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局,美国遭遇50年来最大危机!东风烈,40年韬光养晦,能屈者能伸!

2019-07-0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戎评

1815年的比利时小镇滑铁卢,英国名将威灵顿公爵率军击败了法皇拿破仑最后的军队。在此后的一百年间,欧洲再也没有发生过全面战争,欧洲由此迎来了他们最辉煌的日子: 在蒸汽与机械的轰鸣中。工业革命所迸射出的巨大力量摧毁了几千年以来的社会形态,煤炭用它

  1815年的比利时小镇滑铁卢,英国名将威灵顿公爵率军击败了法皇拿破仑最后的军队。在此后的一百年间,欧洲再也没有发生过全面战争,欧洲由此迎来了他们最辉煌的日子:

  在蒸汽与机械的轰鸣中。工业革命所迸射出的巨大力量摧毁了几千年以来的社会形态,煤炭用它黑色躯体中的庞大热能驱动了人们的生活,工厂取代了农场,农民变成了工人...

  凭借着从不断开拓的殖民地中所攫取的财富以及不断发展的工业生产力,欧洲国家的财富开始了几何倍数的递增,在当年的报纸中,他们一度自豪的宣称:文明时代已然到来!

  但是,随着世界殖民地的瓜分殆尽、随着工业科技的发展趋于缓慢、世界财富的增长逐渐陷入疲软停滞...

  文明的欧洲,暗流涌动:

  1914年6月28日,古城萨拉热窝迎来了尊贵的客人——奥匈帝国王储弗兰茨·斐迪南夫妇。

  对于斐迪南大公夫妇来说,这只是一次寻常的度假,但在塞尔维亚族人看来看来,皇储在向他们的民族挑衅:塞尔维亚青年加夫里洛·普林西普用一支M1910自动手枪向夫妇连开7枪,两人当场离世。

  本来,在那个民族、阶级、国家矛盾早已尖锐多年的时代里,王室成员的遇刺并不算多么不可接受的变故...

  但是,奥匈帝国和他的盟友们显然并不打算善罢甘休。

  德皇威廉二世在得知奥匈王储遇刺之后狂热惊呼:1914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更是不顾塞尔维亚的多番和平意愿,在无理要求得不到满足之后,下达最后通牒向塞尔维亚发动战争!

  然后,在英法德俄等传统列强的干涉参战下,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世界大战,就这样在“文明时代”中轰然爆发...

  不过,直到奔赴战场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还以为这不过是一如既往的“局部冲突”:姑娘们兴高采烈地手捧鲜花送小伙子们去战场,彼此都以为很快就将凯旋而归——但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再未回来。

  事实如此:

  世人的感知总是迟钝的,当不安定因素开始酝酿甚至战争已经到来时,我们大都也只是宁愿相信几十年以来的所谓“经验”,而不愿去接受经济、贸易、人口和货币这些支撑和平局势基础,行将崩溃的现实!

  第一次如此。

  第二次如此。

  第三次呢?

  6月21日,俄罗斯央行最新公布数据显示:

  上月(5月),俄罗斯继续买入黄金20万盎司(约6吨),最终黄金储备从2183吨增加到2190吨。

  据悉,这是今年以来俄罗斯央行黄金储备的“第五涨”

  ——在前5个月里,俄罗斯央行已累计购入黄金78吨,一跃成为世界第五大黄金储备国!

  或许看到这里有人要问了:俄罗斯在此时大举购入黄金,到底传递出了怎样的信号?

  对此答案戎评只三个字:不知道!

  很简单,在如今的局势下我们与其纠结于“俄罗斯为何大举购入黄金”,还不如关心一下“世界各国央行为何都在大举购入黄金”?

  据世界黄金协会(WGC)报告显示:

  2018年各国央行购买了651.5吨黄金,比2017年增加了74%,是有记录以来第二高的年度总购买量。

  土耳其、俄罗斯、中国、波兰、印度、哈萨克斯坦,成为了世界黄金储备的主要购入国!

  而进入2019年以来,在前五个月世界黄金市场上各国央行依旧不断吸入黄金的大背景下,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本月公布的世界官方黄金交易预测模型中显示:

  2019年全球官方黄金购买量将至少达到700吨,刷新2018年的历史购买记录!

  显然,各国央行从去年开始突然“拜金”的举动是极不正常的!

  要知道上一次各国央行这样“集体性”大量购入黄金的时候,还是在距今51年的1968年

  ——这也是上文提到的世界黄金协会报告去年各国央行总共购入651吨黄金,位列历史第二的事实依据。

  但是,就是这个51年才被接近的“数字”,在今年不仅大概率会被刷新,甚至有可能实现对1968年的反超,直接位列历史第一!

  世界各国怎么了?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戎评认为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或许我们更应该回顾一下:1968年之际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历史循环?美元与黄金的相爱相杀!

  1968年3月14日,伦敦黄金交易市场的工作人员在机械式的黄金交易办理流程下,已经彻底被正在发生的黄金交易数字所震惊:

  短短两个小时内,伦敦黄金市场的账面黄金流出总量就达到了一百多吨,为了抑制随之而来的美元抛售,他们已经被交易所勒令尽量滞缓交易流程

  ——世界五大金行代表、黄金总库八大成员国代表,已经在危机发生的第一时间碰头见面,商讨应对方法!

  但是很显然,在当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完全固化的35美元/盎司的基本游戏规则下,一切的所谓对策,都是完全徒劳的:

  当日,伦敦黄金市场成交总量就达到了350-400吨的破纪录数字!

  包括美、英、法、瑞士、德、意、荷、比在内的八大“黄金总库国”,只能眼睁睁的望着被搬空的金库以及账面不但飙升的美元,空自叹息...

  一切罪在美国!

  自1955年美国掀起“越南战争”以来,为了支付日益增长的天价战争经费,作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宗主国,美国一度将“美元滥发”,视为向体系内国家转嫁战争成本的不二手段。

  而同时期奉行“廉价货币政策”,企图通过货币数量的增加来维持低利率水平,从而促使社会投资和消费增加、提高产品产量和就业水平的货币政策,从而掩盖日益尖锐“战争危机”的美国政府,进一步为自己的“美元滥发”寻找到了合理解释!

  但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35美元/盎司的黄金兑换规则虽然是死的,可市场交易机制却是活的

  ——仅仅依靠印刷的纸钞就源源不断的从盟友手中掠夺真金白银的美国,引起了市场的反感!

  1960年10月伦敦黄金市场价格猛涨到41.5美元/盎司,超过官价18.57%,美元大幅贬值,美元作为布雷顿森林体系所规定的储备货币,第一次暴露出了信任危机....

  不过,当年的美国凭借总计3万吨黄金,约占当时世界黄金储备总量75%的雄厚实力,在牺牲掉价值14亿美元,约合1134吨的黄金储备之后,成功的平抑了这场美元危机!

  然而,美元危机虽然解除了,但是对于当年的美国而言,世道变幻而带来的“挑战”,其实才刚刚开始...

  进入60年代时,随着西欧各国经济在战后的恢复,其不断扩大的贸易出口额成功扭转多年以来的贸易逆差,曾一度困扰西欧各国的“美元荒”开始逐步消失,市场上取而代之的

  是经常性的“美元过剩”。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一种境地下,美国无论是面对来自外部的“冷战压力”,还是面对来自内部的社会矛盾,所采取的方式永远只有一个:增发美元...

  为了支付侵越战争的巨额财政赤字,增发美元!

  为了增加社会投资和消费增加,还是增发美元!

  而一切增发的代价,就是截止到1968年3月时,美国黄金储备已下降至121亿美元(按照35美元/盎司计价,约合9800.83吨),而同期的世界市场流动美元总额,则为331亿美元....

  于是,在美国的黄金“平抑无法”的情况下,文章开头发生于彼时世界最大黄金市场—英国伦敦黄金市场的疯狂一幕,由此爆发!

  不过,面对美元信用的破产,当年自知无力回天的美国却并没有认栽。

  1968年3月17日,在美国的牵头下,布雷顿森林体系内的各国代表被召集到了华盛顿,在政治施压下,一项名为“黄金双价制”,完全违背市场经济原则的畸形提案得到通过:

  美国及黄金总库不能再按35美元1盎司黄金的官价在自由市场上供应黄金,即不再维持黄金官价,黄金市场听其自由上涨。但是,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仍可按黄金官价以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自由市场上的金价与黄金官价不发生联系了。

  而当年为了减轻向各国政府兑现黄金的压力,美国更是半欺骗半恐吓的逼迫了在会代表通过了原则上不再以美元向美国大量兑换黄金的“克制提取黄金协议”!

  美国此举何意?

  负责是不可能负责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为滥发美元负责的,黄金又不想给你兑换,只有逼着大家一起砸锅卖铁帮我兜底,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显然,当年美国这种“大家假装美元依旧坚挺”的自欺欺人,也就能骗骗自己:

  于是仅仅就在5年之后,曾令美国引以为傲的“二战胜利成果”之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最终在尼克松“美元脱钩黄金”的宣布下,轰然倒塌!

  那一刻,美国的黄金储备仅剩下8269.96吨,相较于战后巅峰时期的三万余吨黄金,蒸发了整整72.4%...

  如今,对于当年那一连串因黄金而起的“美元危机”,美国主流学界将其斥为布雷顿森林体系中没有妥善处理好黄金增长和美元印发之间协同关系的“设计缺陷”。

  基于此,其国内不少主流经济学者甚至由此认为:只要“制度”设计合理,诸如60年代末,70年代初因“黄金危机”而起的美元触底,将永远成为历史!

  换一句话讲,在他们看来: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塌最大因素之一的“美元黄金兑换不足”,应当完全归咎于世界经济增长过快与黄金增长过慢这一矛盾积蓄的最终爆发。

  至于美元的增发,完全是美国为了配合世界贸易增长的货币需要,而美国战后短短二十余年高达两万余吨的黄金损失,全是为了世界经济发展而贡献牺牲!

  因此在美国人看来,只要妥善处理好“设计缺陷”,美元就能继续行驶“世界货币”的职能,就能继续为了所谓的“世界经济发展”,而无限施行名为“增发”,实为“滥发”的货币政策...

  但是,美国真的能够如愿吗?

  现代货币理论下的“永恒”:美元正在塌陷!

  显然,在48年前的那场失败后,美国人在痛定思痛之余,针对性的对于美元体系的“设计缺陷”进行了诸多修正:

  1、既然黄金的增长赶不上美元滥发的速度,那么美元就脱钩黄金,捆绑挟持“天知道有多少”,但“人人又离不开”的石油!

  2、既然通过日常的制造出口无法平抑日趋增大的贸易逆差,那么咱就通过政治手段长期垄断世界制造业顶端、通过军事手段满世界制造紧张局势:专利讹诈、贸易剪刀差、军火贩售、人为逼迫美元回流...

  从1972年旨在重新确立美元世界剥削地位的“牙买加体系”成立的那一天,自诩从此彻底远离“黄金诅咒”的美元,在克服了所谓的“设计缺陷”之后,似乎真的就迎来了“永不触底”的黄金时代...

  但是,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存在“永远”!

  并且当前的种种迹象还表明,那个所谓“永不触底”的黄金时代,极有可能将在最近几年内“触底”...

  以下为美国1959年-2019年5月之间的广义货币(M2)的增长量,从统计图中我们不难看到,自进入70年代开始,美国便开始了疯狂的放飞自我:

  至2019年5月,美元的M2总量已经达到了14万6125亿美元!

  看到这里或许有读者要闹了:

  戎评,搞了半天所谓的人美国广义货币才14万6125亿?

  要知道就在仅仅就在今年3月,咱们的广义货币就已经到了188.94亿元,约合美元27.7万亿,那可是人家美国的189.7%啊!

  确实,单单从统计数据上来讲这个结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2018年GDP总量13.2万亿美元的中国,广义货币总量却是GDP总量20.51万亿美元的美国的将近两倍...

  但是,这服“公知大V”最爱熬煮的迷魂汤,难道真的就是数据所表现出的那样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我国的“广义货币”计数,包含了流动中现金M0、本外币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包含了货币及准货币。

  而美国的“广义货币”计数规则上,却并不包含中国计数规则的“准货币”!

  换一句话讲,倘若按照中国的计数规则来,美国的“广义货币”总量,不仅需要加上8万亿的共同基金、还要加上最低300多万亿可抵押交易,在市场中实际充当“货币”职能的“金融衍生品”...

  如此一来,如今美国的实际“广义货币”总量,应当在320万亿左右,是同期中国M2总量的11.6倍!

  而在这个背景下,两国之间的GDP总量差值为1.56、人均GDP差值为6.65:数值均远远小于11.6。

  这意味着什么?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戎评在之前的文章《自罚三杯?美内政乌烟瘴气,仍幻想中国埋单!》中所提到的一个如今发生于美国,并不断加剧的“历史性变化”:

  美国的居民以及如美国州和政府、以及养老基金、对冲基金以及美联储等机构,成为了最大的美债持有者,约占美国国债总数的67.5% ,世界其他国家的美债持有量仅为32.5%,中国持有比例下降至7%...

  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历史性的转变?

  难道是自2014年以来,因为中国4500亿美元/年的减持?

  抑或是此刻正在世界各国发生的“美债抛售潮”?

  不!这些只是表现的结果,而并非问题的原因,造成美国如今“困局”的原因只有一个:

  现代货币理论 (MMT)指导下美国货币政策而导致的美元信任危机!

  何为“现代货币理论 ”?

  简单的讲,登台于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现代货币理论”,其实不过只是早期“货币数量论”和凯恩斯“流动偏好理论”的杂交理论。

  他们以反凯恩斯主义的面目出现,认为政府为了满足充分就业,不该顾及平衡预算,国家可以无限印钞还债而不会面临最终破产清算 ,因此在此逻辑之下,国家债务和预算赤字,就不会成为问题...

  但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算计到了黄金挂钩的动态弊端、算计到了美元回流乏力等诸多“设计缺陷”的现代货币主义者们,却算漏了最大的一点:人性!

  美国人心不足: 仅凭印钞机就能从全世界进行周期性的财富掠夺,产业劳工哪里抵得上金融强盗来钱快?320万亿的广义货币总量通胀下,美国人日子倒是过的滋润,但是恶果却要世界来为他分摊!

  各国不是傻子: 美债一年累积一年,仅仅是中央政府的债务规模就达到了22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负债6.8万美元,还不连地方债务...

  如此情形下,购买美债时再信任恐怕也得“犹豫”一下!

  事实如此:美国可以将经济提前押给万亿美元的赤字白条,但是美债的主动权,却掌握在全球各大买家的手中....

  但是,如果各大买家再也不愿意为美国的“赤字白条”付账时,美国又该何去何从?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2019年3月22日,《中国证券报》刊文惊呼:

  10年期美债收益率自2007年7月以来再次出现倒挂,美国经济复苏周期或已触及“天花板”,美元危机即将到来!

  这是危言耸听吗?

  当然不是!

  众所周知,美债收益率曲线是由短期利率(通常指1年、2年、3年期国债)和长期利率(通常指10年、20年、30年期国债)共同构成。

  一般来讲,短期利率是低于长期利率的。由于长期利率反映的是实际的经济发展情况,当长期利率低于短期利率时,这种情况被称为收益率曲线“倒挂”。

  而这,也间接表明了投资者对未来经济增长的前景的悲观:在过去的半个世纪,美债收益率“倒挂”的情形只出现过6次,每一次出现后的平均311天,由美国而起的经济衰退就必定发生!

  上一次“倒挂”,引发的是波及世界的“全球金融危机”,这一次,引发的又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世界在未来的一年之内将会怎样,但是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美元,已不再可靠!

  美债,已不再可靠!

  而在此情形下,如今在世界各主要国家中掀起的“购买黄金”、“抛售美债”风潮,自然就变得不难理解...

  不过,正如美国商业大亨J.P.摩根所说的那样:

  危机,往往也是最珍贵的机遇!

  因此在戎评看来,在如今这场即将到来的危机下,一些“胸怀大志”的国家,绝对不可能做视机遇流失....

  2019年5月31日,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倡议:应以黄金为信用基础,在东亚地区施行一种新的“货币体系”,取代现有的美元交易体制。

  谁来领头?选用何种货币?对于这些问题,马哈蒂尔既然没说,戎评也不想过多揣测...

  只能说:

  历史车轮滚滚;逢九必变,东风烈!

  40年韬光养晦;能屈者,能伸!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