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绍与特朗普!

2019-06-2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顾子明

最近我的文章将笔墨着重于并不是很擅长的国际领域,对此,有部分读者后台留言,质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笔下像特朗普和普京等政治人物们,有的时候似乎神机妙算,有的时候却似乎臭棋连连。 今天周末,就以这个为主题跟大家聊一聊。 首先,我们要承认,无论是

  最近我的文章将笔墨着重于并不是很擅长的国际领域,对此,有部分读者后台留言,质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笔下像特朗普和普京等政治人物们,有的时候似乎“神机妙算”,有的时候却似乎“臭棋连连”。

  今天周末,就以这个为主题跟大家聊一聊。

  首先,我们要承认,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普京,都是超一流的人才。

  特朗普在过去几十年多次破产后都能重新崛起,竞选时不仅碾压了众多强大的党内竞争者,还战胜了无数资本扶植的希拉里,甚至将身边那些超级大佬安插的党羽逐一剪除,以一己之力改造了共和党,让这个百年老党几乎变成了特朗普党。

  而普京更是从克格勃时代一路搏命杀出来的,尤其在苏联改旗易帜的那个混乱时代,任何一个选择都错误可能导致身死名灭,更不要说在他疑心疑鬼的叶利钦观察下,他赢得了“五子夺嫡”的最后胜利,并将一个联合国五常变成了普京的俄罗斯,让自己成为无冕的沙皇。

  嗯,让全球的政客们从走一遍这哥俩的政坛之路,恐怕99%以上都会折戟沉沙。

  而且更重要的是,不同于其他在历史上没有留下印记的领导人,这两个人的所作所为都深深的改变了本国的历史,并深深的改变了全球政治格局的走向。

  所以说,真正了解政治的人,绝对不会低估这两位玩家,甚至会被这两位玩家的“风骚走位”而纷纷折服。

  那么,为什么有时候会觉得又这俩哥们会打出臭棋连连的“神助攻”呢?

  篇幅有限,我就以官渡之战的袁绍来举个例子。

  三国志记载,曹操东征刘备的时候,原本是一个袁绍偷袭曹操的好机会,但是袁绍却因为小儿子袁尚生病而没有抓住机会全力出击,让很多人觉得袁绍下了一招致命的“臭棋”。

  后来袁绍为了让这个最喜欢的儿子继位,不惜废掉跟随自己多年战功显著的长子袁谭,导致后来俩儿子反目攻杀,让曹操轻易的取得了河北,被后世遗笑千年。

  那么,袁绍的能力真的不行么?

  恰恰相反,袁绍作为家中原本没有地位的庶子,能够一路逆袭,成为诸侯联军的盟主,统一河北,除了实力远逊于自己的曹操外各地再无对手,其开挂的人生简直堪比穿越小说。

  那么,他为什么不出兵救刘备呢?

  对于当时袁绍来说,当时江东孙策、荆州刘表等主要势力都是依附于他的,对于曹操的决战,是决定天下谁属的最后一战,如果自己最心仪的儿子袁尚没出战,则没有机会利用统兵的机会在将领中建立威望。

  而他长子袁谭,就是这次要救援的刘备的学生,在这场救援刘备的作战中必然会大放异彩,而袁绍在不愿意立其为储的时候,自然也不愿意让他立下大功,为以后添麻烦。

  那么,为什么袁绍宁可团队内出现分裂,也要选小儿子袁尚为储君而不是长子袁谭?

  因为袁绍早年跟曹操都是入朝为官,活动地点都是在洛阳,因此早年结交的朋友很多除了京城显贵之外,很多都是河南人士(南阳、颍川等地)。考虑到长子袁谭麾下的谋主郭图与主将辛评也都是河南人士,他的母亲很可能也是朝中的大家族,与河南人士关系密切。

  而次子袁熙娶的是河北望族甄氏为妻,三子袁尚的母亲是河北望族刘氏,袁绍占据河北,自然要考虑到自己的基本盘利益,因此不能立河南势力的袁谭,只能立河北势力的袁尚为储君。

  所以呢,袁绍并不是不明白立小儿子可能会导致内部分裂,也不是不知道晚救援刘备会导致战略形势变差,但是这些并不会改变自己对曹操的绝对优势,因此也就不会被列为选项。

  而且,如果不是乌巢的那一场意外的大火,让曹操从必死之地实现逆袭,事后来看袁绍的确是“神机妙算”,在最后的大战之前,将长子与河北的内乱威胁消灭于无形,既避免了统军的儿子李世民式的逼宫,也避免了没有战功的儿子朱标式的被军头们抛弃。

  但是,对于曹操来说,袁绍的“神机妙算”,正好给了他无数次的机会,譬如抓住了袁绍防止河南势力作大,先帅军迅速灭了刘备稳固了侧翼,又利用河北人欺负的河南人许攸,偷偷烧了袁绍的乌巢粮草库,最后又在袁绍死后,离间袁家兄弟,让统帅河南势力的袁谭倒戈。

  嗯,站在河南的曹操的角度来看,袁绍就是“臭棋连连”,不断的来送人头。

  但是,如果让袁绍看完历史之后,再一次选择,他会改变立储的决定么?还真不会,他反而会加倍的打压和监控河南势力,防止他们跟曹操私通有无。

  这是因为如果他真的立储河南袁谭,那么他刚刚统一的河北必然对他离心离德,怕还没跟曹操打,内部已经先稳不住出现“八王之乱”了。

  好了,回顾完历史,我们再看特朗普。

  特朗普能够一路逆袭上位,并掌控了超级的权力,靠的是大量锈带州在随后时刻将选票投给了他,将他送上了美国总统的位置,因此,这些锈带的激进选民就是特朗普的“河北”,必须要守住。

  而在这个过程中,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暗流涌动,一旦特朗普连任失败,民主党很有可能让他成为美国首位被起诉的前总统。所以,就像当年一门心思琢磨传位给小儿子的袁绍一样,特朗普一切战略的重心,都是以自己连任为主线。

  就像当年袁绍看待河南的曹操一样,只要内部完成了整合,凭借着自身绝对优势,捏死曹操就跟捏死蚂蚁一样,所以他会觉得,偶尔放纵放纵他的对手也无妨。

  只不过实力远逊于袁绍的曹操,利用了袁绍在“攘外必先安内”过程中留下来的大量漏洞,不仅击垮了袁绍的盟友刘备,收复了袁绍的盟友张绣,还勾搭上了袁绍内部的许攸,最后利用袁绍完蛋后的两派分裂,才极其艰难的实现了曹操的逆袭。

  所以呢,虽然看似特朗普频频在给各方“送弹药”,但实际上,对方只不过没有把弱小的各国视为威胁罢了,而他一旦整合了内部,必将开始凶猛的打击。

  而抓住这些宝贵机会,迅速的扭转原本及其不利的局面,才是像曹操这样大政治家们,所应该做的事情。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