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王的遗憾:未能手刃乱港的国泰与汇丰!

2019-08-1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陆离人

1978年开始,包玉刚即与国内造船企业签署协议,订制多艘船只,推动中国船舶业走向世界。 包玉刚叮嘱女儿们要热爱祖籍国。他说:无论加入了什么国籍,无论成为哪个国家的媳妇,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不要忘记我们是中国人! 他被号称为红色资本家,有人说

  1978年开始,包玉刚即与国内造船企业签署协议,订制多艘船只,推动中国船舶业走向世界。

  包玉刚叮嘱女儿们要热爱祖籍国。他说:“无论加入了什么国籍,无论成为哪个国家的媳妇,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不要忘记我们是中国人!”

  他被号称为红色资本家,有人说他的财富可以多到买下一个国家。

  但就是这样的一代传奇人物,在他生前竟然有两大遗憾,投资港龙航空与收购渣打银行失败。

  这两大遗憾如今更是香港乱局的关键核心。

   - 01 -   

  船王的遗憾

  船王包玉刚曾在晚年追忆自己的一生,不无感慨的说:“我一辈子成功的事做了很多,要不然也不会有如今这一切。我平生只做了两件失败的事,一件是投资渣打;一件是投资港龙!”

  这个传奇船王,他的一生在别人眼中已经是非常成功的了,家财亿万一代传奇,可在船王的心中,渣打银行和港龙的失败,代表了他梦想的停步,他没有实现香港由中国人自己做主的心愿。

  虽然他加入了英国籍,但他却是红色资本家之一。抗日战争中山河沦陷,生民流离的经历让他心里有个中国强大起来的梦想。

  只有中国强大起来,西方列强才不会欺负我们,这个梦想是所有经历过山河破碎的中国人,都会有的一个愿望。

  正是在这样的初心下,当年的大连船厂才刚刚起步,包玉刚就敢把万吨货轮级的订单给了大连造船厂,由此扶持出了如今的世界造船霸主。

  据说包玉刚老先生生前最喜欢的是艾青的一首名气不大的诗《香港》。

  你是祖国进出口的孔道;

  你是货物交流的场所;

  你是友好往来的纽带;

  你是走向五洲四海的桥梁;

  多少年来,你为祖国,

  创造了难以估量的财富……”

  那为什么包船王提到他人生的两笔失败的投资,会是渣打银行和港龙呢?

  因为这两笔投资牵扯到中英资本之争。香港的印钞权控制在英国人手里,香港的航空领域垄断在英国资本国泰航空的手里,这是任何有志气的中国商人都不能容忍的。

   - 02 -   

  港龙之败

  包玉刚注资港龙,是希望能在香港的航空史上写上光辉的一页,希望能有中国人自己的航空公司。

  在港龙航空成立之前,香港的航空市场是英国人国泰航空的天下,港龙航空的初心,打破了英国资本垄断香港一统河山的局面。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何况国泰有母公司太古洋行撑腰,又有英国人控制的港府庇护。他们对华人资本成立港龙想脱离英国垄断的局面颇为不满,对港龙自然要千方百计的打压,这也注定了港龙在千辛万苦中成长的坎坷命运。

  港龙航空1985年4月成立,由毛纺大王曹光彪担任董事,船王包玉刚购入三成股份担任主席。这两位都是一心爱国的红色资本家,他们成立港龙就是要代表华人争口气,从创立以来,根本没有赚过钱。

  由于经营的航线都是香港飞连通内地,那个时候的内地刚开始改革开放,没有多少顾客去往香港,开通后每月不超过20架次的航班,并不能带来多少利润,导致年年都亏损。

  但这些红色资本家不在乎,相比赚钱他们更看重国家大义。

  他们给飞往内地的港龙航空设置廉价的机票,在亏损下仍然坚持运营,为的就是让香港这个游离祖国大门外一百年的游子,能够加深与祖国的往来,为的是香港人回中国能有一班回家飞机。

  这对还控制着香港的英国人来说,就意味着投敌,他们心里非常不舒服。于是在港龙航空成立六个月后,1985年11月20日,香港财政司长突然在立法会议上宣布了新的航空政策,一个地区只准一家航空公司经营。

  受此打压,港龙无法开展正常的航线服务,港龙不能经营正常班机服务,只能办包机,而且航线也不能与国泰重复。

  这等于是掐死了港龙作为一家商业航空的公司正常运营资格,英国资本要将港龙航空斩尽杀绝。

  对于这种不公平的政策,香港毛纺大王曹光彪要求香港政府修改上述航空政策,取消国泰航空的特权地位,要求市场公平自由竞争。

  船王包玉刚为了挽救港龙航空,向港龙航空再次注资2亿元,并发表声明,抨击港府航空政策扼杀公平竞争,损害香港声誉,要求给与港龙航空同等地位。

  英国人对此的回应,是更过分的羞辱,更严格的处罚。

  港府开始逼迫港龙既不准做广告宣传,也不得直接向乘客售票,更不能在内地设立办事处,每个月还须向港化教育申请一次才能继续经营。

  单是这几条规定已使港龙的业务大受限制,但最要命的还在后头呢。

  香港在港龙和国泰竞争最激烈的时候,突然修改民航条例规定,要求港龙包机不准在下午12时至4时起飞降落,这么一来,几乎把港龙要经营的长距离客运线全部限制死了。

  而且,因为包玉刚挂着英国国籍,港龙虽然投资者都是爱国的华人资本家,但在外人看来像是英国人控制的一样,也因为没有被视为民族企业,不但受国泰以国际上航空协议打压也就罢了,在国内也得不到支持。

  这样的情况下,港龙最终无力经营,而被卖给了完全的英资企业,国泰航空。

  被英国资本的国泰航空打垮了港龙航空,垄断了整个香港,也因此变成了亚洲第一大航空公司。在当时所有人都不觉得航空业由英国资本控制有什么坏处,但直到今天我们才看到了这种危害。

  7月28日,国泰机师廖颂贤带着口罩上街打砸,不断投向警察掷石头、铁枝、路牌,在被捕时更是对警察破口大骂,出事后他被逮捕,但随后被保释,并被允许继续开飞机。

  这样偏激的飞行员,一时间,很多人很害怕坐到他开的飞机,毕竟万一他想不开驾驶飞机要挟乘客怎么办?有人因此询问国泰,但国泰却说,“因私隐关系”,拒绝评论。

  8月5日,极端反对派搞所谓“大罢工”,据报道,超过3000名国泰航空集团员工罢工,其中包括1200名空中服务员,相对应地,当天香港机场取消航班里面,有一半左右是国泰集团的航班。

  根据国泰官方信息,国泰集团在全球合共雇用约33,000 人,算下来,接近10%的人当天不在岗位上!

  也就是说,在当天的港独游行中,有将近3000人去参加了港独游行。但国泰航空只是提前“强烈建议旅客延迟非必要行程”,之后并没有谴责去参加政治性罢工的员工。

  就连港媒也看不下去了,怀着怒气质问道,“作为全港最大的航空公司,作为香港企业标志性代表、长期获得港人信任与支持的国泰航空公司,在这场风波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起到了什么作用?他们是全力守护香港,坚持正常业务运作、服务全港市民,还是反其道而行之,为搞事分子提供方便与空间?答案显然令人失望。”

  8月6号有网友爆料,香港国泰航空公司的员工私自在网络上泄露香港警队人员的航班信息,妄图让他人去骚扰警方。

  8月7号,国泰航空承认了这件事,但只是轻描淡写地道了个歉。

  而且令人气愤的是,人们还挖出,在国泰的航班上,大陆乘客妥妥是三等公民。

  有些人在网上讲了他们的故事,在乘坐国泰航班时,说英语的和说粤语的是座上宾,但只要是说了普通话,就往往只能得到赤裸裸的低质服务。

  包玉刚成立港龙航空,最终失败。尘封在历史中已经几十年了,本应该盖棺定论,但由于最近英资控制的国泰航空支持港独,屡屡爆出的负面新闻,才让我们意识到,船王包玉刚是多么有先见之明。

  正是因为没有港人控制的自主航运权和金融权,在英国人煽动动乱的情况下,这两个都变成了香港的致命要害。

   - 03 -   

  发钞权之争

  渣打银行是包船王的另一个让港人拥有独立做主能力的梦想。

  港龙也就罢了,渣打银行却是拥有港币发行权的重要级银行,在94年之前港币发行权垄断在渣打、汇丰两家英资银行手里,就算94年中国银行成为第三家拥有港币发行权的银行,但中资银行对于香港金融的控制也逊色于英资银行。就算后来香港回归国,英国也凭借着渣打、汇丰对中国甚至亚洲地金融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香港是中国人的,但金融控制权却在英国人的手里,这一点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如果香港人连自己的发钞权都不能掌控的话,是要被英国殖民者吸光鲜血的。

  必须要控制一家发钞银行,夺回香港人自己的金融自主权。

  1986年,当英国的劳埃德银行欲敌意收购渣打银行时,邱德拔和另外两个金融投资家———香港的包玉刚(YKPao)先生和澳大利亚商人罗伯特·侯姆斯(RobertHolmes)共同联手,这三人好象传说中的“白骑士”,在最后几天以13亿英镑的出价击败劳埃德银行,获得渣打银行37%的股份。

  结果三位华人资本家试图控制渣打银行引起了英国资本的恐慌,英国人正面无法抗衡华人资本的壮大,于是用盘外阴招的方式阻止华人资本的前进。

  在获得那些股份后不久,邱德拔因为他在文莱的一家银行曝出欺诈丑闻而下台。

  港人想控股自己发钞银行的梦想,就此破灭。虽然94年中国银行也成为了香港发钞银行,但对香港金融的控制力远低于英国资本。

  香港的金融市场,还是由英国人控制着绝大部分。

  这一点从最近香港事件中,汇丰毫无忌惮的支持港独的表现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汇丰银行支持港独活动,就差官宣了!

  港独大汉奸获得境外资金支持,走汇丰转账,大汉奸们转钱给各组小头目,小头目再拿现金支付给参与游行的港毒!

  前面因为用现金给参与示威游行者支付工资,被拍下不少照片,后来小头目也改用银行转账!

  汇丰、恒生等英国银行就是美国给港独政治资金的发放者!

  而且早在香港事件之前,18年12月华为孟小姐在加拿大被扣留,也完全是汇丰银行向美国出卖了机密资料,导致了孟小姐被扣留。

  如此恶劣,如此反对中国的汇丰银行,竟然到现在还是香港三大发钞银行之一,这简直是一种耻辱。

  一代船王包玉刚的两大人生失败事件,没能发展起香港民族航空,没能控制香港发钞银行。在他去世时,这两大遗憾还不为众人所理解,他们沉浸在香港繁华发展的表面,没有看到繁华背后的危机。

  几十年后的今天,当船王的两大遗憾真的成为祸乱香港的根源时,人们才惊出了一身冷汗,开始试图亡羊补牢。

  伟人说过,究竟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个首要的问题。

  今天香港之所以被动,很大程度就在于,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出现了偏差,以为这个世界充满友善,香港人把自己的命脉全部交到了英国资本手里,而大部分香港企业放弃自力更生,放弃了门户之见,走上了造不如买的愚蠢道路,走上了和英国人同流合污的道路。

  而历史一直在教育我们,愚蠢,早晚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个死去吟诵着艾青的红色资本家包船王死去了几十年,人们才看清了他死前一直向香港人所警示的可怕真相。

  你是祖国进出口的孔道;

  你是货物交流的场所;

  你是友好往来的纽带;

  你是走向五洲四海的桥梁;

  多少年来,你为祖国,

  创造了难以估量的财富……”

  香港,你应该掌握在中国人自己的手中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