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巴克什米尔冲突硝烟再起,土耳其安全区重创美国中东战略!

2019-08-1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血饮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世界局势风云突变,地区博弈热点频出。本文从中东到印巴,逐一为大家分析解读。 首先,来看中东方面美国与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建立安全区的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土耳其国防部8月7日发表声明称,土耳其与美国军事谈判代表团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世界局势风云突变,地区博弈热点频出。本文从中东到印巴,逐一为大家分析解读。

  首先,来看中东方面美国与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建立安全区的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土耳其国防部8月7日发表声明称,土耳其与美国军事谈判代表团当天就在叙北部建立“安全区”达成一致。声明称,该“安全区”将成为一条“和平走廊”。土耳其国营通讯社阿纳多卢报道称,和平走廊将在叙利亚东北部30-40公里深处。土美两国将尽快建立一个联合行动中心,以协调和处理在叙北部建立“安全区”事宜。

  新闻发布以后,很多人以美土协议和叙利亚反对为推演要素,认定土耳其背离中俄与美国媾和,果真如此吗?

  首先,这种安全区协议并不新鲜,不是美土之间第一次提出,之前在曼必季地区美国和土耳其就弄过类似协议,而建立和平走廊之类的倡议土耳其也早就提出过。这些协议和走廊计划是美国在土耳其不断发动和威胁发动军事进攻情况下提出的,从打击库尔德占领阿芙琳地区到越境打击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对土耳其不断发动军事行动美国无可奈何,这次安全区协议能够达成也是在土耳其总统8月2号威胁进攻叙利亚东部以后才达成,说白了,这是土耳其军事打击美国扶持库尔德势力的成果。对土耳其来说则是重大胜利,和平走廊成立以后代表美国支持库尔德妄图建立的邪恶走廊计划失败。

  图中虚线部分就是土美要建设的安全区,黑色线就是M4战略公路。

  其次,在库尔德武装盘据的叙利亚北部建立安全区到底是谁的失败?毫无疑问,非美国和库尔德莫属。

  1、此和平走廊是在美国占领区内部建立,该地区现在是美国和库尔德武装控制地区,“和平走廊”的建立将美国控制区直接切掉四分之一,按和平走廊32公里的宽度计算,正好覆盖美国在叙利亚北部边界地区众多军事基地以及M4战略公路。在这里建立“和平走廊”等于美国让出军事基地允许土耳其在该地区军事存在,而M4战略公路是美国长期以来补给包括阿芙琳在内库尔德武装的主干线。若按32公里计算,放弃M4战略公路则等于是放弃了对阿芙林、曼比季地区库尔德武装的补给线。美土谈判中,库尔德提出将走廊限制在5公里宽度,但土耳其提出32公里宽度正好覆盖M4战略公路,其本意就是要掐断美军对库尔德武装补给,从2014年开始美国已经向库尔德提供了4000辆卡车和2000架次飞机物资,美国军事物资装备下库尔德武装不断壮大,埃尔多安对此极其不满,这也是土耳其威胁要进攻叙利亚东部重要原因。

  鉴于土耳其严重反对美国补给库尔德,美国要补给库尔德只能通过辛贾儿地区,而该地区由库尔德工人党武装控制,美国声称与库尔德工人党无关并承认他们是恐怖分子,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早就威胁要打击辛贾尔,一旦土耳其打击该地区,那么美国对库尔德的补给将完全中断。所以这个地区PKK是站不住脚的,如果库尔德工人党撤退,那么最大的可能是该地区交给伊拉克政府军。叙利亚和伊拉克有越境打击恐怖分子协议,伊拉克和叙利亚插进这个地区,则美国补给线安全就不是美国和库尔德说了算,补给难度将增大。失去美军补给,库尔德肯定坚持不住。

  上图中标注M4的橘色线就是M4战略公路。

  从上图可以看出32公里宽度正好覆盖M4战略公路

  2、“和平走廊”建立本就断绝了曼比季的补给,如果土耳其在发动军事进攻,曼比季就是一座死城,跟阿芙林镇一样是守不住的。从军事地理上看,一旦和平走廊建立,土耳其将控制叙土边界地区几乎所有高地山地,从这里进攻叙利亚东部库尔德控制区将一马平川。经济上,幼发拉底河发源于土耳其西南部,安全区建立以后土耳其就控制了幼发拉底河上游水坝,而水是石油开采必不可少的资源要素,叙利亚库尔德收入主要依靠位于幼发拉底河沿岸的东部地区油田,土耳其控制水坝等于捏住了叙利亚东部库尔德控制区石油生产命脉。同时,和平走廊覆盖的M4公路是库尔德向东部出口原油重要路线,土耳其控制这里,叙利亚库尔德的经济和军事命脉都捏在了土耳其手里。

  美国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基地全部位于M4公路沿线

  3,“和平走廊”建立后,土耳其就表态支持当地原住民返回,这些原住民包括很多阿拉伯和反对独立的土著库尔德人。内战前叙利亚北部人口结构主要以当地库尔德和阿拉伯土著为主,美国支持伊拉克库尔德和库尔德工人党分裂武装进入该地区以后,不仅打击暗杀反对分裂的当地库尔德领导人还大规模驱逐当地的库尔德和阿拉伯土著居民,强行改变当地人口结构。另外,以色列为了扩张也大规模支持这种人口结构改变。2017年库尔德公投后,以色列总理内坦尼亚胡已经同意将以色列境内20万库尔德犹太人回迁库尔德地区,一旦迁往这些地区将导致该地区犹太化。就像以色列渗透侵吞巴勒斯坦一样,犹太化以后就是二次公投建立以色列附庸国。这也是当时埃尔多安和鲁哈尼警惕以色列将在库尔德地区建立大以色列的原因。现在这些原住民在土耳其支持下回归,不仅将阻止库尔德犹太人迁往该地区,长期看还将改变当地人口结构,有效强化叙利亚库尔德统派势力,削弱库尔德分裂势力独立的民意基础。

  柏林-巴格达走廊,走廊背后是从中东到欧洲的陆地能源走廊

  4、地形上看,“安全区”南部全部为平原地形,能源战略上,土耳其控制这里以后,等于打开了从伊朗到伊拉克到土耳其的石油出口路线,一旦俄罗斯和叙利亚解决伊德利卜地区,就等于打通了什叶派管线为基础的伊朗波斯湾、里海石油天然气进入欧洲的陆地走廊。比如,土耳其和伊拉克已经重新修建了从基尔库克到杰伊汉的管线,这条管线完全绕开了库尔德控制区,土耳其控制的“安全区”又正好是基尔库克杰伊汉管线必经之地。未来土耳其和伊拉克、伊朗合作将石油从这里出口欧洲,那么从巴格达-柏林陆地走廊就将全面打通。美国之所以支持库尔德独立就是要借助他们看住中东波斯湾和里海地区天然气进入欧洲的陆地走廊。美军在中东就是为了守卫石油利益,现在利益被俄土伊拿走,美国能甘心吗?

  叙北和平走廊建立代表美国在中东战略两难困境将进一步恶化。

  对库尔德来说,他们将被迫放弃与土耳其交界地区的科尼巴战略地区,也就是科尼巴(艾因阿拉伯)地区、泰勒艾卜耶德、苏路克、泰勒塔米尔、马利基耶、卡米什利地区的控制权。其中科尼巴地区为山地地形,往南俯瞰可以进攻土耳其叙吕奇地区,易守难攻,一旦失去这里,那么处于谷底的曼比季将无险可守。特别是科尼巴,那是库尔德武装用成千上万人命填出来的,传奇库尔德狙击手穆萨就是在这里打击ISIS并牺牲在这里的。美国在与库尔德敌对的土耳其压力下放弃这些边界战略要地,无疑将严重打击库尔德内部独派势力,统派势力将再次抬头。

  库尔德战略要地和美军基地都位于M4战略公路及以北地区,正好被安全区覆盖,一旦安全区建立,叙库首府哈塞克甚至都直接面对土耳其军队。

  经济上,土耳其控制幼发拉底河上游水坝以后,叙利亚库尔德将被迫出让叙利亚东部更多石油利益给巴沙尔政府,紧邻水坝的曼比季地区的库尔德武装甚至会直接转给俄叙联军,已经无险可守的库尔德武装极有可能被迫接受俄叙联军调停,放弃独立甚至自治,与叙利亚和俄罗斯的合作也将水到渠成。土耳其施加战略压力越大,库尔德让步越大,直至完全答应巴沙尔政府的十条协议,其中就包括放下武器接受叙利亚政府军整编。假以时日库尔德反水,那么美国在坦夫山地区军队也没必要存在了,美军如果从这里撤出,什叶派管线修建的最后一个障碍扫除,伊朗油气将通过伊拉克、叙利亚直接出口到巴尼亚斯港,这样不仅成全了叙利亚政府,还让库尔德也获得了石油出口港。

  毫无疑问,“和平走廊”计划几乎等于完全出卖库尔德,这将让库尔德转向俄叙怀抱、疏远美国可能进一步提升,毕竟,与将来独立建国相比,活在当下才是最紧迫的。目前库尔德武装是美国阻止中俄土伊修建柏林-巴格达能源陆地走廊的最有效武器。之前依靠阿芙琳、叙利亚、伊拉克库尔德建立的“邪恶走廊”正好横断柏林-巴格达能源走廊。中俄翻盘叙利亚以后,美国在中东核心区的存在几乎全部靠库尔德武装支撑,现在出卖库尔德,等于自断臂膀。这已经与美国中东战略的初衷相悖。

  对土耳其来说,美国的让步等于承认己方打击库尔德分裂势力是合法有效的。如果美国执行“和平走廊”计划,土耳其将兵不血刃占领该地区,并消除库尔德武装对土耳其南部地区的袭击威胁。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如果提出在伊拉克北部也建立“和平走廊”,美国怎么办?要知道土耳其的目标就是在其南部地区建立一个横贯东西边界线的安全走廊,解决了与叙利亚边界地区安全问题后,必然将走廊向伊拉克境内延伸才能保证土耳其解决库尔德问题。否则库尔德工人党等继续越界袭击土耳其,依旧是一场无止境游击战。

  如果新走廊的同样宽32公里,那么土耳其将完全控制土耳其和伊拉克北部地区高地,这样美国在中东核心区阻挡土耳其的所有势力范围都将是一马平川。而且与叙利亚库尔德地区不同,目前土耳其军队已经深入伊拉克北部地区40公里范围内,无需美国不同意,土耳其也能够在这里继续打击伊拉克库尔德,到那时反而是美国求土耳其停止在伊拉克北部军事行动。也就是说“和平走廊”如果贯彻到整个叙利亚和伊拉克北部地区,美国在中东势力范围不仅将大幅缩小,还裸露于土耳其军力打击之下。届时库尔德这张牌也就彻底作废了。

  对比两张地图可以看出,一旦土耳其同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北部同时建立安全区,那么库尔德主要活动的山区和战略高地就将全部落入土耳其之手。库尔德将被南北分割,这还不算伊朗对伊拉克库尔德武装打击。

  很显然,这代表美国将完全退出叙利亚,是美国军事和能源战略重大失败。那么为何明知失败美国还要这么做呢?因为美国没有选择余地,不给的话土耳其也会抢,而且抢的更多。埃尔多安已经多次声明将对叙利亚东部采取军事行动,一旦开战,美国是不可能与土耳其这个北约第二军事强国在叙利亚直接发生军事冲突的。美国将再次陷入阿芙林问题困局。所以美国让不让,结果都一样。伊拉克库尔德是美国中东战略支撑点,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美国都是以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为支撑发动。美国守不住,不仅失去叙利亚还将失去伊拉克库尔德,美国在中东的势力范围就不仅是退回2003年伊拉克战争原点的问题,还有可能退回到1992年海湾战争前的原点。

  目前,伊拉克已经要求美军滚蛋了,如果土耳其在伊拉克北部也复制“和平走廊”,南北夹击美国如何维持在中东核心区存在?依旧是两难。所以,这个走廊计划成或不成,美国困局都将越来越深,既然挡不住就只能自己让出一部分,换取转圜空间。这也是土耳其为何底气十足地声明不允许这个计划像曼比季协议一样再次胎死腹中原因,一旦美国撕毁协议土耳其将全面打击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对目前美国来说,签署和平走廊协议极有可能是以拖待变的缓兵之计,下一步怎么走,美国并没有明确预案。这个协议执行难度本身就很大,对美国利益损害极大,美国在鸡蛋上跳舞能敷衍土耳其到什么时候呢?一旦被土耳其发现美国并非真心执行该协议,等待美国的将是土耳其大规模地面军事行动。依旧是两难。

  上图为土耳其在伊拉克西北部地区的19座军营,正好看住伊拉克与土耳其合作建设的新基尔库克-杰伊汉管线伊拉克段,这还不算土耳其在伊拉克北部建立的13座军营。

  说完了土耳其和美国,再来说下叙利亚。“和平走廊”计划出来以后,叙利亚政府明确表示反对。为什么呢?首先,虽然该地区目前并不在叙利亚政府军控制之下,但毕竟这个“和平走廊”是在叙利亚领土上弄的,且和平走廊覆盖地区更直接包括政府军控制的卡米什利地区,无论如何叙利亚基于主权都要表个态。其次,和平走廊一旦成功,代表叙利亚与土耳其在1998年能达成的管控库尔德武装越界袭击的阿达纳协议完全被撕毁。同时,政治上虽然库尔德武装是美国支持的,但经过阿芙琳事件库尔德与巴沙尔政权关系缓和,名义上库尔德武装依旧是叙利亚武装力量之一,这是叙利亚政府呼吁库尔德起来武装抗争的原因。能源上,如果土耳其与伊拉克伊朗合作,叙利亚利益损失很大,那么什叶派走廊还要不要修建呢?

  那么,照此发展下去,土耳其有没有可能独吞包括石油在内几乎全部利益呢?不可能!首先,土耳其打击库尔德取得这么多成果是俄罗斯、伊朗、伊拉克甚至是叙利亚配合下的成果。没有俄罗斯和什叶派国家联手,土耳其就不可能将美国逼到现在境地。如果失去这些国家支持,美国必将反扑,土耳其现有成果必将付诸东流。唯一解决之道就是俄罗斯、伊朗甚至中国出面协调利益,但叙利亚领土主权必须遵守,一如土耳其声称愿意撤出阿芙林一样。而四国达成各自目标利益上有一个共同交集,那就是将美国赶出去,赶走美国库尔德武装才会放弃独立甚至接受整编,无论什叶派管线还是基尔库克/巴库-土耳其-欧洲的能源管线才可能修建成功。所以,四国联合必须以共同铲除库尔德势力这个目标为上,才能成全其各自国家利益,这就是老子在《道德经》里说的 “以其无私耶,是以成其私”。

  在土耳其逼迫美国成立和平走廊同时印巴危机还在升级。

  8月7日,巴基斯坦宣布与印度的外交关系降级,中断双边贸易,并重新审查双边安排,将这一问题提交联合国及安理会。8月8日,巴基斯坦暂停通往印度的主要铁路运输服务。稍早前,巴基斯坦要求印度驻巴基斯坦高级专员离开伊斯兰堡返回印度,并表示巴方将不会再向印方派出高级专员。巴基斯坦还宣布将关闭通往印度一条空中飞行通道。巴基斯坦的连环动作源于印度8月5日的一个决定:印度政府宣布废除宪法第370条,取消此前宪法赋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

  印度为何要废除宪法第370条赋予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呢?

  政治方面,1948年后建立在联合国38、39号决议以及印巴1972年《西姆拉协定》基础上的印巴分治,维持了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身份。这是印度出台宪法第370条的基础。按照原本的宪法370条,克什米尔地区拥有自己的宪法、旗帜和除外交、国防和通讯以外的一切事务的独立性。进入21世纪以来,巴基斯坦一直希望印度在印控克什米尔问题上尽量满足其“撤军”、“自治”或“自治管理”等建议,但遗憾的是,印巴的多次高级别会谈并没有达成什么结果。如今,印度将这些特权全部剥离,对印控克什米尔采取了与其他邦尤其是印度邦一视同仁的态度。这等于完全废除了联合国38、39号决议以及印巴1972年《西姆拉协定》,事实取消了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自治状态,该地区将被强行纳入“印度领土”。

  内政方面,当地人口以穆斯林为主,该地区取得宪法特殊地位以后,不仅拥有通讯主权而且拥有自己的政党和议会,舆论、政党和议会加上倾向于巴基斯坦的民意基础,让这里更像一个巴基斯坦省而非印度省。印度中央政府不能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有效施政,无法影响当地的意识形态和舆论的状况必须得到改变,否则该地区长期发展下去恐将成为不断叛乱的印度东北部邦。8月5日晚,印度抓捕了印控克什米尔前首席部长(即地方最高长官)阿卜杜拉以及当地大党“查谟与克什米尔人民民主党”的党首穆夫提女士。现在,莫迪政府取消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后又扫清政治障碍,将其由高度自治的“邦”变为中央政府直接管辖的“联邦属地”,是从改善内部治理的视角,寻找解决边境安全困境的方法。

  经济方面,第370条还给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永久居民拥有财产的权利和专营权来维护当地的领土主权,规定只有克什米尔当地人才能够在当地买房拥有财产并在当地经营。鉴于克什米尔地区人口大部分为穆斯林,废除第370条还意味着剥夺当地人口主体的财产权和经营权,目前人口数量超过13亿的印度人将可以合法的进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买房置业并经营。长期来看,如果印度内地人口持续涌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将完全改变该地区人口结构。以印度人口数量之庞大,若干年后,克什米尔地区印度教人口数量必将压到当地穆斯林人口数量。如果在此基础上再次举行克什米尔公投,那么该地区甚至是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主权基础都将被瓦解动摇,印度在克什米尔地区的主权主张将得到全面强化。

  很显然,印度此举对巴基斯坦影响最大,这对长期以来一直坚持“克什米尔地位未定”的巴基斯坦来说,无疑是难以接受的现实。中国虽然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多数时候呈现中立态度,但中国仍坚持对喀喇昆仑走廊、巴里加斯、阿克赛钦(中控克什米尔)的主权。巴基斯坦让于中国的喀喇昆仑走廊以及阿克塞钦地区已经全部为中国控制,但中印西段边境的巴里加斯约1,900平方公里地区,还存在很大争议。印度废除第370条以后,将查谟和克什米尔邦重组,分为两部分——新建立一个拥有地方立法机构的“查谟与克什米尔直辖区”,和一个没有地方立法机构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其中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就直接将巴里加斯地区强行转化为印度领土,印度此举事实上直接侵犯中国领土主权主张基础。因为印度领土主张中,克什米尔地区包括喀喇昆仑走廊、巴里加斯、阿克赛钦地区。长期来看,印度在改变克什米尔地区人口结构强化其主权主张以后,印度此举除了侵蚀中国在巴里加斯地区主权主张外,还将侵蚀中国对阿克塞钦和喀喇昆仑走廊地区主权主张。这是中国外交部8月5日因此强调了中国反对“印方将中印边界西段的中方领土划入印行政管辖范围”的立场的根本原因所在。

  军事方面, 印度想借此改变印度军队在克什米尔地区的军事困境。印度在取消克什米尔特殊地位以后第二天的8月6日,印度政府披露要再增派“300至400个连”,以继续维持对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军管状态,这使得印度调往克什米尔的总兵力接近七万。

  印度强行将印控克什米尔纳入领土范围,驻扎7万多准军事部队在该地区,能够直接增强印度在该地区对抗中巴两面军事威胁的军队数量。克什米尔因为具有特殊地位,且印控克什米尔人口以亲巴基斯坦的穆斯林为主。所以长期以来,巴基斯坦支持穆罕默德军和虔诚军等武装组织袭击印度,印度又因为克什米尔特殊地位而不能大规模增兵该地区。印度在该地区军事力量不仅不能有效压制,还被穆罕默德军这类抵抗组织频繁袭击。2015年起,以巴基斯坦为基地的武装分子在克什米尔高调地发动越来越多针对印度安全部队的自杀式袭击。2015年7月,3名枪手袭击古尔达斯普尔的巴士和一处警察局;2016年初,4至6名枪手袭击帕坦科特空军基地;2016年2月和6月,武装分子在帕姆波雷发动袭击,分别造成9名和8名安保人员身亡;2016年9月,4名施袭者在乌烈的印度陆军军旅总部发动袭击,造成20名士兵丧生;2019年2月,穆罕默德军袭击印度安全部队导致46名人员死亡,这是近年来性质最为恶劣的一次。

  从上面数据上看,巴基斯坦将军事触手深入印控克什米尔,而巴基斯坦之前甚至考虑邀请中国军队进驻巴控克什米尔的巴尔蒂斯坦地区,这个提议从巴基斯坦民间到政府都是支持的,但被中国拒绝。虽然中国拒绝,但中国与印度的边界对峙冲突却不断发生,事实上构成了中巴同时对付印度的军事态势。中印方面,2013年中印在阿克赛钦实控线一带发生“帐篷对峙”,最终以印度撤退告终;2017年6月18号到8月28号,中印在洞朗地区再次发生对峙,最终同样以印度撤退告终。两次对峙,特别是洞朗对峙强化了中国对洞朗地区控制权,掐住了印度通往东北部西里古里走廊脖子。同期,中印军队在中印边界西部争端区域靠近印控克什米尔的班公湖地区发生摩擦。这些摩擦发生的过程中,中国完成了向中印边界东段和西段地区的增兵。就像诺门坎战役让日本发现了苏军与日军战力存在天壤之别一样,洞朗对峙以后印度再次认识到了现实与梦想的差距,默认中国已经基本掌控了与印度在西线的主动权的事实。

  中国在中印西线掌握主动权加上巴基斯坦借助穆罕默德军等武装组织打击印度,印度事实上是被中巴两面夹击。而更要命的是,虽然中国拒绝出兵巴尔蒂斯坦地区,但中巴战略走廊基础上建立的中巴经济走廊却实实在在的穿越巴控克什米尔地区,中国在瓜达尔港投资460亿美元,中巴经济走廊通过红旗拉普直达中国新疆喀什,新疆喀什是中国未来天然气期货交易的中心,所以中巴经济走廊已经成了中国的战略核心利益。中巴经济合作如此巨大,而战略核心利益中国必然守卫,这等于中国在克什米尔上坚定支持巴基斯坦,中国不可能允许巴控克什米尔落入敌手。这样情况下,中国替巴基斯坦撑腰,巴基斯坦借助穆罕默德军等武装深入印控克什米尔,中国再从班公湖地区向西施加压力。中巴合作下,印度面对克什米尔就如泰山压顶一般。这还不算中国规划的横穿印度东部的印度-孟加拉-缅甸经济走廊,两个走廊同时建成,印度对周围国家的影响力将荡然无存,在藏南主权问题上也将被削弱。

  印度没有能力从中国这边寻求军事突破,所以他转而寻求在巴基斯坦方向寻求突破。针对中巴军事实力不同,印度在军事上划分也非常有针对性,其将查谟和克什米尔邦重组,分为两部分——新建立一个拥有地方立法机构的“查谟与克什米尔直辖区”,和一个没有地方立法机构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印度是联邦制国家,地方政府权力很大。中印西段班公湖横跨中国阿里和印度拉达克地区,印度在这里设立没有地方立法机构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显然便于印度中央直接向该地区派兵对抗中国。拥有地方立法机构的“查谟与克什米尔直辖区”主要面对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相应的中央权力就会缩小,在这里增加准军事部队就可以应对巴基斯坦。经过这样调配以后,印度直接强化了对该地区的军事控制。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印度增兵印控克什米尔强化对该地区军事控制,依旧是同时与中巴对立呀,印度从哪里来的自信认为中国会在未来争端中会不支持巴基斯坦进而保持中立呢?原因在印度想让中国在印巴之间二选一和地缘政治投机的意味。

  洞朗之后中印关系迅速回暖,2017年8月29号,也就是洞朗对峙结束后第二天,印度外交部表示,莫迪将于9月3日至5日前往中国参加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2018年4月27号,莫迪因尼巴病毒爆发深夜访问中国武汉会见中国最高领导人寻求生化防御保护;2018年11月23号,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21次会晤在四川成都举行;2019年6月上合组织峰会中印领导人会晤期间,莫迪专门强调“印方愿同中方密切高层交往,加强战略沟通,在广泛领域推进双边关系,拓展两国合作新领域,妥善处理好两国间分歧”。中印已经准备在双边贸易中采用本币结算,中国也在中美贸易摩擦以后开始大量采购印度农产品,而印度顶住美国压力购买S400且印度海军表示愿意与中国加强合作,这让印度认为中印关系明显改善对中国好处颇多。

  政治上,目前中国与美国贸易摩擦正在不断加剧,在前面文章血饮已经说过中国与美国的地缘争夺已经转移到海权线上,而印度是全球东西海权之间最大的陆地支撑点。中美争夺海权控制权,印度地位再次突出。现在中美对决,双方都承压,印度以为得印度者便可得海洋天下,自认为这给了印度巨大的腾挪空间,否则印度绝不敢改变克什米尔地区地缘现状。印度如此想法倒是类似于1962年中印战争前,当时印度以苏联和美国都有求于他,才敢北向进占中国西藏领土,只不过这次目标对准巴基斯坦。中国已经基本掌控了与印度在西线的主动权,巴里加斯地区真正未解决的仅剩450平方公里领土归属。印度认为大不了将450平方公里让于中国,只要中印在西段地区解决争议并维持中印友好,那么来自中国方面的军事压力将解除。印度在克什米尔方向面临的两面作战局面将彻底结束。

  一旦中国按照印度的步骤来,那就等于中国放弃巴基斯坦而选择印度。也就是说,印度能否改变两线作战困境、印巴冲突是否会继续扩大将取决于中国态度。

  那么中国会怎么做呢?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当然是全都要。中国不会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做选择。中国不会放弃印度地区利益,更不会放弃巴基斯坦。中国的目标是要区域整合,而不是玩非此即彼的零和博弈游戏。中巴经济走廊和印-孟-缅经济走廊中国都不会放弃。印巴两国目前最大的问题并非领土纠纷,而是迫切需要改善的民生问题。莫迪专门强调“印方愿同中方密切高层交往,加强战略沟通,在广泛领域推进双边关系,拓展两国合作新领域,妥善处理好两国间分歧”。这个原则也应该适用于印巴处理分歧。

  冲突发生后,巴基斯坦外长库雷西于8月9号紧急访问中国,通报巴方对克什米尔最新发展的看法、立场、应对措施。中国外长王毅则承诺继续坚定支持巴方维护自身正当利益,呼吁避免单边行动,寻求和平共处新路。8月12号,王毅在北京会见来访印度外长苏杰生,王毅现场批评印方修改宪法370条改变克什米尔现状,批评其侵占中国领土,挑战中国主权权益,引发局势紧张。在受到中国严厉批评后,印度立场出现罕见软化。苏杰生表示印方修宪不产生新的主权声索,不改变印巴停火线,也不改变印中边界实际控制线。印方希望同巴基斯坦改善关系,愿保持克制,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同时,印方也愿继续同中方通过磋商妥善解决印中之间存在的边界问题,并将恪守两国就维护边境地区安宁达成的共识。中国出面同时会见印巴外长,立场鲜明表达中方立场,说明只要中国这个定海神针在,印巴冲突就不可能持续扩大。

  中俄逆转叙利亚局势以后,美国从冷战后开启的北约东扩实际上已经失败,世界地缘争夺从陆权转向海权争夺。把土耳其所在地中海到印度所在的印度洋再到台湾所在的东海,向上延伸到日本海,就是美国海权控制线主体部分。现在中国联合俄罗斯、土耳其等国,从欧亚大陆两端和中腰地区发力,无论从东西那个地区突破,美国的海洋霸权都将被瓦解。美国海权下的贸易美元是美元霸权基础,美国在欧亚大陆海权争夺失败,则美国整体衰败将板上钉钉。血饮通过以上三个问题的分析让大家正确认识当前这个最重要的战略态势,透过雾霾看到事情真相。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