的瓜分已经尘埃落定,西方势力对利比亚利益的渗透已大致趋于平衡。而土耳其突然插手利比亚局势,在欧洲看来,很大可能是要打破这种相对平衡的格局,而谋划利益分享。

  土耳其携带枪炮闯入北非,欧洲强国会感觉利益受到现实的威胁。

  可以说,土耳其出兵利比亚,第一个得罪的就是在利比亚既得利益的欧盟。

  事实上,土耳其在利比亚选边成了利比亚“国民军”的对手,而利比亚“国民军”背后站着埃及、沙特乃至美国。

  同时,利比亚“国民军”还为俄罗斯在该国的能源投资提供保护。

  因此,土耳其有着同时与世界三大顶级势力怼上的风险,可土耳其还是在全力推进出兵利比亚这个进程!

  那么,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到底有何好处?

  这是一个无利不早起的世界,也就是说,土耳其愿意出兵帮另一个国家去打仗,兜里面没有足够的好处揣进来,相信土耳其人民也不会干。

  所以,出兵这件事背后肯定会有利益转移的入口。

  土耳其政治家对国民这样说:利比亚人民曾经给予过土耳其信任和支持,今天我们土耳其要知道回馈,所以土耳其要出兵利比亚帮助他们稳定政权。

  而利比亚也确实给予过土耳其珍贵的支持,毕竟利比亚曾是全球除土耳其之外唯一宣称承认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 的国家。

  这里说到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其诞生与发展应该算是个奇葩。

  回顾历史,土耳其前身的奥斯曼帝国从1571~1878年对塞浦路斯岛有超过300年的统治。1878年之后塞浦路斯被奥斯曼帝国割让给了英国,成为英国殖民地。二战之后的民族独立运动,塞浦路斯人谋求独立,1960年塞浦路斯与英国、希腊、土耳其三国共同签署《保证条约》而获得独立。

  这里面有个关键,塞浦路斯这个国家从独立的那一天起就是希腊裔族群与土耳其裔族群共同执政。

  但是,两族共同执政的态势下一直摩擦不断。

  1974年7月,希腊支持希族军人集团发动政变,意图确立希族于塞浦路斯的主导地位,导致土耳其以“保护国”名义出兵塞浦路斯,支持土族人割据塞浦路斯北部37%领土另立中央。

  这就是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来由。

  之所以回顾这段历史,是因为后来塞浦路斯周边的一个重要的地理发现,成了撬动地中海乃至整个欧洲能源安全的一根杠杆,而且也是今天土耳其策划出兵利比亚行动的助推器。

  这个地理发现就是:塞浦路斯希族政府宣布在其南部海域发现丰富的能源资源,同时建立了专属经济区。并且将已探明气田划分为13个区块,与美国、欧洲、埃及等能源集团展开合作开发。

  ▲ 东地中海,塞浦路斯岛以南,已探明的13个天然气田区块

  还有另一个消息,以色列也在专属经济区发现储量丰富的天然气田。

  于是,庞大的利益就像一颗炸弹扔进了东地中海,周边势力以及整个欧洲,凡是有办法伸手够得着的国家和集团,像一群闻到血腥味的鲨鱼,打着算盘要从这个能源盘子里分走一杯羹。

  而周边势力中,对塞浦路斯影响力最强的两条鲨鱼就是土耳其与希腊。

  客观来说,土耳其这个国家得天独厚,位据欧亚大陆锁钥之地,在全球地缘战略中的地位极其显耀。

  然而,世间似乎有这样的说法:上帝给了你一件珍贵的东西,就会拿走另一样东西作为代价。

  土耳其被拿走的正是能源,土耳其谋求大国理想,谋求恢复奥斯曼帝国的荣光,但国家发展的推动力一直被能源这个鬼东西卡着脖子。

  东地中海巨大能源储藏这个发现,可以说瞬间就让土耳其急红了眼,似乎也由此看见了土耳其未来纵横世界的亮光。

  以至于,整个土耳其形成一个全民意志,国家必须要在东地中海能源争夺中有所作为!

  那么,东地中海能源这个盘子到底有多大?

  根据已探明储量(包括塞浦路斯周边、以色列周边以及黎巴嫩周边海域),东地中海天然气储量超过6.5万亿立方米。

  也许,光说个数字还比较抽象,打个大致的比方来说明:闻名世界的俄罗斯天然气输往德国本土的“北溪管道”,北溪1、北溪2两条管道,每年输送的天然气大概总共是1100亿立方米,这个数字可以占到欧洲主要国家每年进口天然气的40%。

  也就是说,欧洲主要国家每年进口天然气达到2750亿立方米。

  于是,情形大致可以界定为这样:切断其他外部来源,如果由东地中海能源全部承担欧洲主要国家天然气能源供应,足足可以支撑欧洲超过23年的消耗。

  这个23年的数字有什么意义?

  ▲ 欧盟严重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

  算起来至少两点很重要,其一,欧洲清洁能源的供应有了一个相对现实可靠的来源。其二,欧洲天然气能源需求,对俄罗斯的依赖程度由此降低,整个欧洲的能源安全得到加强。

  如果,将东地中海天然气资源折算成钱,以今日俄罗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均价大致180美元/千立方米计,无疑,这是个直接利益接近1.2万亿美元的大盘子。

  作为东地中海最大势力,土耳其眼红到想要耍个流氓手段掺一脚,应该也在情理之中吧!

  于是,土耳其和“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签署了大陆架划界协定。依据这个协定,为土耳其在该海域勘探自然资源提供了抓手。

  ▲ 东地中海专属经济区划界,希腊与土耳其的诉求繁杂且重叠

  这张地图上所标明的各方诉求,事实上已经让东地中海利益纠葛无比复杂。或者,这根本就是一场东地中海海域比拼拳头大小的“圈地运动”。

  然而,很可惜,塞浦路斯确定的气田区块只存在于塞浦路斯岛的南部,土耳其可以左右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事务这不假,但是塞浦路斯北部海域的勘探结果,让土耳其受到一次打击。

  ▲ 土耳其勘探船,东地中海非法作业

  土耳其谋求专属经济区重新划界,但想要将其划到与已探明油气区块重叠确实不易,而干脆强压塞普路斯南岛希族人向土耳其输送利益则更加困难。

  因为,塞浦路斯南部的希族人背后站着个希腊,而整个希腊背后站着更加强大的欧盟。

  所以,从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来看,希腊在东地中海能源利益上切到蛋糕的机会,比土耳其大很多。

  这也是新闻爆出土耳其F-16军机与希腊幻影2000军机,时不时在东地中海上空对峙、别苗头、掰手腕,只差一点就打起来的原因所在。

  从当前的形势来看,大概率可以判定,土耳其不能在东地中海能源这块蛋糕上切走一块是不会罢休的。

  而土耳其也很清楚,在制服希腊之前,迫使塞浦路斯的希族人向土耳其割让利益,几乎是天方夜谭。

  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原来是个“脑洞”

  或者,土耳其还有巧妙的手段来迫使希腊做出让步?

  还别说,埃尔多安又一次开了脑洞,真的想出了一个办法来。

  土耳其跑到利比亚,跟“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了个两国之间的“地中海海事管辖权谅解备忘录”。而这个谅解备忘录的要点是两国联合规划一个相连接的海上专属经济走廊。

  ▲ 土耳其与利比亚联合规划的东地中海水域专属经济走廊:图中黄色框线内区域

  那么问题就来了,土耳其与差不多2000公里之远的利比亚一起来规划这个所谓“专属经济走廊”有何用?

  的确,看起来令人困惑!

  但是,结合前面那张东地中海专属经济区划界图来看,土耳其这个策划无疑是个相当精密的谋略,至少有着三个方面的关键作用。

  第一 ,当下利比亚国内的两派内战打得鸡飞狗跳,肯定没有精力来管理这个所谓的“专属经济走廊”,土耳其就可以主导这里面的资源勘探,相当于土耳其在东地中海额外再圈了一块地。

  第二 ,这个土耳其与利比亚之间直线相连的走廊,另一个作用是切断了希腊在东地中海塞普利斯周边诉求专属经济区的关联性,也就是告诉希腊:你的专属经济区怎么可能跨越我的“专属经济走廊”而存在?

  第三 ,“专属经济走廊”横跨土耳其与利比亚之间的地中海,像不像一道大闸将东地中海塞普利斯周边的油气区关到了笼子里面?油气区域内的能源要输往欧洲,其运输管道必须要经过土耳其的这个“专属经济走廊”才行啊!

  相当于土耳其在说:要过路可以,但是买路钱少了就不行!

  或者,土耳其根本就打着拦路劫道的主意也不一定!

  2020年1月2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启程前往希腊,将与希腊和塞浦路斯签署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协议。这条计划2100公里的天然气管道,旨在将以色列黎凡特气田以及塞浦路斯南部油气田的天然气,经希腊输往欧洲。

  可以肯定,这条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必然要穿过土耳其与利比亚共同的“专属经济走廊”,不向土耳其交钱,这条管道过不过得去?

  是不是很意外?利益原来可以这样争夺!

  或许,土耳其真的就通过这样的办法将手伸进了那个差不多1.2万亿美元的东地中海能源大盘子。

  埃尔多安的这个脑洞,或许真的值得赞一声高明!

  但是,这个策划案要成功,也有个必要的前提,或者说策划案有个不能忽视的软肋。

  比如,那个“地中海海事管辖权谅解备忘录”是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订的,如果这个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被另一派哈夫塔尔的利比亚“国民军”给灭了呢?

  那所谓“地中海海事管辖权谅解备忘录”就成灰灰了。

  现实是,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已经被哈夫塔尔的利比亚“国民军”压缩在利比亚西北部极其有限的区域,随时都有“咽气”的危险。

  所以,土耳其必须做个选择:要保证“地中海海事管辖权谅解备忘录”的现实有效性,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就不能倒下去死掉。

  2020年1月2日,土耳其国家议会全票通过出兵利比亚的决议,这就是土耳其的明确选择。

  ▲ 出兵利比亚,1月2日,土耳其议会表决全票通过

  或许,土耳其不会帮助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去反攻哈夫塔尔的利比亚“国民军”,但土耳其的介入,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得到了续命的机缘。

  而就利比亚人民而言,土耳其的抉择,无疑在一个关键节点抹杀了利比亚短期内统一国家的希望,利比亚人民在战乱中颠沛流离还要走更长的路!

  或者,一个国家真的有所谓命运,利比亚人民正在做勇敢的抗争!

  而其它列强,也绝不会放任土耳其的谋划成功。

  二十一世纪的第三个十年,似乎开局就很混乱,特朗普和伊朗那边擦枪走火让人揪心,这边土耳其又来添乱。

  愿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