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抵制日货有多猛?深度解析日韩百年血仇!

2019-08-0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果子离啊    阅读:

7月19日,是夜,月朗星稀,天干物燥。 时至凌晨,首尔特别市钟路中学洞14号已大门紧闭,这是日本驻韩大使馆所在,几日来因种种敏感事件平添几分肃杀不安之气。 金某人隐于暗处,死死盯住那紧闭的大门,他的岳父,曾是日本强征劳工受害者。 现在,他坐在车里

  7月19日,是夜,月朗星稀,天干物燥。

  时至凌晨,首尔特别市钟路中学洞14号已大门紧闭,这是日本驻韩大使馆所在,几日来因种种敏感事件平添几分肃杀不安之气。

  金某人隐于暗处,死死盯住那紧闭的大门,他的岳父,曾是日本强征劳工受害者。

  现在,他坐在车里,车已经停在大使馆门前的人行道上很久了,里面放了24个瓦斯罐和汽油桶,还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在做一名“死士”内心最后的挣扎与告别,随后,平静地点燃了车辆和自己。

  “着火了!”熊熊烈火燃烧起来,首尔今夜无眠。

  78岁的金某人最终抢救无效死亡,以这样极其惨烈的方式作出最后的抗争。

纵火事故现场

  纵火事故现场(来源央视)

  与日本人长达百年的纠葛中,韩国人被凌辱过,压迫过,奴役过。 

  而眼前这场捍卫尊严的战斗,大韩民族绝不认输。

  01

  一场关乎尊严的战斗

  7月10日的青瓦台不同寻常,韩国总统文在寅眉头紧锁。

  他紧急召开恳谈会,三星、现代汽车、SK、LG、乐天等财团要员和3家经济机构有关人士悉数参加。

  起因在于,7月4号日本宣布加强对韩国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并决定把韩方从安全保障上值得信赖的“白色国家”清单中删除。

  受出口管制的产品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中的重要原材料,日本的产量占全球产量70%以上,而半导体工业是韩国主要产业,一旦受限,韩国将遭受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

  韩国政府认为,这是日本实施的经济复仇。2018年,多个“强征劳工”案曾在韩宣判,要求日本企业赔偿,日本因此心生不满。

  身居庙堂之高者筹谋应对之时,韩国民间也掀起一阵声势浩大的抵制日货运动。

  5000多名韩国民众在总统府青瓦台网站上请愿,呼吁“抵制日货”,停止购买日本汽车及其他产品,不去日本旅游,并呼吁政府对日本也施加报复性关税。

韩国店家上街抵制日货

  韩国店家上街抵制日货(来源网络)

  在线网站“NoNo Japan”为了抵制日货,主动为用户提供可替代日本货的韩国商品信息。这一爱国性质浓烈的举措,受到韩国网民的追捧,由于大量用户频繁的搜索操作,而一度被刷崩。

  商家们也联起手来,韩国国内已有3600多家中小型商店和2.3万多家超市撤回100多种日本商品。日本啤酒在韩国销量2周内骤减40%,部分商店已经停售日本啤酒。

  在一家酒楼前挂着的横幅上面写着“日本啤酒一杯100万韩元(约合6000元人民币)”,明摆着是不想卖。

韩国商场抵制日货

  韩国商场抵制日货(来源网络)

  韩国赴日旅游人数呈现断崖式下跌,赴日旅行预订量下降70%,最大的日本旅游在线社区“日本旅行者俱乐部”停止运营,日韩通航的部分航班已被取消,部分韩国赴日包机旅行商品已下架。

  韩国全罗南道谷城郡甚至推出“取消赴日旅行换大米”活动来抵制日本。

  由韩国快递企业的快递员组成的劳动团体,也发起拒绝为日本品牌“优衣库”配送商品的活动。

抵制行动蔓延全韩

  抵制行动蔓延全韩(来源央视)

  “身土不二”的韩国人,在一致对日这件事上呈现出空前的团结和决心。

  这不仅仅是一次单纯的头脑发热的抵制,而是一场民族间积怨百年突然找到出口后的猛烈爆发。

  日韩之间,一切不只是经济问题那么简单。

  02

  日韩百年血仇

  日本自古好战,隔壁无辜弱小的朝鲜似乎就是他的练兵场。

  古代史上,日本曾三次入侵朝鲜半岛,分别在唐代、明代和清代。1895年甲午战争,日本击败清国全面占领朝鲜,日本守备队和一些浪人冲入朝鲜王宫,将不肯对日屈服的闵妃杀害、并对尸体进行凌辱焚烧。

  自此,朝鲜人就活在日本阴影之下。

  1910年《日韩合并条约》的签订,规定韩国全部合并于日本,至此,朝鲜完全沦为日本直接统治的殖民地。

  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前,50年的时间里,朝鲜人成了没有尊严的亡国奴。

  为灭绝朝鲜文化,日本强迫朝鲜学校只教日语,勒令百姓不许说朝语,若有犯禁,轻者打耳光,重者坐牢。此外,还强令朝鲜人“创始改姓”使用日式名字,逼得许多不愿改名的朝鲜人自杀或流亡到中国东北。

  二战时期,几十万朝鲜青年被强征充当日本的随军劳工和“兵补”,20余万朝鲜妇女被掳为日军“慰安妇”。

韩国女子抱慰安妇雕像痛哭

  韩国女子抱慰安妇雕像痛哭(来源网络)

  东亚文化历来信风水,日本侵占韩国后,除了从肉体文化上殖民,还从国运上压制韩国。

  据史料记载,日本殖民韩国时,在朝鲜汉城王宫景福宫前建了一座总督府。日出之后,这座总督府会彻底盖住景福宫,使王宫一直处于总督府的阴影下。直到1995年,韩国为纪念光复50周年,才把总督府拆除。

总督府就盖在景福宫正前

  总督府就盖在景福宫正前(来源网络)

  21世纪以来,日韩之间对于独岛(竹岛)产生主权争端,该岛日本称为竹岛,韩国称为独岛,目前为韩国实际控制,但日本一直声称其拥有主权。

  2005年3月14日,两名韩国人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门前,切下自己的一个手指,以此对日本声称对独岛拥有主权表示抗议。

  国仇家恨,日本对韩国来说是深入骨髓的亡国之恨,在一项调查中,韩国人表示最讨厌的国家就是日本。

  但这世上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尤其是在美国人横插一脚的情况下。

  美苏争霸时期,美国为了构建以日韩为基地的东亚冷战格局,一直在推动日韩两国关系正常化。到1965年,经过13年的谈判,日韩两国终于达成《日韩请求权协定》。

  所谓“日韩请求权”,其实就是日本对韩国作出的战争赔偿。双方最终商定,日本提供3亿美元无偿援助、2亿美元有偿援助,以及3亿美元商业贷款,“一次性解决”受害者索赔问题。而韩方则放弃“索赔权”,接受“经济合作”。

  这次协议之后,日本一直以为,赔也赔了,日韩之间的战争遗留问题已经解决,以后两国间就不能再拿这个说事儿了。

  可韩国人不这么想,2012年,韩国最高法院首次裁定“个人索赔权并未消失”,认为《日韩请求权协定》没有涉及对二战被日本征用的劳工进行精神损失赔偿的问题。

  劳工赔偿问题之外,韩国慰安妇的精神赔偿问题也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去年以来,韩国最高法院多次裁决日本公司赔偿韩国强迫劳动的受害者案件。日本人一下子就恼了,坚持拒绝赔偿。

  这次对韩国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从根源上还是为了这事儿。

  03

  半导体之争

  于是,日本决定“蛇打七寸,精准打击韩国的经济核心产业——半导体。

  其实,虽然现在半导体行业是韩国的天下,日本也曾有过辉煌的时候。1993年,日本半导体产业最强盛时,全球十大半导体公司有6家是日本公司,一度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半导体产业国。

  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崛起,直接引发了美国的担忧,其通过各种手段不断打压日本半导体企业,最终导致日立、松下等著名电子产业出现严重亏损,而韩国趁机上位,亚洲半导体产业的核心圈开始逐渐向韩国转移。

三星半导体制霸世界

  三星半导体制霸世界(来源网络)

  对于韩国半导体产业的蓬勃发展,日本是羡慕嫉妒恨。

  虽然辉煌不再,但日本半导体根基很深,基础仍在,尤其是在半导体产业最基础的原材料、相关技术和设备领域,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

  在目前韩国一片萧条的产业格局中,半导体产业已经成为了振兴韩国经济的最有力武器,而日本企业是韩国半导体材料的最大供应方,三星、LG等企业都离不开日本生产的原材料和设备。

  如果这个产业被日本左右,那么韩国经济将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受到日本的制约。

  这次对韩国的打击,精准狠毒,日本也借此提振国内半导体产业士气,可谓一举两得。

文在寅(右)和安倍晋三(左)

  文在寅(右)和安倍晋三(左)(来源网络)

  大韩民族的家国情结会因此次贸易战会变得更浓烈,那段屈辱的历史,就像是始终难以愈合的创伤,再一次被撕裂。

  事关国格,韩国政府不能求饶,也不可能求饶。否则的话,大韩民国的信心将因此粉碎,文在寅会被国民当做“卖国贼”来看待。

  如今的文在寅,就像手握一个烫手山芋,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彻底垮台,粉身碎骨,届时,他的结局绝不会比他的前任们好到哪儿去。

  经此一役,或许韩国终于认识到一个令人心碎的现实:

  70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不能逃脱日本人的魔掌。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