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4000点的战鼓,敲响了?!

2020-07-2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晓博    阅读:

看了标题,读者一定会问:刘博的观点突然变了? 我没有变,变的是上证指数2020年7月22日,可能成为中国股市的分水岭。 因为股民、投资机构最重视的人气指标 上证综合指数的编制方式,将从今天发生历史性的变化。 概括起来,主要是三大变化: 1、剔除风险警示

  看了标题,读者一定会问:刘博的观点突然变了?

  我没有变,变的是上证指数——2020年7月22日,可能成为中国股市的“分水岭”。

  因为股民、投资机构最重视的人气指标——上证综合指数的编制方式,将从今天发生历史性的变化。

  概括起来,主要是三大变化:

  1、剔除风险警示股票,也就是ST、*ST股。   

  2、延长新股计入指数时间。日均总市值排名在沪市前10位的新上市证券,将于上市满3个月后计入上证综指,其他新上市证券于上市满一年后计入指数。之前,新股上市后第11个交易日即可计入指数。   

  3、纳入科创板和纳入红筹CDR。

  为什么指数计算方式的变化,可以带来“分水岭”式的效果?原因很简单,第一,指数太重要了,可以影响整个市场的“士气”?第二,之前指数计算方式的确有重大缺陷。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你家里开了一个赌场,每天在场子里挂个丧气的招牌,生意肯定好不了,即便你垄断了“赌牌”。如果挂上吉祥的、昂扬向上的招牌,一定会有利于汇聚人气,大家也愿意来玩。

  原因很简单:股市行情瞬息万变,信息高度不对称,心理因素对市场影响非常大。 错杀和博傻,往往在市场里出现。

  所以,每个交易所在设定其指数的时候,都会考虑到“有利于上涨”的因素。

  上证指数之所以10年不涨,没有反映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主要原因是3个:

  第一,大量新经济公司远走香港、纽约,让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偏国企、偏旧经济;

  第二,指数设计弄巧成拙,存在明显缺陷;

  第三,虽然后来设计了一些不错的指数,但大家只认上证综指这个“老指数”。

  上证综合指数创立于1991年7月15日,基日定为1990年12月19日,基日指数定为100点,它包括含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所有股票(比如B股)。

  上证指数分别于1999年、2002年,以及2007年进行过三次调整,主要内容涉及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问题。此次的修订,为历史上第四次修订。

  上证指数之前的最大缺陷是:在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上“弄巧成拙”。

  中国股市仍然是事实上的审批制(对外号称“核准制”),需要的审批的东西必然稀缺——如果过剩,审批的机关就没有了价值 。而稀奇,就带来溢价。这就是“审批溢价”。

  为了照顾散户和机构情绪、社保基金的利益,新股IPO的价格必然偏低(除了个别超级大盘股),留给市场一些分肥的空间。所以,新股上市一般是上涨的。而由于存在涨跌停板,所以新股往往上涨很多天。

  早早把新股计入指数(比如上市第二天),有利于指数上涨。

  但计入太早,指数会失真,大家也会有意见。

  所以,需要确定一个计入时间。上次修订,参照港交所的做法,新股上市11天计入 。但问题是,港交所没有涨跌停板,11天之后新股的价格基本就稳定了。而我们不同,我们有涨跌停板。

  而且,我们的新股一般是先暴涨,然后慢慢跌下来,价值回归(比如下面这只科创板股票)。

  上交所的统计显示:2014年至2019年,沪市共上市新股563只,上市后平均连续涨停天数为9天,217只新股连续涨停天数超过10天。

  也就是说,新股11天计入指数之后,绝大多数恰恰开启了价值回归之路,阴跌是大概率的。其效果是:带动上证指数下跌,对冲了其他股票的上涨。结果上证指数很弱,易跌难涨。

  本想占新股的便宜,反而吃了新股的亏。

  当然,还有披星戴月的ST股,这些垃圾们往往有一个价值回归的过程,也会拖累上证指数。

  所以现在规定:新股要1年才能计入指数,市值能进入前十的(比如即将上市的蚂蚁金服)可以走特别通道,3个月就计入指数。

  而且,困扰上交所10年的一个大问题,也开始得到了解决。这就是上市公司产业老化的问题。

  2017年港交所改革的时候,李小加有一个调研报告,对比全球主要交易所的“新经济市值比重”,结果显示纳斯达克、纽交所都非常高,中国偏低(见下图)。在中国三大交易所里,深交所由于有创业板、中小板,新经济市值占比最高为12%;香港交易所次之,为3%;上交所最差只有1%。

  随着科创板的设立,以及中概股的回归,上交所的公司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再加上这次修订指数编制方式,几个大问题都将获得解决。

  上图是光大证券金工团队 按照新编制方法,编制出来的新的上证指数。可以看出,在2015年高点的时候,如果用新方式倒推,已经超过了2007年的历史最高点。

  至于今年6月19日,旧编制方式为2900多点,按照新编制方式则超过了4000点。也就是说,今天的3330多点,则可能相当于4300点到4400点了。

  所以可想而知:采用新指数之后,上证指数突破4000点是比较容易的事情。至于什么时候能突破我也说不好,这要看很多因素——比如特朗普。

  但此4000点,已经非彼4000点了。

  关于新旧指数的衔接问题,上交所的解释是:

  本次上证综合指数编制修订的实施,借鉴国际代表性指数编制调整的做法,拟采用无缝衔接的方式进行,即指数编制方案变更生效日点位与前一交易日点位无缝衔接,生效日实时点位基于前一交易日收盘点位及样本股当日涨跌幅计算。因此,上证综合指数编制修订的实施不会影响上证综合指数的连续性,不影响投资者观测市场行情。

  不管怎么说,指数就是“指南针”,容易上涨的指数更能汇聚人气,这是毋庸置疑的。当然,部分老股民可能会“恐高”,反而容易跑路。但决定未来中国金融市场的,一定是新股民。

  新的投资逻辑会围绕着新指数诞生。在这个时代,原有的经验可能会过时。 其实,监管层在监管的时候,也存在这个问题。

  新指数的诞生,翻开了中国股市新的一页。其背后,是国家急于启动“印股票时代”的迫切心情。

  随着注册制的到来,股市对散户直接炒股的淘汰,也会提速。未来赢了指数,亏了血本,将成为常态。

  但没有人能阻止新时代的呼啸而至。

  估计接下来延长交易时间,恢复有限度的T+0也会逐步落地。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