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病夏治的"神药",为什么伤害了孩子?

2019-07-1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今日怡见    阅读:

又到了三伏天,各种医院的中医诊室都热闹了起来,纷纷拉起横幅告诉大家, 用三伏贴冬病夏治的日子到啦! 但今年不一样的是, 江西省儿童医院竟然有92名儿童被三伏贴灼伤了,这些孩子的背部起了一片片水泡,有的红肿久久不消,看得人揪心。 近年来,三伏贴堪

  又到了三伏天,各种医院的中医诊室都热闹了起来,纷纷拉起横幅告诉大家,用"三伏贴"冬病夏治的日子到啦!

  但今年不一样的是,江西省儿童医院竟然有92名儿童被"三伏贴"灼伤了,这些孩子的背部起了一片片水泡,有的红肿久久不消,看得人揪心。

  近年来,三伏贴堪称中医养生界最炙手可热的网红, 用法还比较简单,就是在每年三伏的时候,用药物对身上的特定穴位进行贴敷,从而刺激穴位疏通经络,持续几个夏天,最终把冬天易发的病给治好。

  听起来很神对不对,但是操作起来,就百花齐放了,有的中医科是一副药方打天下, 所有患者不管想治什么病,都用同一套药物;更扯的是,有的医生连穴位经络都不管了,让患者"哪里痛就贴哪里"......

  连三甲医院的医生都看不过去了,觉得不能昧着良心做事......

  那为什么家长对三伏贴趋之若鹜呢?

  我们从江西省儿童医院的宣传中可以看到,它不仅能"冬病夏治",还几乎包治百病。

  孩子容易得的呼吸类疾病,包括支气管炎、鼻炎、感冒,三伏贴能治;孩子吃饭老不好,厌食、腹泻,三伏贴能治;连所谓的亚健康,阳虚、气虚它也能治。

  这还了得?很多家长一看到宣传就心动了,受伤儿童的家长说,"挂的号都是抢来的"。

  那为什么这么多儿童贴完了不仅病没好,还受伤了呢?

  因为神奇的三伏贴,其实是沿用了清朝《张氏医通》的方子,原文是这样的:以白芥子、延胡索、甘遂、细辛、生姜作为基本方,还可配伍加减麝香、麻黄、肉桂、小茴香 等。

  大家都知道,中医非常依赖经验,且不说这个疗法是否有效,首先这个药方连剂量都不谈, 明显是需要医生因人因症调配不同药方的,绝不是万人一方。

  其次,这里面有几样药材是有明确毒性的:

  白芥子,主要成分异硫氰酸烯丙酯,具刺鼻辛辣味及刺激作用,能使皮肤发红、灼烧感,甚至引起水泡。   

  延胡索,含有镇痛功能的延胡索乙素,有肝肾神经毒性,可致嗜睡、呼吸抑制。

  甘遂,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通报过的毒药,可引起呕吐、腹痛,呼吸困难、血压下降等毒副反应; 动物试验发现心、肝、肾有一定中毒性的组织学改变。

  细辛,大名鼎鼎的马兜铃科成员,含可致肾衰竭的马兜铃酸,也含较多的肝毒性黄樟醚。

  如果看到了这些,你还敢随便给孩子用吗?

  药物毒性对肝肾的损害是慢性的,短期可能看不出什么,但是烫伤是快速可以观察到的, 别说是孩子了,这些年来,成年人被烫伤的例子已经比比皆是。

  三伏贴中强刺激性的物质,会让皮肤出现灼烧感、红肿、水泡反应, 这就是化学性烧伤的症状,绝不是什么起效的表现,或者所谓的越烧效果越好。

  在一年里最热的时候,贴最灼热的膏药,从而强身健体,包治百病,这种神乎其神的操作大人试试就好了,为什么要拖累孩子一起受苦呢?

  有的家长夏天给小孩贴了三伏贴,到了冬天,小孩已经大了一岁,免疫系统逐渐完善,生病的机会自然就降低了,然后家长发现比去年冬天生病少了,就以为是三伏贴起效了,这是典型的「安慰剂效应」。

  几岁的小孩能有什么陈年老病需要这么以毒攻毒呢?所谓的做三年就能治好支气管炎、消化疾病,既没有进行临床的双盲实验,不能排除身体自愈的因素,又容易因使用不当损伤健康, 不仅仅是智商税,更是徒增了风险。

  孩子在医院病人聚集的地方,容易接触病菌,一旦烫伤导致皮肤破损,更容易感染。

  就连中医的老专家都表示,别盲目追求三伏贴,更不建议给孩子用, 怎么到了民间就变成安全养生的神药了呢?

  三伏贴这个神奇的存在,如果你去翻古书,就会发现,《张氏医通》只是一个孤证,其他的医书完全没有相关记载,这意味着,三伏贴要么是张潞 的独家秘方,要么就是没有被其他名医认可。

  三伏贴出现在康熙年间,当时的人哪怕只是得了天花都会小命不保,根本无法想象疟疾、天花、肺痨都能完全治愈,会是什么样的医学程度。

  不知道如果张神医穿越到现在,看到现代医学的精进至此, 却倒行逆施搞起他当初写的药方,会不会觉得惭愧。  

  更不知道他看到我们的医生给所有病人调配同一副方子,会不会给气死。

  现代人迷信,"流传千年的东西怎么会错呢,都是经过时间验证的" 。

  而古人却说,"功过留待后人定",是好是坏都让子孙后代去评判吧 。

  这份相互信任真是感天动地。

  以毒攻毒有时也能刚好撞到对症的,安慰剂有时也能帮助人恢复健康,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回避药物的风险和危害性,更不要拿孩子做实验。

  幼儿不仅是家庭的底线,也是国家的底线,对于儿童的医疗,必须要有坚实的科学依据, 所谓的「几千年来都是这样」是远远不够的,一百多年前人类的平均寿命都只有40岁,难道我们要重新和古人比吗?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