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幸雄在复仇!

2019-12-2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卡夫卡很忙    阅读:

一、 2019年11月15日,前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正式加盟紫光集团。 图片来源:紫光官网 紫光集团宣布任命坂本幸雄(Yukio Sakamoto)为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CEO。紫光集团目前是中国大型集成电路领军企业,坂本幸雄将借助紫光集团的整体优势,负责拓展

  一、

  2019年11月15日,前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正式加盟紫光集团。

  图片来源:紫光官网

  紫光集团宣布任命坂本幸雄(Yukio Sakamoto)为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CEO。紫光集团目前是中国大型集成电路领军企业,坂本幸雄将借助紫光集团的整体优势,负责拓展紫光在日本市场的业务。

  以上这段来自紫光集团官网。

  现年72岁的坂本幸雄先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紫光要在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办公室设立设计中心,预定招募70~100位工程师,和中国的制程据点密切合作,大约花2、3年建构量产的体制。

  日本还有许多能开发存储器的人才。准备了相当于日企五六倍的报酬。

  而他自己的想法就是:不想作为一个失败者结束人生。想自己作个了结!

  为此,现年72岁的他努力学习剑道,锻炼身体,希望自己能多支持2、3年。

  虽然我一直不太喜欢看大家吹什么日本精神,但读到这里,还是忍不住为这位日本老人的精神感动。

  今年早些时候,我写过一篇《内存的故事:美国、日本和韩国的恩怨情仇》,我一直认为,日本存储芯片的全陷落,并非是技术上不如人。

  恰恰相反,他代表了当时最先进的制造技术,破产之前,一根原装的尔必达DDR3内存条在电脑市场的价格是同等容量金士顿的3倍以上。

  苹果手机用的是日立供货的存储芯片,但存储颗粒却是由尔必达生产的。

  为啥明明尔必达技术完全能够满足苹果的要求,不给果家亲自供货?要知道当时乔布斯这个偏执狂还在掌权。

  这就是坂本幸雄不甘心的地方,因为日本金融界不肯给钱让尔必达建设新型生产线,所以尔必达只能卖颗粒。

  而存储颗粒的价格又被韩国企业联手砸到谷底。

  但即便是这样,在坂本幸雄的苦心经营下,用于手机存储上的存储芯片还是在金融危机后实现了盈利。

  但实际上,竞争对手们,韩国企业和他们背后的华尔街大佬,是不希望有个日本企业过来搅局的。

  华尔街运用了他们最擅长的玩法,搞金融,终于把尔必达给玩死了。

  二、

  实际上,日本是被美国两次殖民。

  1945年,日本投降,美军驻扎日本,从此日本就不是一个正常国家了。

  虽然美国人一直在扶持各种亲美势力,但日本这个国家,给点阳光就灿烂,等到7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日本人的心思就多起来了。

  索尼董事长盛田昭夫和石原慎太郎曾经合作过一部畅销书《日本可以说不》,这是要对谁说不呢?

  美国人心里清楚的很。

  卧槽,5万美军都在日本驻扎呢,你丫还敢说不,先打个半死再说。

  于是,一场由美国人策划,日本人配合的泡沫经济就浪起来了,泡沫经济以后,日本被一股脑的收割了,从此以后,成为华尔街的金融殖民地。

  华尔街也是很有谋略,他们并没有大张旗鼓的跑过来指手画脚,而是先派出了一堆金融专家,要帮日本解决危险的债务问题。

  专家们认为,日本银行的问题在于流动性差,负债率高,对负债管理出现问题。

  于是银行开始拼命降息,增加流动性,从1995年开始,日本进入到漫长的零利率时代,到现在,已经是负利率了。

  这远远不够,还要来一个公允的政府机构,金融厅,专门检查银行业的负债质量,一旦发现有问题,赶紧给管起来!

  还记得几年前的神剧《半泽直树》吗?

  里面黑崎娘娘的原型,就是曾经对日本UFJ银行实施金融检查的目黑谦一统括检査官。

  银行向金融厅掩盖贷款企业的财务问题,便被视为隐瞒坏账。

  实际上,高科技企业、创业型企业在运行过程中,往往都会遇到各种财务问题,中国的京东方号称上市之后,持续亏损十几年,要不是政府持之以恒的予以援手和输血,早就死多少次了。

  有些别有用心的买办挑动鼠目寸光的所谓自由市场者在那里大骂补贴僵尸企业,但这背后却是中国制造的液晶电视机、显示器,靠着价格优势,制霸了全世界。

  最后台湾、日本的竞争对手都倒下了,只剩下中韩争霸,液晶显示应用变得更广泛了,京东方便能盈利了。

  当然,买办肯定不高兴,他就少了一个倒手赚快钱的途径,要是普通老百姓还为此瞎逼逼,真不知道是为个啥。

  这是制度的优势!

  很可惜,日本没有。

  日本有两大机构很牛掰,一个是东京地检署,一个是金融厅。

  他们都是独立于政府之外,受美利坚控制的,前者可以调查任何一个不合心意的官员腐败,后者可以调查任何一个不老实的金融机构坏账。

  于是,日本的金融机构对高科技、创新避之不及,为了避免风险,日本企业不敢搞高风险创新的项目,因为金融机构紧紧盯着不良。

  日本的高管们即便是知道里面有种种不妥,也不敢说不,因为“被贪污”太容易了,即便你自己再清廉,敢保证自己的亲朋好友都一尘不染吗?

  美国人一旦玩出了这两手,整个日本就没有谁敢说不了。

  其实,只要掐住不让日本产业升级,那么他们就得老老实实的当工作奴,螺丝里面做道场,搞你的工匠精神去吧!

  这么一看,尔必达们不死才有鬼呢!

  三、

  可能好多人看了半天,还搞不清楚尔必达到底是谁。

  1985年,日本占领了存储芯片50%以上的份额。

  在硅谷大佬们的游说下,美国政府逼着日本签订《美日半导体协议》,但是即便如此,当时日本企业都是联动式,上下游一起来,没有人买内存条自己玩,消费者买的是电子品。

  在华尔街设计的模式下,就是政府在给力,美国企业根本不可能逆袭。

  好在有三星这样的好腿子主动投靠,于是就有对付日本存储芯片的好办法了。

  1993年,英特尔退出的奔腾处理器,三星的DRAM标准被选用,日本人集体抓瞎。

  当年美国人在个人电脑方面算是制霸者,一旦他心怀叵测的制定某种主流标准,那么被判定为肥猪流的,哪怕在技术上在NB一万倍都是白搭。

  本身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碎,日本企业实力锐减,又被美国人阴了一刀,于是企业们纷纷推出内存制造业。

  日本政府本着振兴民族芯片行业的想法,把残留下来的芯片技术人才搜罗在一起,强行拼凑了一个尔必达,用来对抗美韩厂商。

  再把这张图贴一遍,上次文章里,我没有写尔必达是怎么被阴死的。

  实际上,尔必达早就预料到未来手机等移动设备会替代电脑,成为主流,因此他们很早就投入研发力量去设计针对手机的DRMA。

  但是,最新型的工艺需要最新型的生产线,在尔必达融资建厂问题上,日本、韩国和美国倒是令人惊讶的取得了一致。

  友商东芝只想要尔必达提供优质的单颗粒,根本不想要他们自建生产线,这意味着自己的存储事业部受到威胁;

  韩国人看着尔必达工艺先进,早就妒忌万分,市场上都以为尔必达是高端品,三星之流的是勉强拿来凑数的。况且当时三星的质量的确还有点一言难尽,动不动闪跳这种事,谁用谁知道。

  美国人在90年代吃过亏,当然不能让历史重演,只要他们有足够的警觉,就能以大义凛然的面孔,向日本金融界施压。

  坂本幸雄被各方拒绝以后,想到了到台湾去找合作伙伴。但是湾湾早就当了美国人的狗,什么产业不产业,未来不未来,这都是鬼话,美国人只要不满意,现在就能让你下不来台。

  最后在台湾建生产线的设想被台湾立法院给否了。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但尔必达却是格外不好过。

  在各方面挤兑之下,尔必达不能通过改进生产技术,降低成本,也不能通过提供高附加值的手机闪存,增加收入。

  它只能卖最原始的存储颗粒,而当时占了超过市场六成份额的韩国供应商借着金融危机,一起疯狂砸盘。

  三星有大量的终端产品在手,所以存储上亏一点,别的地方还能找补一下赚回来。

  更雪上加霜的是,三星在此时宣布扩大产能!

  因为三星是财阀,有完整的工业链和金融链,最关键的是,他把自己交给了美国人,事实上,美国人早就是三星的最大股东了。

  所以,金融危机对三星来说,都不是个事,没有哪个不要脸的金融厅过来搞三星的。

  但是金融厅是不会放过陷入巨额亏损的尔必达的。

  当然,如果政府任凭市场摆布,对尔必达这样一家有核心技术的芯片企业不加挽救的话,肯定会被全国舆论一直谴责。

  2009年,日本特别通过了《产业再生法》修正案,授权日本政府可对拥有国际领先技术、但面临经营困难的民营企业施以援手。2009年6月,尔必达成为新法的首位受益者,获得300亿日元(约合3.7亿美元)公共资金和得到政府担保的1000亿日元(约合12.4亿美元)日本政策投资银行融资。

  这看起来好像是个挺了不起的数目,但如果各位了解一下我国长江存储、合肥长鑫的总投资额就知道,这不过是杯水车薪。

  9月21日,总投资超过2200亿元的合肥长鑫集成电路制造基地项目在2019世界制造业大会上签约,其中长鑫12英寸存储器晶圆制造基地项目总投资约1500亿元,是我省单体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长鑫晶圆项目由合肥市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兆易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投资,长鑫存储负责管理和运营,是中国大陆唯一拥有完整技术、工艺和生产运营团队的DRAM项目。(安徽日报)

  以上是一段来自合肥日报今年9月份的报道。

  日本为之立法搞得这点救助,到底是真心救助还是随便划拉点钱来堵国民之口呢?

  坂本幸雄一直在努力,一直在试图自救,但似乎路都被堵死了。

  情急之下,他想到不如也投靠美国,想设法卖身给镁光集团。

  在全球内存大混战以后,镁光就成为美国唯一一家DRMA芯片厂商,所以不管赚不赚钱,美国人是肯定不会让他倒闭的。

  实际上,只要华尔街和硅谷有足够多的支持者,镁光自然有大把办法搞到钱。

  2008年以后,美国政府开着直升飞机撒钱,没理由不撒一点到这么有战略意义的镁光身上。

  镁光的董事长史蒂夫•阿普尔顿从1994年就开始当CEO了,并且手段了得,一度董事会想把他换掉,发现他离开以后,公司都几乎陷入停滞,没办法又只好跪求他回来。

  阿普尔顿是个顽固的老右派,跟坂本幸雄彼此之间很对脾气,他们谈了几次,达成了合作的协议,按照这个协议,镁光不仅向尔必达注资,还会投资建设新生产线。

  然而就在彼此计划签约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2012年2月3日,镁光科技(MicronTechnologyInc)的CEO兼董事会主席史蒂夫•阿普尔顿(SteveAppleton)爱达荷州博伊西机场(Boise)的一场小型飞机事故中不幸遇难,终年51岁。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阴谋,我们不得而知。

  三个星期后的周五,在银行的逼迫下,尔必达正式宣布破产。

  四、

  破产后的尔必达还是被镁光收购了,镁光看中的是尔必达手里的那些技术和专利,日本人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但是美国人有的是办法搞知识产权的保护。

  但是,新上任的镁光CEO是个资本界高手,特点是从来不会为技术冒险买单,凡是他能买的,只有确定性。

  于是从2012年开始,全世界DRMA的玩家只有美国和韩国了,实际上只有美国一家。

  国内的躺着赚钱,放出去的到处咬人。

  这就形成了绝对的垄断,既然如此,三星、海力士、镁光三家联手起来涨价就没人有办法反对了。

  新来的人,谁也没有办法绕过三星和镁光厚厚的专利壁垒,2018年10月被寄予厚望的福建晋华就是被镁光摆了一刀,到现在都没下文了。

  坂本幸雄输得格外伤心,论技术,全球领先,论眼光,并没有看走眼,然而还是输了,输在没有钱支持自己。

  后来坂本幸雄写了一本书《令人失望的尔必达战役》,书里批评国内鼠目寸光,难道日本精英真的蠢吗?当年集中资源办大事又不是没有搞过,怎么可能一下子这点见识都没有?

  说白了,你政治、金融都被人家给控制了,大伙再有心帮忙,胳膊拧得过大腿吗?

  2016年,全球的存储芯片经过一轮暴涨,美韩厂家那点亏损早就一次性找补回来,日本和中国这两个电子消费品生产大国一起被勒索了一把。

  我看了好多国内沙雕网友在那里逼逼,说日本没有输掉30年,而是偷偷的搞产业升级了,并举出一些细分市场上的例子。

  对于真沙雕,是要同情其智商不足,对于坏人就要拿出来狠揍!

  中国成为电子消费品全球第一大制造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能制定标准,当年三星搞垮日本DRMA厂商,就是美国制定了新的接口标准。

  等到中国的手机能干翻全世界,我们可以提出自己各种元器件的接口标准,技术优势算个啥?

  消费者要的是元器件吗?消费者要的是有完整使用功能的最终产品!

  技术没有资本和市场支持,屁都不是!

  坂本幸雄先生在受到日本国内的打击以后,2016曾一度跟安徽方面达成投资协议,计划在合肥新初建存储芯片厂,后来此事受到美国方面的阻碍。

  尔必达的技术专利后来一并被镁光收到口袋里了,坂本幸雄想摆脱他们的刁难并没有那么简单。

  当紫光集团长江存储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启全两度亲赴日本向坂本先生发出要约。

  彼此的目标是五年内量产DRMA芯片。

  这一次,紫光给了足够的诚意和充足的弹药以及充分的授权,如果说,坂本幸雄先生不想作为失败者死去的话,这肯定是唯一的机会,当然,这也是中国DRMA的难得机会。

  加油!坂本先生,用你的成功来嘲笑愚蠢的买办们吧!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