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破天荒访问伊朗,不怕触怒美国?

2019-06-1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后沙    阅读:

自1979年巴维列王朝被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之后,日本首相就再也没有访问过德黑兰,哪怕是在日伊两国关系发展最顺利的九十年代末,日本首相也从不去伊朗作正式访问,以免触怒美国。 安倍晋三今天却启程前往德黑兰,对伊朗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在德黑兰期间他将与

  自1979年巴维列王朝被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之后,日本首相就再也没有访问过德黑兰,哪怕是在日伊两国关系发展最顺利的九十年代末,日本首相也从不去伊朗作正式访问,以免触怒美国。

  安倍晋三今天却启程前往德黑兰,对伊朗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在德黑兰期间他将与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及总统鲁哈尼举行会谈。

  安倍晋三出发前接受了NHK采访表示:日本希望力所能及地在中东地区发挥和平与稳定的作用,在日伊传统友好的基础上,我愿与哈梅内伊和鲁哈尼坦诚交换意见,以缓和紧张局势。

  日本首相最后一次访问伊朗是在1978年,整整中断了四十一年,而日伊关系一直相对稳定,特别是伊朗石油对日本是如此重要。因此,这种情况在世界外交史上相当罕见,或说反常。

  日本对伊关系的反常处理,恰好反映了日本外交的病态,也是种变态,这种处理方式曾让日本能够在不得罪美国前提下,从伊朗获得最大限度的石油资源。然而从长远看,日本的“精明”最终却使日本受损,它甚至没有资格参加伊核问题六方谈判。

  这次安倍访问伊朗同样违反常理,众所周知,从特朗普撕毁《伊朗核协议》到发誓要让伊朗石油出口归零,现在美伊关系到了几乎动武开打的地步。

  在美国已经宣布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的前提下,安倍晋三再去德黑兰跟革命卫队最高统帅哈梅内伊会谈,显然不符合日本一惯奉行的外交追随美国的政策。

  既然日本给一些人“精明”的印象,那么安倍破天荒访问伊朗,自然又可以搬出“双簧论”,伊朗被美日联合算计了。

  “双簧论”貌似看穿一切,实则简单肤浅,先说说这次访问如何发生的?

  5月9日开始,伊朗外长连续访问北京,东京,中国外长王毅表明了中国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

  中国外长王毅昨天与扎里夫会面时,非常鲜明地表达了中国的态度:

  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实施单边制裁和所谓“长臂管辖”,坚定维护伊核全面协议,维护联合国权威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中方愿同伊方一道,排除复杂因素干扰,使伊核协议得以完整执行。

  中方欢迎伊方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愿深化两国互利合作。

  非常清楚地告诉美国:中国不接受什么所谓的“禁油令”,这也给伊朗吃了一颗定心丸。

  接着扎里夫在东京对安倍晋三发出了邀请,安倍接受了邀请。以往这类邀请,日本都是一拖再拖,直到内阁换届,再循环播放,哪怕是在美伊关系最为缓和的时期,日本首相也不敢越过雷池一步。

  日伊关系

  日本与伊朗关系整体来看以良性为主,两国1929年建交,二战时升级为大使级外交关系,伊朗亲德,因此与日本关系也相对密切,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巴列维王朝,日伊没有历史恩怨,日本还有《和平宪法》来迷惑世人,两国又分别为美国在中东和东亚的盟友(战略支柱),关系自然更进一步。

  第三阶段: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阿拉伯国家抱团对西方工业国实施“断油行动”,伊朗特立独行,拒绝跟上阿拉伯人节奏,大力增加石油出口量,日本掏出10亿美元帮助伊朗发展石油工业,伊朗成为日本在中东第二大石油进口国,有一千多名日本专家在伊朗各地忙碌。这样,伊朗超越沙特,成了日本在中东政治,经济,外交关系最好的国家。

  第四阶段:1979年伊朗巨变,伊斯兰共和国成立,美伊由盟友成为死敌。日本不得不跟着美国“制裁”伊朗,但又暗地里弥补伊朗的损失。伊朗也愿意保持与日本良好关系。

  伊朗在革命之后头几年,同时与美国,苏联,中国关系恶化,一怕美国军事入侵,二惧苏联输出革命,三气中国支持了即将垮台的巴列维国王。这样,身份上不东不西的日本,与主张“不要西方不要东方”的霍梅尼政权刚好对上眼。

  伊朗当时极度孤立,因此日伊关系非但没有恶化,反而合作更加广泛。1983年伊朗外长就两次访问东京,日本外相安倍晋太郎(安倍父亲)回访德黑兰,伊朗石油很快达到了日本进口额的17%以上,而日本也超越各国成了仅次于德国(西德)的伊朗贸易伙伴。

  两国政治关系却由于日本忌惮美国干涉,无法进一步提升,而中国在80年代初迅速调整对伊政策,扭转了冷淡气氛。

  第五阶段:21世纪,日伊关系慢慢向经济方面倾斜,伊核危机爆发了,美国加大对伊朗制裁,日伊政治关系几乎冻结,变成了纯粹的经济关系。

  没有政治独立性作为保障的日本外交政策,在与伊朗能源方面屡屡受挫,伊朗在资金,技术,人才方需要日本,但伊朗更希望在政治上得到日本支持。

  令伊朗极度失望的是日本在政治上始终被美国的绳套套在脖子上,不但提供不了帮助,反而有时落井下石。

  当中国经济全面发展时,日本对伊朗关系的原有优势逐渐被中国取代,而伊朗在政治方面可以从中国得到在日本身上完全得不到支持。

  政治独立何等重要?美国用经济制裁为武器施压伊朗,动机就是政治,美国要在伊朗得到一个顺从自己的政权。伊朗要保卫政权,很自然地会向能为它提供政治支持的国家倒去。

  中国崛起之后,能源需求量大增,利益向海外不断延伸,而伊朗又是一个油气大国,地缘政治战略要地。中伊关系,日伊关系的变化趋势不言而喻。

  为了维护日伊关系,日本仍然将经济援助视为最重要手段,2001年,日本向伊朗提供30亿美元能源开发资金和5.5亿美元项目保险,伊朗承诺给予日本阿扎德甘油田优先开采权。

  2004年,日本终于得到阿扎德甘油田自主开发权和75%的投资权益。

  2006年,美国要求日本放弃开采权,损失自理。如果日本服从美国命令,那么将让自己遭受重大损失,这不仅仅是经济损失,而且会令日本能源战略遭到打击。同时,失信于伊朗,将伊朗推入油田建设骑虎难下的境地。

  但日本跪了下来,2011年含泪退出阿扎德甘油田,某大国三折优惠价接手。不是墙角挖得有多狠,而是墙自己塌了。

  安倍果断接受邀请并迅速成行,有四种动机促使之行:

  一,中国,欧洲,俄罗斯对《伊朗核协议》的坚决维护态度,让日本鼓起了打自己小算盘的勇气。

  二,特朗普以及博尔顿,蓬佩奥等人的善变和疯狂,令日本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一旦美伊开战,霍尔木兹海峡油路中断,日本是最大受损方。

  三,辛辛苦苦得到了油田合同,在美国压力下拱手贱价转让,如果再不对伊朗施以援手,接过伊朗抛来的绣球,双方必定越走越远。

  四,美国如果在中东开战,军费又会压到日本头上,会引发日本内阁政治危机。

  美国脸色肯定不会好看,但特朗普的态度,对日本来说,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赌一把,哪怕触怒美国。因为无论日本如何顺从,横竖要被割肉,特朗普东京之行后,在贸易问题上对日本仍然强硬,一定要拿汽车关税来逼迫日本开放农业领域这个命根子。

  直接了当地说,安倍去伊朗是带着钱袋子去的,日本不敢买伊朗石油,但可以试试援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油烧。

  美伊矛盾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危险性,无论如何,中国的能源进口地和能源安全线不能掌握在美国手中。

  日本想做的就是尽力摆脱美国的能源控制,就像个企图逃跑的小三,想试试自己的自主能力,万一能成功扮演美伊关系的劝架人呢?或许是日伊联手算计美国。

  六方会谈没位置,这可以试试。毕竟伊朗也有托日本带话的意愿,缓和美伊紧张关系,前提是美国解除制裁。不过,就特朗普那聪明伶俐的样子,安倍恐怕白费劲。

  美国在伊朗问题上狂躁不安,四处树敌,连日本首相都敢与美国宣布的“恐怖组织”会谈,说明美国实力在下降。人心散了, 以后队伍也不好带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