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颜色革命”再起,又惨遭“调查”,内忧外困之下,两则启示必须说!

2019-07-2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戎评    阅读: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的心情,那就是 困 。 7月12日,受黄背心启发,数百名非法移民自称 黑背心 ,在巴黎占领了雨果、居里夫人等法国名人安息的先贤祠,要求和法国总理直接对话,并向政府索要合法居留文件。 非法移民们睡在高速公路下,而巴黎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的心情,那就是“ ”。

  7月12日,受“黄背心”启发,数百名非法移民自称“黑背心 ”,在巴黎占领了雨果、居里夫人等法国名人安息的先贤祠,要求和法国总理直接对话,并向政府索要合法居留文件。

  非法移民们睡在高速公路下,而巴黎有20万套空置公寓…随后,现场演变为暴力事件,期间警方使用了警棍和胡椒喷雾,有人在扭打中受伤。

  而就在11日,法国议会如约通过针对互联网巨头的税收法案,只待总统马克龙签字,法国将对为法国消费者提供数字服务的企业加征3%的税费。

  而征税的对象是全球收入在7.5亿欧元以上和在法国年收入在2500万欧元以上的公司。

  法国的数字服务税若通过,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等公司均可能受影响。因此,这项税收被称之为GAFA税。

  在议会投票的前一天,美国先下手了。

  美贸易代表办公室10日宣布,特朗普当天下令,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对法国数字服务税发起调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称,法国此项税法对美国技术公司“不公平”。

  对于美国的“301调查”,法国人这次的态度可谓是相当强硬,法国财政部长称:法国是一个主权国家

  也不知是否是凑巧,就在吃瓜群众以为法国人站起来了之时,法国就爆发了“黑背心”运动,请不要联想…

  301伺候,真是因法国先动手?

  GAFA税在法国很早就开始酝酿了,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本打算在今年1月1日就开始实施这项影响广泛的新法律。

  根据测算,该法律的实施仅在2019年就能带来5亿欧元的税收。

  随着法案的通过,法国将成为欧盟第一个征收此类税收的国家,而包括英国和德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也在考虑实施类似的税收政策。

  英国政府11日公布的财政草案显示,其政府计划从2020年4月起,对“从英国用户身上获取价值的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平台和网购平台收入”征收2%的税。

  对于这项数字税,法国政府也做出了回应。

  勒梅尔表示:

  我要向美国伙伴传达的信息是,这项税收应该鼓励他们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简称经合组织)层面上加快国际数字税方面的工作。如果达成经合组织协议,法国将取消这项税收。

  法国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是要向美国人妥协吗?

  在戎评看来,勒梅尔口中的“鼓励”是对美国施压比较委婉的说法。更准确的说,法国是想在数字税问题的解决进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突破欧盟难以达成一致的困境,在国际层面上有所作为。

  近年来,法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表现越来越强硬,逐渐扛起了盟友“反美”的大旗。

  在前不久的大阪G20峰会上,为了取悦美国,日本准备在G20公报中不提“全球变暖”和“脱碳”。与日本这样懂得“揣摩圣意”的小弟相比,法国更像是来“砸场子”的。

  马克龙坚决地亮明立场。他已承诺,会拒绝签署任何未提及旨在应对气候变化的2015年《巴黎协定》的G20公报。

  在这位法国总统的“强势”争取之下,20国领导人签署的公报称同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巴黎协定》不可逆转。

  敢明目张胆的“造反”,这位法国总统也是有足够的胆子。

  与此同时,在美国对欧盟的征税问题上,马克龙早已表明立场,法国应该与其他志同道合的国家尽可能联合起来抵制保护主义,尝试通过促进美国以外的贸易协议来绕过特朗普政府。

  对于此,默克尔表示了支持。

  虽然由于传统政治格局的惯性,法国并没有脱离依靠美国的轨道,但是马克龙的种种动作来看,法国正准备“大干一场 ”。

  这两年,美法的关系貌合神离,从马克龙提出建立欧盟的军事力量开始,特朗普政府就对马克龙大为光火。

  特朗普就曾经对法国“黄背心”运动发表个人观点,嘲讽法国顽固坚守《巴黎协定》,以此带来了暴乱。

  法国的这场轰轰烈烈的颜色革命也是震惊世界,幕后黑手是谁也不用戎评过多阐述。

  近年来,特朗普一直通过向法德两国来向欧盟发号施令,但是法德似乎并不买账。

  例如,必须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必须完成国防开支占总预算的规定指标;不能和伊朗合作,听从美国的制裁,放弃伊朗核协议。

  这一系列的要求,法德并没有做出让步,甚至在公开演讲中,批驳了特朗普的野心。

  7月14日,法国国庆日的前一天,马克龙正式宣布一个大消息:在法国空军内部成立太空司令部,发展“空天军”,增强国防实力。

  这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西方大国宣布将成立太空司令部和“空天军”!

  马克龙除了有对国家安全问题的考量,也在间接向美国宣告:法国正在努力寻求战略空间自治,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响亮,马克龙的巴掌,硬生生的抽在了华盛顿的脸上。

  当然,马克龙最疯狂的举动莫过于推进创建欧元区预算的建议。

  不久前,在马克龙的推动下,虽然仍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但欧元区财政部长就未来公共预算的要点达成一致。

  欧元区公共预算一旦达成一致,欧元就有了与美元抗衡的资格。

  美元可是美国霸权的根本,为了这个国本,美国人甚至不惜发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

  在华盛顿看来,美国与欧洲关系紧张,法国应当负主要责任。

  美国国会、对外政策机构和政策圈子里的多数人认为,法国是让美国最感头疼的欧洲政策的幕后指使者。甚至有些人说,法国已经成为美国的“敌人”。

  对待敌人,特朗普的手段并不柔和。

  因此,美国在明面上对法国开启“301调查”,暗地里操控颜色革命,对法国进行制裁。

  “301调查”是美国用来打开一些国家加税之门的利器,引发一场新的贸易大战。

  一轮新的“剪羊毛”与“反剪羊毛”大战在所难免。

  乱局中的野心

  不仅仅是法国,如今的欧洲,怎一个“乱”字了得。

  从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到今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英国议会也吵了三年,三年内也换了两个首相,但至今仍连一个脱欧方案都没拿出来。

  脱还是不脱,这不仅是摆在英国面前的一个问题,也是摆在欧盟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7月16日,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以383票成功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欧盟的“人事大剧”终于落下帷幕。

  这可不仅仅是一项简简单单的“民主”选举,其中还隐藏着猫腻。

  早在5月底,欧盟议会多数党团领导人刚达成一致,认定欧盟委员会主席必须从参加今年欧洲大选的“首席候选人”中产生,而这位新的主席冯·德莱恩却不在其列。

  按照民主选举的原则,德国籍的韦伯在大选前后一度是欧盟委员会主席的热门人选,因为他担任主席的“人民党党团”是传统的第一大党,选举结果也再次证实了这点。

  但是被各国元首提名的既不是韦伯,也不是在G20峰会上提名的现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提莫曼斯,而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冯·德莱恩。

  民主选举的价值和意义变得一文不值,始于民选,终于交易。

  而在这次的暗箱操作之中,马克龙可谓是居功至伟。

  本来,韦伯有望当选为欧盟委员会主席,但是却遭到了马克龙的强烈反对。

  为何?

  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两人所属不同的党团阵营,因此马克龙担心不好“控制”韦伯。

  第二,马克龙就任总统后意识到委员会主席一职在欧盟权力架构中非常重要,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他的有关欧盟发展的政治抱负是否能更好地得以贯彻。

  最终,在各方的妥协之下,冯·德莱恩成为了新的候选人。

  很显然,欧盟的人事扑克牌还没打完,欧盟的内部权力斗争还将继续下去,而且法国想要夺取主动权的野心也更加强大了。

  马克龙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美国在中国受到巨挫,似乎让他看到了时机,迫切想要寻求提升法国的主动权。

  内忧外困之下的法国

  但是从现实来看,马克龙想要提升法国的主动权,摆在他前面的有两个难题需要解决。

  第一,如何应对外部美国的施压。

  中美贸易战逐渐平息,美国基本没有从中国捞到好处,最终承担关税的却是美国的消费者们。

  对于特朗普来说,2020年大选在即,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寻求连任。

  美国大选所有历史记录表明;在职总统能否胜利竞选连任,关键核心是在其任期内美国经济能否保持增长的势头。

  如果现任总统任期内美国经济始终保持增长,现任总统就有最大概率打赢选战连任总统,而一旦在其任期内出现经济衰退和重大的经济风波,无论其执政记录和竞选活动如何优秀,现任总统都将失去竞选连任的机会。

  因此,对于特朗普来说,最为重要的是如何在2019-2020年间,保障美国经济不出现衰退和重大经济风险。

  但是从美国最新的经济数据来看,一切都不容乐观。

  包括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在内的美国工业总产出自2018年底以来停滞不前——截至5月,美国工业总产出比2018年12月水平低0.9%。同期美国制造业产出下降1.5%,下降幅度更大。2019年4月,美国制造业产出比11年前的2007年12月水平还低了4.8%。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特朗普振兴美国制造业的愿望落空了,意味着美国经济存在放缓的风险。

  与此同时,根据最新的民调结果显示:民主党的3位候选人均以相当大的优势领先于特朗普, 与前副总统拜登更是相差9个点。

  在民调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为了获取连任,从现在到大选之前,美国经济不允许出现任何问题。

  如何保障美国经济不出现问题?从内部而言,美国股市处于高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以及美国国债的恶行膨胀都给美国经济带来不确定性。

  那么,就只有从外部解决,特朗普本想从中国身上啃下一块肉,但是最终却是自己被磕了一颗牙,继续对付中国,特朗普只能是自寻死路。

  摆在特朗普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吸盟友的血。

  如今,法国既然想当出头鸟,那么自然就容易挨枪子。

  前不久,欧盟为了缓解贸易冲突,在进口美国牛肉方面做出了让步,让美国人尝到了甜头。

  眼下,欧洲各国政府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一个更大的风险上面:美国就汽车进口是否也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进行调查。

  据欧盟官员估计,这项调查可能会让约580亿美元的欧盟制造汽车和汽车零部件成为加征关税的打击目标。这一金额接近受钢铝关税影响的商品金额的10倍。

  对于这一次的“吸血大战”,戎评倒是希望欧洲人能拿出“我们是主权国家”的勇气。

  第二,如何解决法国内部的矛盾。

  前面的“黄背心”运动还未解决,后面的“黑背心”又来了,再后面什么颜色的背心就说不一定了。

  一个大国被搞成如今这个样子,除了幕后推手之外,自身的问题也同样值得注意。

  在戎评看来,法国的这场颜色革命主要是由两个问题导致的。一个是难民问题,一个是社会福利待遇问题。

  巴黎,一度被称之为浪漫之城。可是你可曾知道,在巴黎的郊区,却是另一种景象,那里治安恶化、失业率高,贫穷、暴力随时都在上演。

  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因为难民问题。

  在欧美人的眼里,种族歧视是政治高压线,任何人歧视黑人或穆斯林都会被千夫所指,任何政治家发表拒绝难民入境的言论都会被民众和舆论攻击为冷血、魔鬼、变相杀人的刽子手。

  马克龙曾表示:欧盟应该接受难民,因为那是“责任与荣誉”。

  但是,为了所谓的“责任与荣誉”,又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呢?强奸、抢劫、暴力冲突随时都在法国上演,这是身为一国总统的“责任与荣誉”吗?

  对不起,戎评实在不能苟同。但是这些难民问题欧洲人有原罪,这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能将我们的想法强加给他们。

  如果家门口来个要饭的,家里有钱的人给点吃喝很正常,为富不仁是不存在的,咱可是有头有脸的博爱之人。

  来三五个要饭的,收到家里打个长工,让他吃饱喝足,既有名声还有实惠。

  一口气来千八百个要饭的,要住到你家里,还嫌你给的伙食不好,还要和你平起平坐,认为你自己住的主卧太大太舒适,要求和你住一样的房子,还对你家的女人动手动脚。

  哦对了,要是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十几二十年后,他们还会选择武装暴动,把你家里人给枪杀了。

  试问哪个人能受得了!

  升米恩,斗米仇。

  历史上,凡是大规模接收难民的国家,都引发了悲剧,而且是那种绵延几十年至今看不到尽头的祸患,这是有大量血淋淋的历史事实做依据的。

  前几天,法国传来的一则新闻让戎评震惊了:

  7月4日,据法媒报道,一辆满载坦克、装甲车和军用全地形车的军列,在行驶进站台后,列车就被抛弃在那里,司机也消失了。

  经过调查发现,这起事故的原因竟是司机要按时下班。于是,就自作主张,把列车抛弃,擅自离开了工作岗位。

  军车、抛弃、按时下班…这都是些什么骚操作?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骚操作,竟然还有很多人认为这位“准时”的法国司机做法合理。

  这是不是对西方“高福利制度”有什么误解,开军车也要按时下班,那是否意味着打仗的时候,也要按时下班…

  这么看来,的确是没有人能在法国投降之前占领巴黎!

  高福利待遇确实是人人都在追求的目标,但是西方国家如今的畸形的高福利待遇却在不断的拖垮他们。

  事实上,高福利制度中的大幅提高收入、几乎无门槛发放全民失业保障金等等,确实在最初的时候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样环境中生活的民众,会逐渐变得懒散。

  即便没有找到工作,也能比较轻松地获取高额的失业补贴,那还找工作干嘛。

  在这种“畸形的福利待遇”下,一方面是高居不下的失业率,另一方面是尴尬的劳动力紧缺。

  西方人在经历过“高福利的积极期”后,已经在人性的使然下,一发不可收拾地迈入了“高福利的弊端期”——全民懒散 ,整个社会没有丝毫的危机感。

  其次,高福利是需要巨大的经济支出的,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一切都好说;但是一旦国家经济进入困境,高福利会拖垮整个国家。

  近年来,法国经济低迷,政治动荡、高福利待遇不但成为国家发展的“累赘”,还成为了社会矛盾的爆发点。因为无法提供更高的福利待遇和生活保障,法国不但成为了近年来世界的“罢工中心”,还成为了“革命中心”。

  马克龙是怎么也想不到的,为何只是征收了一点点的燃油税,就爆发了轰轰烈烈的“黄背心运动”。

  从本质而言,法国民粹主义、底层抗议浪潮的出现是一系列因素叠加的结果。这些因素中主要的是经济发展无力,社会保障冲突加大,底层民众的欲望进一步释放,以此来逼迫政府妥协。

  欲望一旦被释放,就再也收不回去了。长期恶性循环之下,民众最终会走向愤怒,走向极端。

  慵懒、欲望,最终毁了美好的愿景,而在高福利制度下,陷入低效运转和矛盾升级的西方高福利国家,如果不抓紧时间改革,最终恐怕也只有“革命 ”这一条路了吧!

  但革自己的命又何其艰难!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中国有句俗语:廊檐水,点点滴在旧窝坑。对于法国发生的一切,对于中国来说,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

  两条启示,戎评必须说。

  第一、来自外部的威胁仍然存在。

  诚然,中国与美国暂时休战了,但是从本质上来讲,美国将中国列为最大的对手这是事实。

  如今,特朗普为求连任,必然先要搞好经济,等美国喘过气来,后面必然是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有两个时间段需要注意,一是美国把盟友的血吸够了,转头就可能来对付中国;二是等美国大选之后,不管特朗普有没有连任,但是对中国的态度是不可能改变的。

  我们能够做的唯有未雨绸缪。

  第二、来自内部的问题值得警惕。

  法国已经凑足了两种颜色的背心了,如果还不进行改革,长久下去,凑足七色背心也未可知。

  正如许多网友所说:凑足七色背心,就可以召唤神龙,满足三个愿望了!

  能不能召唤神龙戎评并不清楚,但是却一定可以满足三个愿望!

  这三个愿望是:

  民不聊生;

  宗庙丘墟;

  礼乐崩坏;

  

  从某种程度来说,“颜色革命”的种子,已经悄悄种在了中国!

  这些人当中,又有多少是非法入境,又有多少是非法居留、又有多少是非法就业的呢?

  可气的是,外族人到了中国,竟然还拥有特权,竟然还高中国人一等。

  正如网友所言:我们搞了30年计划生育,不是为了给外国人腾地方的。

  戎评并非是歧视外国人,只是站在一个中国人的立场,有些话必须说。

  外来的威胁,我们从来都没有怕过,我们总是能一次次的战胜他们。

  匈奴的铁蹄,没有攻破长安城;

  日本的利炮,没有打趴这条巨龙;

  美国的封锁,没有吓怕中国人民。

  但是民族冲突问题,是我们必须要值得警惕的,一旦冲突爆发,后果是我们难以承受的。

  西晋元康九年,大臣江统作《徙戎论》上奏晋惠帝,提出将氐、羌等族迁出关中的主张,并以并州的匈奴部落为隐患,发还其本域。

  《徙戎论》有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戎狄志态,不与华同。  

  

  然而统治者未能采用,结果不及十年,中国历史上就发生了一件“少数民主”屠杀汉人的惨案!

  教训之惨痛,岂能再次重演!

  有道是“不谋一时者不足谋万世 ”,强盛时期必然要考虑盛世下的隐患。

  抱着“我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的鸵鸟心态刻意回避民族问题的结果,必然是最后危机时刻矛盾的总爆发。

  文章最后,戎有一言:此等皆可申谕发遣,还其本域,慰彼羇旅怀土之思,释我华夏纤介之忧!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