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存量残杀的世界来了!

2019-08-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米筐投资

梳理近一年多以来的国际时事脉络,一个坏的隐忧开始变得越来越确定。 世界正在面临一个无法逃避的现实,增量财富积累的时代气数已尽,而科技滞胀国际贸易塌陷等等表象,都在宣告存量残杀的世界已经全面来临。 近来日韩之间的纠纷、去年巴西街头的疯狂民粹、

  梳理近一年多以来的国际时事脉络,一个“坏”的隐忧开始变得越来越确定。

  世界正在面临一个无法逃避的现实,增量财富积累的时代气数已尽,而“科技滞胀”“国际贸易塌陷”等等表象,都在宣告存量残杀的世界已经全面来临。

  近来日韩之间的纠纷、去年巴西街头的疯狂民粹、法国埃菲尔铁塔下的“黄背心”运动,无一不是最恐怖的警钟。

  如果你深陷在一个没有增量的世界里,人性的“恶”大概率会挣脱出笼。

  1

  墨西哥黑帮往事

  今年6月,在听了美国一家保守派电台就非法越境人数激增所作的评论后,小心眼脾气大的美国总统半夜发火了,随即发布美国特色的“推特红头文件”,决定对邻国墨西哥商品全面加征关税25%,最后时限是10月1日。

  2018年10月份刚刚新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就这样一夜之间被撕碎。对于一个外贸80%依赖美国市场的弱国来讲究竟意味着什么?每一位看客都有自己的答案。

  国与国之间是冰冷的利益真相,再一次被证实。这也让我们想起了在重庆谈判失败后领袖做的深刻总结:“面对善变的大资本家,那些对道义规则可怜的幻想是多么的幼稚。”

  忘记历史,就是现实战火里的“裸奔”。

  在关税大棒落下之前,美国全球吸血自保的操作早已经全面开启。制造业回流、贸易金融的降维打击,作为美国的邻国,墨西哥正在经历产业外流和资本外逃的双重打击。

  2018年墨西哥通胀达4.83%,已经连续两年超过预定的3%。通胀是增量财富的敌人,对于衰落的国家而言,输入性通胀一般和产业外流相伴随。墨西哥凯迪拉克汽车厂的撤退就是实证。

  当一个国家的产业被抽空无法给予国民可靠的就业时,长期失业处于赤贫线下的民众不可避免的会成为社会乃至世界范围的所谓“恶”。

  米筐的读者已经养成了国际化的视野,一件事件的背后,往往有着通盘的“疾病”。

  墨西哥的问题不要以看笑话的状态欣赏,想象一下自己身边,自己的城市里,如果长期不能够保证可靠的就业,100百万失业人口天天夜里在街上游荡有多恐怖。

  想想都后背发凉。

  药神里的经典台词:“穷病难治”,是痛点,也是全世界治理的真相。

  “饿”太久了,人真的会变成“恶”。

  很多人对墨西哥黑帮肆虐都感到不可思议,大大小小超过30个黑帮组织,几乎控制了墨西哥3200公里的国境线。

  电影《墨西哥往事》里上演的大毒枭刺杀墨西哥总统的戏码并不是开玩笑,墨西哥黑帮肆虐现象,更深层次来讲,是长期贫穷无法解决而滋生的“恶生态”。

  长期赤贫无望是土壤,黑帮贩毒等现象则是赤贫长出的“恶”。

  △电影《墨西哥往事》海报

  近些年来,很多经济学家和国际组织都在给墨西哥开药方,最终都宣告失败。穷病难治,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囚徒困局。

  据统计黑暗的墨西哥贩毒产业链上,牵扯着数百万贫穷人的生计,世纪之交墨西哥农民在种玉米还是种罂粟花的选择中,做出了自由选择。

  有人说这是“恶”,有人说这是生存,各执一词间,吃饭的问题却不增不减。

  弱国的悲凉,不能用一句“无解”,轻描淡写。

  2

  阿根廷股债汇三杀

  8月12日阿根廷股债汇“三杀”!

  阿根廷主要股指SP MERVAL收盘下跌38%,一天跌掉三个月的涨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天贬值37%,刷新历史最低62比索,债市更是引发恐慌抛售,未来五年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上升到72%!

  一夜之间,国家被洗劫,也不过如此。2018年,阿根廷通胀47%,直接甩墨西哥几条街,如果说墨西哥是被贫穷逼上“梁山”,那阿根廷是没机会上“梁山”就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了。

  假设你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上班的白领,早上去上班时银行存款有10万比索,等到下班打卡时就变成6万了。

  再加上47%的通胀截杀,对于普通人来讲,已经不是绝望可以表达了。简直是从早到晚被按在地上碾压的凄惨。

  为什么?

  拉美兄弟们老是很惨?每一次世界经济出问题的时候,总是拉美最先爆雷,或者更直白的说,是第一个被抛弃的经济体。

  8月12日一夜,外资出逃规模创纪录,阿根廷主权货币风险资产除了黄金和优质地段的房地产几乎被全面抛售。

  看到这样的倒霉蛋,以至于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库兹涅茨感慨说:“世界有四种国家,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日本和阿根廷。”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好理解,日本和阿根廷为什么独自为一类呢?日本建立在债务的巨大泡沫之上,阿根廷建立在外资浮萍的基础上。

  当增量趴窝,阿根廷这个外资浮萍上“蚂蚁”,吧唧! 摔在了地上。 何时才能起身?要么自己涉险上岸,要么等待外资“救世主”的恩赐。

  难!

  留给阿根廷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几十年了,不能老是受伤,重复悲鸣“阿根廷没有眼泪”。

  3

  即将衰落的韩国佬

  很多年前,面对财阀们的步步紧逼,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跳下了山崖。

  葬礼的总负责由他的好朋友文在寅主持,当时在位的李明博总统亲自吊唁,在场有些同志对李明博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各自心照不宣。

  韩国总统短命,有其内在深层原因。其中,财阀当政是无法回避的事实。据统计,韩国前十大财团占了韩国GDP的75%,其它25%还都是与他们相关的依附型产业。

  如韩国最大的三星集团,最大的股权在华尔街,旗下最核心的三星电子,华尔街占了逾80%的股权,实际上就是披着韩资外衣的美资企业。

  △三星电子的股权结构

  弱国的悲凉,就是大多数普通人跟着国家一起被剥夺了所有权。亿万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为梦想奋斗,结果却都肥了别人家的腰。

  眼光向内,我们有这样那样的不好,但从国家层面的高维竞争角度,始终还有主宰自己命运的可能性。老铁们可曾想过大多数弱国的命运,从国家级别的分利竞争就已经失败了,向下还隔着无数层的普通民众怎么可能分到羹?

  文在寅军人出身,内心有无限的悲痛,嫉恶如仇,和卢武铉一样想让韩国伟大。但说实话面对财阀高山纵横,他的胜算真的很小。

  世界还是老样子。游戏规则从来就是自上而下的,笔者从去年一直在重复一个观点,“国家高维竞争的结局决定个人低维竞争的命运”,世界无论如何乱,全力做好分内的事情,支持自己的祖国,就是最好的战略。

  笔者像大家一样都是普通人,一样跟大家在背负着房贷、寄托着家人对美好生活的期望、还有每天深夜为了进步而沉迷在历史的书海里。

  委屈,藏在深深的皱纹里。

  这个世界,谁容易?

  在没有增量的世界里,存量的争夺战异常惨烈,亚洲四小龙、俄罗斯、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已经深陷泥潭,紧接着欧洲传统强国德国、法国、英国也一样逃不掉,最后主权国家的“马太效应”谁是剩下的那一批,争斗异常残酷。

  有什么在走向灭亡?有什么在破土新生?

  这一次全球经济下行,财富洗牌将是主权国家级别的,属于世界格局的“地壳运动”,但也不应忽视这次危机中暗藏着机会。新的救市机制究竟未来如何展开?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