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房屋租赁看市场机制的失效!

2019-12-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巨龙2018    阅读:

仔细考察房屋租赁市场,我们发现市场机制很多时候是失灵的。因为双方的力量完全不对等,弱势的租房者,往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这足以说明,公有制体制在任何一个领域的缺失,都会导致这个领域的市场价格被扭曲。 在租房这个领域,市场化交易原则,在很多一二线

  仔细考察房屋租赁市场,我们发现市场机制很多时候是失灵的。因为双方的力量完全不对等,弱势的租房者,往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这足以说明,公有制体制在任何一个领域的缺失,都会导致这个领域的市场价格被扭曲。

  在租房这个领域,市场化交易原则,在很多一二线城市是失灵的,在衰败的城市,则显示出另一面,甚至白给都无人要。房屋租赁市场规则比较正常的,反倒是在县城这种地方。

  我们在一二线城市,甚至能看到大量的空置房屋,但是租金不下降的情况。比如说我很多年前,就留意到了北京中关村一带的很多铺位,还有写字楼,存在大量的空铺现象。但是写字楼的价格,商铺的价格一直非常的高。

  也就是说宁可空着,很多房子,也不会降价出租。这就有点像封建社会大地主,手里拿着大量的土地,但是宁肯丢慌,也不会低价租给佃户。类似于我们教科书上的说法,也有把牛奶倒到水沟里边,用来维持牛奶的价格。

  实际上在中国有很多很繁荣的地方,房屋租赁市场已经出现了这种趋势。很多看上去挺繁华的地方,空铺的现象也不少。

  当然有一些黄金地段的铺位,很高的价格,也不发愁租出去。比如说大家留意一下,现在街头最黄金的铺位,往往都是手机店。这说明这个行业的厂家的毛利润不错,能够支付得起比较高的市场推广费用。

  但是并非所有的行业,都会像手机有这么高的承担能力。我在桂林的楼下,市中心的一条街道,很多店铺一年能换2-3茬人。

  在广州和深圳这两年,也出现了不少空铺和空的公寓房。甚至有朋友给我发来深圳的街头照片,紧挨着开了4家房屋中介。但是租金都不低。实际上深圳今年下半年,经济成长率并不高,离开的人也很多。但是房子租赁市场甚至包括房价都没有呈现下降趋势。

  也就是说关于房屋市场,用市场供需平衡的定价模式,很可能在很多地方是失效的。

  实际上,很多实体店生意越来越难做,很多三四线城市,现在做的比较好的往往是自营店铺的家庭生意。没有房租的压力,也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打工。

  市场机制的形成,往往是依赖于双方对等的博弈。在一方强势一方弱势的情况下,很容易形成压倒性的压榨。其房租依据,以收入来作为标准,而非供需平衡。比如说2011年前后,富士康11连跳以后给员工涨了工资,园区周边的房东得知富士康员工涨了工资以后,迅速就调整了房价。这就相当于工资几乎不涨。

  至于在深圳房屋租赁市场,各种喝茶费,都已经是公开的潜规则。

  市场的中介,是炒房的推波助澜的力量。某种程度上,很多中介机构形成了项目勾结和垄断的地位。特别是很多吃中间差价的中介,手里掌握大量的房源和信息。在房屋租赁市场形成垄断性的加价优势。

  这个例子,在很多资本进入的公寓租房类别特别明显。几家大资本进入以后,会迅速的把一个片区的公寓价格拉高。甚至还有个别的,顺便把网络贷款都引进去。

  租房的一般为个体散户,没有太强的信息能力,也没有太强的博弈手段。往往被强势的一方压榨到收入比例的极限,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考虑到更为偏远的地方,一直到达自己的心理承受底线为止。

  除此之外,很多房东往往都比较有钱,花得起时间成本,根本不在乎一时的收入来源,也是他们心理上比较强势的资本,达不到他们的心理预期,他们根本就可以不放。而散户是往往找房子是很迫切的,这就丧失了大部分的议价时间权。

  从地方zf的态度来看,很多也是鼓励房价上涨和租金上涨的。因为这样子才有比较大的卖地收入,另外很多拥有房子的通常都是这些人有关系的人,比如说好的铺位普通人是很难买得到的。因此房屋租赁过程,更加有利于房东中介,对散户是不利。

  只有在一种极端的情况下。也就是说一个地方衰败的不行了,比如说像鹤岗这种。大量的房子如果没有人出租,同时要缴纳比较高的取暖费。空着的话不仅没有收益,还意味着成本。在这种情况下的话,有的房东宁可白白把房子给租客,条件是要交物业和取暖费。

  仅仅从这个很普遍的经济行为来看。公平交易市场规则通常也都是失灵的,或者是被强势的一方扭曲和垄断的。

  在县城这种地方,由于大家都容易知根知底。反而会接近市场买卖规则。只不过这个市场规模不大,而且影响力很小。另外在县城,很多人还有农村的退路。在县城的房东,即使有钱也往往有限,很多是自家盖的房子,有一份收入会看的比较重,有一分钱就赚一分钱。

  所以鼓吹市场经济万能的,仅仅这么一个日常司空见惯的现象,就足以把这种东西否定掉。

  大城市的确提供很多机会,但是这种地方也是大资本和有钱人的天堂。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巨大的食利阶层,而且阶层内部彼此之间拥有更强的团结力。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00后大学毕业,要去北京和上海这种地方发展,正常情况下都是一个大坑。往往耗费几年青春,什么东西也积累不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现象会越来越明显。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一双手去干预,那么所有的顶级大城市,完全让市场和资本说话的话,那么就完全可能走向hk模式。和王朝末年时土地兼并的情形相似,土地的出产率也会急剧下降。

  所以,越是利益集团,越会鼓吹市场机制。因为在市场博弈中,这个群体会占有绝对的优势。甚至拥有某些资源的完全定价权。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