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教科书:右手暴徒,左手报纸!

2019-07-3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后沙    阅读: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桔绿时--宋.苏轼《赠刘景文》 中国古诗词很擅长运用色彩对比来营造意境,抒发情感。然而,将橙黄桔绿与街头暴力相结合,则是美国的创举。 美国在全球各地策划组织的街头运动,都会用某种颜色来作为标识,于是便有了颜色革命的说法。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桔绿时--宋.苏轼《赠刘景文》

  中国古诗词很擅长运用色彩对比来营造意境,抒发情感。然而,将橙黄桔绿与街头暴力相结合,则是美国的创举。

  美国在全球各地策划组织的“街头运动”,都会用某种颜色来作为标识,于是便有了“颜色革命”的说法。

  “颜色革命”并不是真正的革命,因为不具有阶级性,所有的参与者都只是美国的工具,最终服务对象都是美国利益(地缘政治,军事,经济等)。

  与发动战争的巨大耗费和政治压力相比,“颜色革命”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美国动物保护NGO组织“野生救援”有个公益口号:“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When the buying stops ,the killing can too),相信大家都听过。

  既然“颜色革命”是一场买卖,那么就必将伴随着杀戮。

  一开始,它们都是和平的,温情的,只有弹弓和砖头来“保护”自己,自称代表社会正义,时机成熟时,便是社会瘫痪,火光冲天,目标国家或地区甚至会爆发内战。

  美国在全球许多地方搞过“颜色革命”,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成功的有:苏联,南斯拉夫,格鲁吉亚,乌克兰,叙利亚,利比亚等,失败的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越南,柬埔寨等,委内瑞拉刚刚逃过一劫。

  所谓成功,目标国不是解体崩溃,就是尸山血海,一蹶不振,但据说是“民主”了,“自由”了……

  使用暴力破坏社会正常秩序,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便是控制报纸,也就是控制舆论。

  在CNN,BCC,《纽约时报》等西方大媒体口中,黑的能说成白的,死的能吹成活的,施暴者能变成受害人,受害人能变成施暴者,尸山血海能描述成满园春色,跳梁小丑能化身为民主之神……

  美国大媒体为何要将尖嘴猴腮的垃圾捧成偶像?套路说破了不值钱。凡是这种“偶像”,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一,能够彻底背叛和出卖自己国家利益,认贼作父。

  二, 甘当工具,服从指挥,不会有任何独立人格。

  东方之珠的事,幕后也是同一只黑手, 只要了解一下乌克兰基辅的“橙色革命”,基本也就明白了。

  乌克兰从苏联独立出来后,政治,经济都采用了美式“民主”模式,但这不等于美国就满足了。美国需要一个为其控制,能直接破坏俄罗斯发展的乌克兰。

  后来发生的事情,尽管口口声声都离不开“民主”,但实际上跟民主毫无关联。

  2004年11月21日被视为亲俄的亚努科维奇以49.46%得票率击败亲美的尤先科,当选乌克兰新总统后,“橙色革命”就在基辅街头爆发了。

  成功经验分享:

  一,资金来源

  几万顶帐篷,十几万个睡袋,几十万件橙色服装,还有手机,对讲机,避孕套……这些是当天订制吗?当然不是。

  策划者早就运进基辅存放了,钱呢?由美国负责,拨款机构名称前缀都是以“民主”“自由”“人权”“慈善”开头的基金会。

  乌克兰境内NGO角色是代理人,白手套,也是资金中转站,美国大使馆组织的“民主交流会”,还有地下的“民主培训班”早就培养(洗脑)了一大批年青人。

  代理人拿到钱后,一部份拿去订购物资装备(义乌小商品市场比较便宜,考虑下?),一部分支付津贴。 钱不是随便拿的,要列出清单,谈话要录音,以防当事人将来反悔。

  等街头运动开始,这些物资装备都会派上用场,大“斗士”一天多少钱?小斗士“一天都少钱?放火的加多钱?动刀的加多少钱?打警察的加多少钱?发传单的加多少钱?都有价格。

  占街一天有吃有喝,夜间还有豪放妞……民众们因社会瘫痪而痛苦,但他们快乐无比。

  二,组织上街

  当地媒体先大力挑动民众情绪,民族的,贫富的,宗教的,历史的……一定要保证谣言满天飞,谁出来辟谣都没用,舆论话语权在欧美媒体手中。

  要让市民相信,上街者是为了正义,没有他们,乌克兰将被亚努科维奇碾碎。

  线上策动,还无法保证民众跟随上街,这时,拿钱的人就要发挥作用了。

  大学生,中学生是最容易鼓动的目标,而学校的校长,老师好多早已是物色好的帮手。基辅当时全部大学,部份中学停课,除了学生外,利沃夫,捷尔诺波尔,伊万诺弗兰克夫斯科,罗夫诺等各州的一些有刑事犯罪前科的,敢杀敢抢的人也运到基辅。

  只要一个借口,有经验的外国组织者,就会下令让手下带领他们走上街头,让青年人去包围冲击总统府,议会,而记者的摄像头则对准警察。

  在媒体照片中,示威者永远是柔弱无助的,手持鲜花,或在街头弹钢琴,拉小提琴,甚至还有令人感动的婚礼……

  而警察永远是面色冷峻,手持武器,稍有动作,就是暴力对待民众。”民众“成了西方媒体笔下的暴徒专属名词。

  基辅五月广场那数万名人,穿着同款橙色衣服,白天瘫痪交通,骚扰平民,晚上进帐篷听音乐,泡妞。

  同时组织者必须把欧洲媒体的赞美之声告诉给他们,使他们相信这是对的,不要有任何负罪感。

  外部干预

  基辅有了冲突,美国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对乌克兰“人权”表示担忧,进而政治施压,美国官方一动,欧洲马上跟进。

  这样,基辅示威运动被国际化,成了美国随时敲打乌克兰政府的一张牌。

  2004年“橙色革命”持续了五个多月,直接经济损失无法估量,政府瘫痪,公共服务中断。尤先科终于上台,西方得到了它们想要的政治利益,而乌克兰人得到什么?

  2014年基辅再次重蹈覆辙,时长四个多月,还死了不少人,火光冲天,警察下跪,直到波罗申科上台。

  暴徒们离开后,真正的老百姓来了,2016年8月10日,三百多名乌克兰民众来到基辅自由广场边上的赫雷夏蒂克街,要求归还他们的存款。

  根据乌克兰国家银行统计,四年多时间内,乌克兰共有80多家银行倒闭,超过该国金融机构总数三分之一。

  当初对“民主”暴徒们保持麻木的沉默者,可曾想到有一天自己卡上的存款取不出来,连基本生活都成了问题。

  但西方媒体决不会去报道他们的遭遇,哪怕他们同样出现在自由广场。他们代表不了自己,因为四千多万乌克兰人民已经被少数暴徒们代表了。

  在西方媒体眼中,如果在它们国家发生这种事,冲击议会,殴打警察的就是暴徒,可打可抓。而在目标国,这些人就成了和平示威的“民众”,有人权附体,碰不得。法治?这时候美国不会跟你讲法治。

  对暴徒决不能手软,对帮暴徒洗白的报纸也决不能手软,否则,法治社会就成了笑话。

  跳梁小丑无论扯着什么旗号,都是一堆败类,对它们不能有任何同情。

  它们的手段,把戏,套路,在东方之珠决不会得逞,因为它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别人或许会怕它们背后的主子,但中国人不是吓大的。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