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绝症员工的网易,终将被时代所抛弃!

2019-11-2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顾子明    阅读:

近日一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的推文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这名患病的网易前员工以亲身经历反映了其在网易经历的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和暴力裁员手段。 昨天夜里,网易对暴力裁员向员工致歉后,发布了内部说明,对事件前后

  近日一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的推文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这名患病的网易前员工以亲身经历反映了其在网易经历的“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和暴力裁员手段”。

  昨天夜里,网易对“暴力裁员”向员工致歉后,发布了内部说明,对事件前后经过进行梳理,并表示复核后该员工绩效确不合格。

  政事堂看完网易的内部说明后,觉得网易果然是猪厂,如果按照网易的说法,该员工的工作绩效排名垫底,但是工作量排名第二,那么网易的主管的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

  组里面有那么多人,但是非要把最多的工作交给一个工作能力最差的人,而且一交还是小半年。因此,要么网易的公关在撒谎,要么小A的主管就是个猪。

  但是,这么弱智的问题,网易在进行全面调查之后仍然公布,这意味着奔着死磕下去的网易,最终选择了一条双输的结局。

  对于被网易解雇的小A来说,网易是今年3月提出解雇,为了6个月的补偿,最后拖到了11月,双方才进入到解决阶段,小A损失了大半年的机会成本,心理和身体遭受了双重的打击。

  而且,作为游戏策划的他,这个圈子并不大,因为这个事儿一闹,别看民众们都很同情他,但在游戏领域的寒冬之下,资本家们很难再愿意雇佣这个刺儿头。

  对于网易来说同样很惨,对内如此痛下杀手也会极大的打击网易内部的士气,降低员工的工作效率,接下来无论是招聘还是裁员的成本也会激增,损失远大于那点赔偿。

  而且,事情一闹,网易在国内的名声迅速下滑,作为一个除了游戏外全产品都主打口碑的互联网公司,势必会导致品牌声誉迅速下滑,流失大量较真的用户。

  一场大闹的结果,是网易在互联网寒冬遭受了一场品牌重击,小A在重病后更是遭遇了前途上的打击,变成了一场双输的解决。

  对于网易来说,事件一出,很多网友都会想到,最佳的解决方案是“借汝项上人头一用”。一边承认错误,一边对相关的HR和经理进行处罚,跟小A达成私下妥协,以挽救网易的品牌。

  但是网易却选择了一个奔向双输的结局,那就是把小A的问题也都公开出来,试图证明自己没有错。

  而这也意味着这事儿并没有就此结束,接下来会有大量对网易不利的证据涌现,甚至还会有其他被网易解雇的员工参与到对雇主的声讨。

  更不要说那些自媒体也会选择蹭热度,打着政治正确的旗号,加入到持续攻击网易以获取流量的机会。

  网易想不到后果么?

  我想大概还是能够想到的,但是网易依然选择了双输的路线,是因为网易也没有办法,目前整个互联网行业遭遇寒冬,进行减员增效的裁员,是网易公司的主线既定战略。

  就像这次小A被裁员,政事堂猜测是上面直接给小A的主管下了一个优化人员的名额,于是主管拍脑袋就选择了最近开始请病假的小A。

  而如果明白了减员增效是网易的既定战略,就会明白这次小A再怎么闹,这么一个突发的事件也不可能改变网易整个公司的战略。

  尤其是网易的主管和HR们,又是进行“减员增效”战略的执行团队,他们的士气决定了网易战略的落地成效,为了这上千的主管和HR的士气以及继续推进“减员增效”,网易只能想办法跟小A继续死磕,并维护那俩猪一般的主管和HR。

  对于这一场双输的结局,政事堂其实挺感慨的。

  加入网易5年的小A,不仅996式的加班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最终被扫地出门,而这半年多以来跟网易的扯皮,他的诉求不是要更多的违约金,而是希望能够留下来,继续用996式的卖命工作给网易做牛做马。

  直到小A被扫地出门,所有的希望全部幻灭,他才开始跟网易开始撕逼,仿佛一个程序员版的Why women kill式的复仇。

  这也是为啥网易最近一年炒掉了那么的员工,但是只有小A把事儿搞得这么大,因为恨里面都是爱,曾经爱有多深,如今的恨就有多痛。

  正是因为痛,才会写出这一篇对网易的致命一击。

  可是,面对这一击的网易,却没有办法能够躲避,因为这一切都在历史的进程之下。

  就在小A加入网易的2014年,那个时候正是中国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元年,整个行业高速发展,投资人赚得盆满钵满,员工薪水远高于中国平均水平,行业内吊打除美国之外的西方国家。

  行业巨大的增量蛋糕,将所有的矛盾全部掩盖,员工们拿着同龄人五倍甚至十倍的工资,别说996,继续加码到907也毫无怨言,全公司都是一副热火朝天的局面。

  而资本家们看着公司市值的突飞猛进,自己在福布斯排行

  榜不断前进,自然不吝给予员工们远高于行业水平的薪资,并提供工资外的福利待遇以留住那些创造巨额价值的员工。

  而2014年一毕业就入职网易的小A,正好踩在了历史的进程之上,相比于他的其他同学,高薪的网易自然能够给他一种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感觉。

  但是,随着去年年底,中国的互联网投资浪潮已过,拼命烧钱的阿里和腾讯都很有默契的停止了扩张,曾经高速发展的整个行业突然下滑,尤其是以游戏作为主营的网易,更是遭遇到了游戏版权号的致命打击。

  丁磊连自己的亲儿子考拉和云音乐都成本价甩卖给了阿里,更不要说对这些无法创造超额剩余价值的基层员工了,于是,这场寒冬之中,小A就被“优化”,当猪给卖了。

  而小A,不过是这一场互联网寒冬的一个缩影,罗永浩被迫卖艺和王思聪被查封的背后,是一场虚拟经济泡沫的周期破灭。

  所以,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中国强行推动5G基建,以及顶着巨大压力开科创版,他们都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正是这些新基建的启动,带动新工作的不断涌现,对冲了虚拟经济泡沫破灭之后的影响,使得网易的小A在这场寒冬之下只是一个特例。

  不过,这个特例爆发在网易上身上也并非偶然,回顾一下中国互联网二线以上的巨头,似乎也只有网易一家,没有在5G和科创领域这些敲了无数次黑板的领域提前重金布局.......

  俗话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政事堂不由得怀疑,就像网易对无法产生价值的小A当猪处理,未来一心做游戏的网易如果无法对国民产生价值,会不会也成为一只被遗弃的猪呢?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