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如何脱“困”

2020-09-1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顾子明    阅读:

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近日刷屏的《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通过深度描绘对骑手的深度剥削,将美团推上了风口浪尖,也激起了大众的广泛同情。 美团的老对手饿了么更是趁机补刀,宣布将尽快推出一个愿意多等5/10分钟的按钮,

  “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近日刷屏的《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通过深度描绘对骑手的深度剥削,将美团推上了风口浪尖,也激起了大众的广泛同情。

  美团的老对手饿了么更是趁机补刀,宣布将尽快推出一个愿意多等5/10分钟的按钮,给蓝骑士们一些时间,迅速将美团无情剥削的形象进一步加深了。

  这一套连击把王兴和他的美团搞得很伤,不仅口碑尽失,内部也人心惶惶,多半是要大吐一口老血。

  这种久违的借助舆论力量迫使巨头妥协的文章,自然也引起了政事堂的兴趣,而政事堂的兴趣自然也不会仅仅在企业。

  美团对骑手,颇似美国对中国,刚开始需要大搞基础设施建设的时候,就是一副对待小甜甜的模样,给予高薪奖励,出点问题也很宽容。

  但是,当美国凭借着基建铺开,美企升级赚取超额利润之后,小甜甜就变成了牛夫人,又是关税大棒又是各路制裁,要把我们榨到骨子里面。

  这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规律。

  美国需要鸿海华硕们把电脑的成本降下来,让更多人用得到,他们的软件行业才能够赚取超额利润,需要台积电富士康们把手机的成本降下来,让更多人用得到,他们的互联网行业才能够股价飙升。

  这就跟中国政府是先修了基建,然后房地产的利润才能上来那样,先搞了芯片,那么未来物联网的利润才能搞出来。每一代基建之初,都会通过高收益的薪水吸引大量的劳动力涌入。

  只不过,当劳动力涌入过剩之后,就会陷入到激烈的存量搏杀当中。

  骑手月收入从一万滑落至五千的背后,是中国还有六亿人月收入不到一千,美国可以肆意挥舞大棒对我们施压的背后,是印度、越南、印尼等第三世界国家也都盯着我们世界血汗工厂的位置。

  因此,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内部斗争,美团骑手们保障自身利益最佳的手段,是让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跳出来跟他死磕。

  就像滴滴把快滴等竞争对手挤出局之后,补贴啥的也都取消了,开启了疯狂的收割司机。近年来我们感受到美国压力越来越大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随着2012年之后国际油价长期低位运行,靠能源续命的俄罗斯,这个美国的死敌无法对美国造成实质威胁。

  所以,再从国际地缘上看美俄、美中、中印这三个层级,中国愿意购买大量的能源,支持俄罗斯与美国争霸,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也愿意充当马前卒来挑拨中美之间的关系,巴基斯坦也愿意冲在一线来激化中印之间的冲突。

  上层激烈的竞争才能够保障底层的利益,如果今天没有饿了么,那篇文章肯定没办法对美团造成这么大的影响,甚至也许根本都不会有这篇文章。

  而且,对底层来说更残酷的是,滴滴会通过司机带来的剩余价值,去投资无人驾驶,美团会通过骑手带来的剩余价值,去投资无人送货,美国也会通过中国带来的剩余价值,去投资无人工厂。

  最终,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原来的基建都会慢慢的被淘汰。

  因此,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需要做的就是在被剥削的过程中,尽可能的获取更多的原始资本积累,以用于个人的发展,避免被资本榨干沦为废弃物。

  所以呢,最后又回到《外卖骑手》,这篇通过激起广大民众共情,带动竞争对手跟进打击的文章,抗争手段其实并不激烈,但最后却能大幅提升骑手待遇。

  其成功背后的逻辑并不复杂,就是教员当年最重要的法宝:

  把朋友变得多多,把敌人变得少少。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