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往事,戴老板的逆袭!

2019-08-16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九边

很早就承诺讲这个话题的,一直跳票到现在,终于装不下去了,准备一篇文章把戴笠说清楚。我从小好像就经常听说戴笠,大家普遍对这个人的评价是,太牛逼了,特务,中国的希姆莱,盖世太保等等,这让我很纳闷,因为我每次想了解戴笠到底做了什么牛逼是值得这些

  很早就承诺讲这个话题的,一直跳票到现在,终于装不下去了,准备一篇文章把戴笠说清楚。我从小好像就经常听说戴笠,大家普遍对这个人的评价是,太牛逼了,特务,中国的希姆莱,盖世太保等等,这让我很纳闷,因为我每次想了解戴笠到底做了什么牛逼是值得这些称号的时候,大家就都不说话了,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说不上来戴笠具体做过啥。后来自媒体兴起了,你去网上搜索戴笠,几乎不外是“戴笠和有妇之夫的女演员蝴蝶有一腿”,“震惊,戴笠竟然用这种手段对付日本美女间谍”,“天啊,戴笠上飞机前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飞机就摔下来了”,“突发,戴笠竟然搞到了龙泉宝剑”等等,这让我非常纠结,开始纳闷戴笠到底是干嘛的,如果是情报头子,为啥主要功绩都是这么些破事呢?不应该是在我党这边有类似“龙潭三杰”那样的高级情报人员吗?不应该是在延安搞了情报网吗?这不应该才是一个情报部门的领导该干的事吗?带着这些疑问,我找到了前军统的各种特务的书籍,比如文强,沈醉他们的回忆录,上次去台湾还专门买了一本谷正文的书,看了不少,大概也就清晰了,近代史有个特点,乱七八糟,各说各的,但是吧,你把多个人的说法放一起,总能看出个大概来。我们今天从头说,说完了,大家也就明白了。首先要说,戴笠原名戴春风,发迹之前的历史,非常非常少,基本都是他自己后来对着手下吹牛逼偶尔有透露,或者他跟自己的好兄弟喝多了乱说,兄弟们又添油加醋对外说出来,不过这也正常,戴笠还真有点像希姆莱,希姆莱之前是养鸡的,后来被希特勒看上,一下子就腾飞了。戴笠也差不多,在被蒋启用之前,没做成过任何一件事,基本就是个混混兼Loser,这样的经历,他当然不会随便说了,现在唯一知道的几件事,比如他年轻时候混上海,只有一件衣服,平时睡到表哥家客厅,被表嫂嫌弃等等芝麻蒜皮的破事,而且很明显是他后来喝多了跟别人吹牛逼,哥当年在上海老惨了,依靠个人努力混到现在,个人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blablabla。他崛起的关键是两个人,一是胡宗南,二是蒋介石,崛起的过程既不励志也不传奇,说白了就是一部投机史跟人情史,这也是为啥现在几乎所有的文章里对他的这段历史语焉不详。戴笠早年加入过青帮,后来又去参加黄埔军校,但是属于比较晚的,黄埔六期,我们经常讲,参加黄埔一定要趁早,因为如果来的太晚,蒋介石队伍里的核心位置都已经被填满了,你来了就没坑了。戴笠后来也经常悔恨这事,感慨自己时运不济,怎么那么晚才去投奔黄埔。而且第一次面试还没通过,他的朋友建议说,落榜原因可能是你的名字听起来太娘炮,大老爷们竟然叫“戴春风”,应该起个像爷们一样的名字,所以戴笠临时决议,从古越歌谣里取了个词,“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然后他就叫了戴笠,奇怪的是,这句话的意思是“苟富贵,勿相忘”,我一直纳闷他到底知道这句话啥意思不。不过后来好歹混进去黄埔了,但这事并没有改变他的命运,因为他上学那会儿,蒋委员长已经把前几期的学员编到部队里,并且带着队伍去北伐了,前线将士浴血拼杀建功立业,戴笠他们在学校里做体操踢正步,枯燥而乏味,这个背景下,戴笠可能觉得没啥前途,找了个机会脱离黄埔又溜达去上海了,对,戴笠一直也没从黄埔毕业。 在上海戴笠应该也没少折腾,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啥都没折腾出来,直到他的兄弟胡宗南受到蒋委员长重用,他的机会来了。在这里,我们就得切出来,再讲下黄埔,不然大家理解不了后来的很多事。黄埔军校现在听起来总有一种很酷很强大的感觉,其实蒋在大陆二十年,黄埔军校毕业的学生一直在充当国军中的中下层军官,上层基本都是老军阀里的人,或者保定士官学校毕业的,再或者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还有一些云南讲武堂的。蒋一直以来做的一件事,就是费尽心思把他的学生塞到高层去,但是涉及利益分配,做事不能太过。而且他一直都是个黑社会头子的地位,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完全独裁,所以控制力不那么强,得顾忌各方态度,担心把大家给逼反了,所以做的非常艰苦,到他离开大陆,并没有太多的黄埔学生进入高层,只做到了把自己的队伍尽量用上自己人。其中胡宗南是蒋最得意的学生,成了黄埔军校里的“火箭少男”,1926年国军北伐前,他还是一个上校旅长,但到了5年后的1931年,已经干到了第一师少将师长,可见蒋非常欣赏胡宗南。此外还有几个铁杆亲信,比如何应钦,还有我们前文讲过的陈诚,这篇文章《帝国政界往事,从炮兵连长到上将》,陈果夫陈立夫兄弟,等等。而且蒋这个人非常复杂,他最关心的三个领域,军队,特务,财政,这是他的三个命根子,在这三个领域内部,每个领域都是三个人在看着,比如在军事方面,是陈诚,何应钦,胡宗南;财政方面,让小舅子宋子文,连襟孔祥熙和侄子陈氏兄弟负责;特务方面后来分别让戴笠,徐恩曾和毛庆祥三人分管。所有领域都三足鼎立,这样就可以有效防止这三个领域他自己被孤立,或者军头财阀做大,蒋这人对社会改造兴趣不大,但是玩权术基本是我国历史上的大师级,这也是他能从清末流氓群中迅速脱颖而出的原因。所以后来陈氏兄弟让徐恩曾搞了一套特务机构之后(徐恩曾就是中统的),作为制约,蒋也让胡宗南去搞个调查处,当时叫黄埔校友调查处,一开始主要是调查当时国府军校毕业生的思想动态,类似政审机构。而胡宗南正是戴笠的好兄弟,此时戴笠正好无所事事,所以胡宗南随手将戴笠拉到了这个小组织里,谁能想到,戴笠竟然以这种方式进入了情报圈。戴笠加入了调查处后,正好蒋介石比较缺乏安全感,因为江湖上到处是要刺杀他的风声,甚至小舅子宋子文出差期间差点被打死,秘书替他顶了枪,蒋于是让手底下的人选拔根正苗红信得过的,出身黄埔,并且供职调查部门的人充当他自己的卫队,戴笠凑准机会,一顿运作,竟然如愿以偿加入了蒋的卫队,这下好了,凑领袖眼皮子底下去了。给蒋当保安就能得到光辉的前程吗?这个不一定,蒋的好几个侍卫最后都不得好死,其中一个被他给活埋了,另外几个一直跟着他,他死后也继续在慈湖附近住着给他守陵,像戴笠这种脱颖而出的,仅此一例。戴笠当上保安后,赶紧拉了几个和他一样加入黄埔太晚,以至于没啥门路的黄埔毕业生,他们几个成天偷摸在外边各种打探,经常趁着蒋上车前或者路过塞蒋手里,蒋当时还是个新崛起的军头,并没有那么大架子,卫士塞纸条随手就接了。现在已经不知道当时戴笠打探到了什么消息,有几次上报重要信息后,蒋彻底记住了这个长着马脸的中年汉子,并且越来越倚重,并且不断安排各种任务,慢慢的,戴笠也就不去警卫班上班了,干脆在一个叫“鸡鹅巷”的地方租了个办公室,和他的小伙伴忙乎起搜集情报的事,如果熟悉军统的话,就知道鸡鹅巷这个地方就是后来军统的办公地。而离戴笠呆的地方不远的另一个地方,二陈也搞了一个小情报部门到处打探消息,由徐恩曾做小领导,这个小组织后来发展成了著名的中统。不过在当时,戴笠依旧是小打小闹,蒋介石不可能从私库里给他太多钱,他自己也没财源,所以组织一直不温不火,十来个人在那里折腾,这十个人就是后来著名的“十人团”,据当时一起干活的特务后来回忆,说戴老板精力极其旺盛,经常三天三夜不休息的工作,这一点应该是真的,因为不止一个人这么说。这种小打小闹一直持续到复兴社成立,机会终于来了。这个复兴社是个法西斯组织。我们知道,正如商场上的竞争归根结底是公司之间的竞争一样,在当时中国,也是各种组织之间的竞争,蒋介石再牛逼,他也不能一边看地图一边去带兵冲锋陷阵对吧?但是他那个国民党一直又太松散,是个人就可以入党,门槛太低,没有凝聚力,不堪重用,而同时期的共产党却门槛极高,审核极严,一般人进不去,进去的都是精英。所以从30年代开始,蒋越来越看好德国法西斯那套,希望自己也有个效率高,齐心,忠诚,成员愿效死力的小组织来支持他。尽管当时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已经在到处招聘大学生搞了一个叫“中央俱乐部”的玩意来支持蒋,也就是传说中的“CC系”,但是蒋心态比较复杂,他不大喜欢文人,而且也不希望“CC系”做的太大,开始思考两个组织平行。当时他手底下的人也都看出来了蒋的这个需求,有个叫腾杰的黄埔毕业生去了趟日本,在日本学习了日本的法西斯组织之后,回国联络他们黄埔去欧洲德国意大利留学的那些人,建立了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一个组织,叫“力行社”,这个力行社也叫复兴社,也有学者说是复兴社是力行社的一个边缘组织,反正一团烂账,咱们不是搞学术骗经费没必要纠结这些事。咱们就按照李敖的说法,叫复兴社。不多大家注意的一点是,法西斯在那个时代并不是贬义词,甚至是个很酷的词,当时全世界的年轻人,谁不爱法西斯呢?而且希特勒那个举手礼,和“法西斯”这个词一样,来自罗马,叫“罗马礼”,现在台湾还在做。

  而且我们一定要强调一点,“法西斯”原本是罗马司法专用词,代表的是“团结就是正义和力量”,一开始并没有独裁什么的意思,不过确实有“惩戒”的意思在里边。我们知道,西方认为罗马是他们的源头,所以这个法西斯标志一直以来都不是个贬义词,没有一个国家说我们就不爱团结我们就爱分裂,连华盛顿特朗普也在成天强调团结嘛,而且大家可能不知道,西方的话语体系里,下图这种几只箭放一起,也是法西斯的另一个衍生标志,跟那个束棍是一样的,也代表的事团结,有点像我国那个小故事,几根箭放一起不容易折断:

  再看美国国徽:

  国徽里那个鹰爪抓着一捆箭,这就是罗马法的隐喻,就是那个法西斯衍生标志。有十三根箭,代表的是十三州。而且大家看到美国国徽上那句拉丁语“E Pluribus Unum”了吧,那句话就是拉丁语里“法西斯”的解释,“合众为一,众志成城”的意思,而且那个鹰和盾的标志,也是来源于罗马,我们看电视能看到罗马军团走在最前边的那个人举个鹰标。如果了解罗马和美国,就能发现美国处处在学罗马,包括美国的国家建筑,基本都是罗马式。回到正题,复兴社里基本全是黄埔的人, 核心骨干可能大家不咋听说,不过在当时都是牛逼人物,比如贺衷寒,邓文仪、康泽什么的,江湖人称“复兴社十三太保”,戴笠那时候资历较浅,所以排名比较靠后。这个贺衷寒可能很多小伙伴没听过,不过回到当初,这人不得了,我们刚才说胡宗南是黄埔军校里最受蒋器重的,不过胡宗南是“武夫”,在黄埔,还有一个主文的,也就是贺衷寒。黄埔右派里的“文武双璧”,是蒋最器重的笔杆子型人物,在当时看来前途无量。后来1949年我党发布了一连串要处分的罪大恶极的国党战犯,其中贺衷寒还比较靠前。复兴社成立的时,蒋委员长有个生动形象的动员,说是希望组织能像“梁山泊”,梁山泊不是有个店嘛,孙二娘他们在那里一边卖菜一边刺探情报,确认了目标之后山上的人冲下来搞事,所以蒋委员长对力行社的要求是:情报和行动,随后就把戴笠也给弄到复兴社去当小特务头子去了。这个行为看着没啥,但是非常关键,至少对戴笠来说是决定性的,因为复兴社是国家单位,类似第二人民医院,或者国家安全局,是有编制的,国家拨款,也就是政府给复兴社拨款,复兴社再给戴笠拨款,这下戴笠开始迅速进入状态开始招兵买马。由于复兴社存在时间特别短,很快就改组了,所以参加过复兴社的人不多,一般国党内部参加过复兴社是了不起的资历。不知道大家看过《潜伏》没,里边余则成的老上司,吴敬中,电视剧里多次提到他就是蓝衣社(蓝衣社就是复兴社)的人,有根基有背景,给军队 的人打电话也趾高气扬,谁都得让三分。余则成也多次表示自己取代不了站长,因为自己没进过蓝衣社。而且复兴社不仅拿财政拨款,戴笠他们几个生财有道,去码头查鸦片,查到之后就批发给杜月笙,然后杜月笙再零售出去。戴笠用买鸦片的钱搞扩张。复兴社那些年效果显著,一方面是蒋的政治杀手组织,比如杨杏佛和史量才这样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就是复兴社杀的,而且可能很多人都知道的那个斧头帮的王亚樵,我们刚才说宋子文被刺杀过一次,就是王亚樵干的,后来王亚樵又扬言说是要刺杀蒋,蒋授意戴笠把王亚樵给干掉了,这事在当时也是一时大事。同步的,当时复兴社在谍报方面研究的很深,破译了军阀们的电码,中原大战中起了大作用。大家去看中原大战,就能发现蒋打仗超垃圾,但是一直有两个大杀器,情报和金钱收买,通过这两样蒋竟然赢了中原大战。而且1933年,后来干到军统二号人物的郑介民在北京干了一票大的。当时北平尽管还是民国的地盘,但是控制在军阀手里,到处是日本浪人间谍,在六国饭店,军阀张敬尧正在跟日本人偷摸接触,准备充当日本代理人。为了阻止叛变,也为了警告其他军阀,复兴社准备下手。郑介民反复侦查确认好情况后,后来的军统头号刺客白世维潜入戒备森严的六国饭店将张敬尧一举击毙,一下子震惊国内,很多北洋重臣一开始还在犹豫,但是这事之后都决定跟着中央混。此外复兴社还规定,如果发现党内腐败分子,清除后可以分到那人60%的家产,所以大家看严肃的电视电影的时候,经常看到戴老板在调查某某腐败,因为他们从复兴社那会儿就有内部反腐的职责。黑白通吃,复兴社慢慢成了一个传奇色彩恐怖组织。复兴社最厉害的技能不是搞间谍,而是刺杀,这个毛病后来又传给了军统。与之相反的是,我党情报部门一般不玩刺杀那一套,擅长渗透和分化。后来我们一直把军统当成一个间谍组织,其实美国人看的很清楚,说军统是中国的盖世太保,盖世太保是干嘛的?是秘密警察啊,平时主要干一些监视,抓人,审讯,暗杀什么的活,这才是复兴社和后来军统的主业。随后戴笠迎来了巨大的挑战,也就是西安事变。西安事变对戴笠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机会,因为蒋一直让他和他的上司贺衷寒负责西北事宜,看着张学良和杨虎城。他俩也认真在干这事,但是完全被小张给糊弄了,小张,杨虎城,中共在复兴社的眼皮底下完成结盟,复兴社的人却一无所知。其实一直以来,无论是复兴社还是军统中统,跟中共在情报战对决过程中一直处于下风。西安事变前宋子文觉得蒋孤身跑去陕西就是找死,让他小心张学良,但是蒋本人自信的一逼,因为他的情报部门给他上报的情报是张学良和杨虎城不和,而且也没发现张学良有异动,所以蒋元气满满就去了。没想到到了半夜戴着狗皮帽子的东北军突入蒋的行营,打死了他的一群卫士,把蒋也给活捉了,蒋跑的太仓促,假牙都没戴,而且跑的太急扭了腰,落下了老毛病,今后一下雨就腰疼,顺便骂小张。

  西安事变对于戴笠来说本来是个死局,因为他自己工作不给力,导致蒋掉坑里了,如果蒋安然无恙回来了,他死定了,肯定会追责。如果蒋被杀了,那他也就失去了靠山,只能是再去当小混混了。所以这个时候戴笠豁出去做了个大胆决定,跟着宋美龄去西安谈判。西安谈判这事对于宋美龄来说问题不大,因为她跟张学良关系很好,而且他俩之间有些只有他俩才知道的事,一直也闪烁其词,现在俩人都死了,这事估计也就一起埋掉了。而且宋美龄跟张学良最信赖的顾问关系也很好,所以宋美龄几乎不大可能出事。但是戴笠,去西安就是找死,东北军烦透了他们复兴社的人,当时的局势,很可能一下飞机就被拖到马路边给毙了,如果枪毙了他能让东北军消消气,宋美龄可能会再带几个戴笠过来。这也是为啥其他复兴社的人一个都没来,比如贺衷寒,自知是找死,于是留在南京想别的套路,比如武装营救蒋委员长。但没想到西安事变顺利解决,戴笠尽管在这事上灰头土脸,据毛人凤说蒋脱下鞋来抽戴笠(这是蒋的常规操作,此外经常破口大骂娘希匹),但是表了忠心,赢得了领导的原谅,这事也就过去了。戴笠顺利过关,但是比戴笠层级高的多的贺衷寒却从此失势,蒋不再信任贺衷寒,贺衷寒的兄弟们后来也跟了戴笠,复兴社的骨干们大部分成了戴笠的人。1936年西安事变之后,我党提出要求解散复兴社,蒋介石当时不是被俘了嘛,说啥是啥,所以也就接受了。他到了南京后,复兴社被解散。1938年,复兴社刚解散,复兴社下属第一处就独立出去,变成了“中统”。第二处由蒋的侍从室亲自带队,实际上由戴笠主持,起名“军事委员会统计局”,军统就挂牌营业了,当初的复兴社特务科科长戴笠也一夜之间成了戴老板,开始了他人生最光辉也是最后的8年。

  ----全文完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