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世纪交易”成“世纪骗局” 库什纳版“中东和平方案”胎死腹中!

2019-06-2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金桥智库

先说一下伊朗冲突事件的后续,特朗普先是发两条推特感谢伊朗的不杀之恩(只击落了全球鹰无人机,没有击落载有38名军人的P8巡逻机),然后说愿意与伊朗举行会谈,不预设任何前提条件。但是一转身就宣布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外交部长扎里夫实施制裁,结果被

  先说一下伊朗冲突事件的后续,特朗普先是发两条推特感谢伊朗的不杀之恩(只击落了全球鹰无人机,没有击落载有38名军人的P8巡逻机),然后说愿意与伊朗举行会谈,不预设任何前提条件。但是一转身就宣布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外交部长扎里夫实施制裁,结果被伊朗总统鲁哈尼骂作智障。

  相信许多朋友都看了鲁哈尼的讲话视频,大概意思就是说,你说要跟我和谈,却又来制裁我的最高领袖和外交部长,等于是堵死了谈判的路,这不是智障是什么?哈梅内伊没有任何私有财产,只有一间简陋的住所和仪式厅,有什么好制裁的?这个制裁对伊朗没有任何影响,伊朗毫不在乎。这个决定证明了美国政府和白宫陷入了混乱与绝望。

  白宫目前的对伊政策确实陷入了混乱,博尔顿、彭佩奥等鹰派是希望打的,特朗普和亲以色列的犹太资本集团是不希望开打的,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伊朗还没有从叙利亚撤军(前天文章提到的美以俄罗三方会晤果然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失败了,俄罗斯代表帕特鲁舍夫会后高度评价伊朗在叙利亚战争中的贡献,拒绝帮助以色列施压让伊朗从叙利亚撤军),巴勒斯坦问题还没有解决。

  还有消息说,特朗普之所以在最后十分钟下令终止对伊朗的攻击,是因为美国进入攻击状态的军舰和飞机同时遭到了伊朗的火控雷达的锁定,也就是说,只要美军开火,那么这些军舰和飞机也难逃灭顶之灾,同归于尽这种蠢事,是没有人愿意干的。

  当然这些都是技术性的原因,根本的原因还是前面文章说的那三点。这一次美伊没有打起来,还有一个原因是特朗普和库什纳正在推进所谓的世纪交易(也有媒体报道为世纪协议)。这个世纪交易简单地说,就是把沙特、巴林、阿联酋等中东土豪叫到一起来开会筹钱,暂定是500亿,补偿给巴勒斯坦和接收巴勒斯坦难民的埃及、约旦、黎巴嫩等国家,以换取巴勒斯坦在主权和领土等方面的政策让步。这操作简直是太骚了,不愧是特朗普,史上最伟大的商人总统,这愧是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总统,美国历史上就多次花钱买领土,这下要把这绝招传给以色列了!

  据新华社报道由美国和巴林合办的题为“和平促繁荣”的经济研讨会25日晚在巴林首都麦纳麦开幕,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在会上推介美方所谓推动解决巴以问题“世纪协议”的经济方案。这个由库什纳操刀,酝酿了两年半的方案终于揭开了神秘的一角。尽管迄今为止该协议的详细内容仍然高度保密,而且有消息称,因以色列要进行新大选,美方将推迟到今年11月再全面公开该协议。

  我们知道,自众特朗普上以来,一直对弱小的巴勒斯坦挥舞大捧,对以色列爱护有加。从承认耶路撤冷为以色列首都,并且在去的年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从特拉维夫搬到了耶路撤冷,再到支持以色列关闭阿克萨清真寺(全球穆斯林的第三圣地),重启以色列修建犹太人定居点,断绝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的经济资助,关闭巴勒斯坦驻华盛顿办事处,再到承认以色列为戈兰高地的主权等等,可谓是刀刀见血,每一刀都在往巴勒斯坦心窝里捅。

  美国外交一向就是大棒加胡萝卜,特朗普政府的大棒挥舞得差不多了,现在开始给胡萝卜了。可惜的是,这个胡萝卜就是一个画饼,因为掏腰包的不是美国和以色列,而是沙特、巴林、阿联酋等土豪国。库什纳的口号喊得漂亮,饼也画得看上去很美好,但是为什么巴勒斯坦人不但不领情,还直接谴责他是世纪骗局呢?

  要明白这一点,我们就要了解特朗普的“世纪交易”的来龙去脉。早在2017年1月,特朗普就抛出了一格重磅炸弹。在就职前举行的庆贺晚宴上,特朗普就曾公开宣布:“几十年的巴以冲突,专业人士的尝试都失败了。如今,我终于找到一个能够给中东带来和平的人。”

  特朗普说的这个人,就是其大女婿库什纳,三十多岁的80后富二代,外表腼腆,毫无从政和外交经验。众宾客一片惊讶,大家都在想,库什纳何德何能?怎么就能破解无数政治家难以攻克的“世纪难题”呢?众人错愕,特朗普却是信心满满,他掷地有声地说道:“如果库什纳不能给中东带来和平,那么这个世界上没人能行!”

  特朗普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干的。从此以后,库什纳就开始在中东穿梭不断,精心炮制所谓的世纪交易。库什纳有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个是以色列总理内塔里亚胡,一个是沙特小王子萨勒曼。我们看特朗普就任总统以后,开启的首次对外访问就是沙特和以色列,这个就是库什纳的杰作,内塔里亚胡和小萨勒曼配合的结果。

  作为一个犹太教原教旨主义,库什纳与内塔尼亚胡的交情源远流长。起初,库什纳的祖父母逃过纳粹大屠杀,移民美国,并且在库什纳父亲查尔斯这一代开始发家,投身于热火潮天的房地产业,成为纽约的地产大亨。有了钱以后的查尔斯,开始积极参与政治,说白了就是政治捐款,给美国的共和党、民主党捐款,给以色列的利库德捐款,很早就跟内塔尼亚胡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友谊。

  库什纳一家跟内塔尼亚胡好到了什么程度呢?好到了内塔尼亚胡访问美国的时候,不去住宾馆,也不去住以色列驻美国大使馆,而是住到库什纳的家里。甚至有一次还因为带的随从太多,内塔尼亚胡住到了库什纳的卧室,把库什纳挤到了地下室睡了一晚!为什么他们能好到这个地步呢?因为他们都是极端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库什纳从小上的就是犹太人学校,接受的教导就是:“记住大屠杀,拯救犹太人,保护以色列”。

  1998年,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纪念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站在这个导致100万犹太人遇难的集中营旧址之上,慷慨激昂的演讲说:“大屠杀本可以被避免。如果犹太国家早些年建立起来,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内塔尼亚胡的听众,是数千名虔诚的犹太青年。他们来到这里,为了重拾从种族大屠杀到犹太复国主义者重生的民族记忆。17岁的库什纳,正是队伍中的一员。不过,与此行的其他学生不同,库什纳真的跟胡塔尼亚胡很铁,一起同过床的那种。

  理解了库什纳的价值观及其与内塔尼亚胡的关系,我们就理解了美国的一系列的中东政策。为什么特朗普的首访会放在沙特和以色列,为什么特朗普要签署自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三任总统,二十多年都不敢签署的法案,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迁到耶路撤冷,为了以色列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等等一系列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政策!

  然后就是库什纳与小萨勒曼王子的关系。我们知道沙特国王萨曼一心想打破沙特王室兄终弟及的王位传承制度,要打破这个祖训何其之难,于是就挖空心思去巴结美国,抱紧美国这个大腿。而小萨勒曼为了能上位,也是拼了,量沙特之财力物力,结美帝之欢心,他找到的抓手就是库什纳,于是这两位80后也是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在中东事务上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合作。

  为了促成特朗普将首访放在沙特,萨勒曼父子开出了4000亿美元的军购大单。特朗普和库什纳也投其所好,访问沙特的同时召集50多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领导人在沙特开会训话,树立沙特作为伊斯兰逊尼派带头大歌的地位。并且在会后不久,就发动了围殴卡塔尔的断交事件,以及恐怖袭击伊朗议会大厦和霍梅尼陵墓事件,并且不顾全世界的反对,退出了伊核协定。

  所以,库什纳炮制的中东世纪交易的核心,就是保护以色列的利益,拉拢沙特,打压巴勒斯坦。以迁馆事件为例,在得知特朗普政府将要签署迁馆法案(2017年12月6日签署)之前一个星期,11月30日,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埃雷卡特跟库什纳确认此事,结果遭到了库什纳的咆哮,那也是库什纳与埃雷卡特最后一次见面。此后,巴勒斯坦拒不承认美国的调停人资格。但是这对库什纳并没有影响,因为他还有好兄弟萨勒曼王子。

  在2018年5月14日,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正式搬迁到耶路撤冷之前,库什纳授意小萨勒曼把巴勒斯坦主席阿巴斯叫到了沙特利亚德。据巴勒斯坦官员事后透露说,穆罕穆德王储直接示意阿巴斯,接受库什纳的中东和平协议吧。他试图说服阿巴斯:“美国是唯一一个对以色列有实际影响力的国家,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美国正在为和平协议做准备,这笔交易在开始时可能看起来不太好,但最终会很好。”甚至还有传闻称,沙特方面当时态度强硬:阿巴斯你要么接受计划,要么辞职。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后来的迁馆事件,巴勒斯坦的表现从未如此软弱,而以色列的立场从未如此强硬,而和平的希望也从未如此渺茫。一边是美国和以色列精英在弹冠相庆,库什纳更是在演讲中开宗明义:“我今天非常荣幸,来到犹太人永恒的心脏——耶路撒冷。”而在另一边则是巴勒斯坦人的游行示威和以色列军警的镇压。

  库什纳企图通过先大棒后胡萝卜的手段,让巴勒斯坦接受所谓的世纪交易,目前看来是注定要破产的。因为世纪交易的达成,归根到底是需要巴以两个国家来共同执行的。然而库什纳过份偏袒以色列的立场使其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调停人的资格,巴勒斯坦从一开始就拒绝参加所谓的世纪交易,谴责其为世纪骗局。巴勒斯坦民众和国际社会也是一致反对。套用一句巴勒斯坦妇女的话来说,就算把全世界的钱给我们,我们也绝不会出卖土地。

  特朗普和库什纳对巴勒斯坦的态度心知肚明,也并未对说服巴勒斯坦寄予太大的希望,而是把功夫下到了其它对巴勒斯坦有影响力的阿拉伯国家身上。如果沙特、巴林、埃及等阿拉伯国家能够对巴勒斯坦施加强大的压力,说不定巴勒斯坦会吞下这颗苦果。

  但是从目前来看,没有一个阿拉伯国家敢于公开支持这项世纪交易,主要是所有阿拉伯国家的民众都反对这项交易,即使是沙特考虑到与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也只是暗中支持,不敢公然表态。从这次在巴林举行的经济研讨会来看,也只有沙特、阿联酋和巴林三国参与,埃及和约旦虽然是受益方,但是非常勉强,而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等国家都明确表示了反对,中国、俄罗斯、英、法、德等地区外的国际社会也明确反对,联合秘书长古铁雷斯也在今天重申了“两国论”是巴以和平的基石,反对库什纳的世纪交易。

  所以,库什纳挖空心思搞出来的这个世纪交易,明显背离了国际社会认同的“两国方案”,也得不不到联合国、欧盟、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的支持,又没有巴勒斯坦的参与,以及阿拉伯国家的认同,最终恐怕不是胎死腹中,也会夭折在摇篮之中。就连一向自以为是的美国国务卿彭佩奥都预言“世纪交易搞不成”。

  当然,库什纳也并不是傻瓜,他自己心里也有数,正如他所说的“即使是失败,我也不要重蹈覆辙的失败。”反正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帮助以色列,可以大大提升其在犹太资本集团中的地位,就算世纪交易失败了,但是他帮助以色列的许多大事都做成了,已然成为犹太复国主义的大功臣。

  而且库什纳的世纪交易还将给中东和平带来一系列的恶果。我们都知道巴以问题是中东一切问题的核心,库什纳的世纪交易即使失败了,也会带来一系列的负面影响。

  首先是分裂了阿拉伯国家,使得阿拉伯国家不再是铁板一块支持巴勒斯坦的建国大业;其次,恶化了巴勒斯坦的生存环境,美国对巴勒斯坦的一系列施压政策,包括中断各种援助,大大恶化了巴勒斯坦的生存状况,并且会导致巴勒斯坦内部更大的分裂;最后,助长了以色列的骄狂,提高了要价,现在以色列已经不再满足于两国方案确认的1967年的两国边境,而是不但想要吞并巴勒斯坦,还想要叙利亚的戈兰高地,甚至是《圣经》传说中的全部应许之地。这一系列的后果必然大大增加中东和平的难度。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