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成渝拿到大利好!

2020-01-13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阅读:

新年伊始,中国在区域经济发展上就有大动作: 1月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重点研究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和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两个重大问题。 至此,两个新的区域发展战略呼之欲出,并注定将成为2020年中国经济的新亮点。 一、

  新年伊始,中国在“区域经济发展”上就有大动作:

  1月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重点研究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和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两个重大问题。

  至此,两个新的“区域发展战略”呼之欲出,并注定将成为2020年中国经济的新亮点。

  一、“成渝城市群”,升格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

  对于成渝地区的发展,中央一直高度重视。早在2011年就由国务院批复、国家发改委印发了《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2016年,印发了《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

  根据2016年的规划,“成渝城市群”包括四川省的成都、自贡、泸州、德阳、绵阳(除北川县、平武县)、遂宁、内江、乐山、南充、眉山、宜宾、广安、达州(除万源市)、雅安(除天全县、宝兴县)、资阳等15个市,以及重庆市绝大部分地区,总面积达18.5万平方公里。

  国务院在2016年4月的批复里,给出的定位是:“以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级城市群为目标,全面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

  相比之下,中央最新给“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定位更高、更全面,是“成渝城市群”的升级版:

  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有利于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打造内陆开放战略高地。强化重庆和成都的中心城市带动作用,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助推高质量发展。

  新定位多了“内陆开放战略高地”的提法,还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这些新要求。

  也就是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开始具有全国意义、战略意义,而不再是其他国家战略的附属品。

  从经济总量看,重庆的GDP位居内地城市第五,成都位居第八。从汇聚资金看,重庆位居内地城市第六,成都全国第七。

  至于整个“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汇聚的资金总量(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接近10万亿,常住人口接近1亿人。

  因此,“成渝”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第四大城市群,中央对这里“高看一眼、厚爱三分”,给予更高的定位和要求,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早在2019年3月,国家发改委在《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里提及成渝的时候,就专门“开小灶”,有以下表述——“扎实开展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实施情况跟踪评估,研究提出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的政策举措,培育形成新的重要增长极”。

  发改委说的“研究提出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的政策举措”,就是中央重点研究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这个新提法,也让人充满了遐想。此前国家规划里,一般把成渝称为“城市群”。此次改变说法,应该有两个含义:

  1、成渝是城市群,还是关系紧密的“经济圈”。相比城市群,“经济圈”是更紧密的圈子,只有距离相近才能构成“经济圈”。在“经济圈”内,更容易产生合作的“化学反应”。   

  2、它突出了这个“经济圈”的“双中心结构”,也就是说成都和重庆是平起平坐的。这类似一个“双黄蛋”的结构。

  如果说在2016年“成渝城市群规划”里,成都最大的收获是晋升为第六个“国家中心城市”;那么2020年的新提法,则让成都的地位更加巩固。

  二、国家的战略深意

  如果你看过国务院印发的“交通十三五规划”,就会对成渝的地位印象深刻。在那份重要文件里,“成都—重庆”跟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一起,成为国家最优先发展的7个“国际交通枢纽城市”。

  到了2019年8月,在发改委公布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中,成渝的交通战略地位再次得到强化。

  成渝的高定位,可以从新机场建设上体现出来。 目前中国只有北京成为拥有“双4F机场”的城市(上海虹桥机场为4E机场),而成都随着天府国际机场的建成将成为第二拥有“双4F机场”的城市。

  接下来,第三个城市应该就是重庆。因为重庆新机场已经开始立项,而广深的第二机场,都还在概念状态。

  从交通上的高定位、先行一步,到这次“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面世,应该有以下战略深意:

  第一,中国三大都市圈——京津冀、长三江和粤港澳大湾区,都在东部沿海。虽然交通便利,但也容易受到外部攻击。成渝位于西部内陆,有充足的战略纵深,假如国际局势有变,这里是很好的大后方。

  第二,中国经济重心有进一步南移、东移的态势。随着东北全部、华北大部进入调整、转型期,长江以南的沿海地区比重不断上升,西部的比重则进一步下降。成渝的崛起,有利于平衡东西部的差距,也可以为西南、西北地区的崛起提供重要的战略支撑。

  第三,中国正在全力打造“强大国内市场”,成渝都是重要的内陆交通枢纽、消费中心,经济向内为主、兼顾内外。成渝的做大做强,可以带动国内市场的发展。

  第四,“一带一路战略”遇到了美国“印太战略”、“蓝点网络”的制约,打通联系中亚、中东、欧洲的陆路通道具有战略意义,这也就是国家提出“西部陆海新通道”(见下图)的原因,成渝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三、成渝:1+1>2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提出,对成都和重庆来说都是重大利好。

  原因很简单:当“成都+重庆”这个组合成为国家战略,国家在西部的各种规划都会首先向这里倾斜。增量人口、资金在引导下,也会首先考虑到这里发展。

  所以,“1+1>2”的效应将很快产生。

  对此,成都、重庆两大城市的当政者都有比较深刻的认识。早在几年前,随着“成渝经济区”、“成渝城市群”概念的提出,两个城市就开始“相向而行”,进入了“牵手”状态。

  除了两地党政部门的密切互动外,还有更实质性的动作:

  重庆在成都的东南面,成都在重庆的西北面。我们看到,成都的第一步是向南拓展,首先重点开发了天府新区;第二步是东进,拿下了简阳,并把新机场建在了东面。如今,东进已经成为成都发展的战略重心。

  重庆则把北面、西面当做发展的重点。第一步是发展江北新区,实现了北上;第二步是在2019年把重庆高新区升级、扩容,实现了西进。

  成都的“东进”和重庆的“西进”,大大拉近了两大中心城市的距离:目前成都和重庆“版图”的最近直线距离,已经不足70公里。两市重点发展区域的最近距离,已经不足180公里。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要想走向辉煌,要解决好三大问题。第一,提供更多优质的公共服务产品,营造更有竞争力的营商环境;第二,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第三,控制好房价。

  目前“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房价,在四大都市圈里相对低廉,这是很大的优势。

  至于经济转型,成渝也都取得了明显的进展。以成都为例,截至2019年三季度,成都的GDP增速已经连续11个季度超过8%。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成都实现了“藏富于民”:2019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为9.7%,显著高于GDP增速;同期成都“住户存款”大幅增长了14%,显著超过了2019年广义货币(M2) 8.2%左右的增速。

  成都的繁荣、宜居、宜商,吸引了大量民众用脚投票:从2016年末到2018年末,2年之间成都常住人口大增了41万人,户籍人口大增了77万人。

  2019年末,中日韩领导人峰会选在成都举办,也显示了中央对“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重视。

  未来5年,“成渝双城经济圈”将迎来高速发展的众多机遇。 比如在2021年,成都将举行“世界大学生运动会”,2022年将举办“世界乒乓球锦标赛”,2025年将举办“世界运动会”。

  一个崭新的“成渝双城经济圈”,将很快出现在中国经济版图上,并产生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