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增长而增长,是癌细胞的生存方式,也是资本的生存方式!

2019-06-1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申鹏    阅读:

《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的教主任我行,有个武功叫做吸星大法。 遇到比自己水平差的,直接上去就吸了别人内力,他一生中,不晓得吸了多少人的内力,强悍无比,威震天下,然而呢,这吸来的异种真气太多了,不时就会作祟,在身体里留下了隐患,他内力越强,隐

  《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的教主任我行,有个武功叫做“吸星大法”。

  遇到比自己水平差的,直接上去就吸了别人内力,他一生中,不晓得吸了多少人的内力,强悍无比,威震天下,然而呢,这吸来的异种真气太多了,不时就会作祟,在身体里留下了隐患,他内力越强,隐患就越大,最终成了大麻烦,后来隐患爆发,被人暗算,关在湖底十多年。最终也死在这件事上。

  要知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才符合热力学定律——热量可以自发地从高温物体传递给低温物体,但却不能自发地从低温物体传递到高温物体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钱多的分点给钱少的,内力高的传点给内力少的,劫富济贫,才是天道。

  任我行这种,从内力少的人身上抢内力,是逆天而行,自身也是要做功的,身体内部,就积累了“熵”,这种“熵”,就是对自然界的欠债,早晚是要还的。

  我有个熟人,很有商业头脑,几年前开教育机构赚了钱,于是想着快速扩张,估值变现。他拼命地借钱开分校,烧钱养员工,打广告招生,一路开了十几个分校,声势煊赫,烈火烹油!想着要么垄断市场,要么找个大佬接盘,几个亿买下他的公司。结果呢,今年他破产被告上法庭了,分校各个倒闭,欠了银行的钱,欠了投资者的钱,欠了老师的工资,坑了学生的学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

  日本曾经有个零售巨头叫做“八佰伴”,八佰伴是借着资本的力量崛起的,1986年,八佰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此时正值日本泡沫经济膨胀,股市楼市大幅度升温,和田一夫敏锐地抓住了时机,通过举债扩张的经营模式,在日本零售业异军突起。为了自己的全球扩张战略,到处借钱融资“买买买”,甚至发行“可转换债券”来融资,就是说这种企业债,在到期的时候,可以直接转为八佰伴公司的股票,那么八佰伴就不需要偿还这项债务,继续扩张。

  伴随着日本股市的繁荣,八佰伴轻而易举地发行了600亿日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正当八佰伴在亚洲大肆扩张,把总部迁到香港的时候,日本经济危机爆发,股市暴跌,八佰伴的债券持有者们不愿把手中的企业债换成垃圾股票,要求直接兑现。从此,八佰伴每年要支付高达100亿日元的债务,从1994年开始,八佰伴被迫将早期买入的不动产变现还债,最后,可卖的资产都卖光了,依然资不抵债,只能破产。

  这三件事告诉我们,不能为了增长而增长,为了强大而强大,为了扩张而扩张 。任我行为了强大自己,强行吸来的真气内力,就相当于负债......你如果不顾一切、不择手段地扩张,必然会遭到强行吞并势力的反噬。你通过举债扩张得来的东西,都是你的“异种真气”,不会乖乖听话的。

  西方国家当年,很喜欢“借债扩张”、“借钱打仗”。打仗要花钱,强行找老百姓征税不好看,那就找银行借贷款,打赢了战争,就可以肆意掠夺,索取巨额战争赔款,也就不怕欠债了。

  1694年,英格兰银行建立,这家银行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向政府发放贷款。英格兰银行对外发行银行券,大家花钱购买银行券,然后银行再把钱借给政府。等于是人们通过英格兰银行购买国债。国家要打仗,政府就得向苏格兰银行借钱。

  举个比较搞笑的例子,英法战争期间,各自国王都发行国债,募集战争资金,有时候,英国资本家、银行家为了投资,买了法国国王的国债,而法国投资者、银行家为了理财,买了英国国王的国债。由于英国赢得多,所以英王的信用就高,就更能借到钱,因为赢得多,拿到的战争赔款也多,也就不怕负债多。而法国因为输的多,欠债不还就更多,信用就更差,最后法国政府恶性循环,打仗越输越多,欠钱越来越多,信用崩盘,根本融不到钱了。所以,借债打仗,最重要的就是你得打赢了。

  资本主义的扩张方式,就是这样的,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够吃下这块市场,先吃了再说,钱不够,就融资,就举债,到处加杠杆借钱,只追求做大体量,越大越好,如果能够上市割韭菜,能够形成垄断,掌握定价权,那就一切都赚回来了 。也很想赌场上的老赌棍,看到一丝机会,借钱算什么?连命都可以一把梭哈,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

  《冰与火之歌》中,有个铁金库,全名叫做“布拉佛斯钢铁银行 ”,这个银行,专门放战争贷款,给政治狂人们借钱,帮助他们发动战争。铁金库还拥有强大的追讨能力,号称“铁金库不容拖欠 ”,铁金库对拖欠他们债务的国王的手段通常是扶持一些该国王的反对势力,而扶持的条件是在其推翻该国王后必须继承和偿还该国王拖欠的债务。兰尼斯特家的瑟曦借了铁金库一大笔钱,然后就对高庭发动战争,掠夺了高庭,用来还债。这就是所谓的“兰尼斯特有债必偿 ”。

  这个铁金库,显然不是个国家的产物,而是国际大金融资本,有点“世界银行”的意思,其实本质上,更像是“美联储”,用金融手段,操纵各国政治。维斯特洛大陆上的这些国家,就像是二战时期的欧洲各国,各个找美国借钱,纳粹德国的希特勒为了扩张,也从美国银行家那里,得到了大量的贷款。

  欧洲各国打来打去,打得民不聊生,第三帝国灭了,日不落帝国也成了渣渣,打完之后,美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英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战后美国继续向欧洲借钱,输出货币,搞“马歇尔计划”,重建欧洲,从此之后,欧洲的国家都不能算是国家,而是美元的傀儡。

  所以,从任我行、到兰尼斯特、到荷兰、到大英帝国,到希特勒,都喜欢“借债扩张”,却不曾想过扩张是为了干什么?资本不断增值又是为什么?他们只是为了强大而强大,为了增值而增值,为了扩张而扩张,这些政治家、资本家,就像是被卷进命运车轮的木偶人,不断运动下去,一时借钱一时爽,一直借钱一直爽,最后和泡沫一起破灭。

  自然界中,“为了扩张而扩张”、“为了增殖而增殖”的恶心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癌细胞”。 癌细胞诞生于生物体内,吸收生物体的养分而存活、壮大、但它不断地恶性增值、夺取营养、扩大肿瘤组织,不顾生物体本身的死活。这很有趣,癌细胞吸取养分,就好比向生命体借债,癌细胞增殖,就好比负债扩张,生命体不断衰弱,癌细胞不断强大,但最后的结果,就是一起同归于尽。

  马克思说过:“资本家,只是人格化的资本。他的灵魂就是资本的灵魂。资本只有一种生活本能,这就是增殖自身,获取剩余价值 。”也就是说,资本的不断增殖,和资本家的个人意志无关。资本家可能有良心、理性和道德,资本却没有,被资本疯狂扩张摧毁的资本家还少吗?你认为癌细胞有良心、理性和道德吗?

  其实美国模式本身,就是一个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最大的“肿瘤组织”。

  它用军工、科技、能源作为后盾,用美元作为武器剥削全世界,它输出美元的流动性,只需印钞就能轻松夺取各国优质资源,入股各国经济命脉,只需美元贬值就能让各国财富瞬间蒸发。因为有武力、科技、能源背书的“信用”,美国可以肆无忌惮地发行国债,欠世界各国的钱,轻轻松松借债扩张。然而美国是真正的“为了增长而增长”、“为了扩张而扩张”。

  用美元掠夺了全世界的财富之后,他们从未给世界发展中国家带来什么好事,不是制造金融危机,就是发动颜色革命,不是颠覆他国政权,就是扰乱他国经济,总之世界越坏越好。自己一手制造了“全球化”并且从中获益,却又在今天见不得他人的成长,搞起了贸易保护主义。当年吸纳各国移民,掠夺世界上的智力和劳动力,才成就了今日之繁荣的美国,却又搞起种族主义,仇视各国移民,过河拆桥,吃相难看。

  吸了世界的血,成就了今日之强大美国,然而他们却还想着让世界更加糟糕,这就是毒瘤,这就是癌细胞。

  练了吸星大法的任我行,早晚是要走火入魔的。

  强大的躯体下,那些“异种真气”,早已是暗流涌动。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