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是岸,何处为家!

2019-09-1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盛唐如松

马来西亚宣布,不接纳香港反修例示威者 马来西亚移民管理局,法玛蒂正聚精会神的操作着电脑,作为一名移民官,她的任务就是给所有申请移民马来西亚的外国人做分类甄别。把甄别后的分类名单提交给自己的上司。最近,香港那边申请的人很多,法玛蒂对这个倒很是

何处是岸,何处为家!

  马来西亚宣布,不接纳香港反修例示威者

  马来西亚移民管理局,法玛蒂正聚精会神的操作着电脑,作为一名移民官,她的任务就是给所有申请移民马来西亚的外国人做分类甄别。把甄别后的分类名单提交给自己的上司。最近,香港那边申请的人很多,法玛蒂对这个倒很是理解,甚至带着些微的同情,认为他们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甚至有着不可知的危险,所以,法玛蒂尽量把这些人都列入到安全类级别,希望可以放他们一马,帮他们一把。

  奥都手里拿着一叠文件走向法玛蒂,向正在工作的法玛蒂用手比划了一下,示意法玛蒂跟他走。法玛蒂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紧张的工作,而奥都作为一名审查官,很显然是要向自己交待一些什么事务。于是赶紧起身,跟着奥都走进他的办公室。

  “法玛蒂,这是怎么回事?”奥都把那叠文件放到法玛蒂的面前,问道。法玛蒂拿起文件一看,正是自己分类的名单,基本上都是香港的申请人。

  “有什么问题吗?我检查了他们的背景,除了本次在香港参与了那些社会活动,并没有其他的犯罪或违规记录,应该是符合条件的。”法玛蒂回答。

  “小姑娘,首先请你收起你那泛滥的同情心,我们是在为马来西亚人民工作,不是在为其他人或国家工作。你审核的这些人,绝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申请移民吗?”奥都问

  “这个,当然是他们在香港呆不下去了,以后肯定会受到不公正待遇,所以才要来我们这里啊,难道我们不该支持和同情吗?”法玛蒂反问。

  “小姑娘,你认为他们该受到同情?”

  “难道不是?”法玛蒂寸步不让。

  “好吧,抛开你作为一名移民官该有的严谨态度,我们单就这些人的本身来说,他们真的值得受到我们的欢迎?”奥都不急不躁,对于这些年轻人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接着说

  “首先,你觉得香港怎么样?”

  “很好啊,它可是全球排名靠前的自由港,我去过呢,虽然城市整体上看着比较局促,但它的经济状况在亚洲是屈指可数的,也只有新加坡可以与之媲美吧。”

  “那这些人到底在争取什么呢?争取更好?还是争取更差?”面对奥都的问题,法玛蒂无言以对,于是她避开问题本身回答道

  “但是,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人格也是必须的啊。”

  “饿了三天的你,第一时间会选择甜美的面包和清水还是明媚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奥都不急不躁。

  “难道不能同时拥有?”法玛蒂显然很善辩。

  “比如就像新加坡那样?”

  “嗯嗯。。。。”法玛蒂狠狠的点着头。作为一名马拉西亚人,她非常熟悉和喜欢新加坡。

  “可是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吗?香港和新加坡处于同一水平,但是你觉得新加坡政府允许自己的民众做香港那样的事情吗?”

  “这。。。。”善辩的法玛蒂语塞了,一想到新加坡那令人色变的鞭刑,法玛蒂不由得浑身都打起寒颤来。是啊,新加坡虽然看上去很自由,很宽容,但谁要是违法了它的法律,惩罚起来也是毫不留情的,这些申请移民的人如果敢在新加坡做那样的事情,无论出于怎样的动机,只怕也免不了坐牢和受刑。在这一点上,香港政府和新加坡政府比起来,简直连面团都算不上,顶多只能算是一盘面糊。凡事就怕比较,一比较下来,法玛蒂发现自己的确有些同情心泛滥,以至于忽视了事情的本质。是啊,他们这么闹,不正是在破坏香港经济的基础吗?如今他们觉得闹事不能达到目的且也破坏了香港的经济基础,这才想到要移民,这就像一个坏孩子,把自己本来富丽堂皇的家砸的稀巴烂,然后想要躲进另一个人的家里。这样的人,一旦进入马来西亚,会不会恶性不改,砸烂自己的美好生活呢?想到这里,法玛蒂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不由得冷汗冒出来。

  “想明白了吧?”奥都微笑的看着法玛蒂,接着说“你知道香港闹市的主要骨干都是什么人?他们这样的闹是不是真的为了香港好呢?”

  “我。。。。不知道,您说给我听听吧。”法玛蒂低头小声说。

  “好,主力当然是那些想要以此取得政治资本的政客和维护自身利益的资本。这个是没跑的。只有挟持住香港的民意以对抗港府以及要挟大陆,他们才可以得到自己的目的,。但是挟持民意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所以他们必须要有一批骨干分子来领头,这些骨干分子分为两个主要群体,一部分是回归时候取得英国护照的人,他们虽然持有英国护照,但却不能成为英国的公民,他们可以毫无阻碍的进入英国,但却无法长期居留,。所以,他们一心想获得长久居留权或公民权,但是英国人怎么可能会给他们这些呢?所以,他们就要有投名状。也或者说是成为英国人的借口,闹事成功,那就是他们的投名状,闹事不成功,借着避难的由头也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怪不得我发现很多申请移民的人大部分条件都还不错的,不过,他们不是更应该去英国吗?怎么要申请来我们这里呢?”法玛蒂不解的问。奥都摆摆手说

  “你先别急,咱们再说说第二类人,这批人大多是以年轻人为主,他们首先当然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闹事来获得生活的改变,说实话,香港和新加坡相比,最不足的就是住房政策,这是导致大部分年轻人看不到未来的主要原因。所以,如果不能在这方面得以改善,他们就幻想着离开香港。但出国留学或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呢。这时候,英美等国就会做出许诺,只要他们闹的事够大,够好,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就有机会免费,免试进入英美的名校就读。当然英美为此也树立了几个典型,比如有个叫做罗冠聪的家伙,学渣一枚,可是却因为闹事闹得好,被美国的耶鲁大学录取。这样的榜样无疑激励着更多的年轻人效仿,并屡屡做出过激的事情,希望可以引起英美政府的关注,从而达到自己出国留学或工作的目的。”

  “这些人是不是傻啊,这样的事情,最多只会有几个人被接受,怎么可能全部都可以达到目的呢?”法玛蒂觉得不可思议。

  “但这条捷径总比买六合彩的几率要大得多不是?正因为如此,在这些人中也存在着竞争和内讧。谁都想压过别人让自己更引人注目,这也是事情总是闹得很大的主要原因,”奥都顿一顿,接着说

  “和没有那么多留学名额一样,那些幻想成为英国公民的人亦是如此,他们也不可能全部被英国人接受,最多也就是几个榜样人物能够得到罢了,英国人不是傻子,关于垃圾分类,它们比谁都门清。所以,他们才把目标转向了诸如我们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在东南亚国家中,一般都是比较欢迎香港移民的,毕竟他们的教育程度比较高,也具有先进的工作经验,而东南亚华人区很多,也适合香港人过来生活。但是这样连自己的祖国,自己的居住地都不在乎的人,我们真的要欢迎吗?就不怕这是在引狼入室吗?”

  “哦,我以为你不认可我的分类是因为中国的压力呢?原来是这样啊。”法玛蒂有些不好意思。

  “中国政府?”奥都哈哈大笑,“他们巴不得这样的人全部离开香港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在哪里都不会受到欢迎。怎么会给我们施压?别说马来西亚,就是英国人把这些人全盘接收了,我想,也不会有太大的事情,但是这种类似于垃圾的人,谁又肯要呢?最终吃亏的不过是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留下满地鸡毛的香港。以后,只怕香港要远远落后于新加坡了。李家的人看事情很明白,转舵也很快的。比之于当下的港府,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你的意思是中国会把原来的金融通道和贸易输出转移到新加坡?”法玛蒂不由得心中一动,考虑自己要不要去新加坡找个男朋友。

  “怎么可能呢?如今的中国,自身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对外交流渠道,他们的上海,深圳,乃至海南都在筹划世界级中转站。这倒不是因为香港的地位不重要的,而是当前中国巨大的经济体量和市场规模,根本就不是一个香港可以吃得了的。但是,如果香港应对得当的话,分一杯羹肯定没问题,只是他们如此自作自践,最后只怕连汤也没得喝。不是大陆不照顾它,而是他们自己让自己失去了吸引力。”

  “难道这就成了一个死局?再无回转的余地?”法玛蒂不由得有些失望,她对香港的印象真的挺好,并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

  “那也不尽然,还是有机会的,就看香港人自己能不能抓住了。”

  “哦。您说说看。”言语之间,法玛蒂已经对奥都起了几分敬佩之情。

  “其实很简单,诚心实意的归附祖国即可。很多人喜欢把香港如今的局面用解剖的方法来分析,什么住房啊,什么经济下滑啊。。。。等等,不一而足。但在我看来,这些细节都不是问题。如果解剖开来解决,这怕管仲在世也无法善了。香港人想要获得救赎的唯一的方法就是跟着大势走,放平心态。接受大陆崛起和香港逐渐转为平凡的现实。争取早日和大陆融为一体,嗯,虽然说是融为一体,不还是享受这超等级待遇吗,何等的幸福啊。”奥都感叹一声后,接着说

  “放平心态后,融入到大陆的创业就业体系中,觉得香港的房子小而贵,那就去内地城市生活,一百多平的房子他们肯定卖得起。区区一点港人,撒到大陆那么多城市中,也不会有太多的影响。空出香港的拥挤,努力把香港变成一个纯粹的金融贸易中转港。如此一来,香港就是想不富裕都难,而那些前往大陆就业的人,既增添了对于国家的归属感,也获得了很好的居住生活环境,更因为自身的香港居民身份,而能获得一份红利。多么好的路线啊,只可惜,当前的这帮人,只知道用身体说话,从不用脑子思考。这样的人你还同情什么呢?”

  “只是,那不会失去自我吗?”

  “什么叫自我?如果现在有人收买你让你出卖马来西亚的国家利益,你会做吗?如果不做的话,你会觉得失去自我吗?”

  “那当然不会,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再说这两件事又。。。。。。”法玛蒂刚想说不一样,突然脑子一转,忽然又有些明白过来“其实还真的差不多呢。他们这样做,跟卖国也差不多,只不过他们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罢了。可是,这样一来,英美又不要他们,我们又不接受他们,那么他们到底该怎么办呢?唉,真的伤脑筋。算了,我把这些全部拿去打叉吧。你放心,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想明白了的法玛蒂拿起文件,走出门去。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