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是梦中的乌托邦

2019-07-0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宗仕投稿    阅读:

故乡,是梦中的乌托邦 哦,大宁河,温柔的大宁河。你的河面平滑,象刚刚梳理过的姑娘的头发。河面上那如烟的水雾,可是你的面纱? 数着一个个古老的栈道孔,从巫溪县老城沿大宁河逆流而上约8公里,便到了我的故乡,俗称 七里半边街的大宁厂,一个拥有2000年历

  故乡,是梦中的乌托邦

  ———哦,大宁河,温柔的大宁河。你的河面平滑,象刚刚梳理过的姑娘的头发。河面上那如烟的水雾,可是你的面纱?

  数着一个个古老的栈道孔,从巫溪县老城沿大宁河逆流而上约8公里,便到了我的故乡,俗称 “七里半边街”的大宁厂,一个拥有2000年历史的古镇。

  故乡山清水秀,缓缓的后溪河水带着几分典雅、几分清秀、几分妖娆,绕身飘过。沿河两岸连片的房屋,层层叠叠,高低不同,古朴自然,恰似一幅钢笔写意画——线条流畅,黑白分明。

  端午回去,正是孟夏时节。看着那柔柔的家乡水,水边的风儿轻轻吹 ,天空的燕子悠悠飞。我思绪万千,感慨良多。面对我家那年久失修,墙体坍塌,已成废墟,荒草丛生的老屋旧址,记忆的闸门决堤而来……

  记忆中,故乡大宁厂街道狭窄且长,几乎全是木质结构的明清风格建筑,房子不大,多是平房。石墙高垛,正面镶木板,房顶的瓦都是清一色的黑。尤其是临河边斜木支撑的“吊脚楼”, 依山傍水,古色古香,别有一番韵味。

  我的家在大宁厂大、小河交界处的溪口,盐河水从此处汇入大宁河。解放前因溪口是背盐(一种运盐的方式)到陕西的必经之地,故称陕西街。解放后改名为双河街,记得我家的门牌号便是“巫溪县宁厂镇双河街36号”。我家老屋临河而建,三面板壁一面岩,是典型的木质结构裂架房子。老屋已有100多年历史,为平街二层全木结构房,共四间,我爷爷共四兄弟,我们住的是靠河上游的一间,我在这里生活了近20年。

  说起故乡的历史,她繁华而厚重。公元前315年,她便开始架锅熬盐,当时的巫盐遍及陕、鄂、川三省的大街小巷,古镇的命运就此与盐结缘。

  说起盐,故乡还有一个“白鹿引泉”的美丽传说。话说先秦时期,一个猎人在山中打猎的时候,追踪一只鹿子来到大宁厂,因为长途奔袭他感到口渴,这时正好看到了一股清泉从山中流出,捧起来一喝,意外发现了这是一眼盐泉,这便是有名的白鹿盐泉传说。

  故乡制盐,据《华阳国志校补图注》记载:“当虞夏之际,巫国以盐业兴”。从先秦盐业兴盛以来,大宁古镇因盐设立监、州、县。有“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的美誉。我小的时候,记忆中的故乡还比较繁华,人口大约有三、四千吧。当时大宁盐厂属国营四川省直辖企业,工人数百,年产盐数千吨,川陕鄂边的竹山、竹溪、巴东、宜昌、镇坪、安康及巫山、奉节等地区吃的都是故乡盐场产的盐。由于交通不便,人员、煤炭及盐巴的进出全靠船只,那时大宁河上的船只(多是形似杨柳叶的非机动木船)川流不息,特别是用于运煤熬盐的“煤炭船”从溪口嘴到沙窝码头,几十条船沿河一字儿摆开,上百船工、纤夫在河中大声吆喝,热闹至极。

  诗人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故乡也有一条这样的“蜀道”——就是被史学者们誉称为“南方丝绸之路”的神农架古盐道。明清以来,不少游民进入川鄂边界谋生,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从四川贩运私盐来湖北进行交易,为躲避官府缉捕,盐商们选择了人迹罕至的神农架。于是就形成了一条沟通川东、鄂西的神农架川鄂古道。而这条古盐道正是从我家老街(陕西街)沿大宁河向北,经大官山或翻越川鄂界梁子进入神农架地区大九湖、东溪至板仓。鄂西北所需的盐大多是从大宁盐厂经古盐道运来的。故乡是真正见证渝陕鄂边地区盐业发展历史的活化石,制盐、运盐中那些使人神往,感觉神奇、神秘的东西,至今让我难以释怀。

  时光追溯到上世纪的1992年,大宁盐厂停业,疲惫的古镇在一夜之间苍老了,祖祖辈辈生活在古镇的几千居民逐渐外迁。时至今日,“七里半边街”老街上处处已是人去楼空。故乡悄然消逝,唯余盐河水空自流……

  这就是我的故乡,有着繁华沧桑和我成长故事的地方,如今成了我梦中最美丽的乌托邦。

  (西南油气田华油公司 刘宗仕)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