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太太不容易!

2019-06-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牛弹琴

(一) 算起来, 下个月的7月17日,就是她65岁的生日。 算起来, 从2005年到现在,她执掌德国已有14年。 算起来,她和小布什谈笑风生都已经是10年前了,比她年轻的奥巴马也已下台两年多了。在所有的大国领袖中,除了帽子戏法的普京,她是执政时间最长的风云

  

  (一)

  算起来,下个月的7月17日,就是她65岁的生日。

  算起来,从2005年到现在,她执掌德国已有14年。

  算起来,她和小布什谈笑风生都已经是10年前了,比她年轻的奥巴马也已下台两年多了。在所有的大国领袖中,除了帽子戏法的普京,她是执政时间最长的风云人物。

  她就是默克尔,一个大妈模样的德国总理。最近她再次被国际舆论关注,是她日前在迎接乌克兰总统来访,正在奏国歌时,她突然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分多种。电视画面上,她抿紧嘴唇,双手一度紧握,竭力想控制自己,但却有点无能为力……

  她随后解释,她当时只是有点脱水,“我后来喝了3杯水,感觉很好。”如很多网友分析的,她可能是低血糖,当然也不排除过度的焦虑……

  第一个感觉就是,老太太也真不容易。

  65岁的年龄,对政治家来说,或许也不算太高,但没完没了的操心事,以及一个接一个的重大考验,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显然是不行的。

  这不是让一个默克尔轻松的世界。

  她出生在苏联阵营的东德,但最终,她成了西方世界的领袖。这或许正是这个世界的诡异之处。

  2016年特朗普胜选后,奥巴马作为美国总统的最后一次出国,就是前往德国。按照西方媒体的说法,他是专程来向默克尔告别:西方世界,以后就拜托给你了。

  一切如奥巴马预期,接下来的两年,美国在一个接一个退群,甚至德国、法国都成了特朗普的眼中钉。很有意思的一个画面就是,每次和奥巴马见面,都要亲密拥抱的默克尔,一次主动向特朗普伸出了手,但特朗普却故作没有看到……

  西方世界开始分裂。她曾经在和特朗普会谈后,回去就告诉欧洲人:欧洲以后必须靠欧洲人自己了。

  于是,也就有了去年加拿大G7峰会后,默克尔默默贴出了一张“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照片。

  于是,也就有了上个月,她还专程前往美国哈佛大学发表演讲,部分内容她这样说:

  保护主义和贸易摩擦,正威胁着全球自由贸易以及经济繁荣的根基。

  我们千万不能称谎言为真相,也绝不能将真相视为谎言。我们不能将反常当作常态加以接受。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多边而不是单边思考,需要全球行动而不是边缘化的行动;我们必须摒弃民族主义倾向,向全球开放。我们必须协调行动,而非各行其是。

  哈佛学生的掌声不断,默克尔却似乎格外感慨。老道如她,不会破口大骂,甚至都不会公开点名,但批评的是谁,相信大家都很清楚。

  所以,最近这次去美国,她甚至都没与特朗普会面,哈佛演讲完后,她就直接回国了,在柏林会见的第一个外国客人,就是来自中国的老王同志。

  这个老太太,确实有性格,也确实很不容易。

  

  (二)

  在当今的所有女性政治家中,默克尔也确实是最让人敬佩的一个。

  不是因为她的权势,更多是因为她的努力,她的坚守。尽管她也是伤痕累累。

  她是来自东欧的物理学博士,但却更是天生的政治家。

  德国前总理科尔是她的伯乐,他将她引入政坛,悉心栽培,并教会这个“不会正确使用刀叉”的东德姑娘,正常的政治规矩和礼仪。

  2017年科尔去世,当时正在罗马出访的默克尔,着一身厚厚黑色套装,很疲惫地出现在媒体面前,她赞扬科尔是一个伟大的德国人和欧洲人,并且,“我个人非常感谢他给予我的一切”。

  尽管在政治风云中,这个东德姑娘,也曾选择和科尔切割……

  她到底是怎样的人?

  《金融时报》曾这样解读:

  当欧元危机爆发时,默克尔对金融所知甚少。她仅能做出标准的德国人的反应:不信任市场“投机者”,信任企业。她自学金融,沮丧地发现经济学家们——跟物理学家不一样——经常给她错误的分析。

  尽管如此,她还是喜欢那些关于市场“厚尾”理论的即兴研讨会。复杂吓不倒她。毕竟,她提醒自己,作为一个物理学家,她精通积分学。

  她的专长是管理扰乱德国平静的外国危机:金融危机、欧元危机、克里米亚危机以及现在的特朗普危机。德沃德将她称为“欧洲的消防指挥官”。默克尔思维敏锐,擅长随机应变。她喜欢妥协——这是德国或者欧洲政界的根本技能。

  她的职位描述不断扩大:从德国领导人到欧洲领导人,再到特朗上台以来的西方领导人。 与此同时,默克尔依然是默克尔。

  范伦特赫姆写道,每天晚上,她都会回到位于柏林博物馆岛(Museum Island)附近的简陋4楼公寓住所,那里的门铃上写着她丈夫的名字:“绍尔博士,教授”。

  她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

  特朗普上台之前,是中东难民危机;中东难民危机之前,是希腊债务危机……

  在债务危机中,希腊、意大利、西班牙,一个又一个在危机中沉沦,只有德国巍然屹立,这其实更反衬出默克尔的成功,一个建立在实业基础上的德国,一个比其他国家更加勤奋的德国,确实是非一般欧洲国家能够比拟的。

  但作为领袖,就要付出代价。

  希腊危机,将德国推到了悬崖边。如果不救助希腊,危机将不断扩散,最终危及整个欧元区;但救助希腊,希腊人又拒绝勒紧裤腰带,德国人不答应:凭什么我们要掏钱救比我们还大手大脚的邻居。

  默克尔坚持了德国人的原则,可以救助,但必须遵守严苛的财务纪律。愤怒的希腊人领导人,痛骂吝啬的默克尔是纳粹。

  于是,德国《明镜》周刊自嘲般地刊登了一张拼版照片:默克尔身后是一群刚刚占领希腊的纳粹军官,在希腊标志性建筑前合影。

  争议常常伴随着她。当一批又一批中东难民涌向西方,当很多难民葬身大海后,默克尔向难民张开了手……

  但这毫无疑问遭到强烈的质疑,甚至在欧盟峰会上,匈牙利总理建议德国,应该建造隔离墙,拒绝这些中东的难民。

  按照媒体的报道,默克尔当时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曾经很长时间生活在隔离墙后面。 这不是我希望再次做的事情。

  这可能是她总理生涯中最大胆最冒险也是最有争议的一个决定。

  她应该也很清楚,难民问题肯定会带来社会问题,甚至冲击她的民意基础。但至少当时,她选择了人道主义一边,最后她也付出了重大的代价,直到现在,不断有人抨击她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或许,历史,最终将证明她究竟是自私还是伟大。

  

  (三)

  过去14年的总理生涯中,她曾无数次上过封面,被人景仰,也备受嘲讽。

  默克尔的老朋友温德林对她这样评价:“有点铁娘子的风格,又时常显现着一份平淡!”

  她不是撒切尔夫人,她又非撒切尔夫人能比。环顾这个世界,能够超越她的女性领导人,应该还没有出现。

  2013年,当她又一次毫无悬念地赢得胜利后,考虑到德国已成了“默克尔共和国”,《明镜》周刊用一张默克尔身着“女皇”服饰的画像作为封面。她已然成了这个国家的女皇。

  2015年,默克尔又成为《时代》周刊年度人物。

  为什么选择默克尔,当时《时代》总编辑吉布斯这样解释,尽管欧盟地区的危机“让人有理由怀疑欧盟是否继续存在”,而默克尔“挺身而出成为不可或缺的人物”。默克尔成为自阿基诺夫人1986年获奖以来,第一位赢得这一荣誉的女性个人。

  但世界从来没有不散的宴席。毕竟已经65岁了,这次公开场合不受控制的突然颤抖,或许只是一次意外,但意外的背后,更说明她背负的巨大压力。

  已经连续征战了15年了,岁月不饶人,老太太真不容易。

  她也确实该休息休息了。

  她已经宣布,不会在2021年再次寻求担任总理一职。也就是说,最晚到2021年,默克尔将最终告别德国和世界政坛。

  一个没有默克尔的德国和世界,又会怎么样呢?

  最后,简单啰嗦三点吧:

  第一,默克尔已经是一个传奇。 从东欧的物理学女博士,最终成为欧洲无可争议的领袖人物。她让人看到了一个德国女性的杰出能力。未来两年,她仍将是这个世界的领袖级人物。千万不要看不上女博士。

  第二,默克尔更是平凡的伟大。 这可能是最难得的一面,哪怕贵为总理,仍保持着朴素的生活,也时常买菜做饭,一切都很自然,更少有其他领导人的作秀。禁得起夸赞,更忍得住批评,俯得下身子,这样的默克尔,确实非同一般。

  第三,时代呼唤更多的默克尔。 不仅仅是呼唤更多的女性政治家,更呼唤她这样的坚持和远见。也正是因为她的坚持和远见,我们可以看到,默克尔的欧洲和特朗普的美国,正在渐行渐远。这个世界,一场新的合纵连横在上演……

  默克尔之后,或许,将再没有默克尔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