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中国突然宣布,西方一片哗然!

2019-07-0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锐解局

有人曾问过我: 人生最幸运的事是什么? 我觉得,对生于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人来说,最幸运的事,莫过于有生之年,得以见5000岁的中国再度君临天下! 锐解局 2019年7月1日,恰逢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八周年之际,国际统计局发布了《沧桑巨变七十载 民族复兴铸辉

  有人曾问过我: 人生最幸运的事是什么?

  我觉得,对生于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人来说,最幸运的事,莫过于有生之年,得以见5000岁的中国再度君临天下!

   ——锐解局

  2019年7月1日,恰逢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八周年之际,国际统计局发布了《沧桑巨变七十载 民族复兴铸辉煌——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一》。报告显示,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我国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经济总量连上新台阶。2018年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9732美元(约合人民币66177元),高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66177元的年收入,高吗?

  也许在北上广工薪阶层的眼里,这点钱只是一个月工资,或者是一次奢侈品的消费。

  但倘若放在世界范围内看,66177元这个数字,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根据世界银行对人均国民总收入水平划分的数据:

  低等收入为1035美元以下/年 (6788.565人民币) ,中下等收入为1036美元/年~4085美元/年 (6795人民币~26793人民币) ,中上等收入为4086美元/年~12615美元/年 (26800人民币~82741人民币) ,高收入为12616美元以上 (82748人民币)

  66177元人民币,妥妥的中高等收入。而这也标志着西方资本集团为中国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在共和国人民历经十五年发展式大突围后,被撕下最后的伪装!

  2004年,澳大利亚籍学者杰弗里.格瑞特在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网站上提出一个观点:中等收入国家正处于两面夹击的境地,技术上比不过具有先发优势的欧美日等国,价格上拼不过穷国。 为了佐证自己的观点,格瑞特以1980年的人均GDP为起始点,将世界各经济体分为高、中、低三组,然后计算出各组经济体在1980年~2000年的人均收入增长情况。

  计算结果为:高等收入经济体增幅为50%、低等收入经济体增幅为160%,而中等收入经济体增幅只有20%。由此,一个为中国量身定制、旨在削弱中国国际影响力的陷阱渐显峥嵘。 它,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在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后,会因为国家方针或外部环境问题,走向两种截然不同的道路。

  第一条:经过可持续发展,顺利完成产业升级,逐渐成为发达国家。

  第二条:缺乏新经济增长点,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直接导致国内长期性的动荡。而这一条,就是西方集团经常提及的“中等收入陷阱”。

  阿根廷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作为南美曾经唯一的发达国家,阿根廷人均GDP在1964年就超过了1000美元,迈入彼时的中低端收入国家行列(注:1964年的1000美元购买力相当于今天的4~5倍)。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阿根廷人均GDP更是达到8000美元的巅峰。

  而在巅峰之后,就是断崖式的衰落。

  自90年代开始,受产业链停滞不前、工人工资不能有效增长而通货膨胀率急剧上升的影响,阿根廷人均GDP从8000美元拦腰斩断到2000美元。

  在这种发展停滞不前、消费潜力达到天花板、市场绝望、抗风险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天生具备避险性的资本,争先恐后的逃离该国。1998年,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外资从阿根廷撤离,直接导致阿政府用外资进行产业升级的意图全面落空。

  从阿根廷的例子中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凡是存在中等收入陷阱风险的国家,必然面临着国外资本不敢投资而国内资本争相外溢的风险。

  言归正传,为什么说中等收入陷阱是为中国量身定制的呢?

  2007年,在世界银行题为《东亚复兴:有关经济增长的看法》一文中,首次明确中等收入陷阱概念。文章指出,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世界上早在1960年时就有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但到了2008年只有13个经济体成功进入高收入行列。

  关键点有两个:2007年、东亚。

  

  2006年,秉承着马来西亚会议精神,中日韩三国提出以以自由贸易区为核心的东亚共同体,被正式提上日程。但仅仅在一年之后,世界银行却在关于东亚经济发展的报告中,首次抛出“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

  环顾东亚地区的主要三个国家,日本与韩国是公认的已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等收入行列的国家,只有中国正处于中等收入阶段。

  毋庸置疑,世界银行的报告是暗示,中国很有可能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事实上,在中日韩自贸区这盘大棋里,三国各自有不同的算盘。彼时的日韩,尤其是日本在高端产业上有着很大的优势。如家电、半导体、汽车、特种钢材、精密仪器、高端机床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2005年12月14日中日韩在马来西亚召开三国自贸区部长级会议

  中国希望通过自贸区,扩大日韩对中国的投资,以带动本国的产业升级。而日韩则看中了我们13亿人口的消费潜力,希望中国能用这个巨大市场消耗他们的工业产能。

  问题来了:一旦中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国民收入停滞不前,又如何达到消耗日韩工业产能的目的呢?

  

  因此我们得以看到,在世界银行抛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当年,东亚共同体就宣告破产。与此同时,原本和东南亚谈好的“东盟十国+中国”即东盟10+1的模式,在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看空的情况下,为新加坡、菲律宾等国坚持引入韩国、日本、印度、甚至澳大利亚等非亚洲国家提供了充分的“理由”。

  而这也正好达到了美国利用日印韩等国稀释中国影响力,防止中国在东盟内部一家独大的战略目的。

  无独有偶,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2013年,世界银行出版了一本题为《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社会》的纪念册。而在该册的《1960~2008年人均GDP水平与美国之比的对数》附录图里,中国的名字赫然出现在由低收入进入中等收入的栏目中。

  也就是说,中国在中等收入阶段足足停留了四十八年之久!至于世界银行是什么意思,答案不言而喻。

  其实,中等收入陷阱对一些产业不全、缺乏新经济增长点的小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对于中国而言,就是一个欺骗性十足的伪命题。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就是欧美国家以知识产权为筹码,死死垄断高科技技术。而作为中等收入国家,在工业化发展到一定阶段时,需要进行产业升级,用高端产业带来的高利润提升国民收入。但发达国家不想蛋糕被蚕食,便以此敲诈专利费用,使得大部分中等收入国家没有足够的资金突破高端技术的门槛,使之永远停留在高等收入的门槛下,并沦为发达国际倾销产品的基地。

  当其他发展中国家开始初级工业化,中等收入国家逐步丧失先发优势,国家经济陷入长期的低迷状态。而破解中等收入陷阱之道,就是与欧美争端高端产业主导权。

  一般的发展中国家要么是体量太小,没有足够的资金突破技术瓶颈,要么是因为被西方国家操控主权,用高福利先进或买办阶级掏空发展金源。简言之,由于高端市场的蛋糕有限,注定了只有少数国家能享受到发达国家的待遇。

  而中国并没有以上所提到的缺陷,所以压根不存在中等收入陷阱。在突破高端技术的瓶颈上,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风格有更大的优势。只要某项先进技术被我们突破,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产品白菜化(比如液晶电视,京东方产能还没上来前,一台液晶电视要上万,现在一两千就能买到),并能以此造福全球低收入国家,客观上抵消了发达国家的先发优势和研发资本。

  随着中国突破的领域越多,此消彼长之下,发达国家盈利减少,研发的资本就会越来越少,而中国研发资本越来越多,攻守易势,这就是中国为什么被称之为“发达国家粉碎机”的真正原因。

  很多鼓吹中国步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人并不知道,倘若将各国的人均收入跨段进行纵向对比,中国是全球最快的国家,没有之一。

  作为全球第一例跨入中低等收入门槛的国家,荷兰从中低等收入迈向中高等收入,用了足足128年(1827~1955)。美国在1860年成为中低等收入国家,81年后,也就是1941年成为中高等收入国家。而从1941年的中高等收入发展到1962年的高等收入,美国又花费了21年时间。

  中国用时是多少呢?

  1950年,中国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落后程度直逼今天的西非地区。经过近五十年的奋斗,我们在1999年从贫困线国家进入中低等收入国家。而后中国只用了12年时间,便跨入了下一阶段—中高收入阶段。根据最新数据的预测,中国将在2020年初步迈入高等收入群体。

  也就是说,中国从中低等收入迈入中高等收入的时间,比美国快了69年! 而从中高等收入迈向高等收入的时间,也比美国快了12年!

  所以对于中国而言,根本没有什么中等收入陷阱,有的只是望尘莫及的中国速度!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