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新书披露的“金特会”内幕

2020-06-26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阅读:

最近,随着博尔顿新书突破白宫方面的阻力正式刊印,很多之前的谜团也被一个个的解开。 其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之一,就是半岛问题。 虽然博尔顿的书中用了大量的春秋笔法,把半岛的两拨领导团队损得够呛,但是却不经意间泄露一个信息,那就是将半岛中战争边缘

  最近,随着博尔顿新书突破白宫方面的阻力正式刊印,很多之前的谜团也被一个个的解开。

  其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之一,就是半岛问题。

  虽然博尔顿的书中用了大量的春秋笔法,把半岛的两拨领导团队损得够呛,但是却不经意间泄露一个信息,那就是将半岛中战争边缘中拉回来,推动特朗普与金正恩会面的人,是文在寅。

  2018年3月,文在寅的心腹,韩国的国家安全一把手郑义溶在结束访问朝鲜后,作为特使访美,向特朗普捎去了金正恩主动承诺愿意推进无核化并希望展开谈判的信息。

  听到郑义溶的汇报后,特朗普没等跟国安团队协商,旋即同意举行“特金会”,并委托郑义溶对外公布这一决定。

  不过,根据博尔顿在回忆录中爆料,郑义溶后来私下承认,举行“金特会”的提议,是郑义溶向金正恩提出的。

  说白了,文在寅干的就是一个“媒婆”的活,需要在男方那边把女方夸成一朵花,也要在女方那边把男方夸上天,然后再跟女方说郎有情,跟男方说女有意,然后抓紧时间让俩人滚洞房。

  对于这种行为,博尔顿表达了强烈的不屑,将文在寅描绘成硬顶着朝美双方的强烈反对,舔着脸硬要参合到金正恩与特朗普的会面当中,仿佛是在追求成为历史见证者的一个政客。

  尤其是第二次河内的金特会,在博尔顿等人的工作下,会前特朗普一度取消了这场峰会,文在寅不仅极力劝说特朗普如期举行,还花费了大量的精力,试图能参与其中,以期成为三方首脑会谈。

  在博尔顿的笔下,文在寅仿佛是一个跟特朗普类似,追求曝光的政客。但是文章的一些细节之中,却能体现出来,真正将矛盾不可调和的美朝两国破冰,将会谈推上正轨的人,就是文在寅。

  在第一次和第三次金特会期间,由于在现场调和,“媒婆”文在寅愣是让“更年期遇见青春期”的特金二人没有出现火星撞地球的局面。

  而文在寅被“隔离”的第二次河内会谈,由于没有了这个润滑剂,在博尔顿等鹰派的操纵下,一次数千里之外的突袭,就让两个强势之人最终铩羽而归。

  不要觉得这是孤例,稍早之前的阿根廷G20之上,超级鹰博尔顿也如出一辙做了一个“妖”。

  就像博尔顿在新书中披露,白宫一些人不认同华为是安全威胁,只是商业竞争。是博尔顿千方百计说服其他人同意他打击华为。

  在阿根廷G20开会期间,博尔顿越过特朗普,调动加拿大安全部门,逮捕了华为的孟晚舟,其想法就是跟河内金特会类似,通过制造突发事件,在会谈现场直接把中方的怒给勾起来,试图破坏G20上共赢气氛。

  看看这几年特朗普在推特上的战斗精神就明白了,只要对手先开撕,不知详情的特朗普,为了装成“懂王”,很容易硬刚到底,导致谈判告吹。

  而对比一下时间节点就会明白,如果我们没有在今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前,跟美国签署中美关系压舱石的贸易协定,那么自媒体界热炒的“美国一致对华”的打击就真的会出现,我们将承受史无前例的攻击浪潮。

  可以说,我们也算是在大门关闭的最后几天,赶上了这趟末班车。

  这趟末班车的意义,就像当年区分了国民党和国民党反动派那样,我们通过贸易协定,将努钦、莱特希泽为代表的贸易派,和博尔顿、纳瓦罗为代表的超级鹰区分开,避免成为他们集中攻击的对象。

  最终,美国内部的贸易派终于压倒了鹰派,特朗普也因为骚乱中五角大楼的态度,以及博尔顿的出书等问题,跟超级鹰派们“分手”。

  至此,以夏威夷会谈为节点,我们终于从疫情死局中,踩着钢丝绳走了出来。

  对比文在寅为了半岛和解,费尽心血,可是博尔顿轻轻一推,便功亏一篑,再看看我们先后在贸易战、疫情战的绝境中,愣是把博尔顿等一个个鹰派们抻得离开了权力舞台。

  就会想起博尔顿的老前辈基辛格说的那句话,中国每次都被一些勇敢的人保护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