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跌!9月,最敏感的两个日子临近……

2020-09-1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晓博    阅读:

9月10日,上证指数再次尾盘跳水,显示出市场的疲弱和调整仍未结束。 至于创业板则上演了空前的大屠杀,跌停的个股达到48只。要知道,目前的创业板一个跌停板是20%,而不是10%。 至于创业板综合指数,则大跌了接近5%!沪深两市跌幅达到或者超过10%的股票,有35

  9月10日,上证指数再次尾盘跳水,显示出市场的疲弱和调整仍未结束。

  至于创业板则上演了空前的“大屠杀”,跌停的个股达到48只。要知道,目前的创业板一个跌停板是20%,而不是10%。

  至于创业板综合指数,则大跌了接近5%!沪深两市跌幅达到或者超过10%的股票,有355只。

  创业板的暴跌,跟之前投机之风盛行有很大关系。最近两天无非是割韭菜而已。

  11月3日是美国大选的投票日,而美国大选是当前A股最大的“外部因素”,很难预料大选前特朗普会搞出什么新花样。

  在这样的背景下,9月有两个日子比较敏感,也值得高度关注。

  最敏感的日子,是北京时间9月30日上午。对应的时间是美国东部时间9月29日晚上的9点到10点半。

  在这个时间,将举行特朗普和拜登的第一场辩论,辩论的主办方是凯斯西储大学、克利夫兰诊所,主持人是福克斯新闻主播克里斯-华莱士。

  目前特朗普和拜登的民调支持率仍然有5%到8%左右的差距,特朗普落后。但特朗普是一个善于反败为胜的人,2016年的大选中,他就在民调落后希拉里的情况下胜出的。

  而且目前特朗普手握三大优势:

  第一,他是现任总统,有行政权在手,随时可以设置议题;   

  第二,他的民调虽然落后,但差距在缩小,说明疫情、弗洛伊德等事件对他的负面影响在减少;   

  第三,特朗普擅长辩论,而拜登不善言辞。   

  据美国媒体透露,奥巴马曾背后吐槽拜登这个当年的副总统搭档:永远不要低估拜登搞砸一切的能力。

  在美国的选举体制下,口才好的候选人容易占据优势。而这,恰恰是拜登的软肋。正因为如此,身为众议院议长的民主党人佩洛西曾表示,今年大选就不应该有辩论,因为特朗普“会以不良行为让辩论舞台掉价”。

  但佩洛西之所以这样说,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担心拜登辩论不过巧舌如簧、空前自信的特朗普。要知道,身为富商的时候,特朗普就经常上电视做脱口秀节目,甚至跟人在电视镜头前扭打,他虽然外交经验几乎是零,但面对镜头的经验却非常丰富。

  我们需要担心的,不是拜登辩论不过特朗普,而是特朗普会在辩论时突然剧透什么针对中国的大招。比如威胁切断swift系统之类的,那样股市必然出现强烈反应。

  所以,北京时间9月30日上午,是9月最敏感的时间。

  至于特朗普和拜登的另外两场辩论,分别会在美国时间10月15日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阿德里安-阿什特表演艺术中心、10月22日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贝尔蒙特大学举行。

  第二个敏感的时间,是9月15日上午9点半左右。这个时间点,央行将续作9月的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是否降低,是重要的观察点。

  1年期的MLF利率,是最重要的政策利率。如果降息,则意味着9月21日(星期一)的LPR利率也会降低。反之,如果9月15日MLF利率维持不变,则9月21日的LPR利率也会维持不变。

  从目前CPI的走势看,央行是有降息的空间的。而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提出,继续推动融资成本下降。

  但这种下降是否必须是LPR直接降息推动的,就未必了。因为LPR利率不降低,央行其实也是有办法引导贷款利率下行的,比如增加货币供应就可以。

  所以目前来看,9月15日宣布MLF降息可能性不太大 。自4月20日以来,LPR利率已经连续几个月没有下降了。

  之前我在专栏里讲过,央行希望观察一下宏观经济形势 ,所以暂停了“踩油门”。而这,也是当前股市担心的重要问题。有人认为,货币政策的宽松到头了,宽信用结束了,而财政支出事实上也没有转正(力度有限) ,再加上今年IPO(扩容)有望创下10年来最高纪录,所以股市是因为这个跌的。

  我的看法是:股市下跌有这个因素,但不是最主要因素。

  上图是过去10年IPO的数据,可以看出今年前8个月已经创了10年来最高,但尚未超过2010年的规模。

  但问题是,2010年末的广义货币M2才70多万亿,目前是210多万亿,货币膨胀了3倍。考虑到这个因素,目前3000多亿的IPO规模其实跟2012年1000多亿差不多。

  国家不鼓励快牛,前期很多个股涨幅偏大,再加上美国大选带来的“美国对华政策”的高度不确定性,才是这一轮调整的根本原因。

  这一轮A股调整的幅度有多大尚难以预料,时间则更好判断一些。 我的看法是:3200点是一定要跌破的,但3100点就未必,要看特朗普会怎样做。至于调整的时间,有较大概率延续到10月中旬。

  至于国内货币政策,即便央行不继续踩油门,市场里也不缺钱。所以市场调整不会太深,经过彻底清洗浮筹之后,到美国大选前1到2周,会再度转强。 而且到那时,即便特朗普再抛出什么政策,可能都不会产生较大影响。

  大选之后,上证指数将有望在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创出新高。

  因为现在指数的编制方式已经变了。2021年上半年结束之前,很难有明显政策收紧。高层显然希望通过2021年的高增长,把2020年的损失补回来。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