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2019-10-0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宁南山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了,说一些想法。 1999年国庆50周年阅兵的时候,我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七位; 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的时候,我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三位; 2019年国庆70周年阅兵的时候,我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位; 那么下一次在2029年举行阅兵仪式的时候,我国就是世界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了,说一些想法。

  1999年国庆50周年阅兵的时候,我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七位;

  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的时候,我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三位;

  2019年国庆70周年阅兵的时候,我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位;

  那么下一次在2029年举行阅兵仪式的时候,我国就是世界第一了,换句话说,这次国庆阅兵庆祝仪式,是我国最后一次是世界第二的身份举办。

  1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让普通人能够正常的活下去

  相信我的读者80后,90后是最多的,

  我是80后,在中学读书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教科书上的一个数据,那即是1949年的时候,中国人的人均寿命只有35岁。相信大多数人和我一样,看到这个数字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毕竟那是我出生以前几十年的事情了,某种意义上跟看秦汉,唐宋,明清的历史没啥区别。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想到一个事实,那就是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都是30后,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那么他们的成长时期就恰好经历了中国人均寿命只有35岁的黑暗时期。那么再进一步,如果当时全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5岁的话,那么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除非非常幸运,否则很大的概率有兄弟姐妹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死掉了。

  再一回想,我从小到大,似乎只见过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很少几个兄弟姐妹,而那个年代怎么可能兄弟姐妹这么少呢?想到这个我突然感觉到一丝恐怖。

  后来问了我父亲和大伯,我才知道,我的奶奶在1930年代出生,包括她在内,本来总共有14个兄弟姐妹,竟然只有3个人(2女1男)活到了成年。

  我爷爷家还好,包括他在内有6个兄弟姐妹活到了成年。

  我们没事可以多和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聊天,问一下他们本来有几个兄弟姐妹,多体会下他们经常说 现在生活好了”“ 你们生在福中不知福 具体是什么含义,也体会下教科书上人均寿命35 岁这个数字背后的恐怖。

  到了新中国成立之后的50年代,我的父母出生了,他们的兄弟姐妹全部都活了下来,并且现在全部健在,2019年的今天,他们成了夕阳红老年旅游团的主力,在北京,山东,江浙,重庆,湖南,云南等地旅游。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在这片土地上,生下来并且安然的活到老年并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50后们才是中国第一批兄弟姐妹一般都可以平安长大的一代。

  实际上,今天很多事情,在我们爷爷那一辈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比如一夫一妻制度,1950年5月1日颁布的《婚姻法》才真正的第一次正式确立,从此在中国范围内,姨太太之类的名词就走入历史。民国时期虽然法律上是一夫一妻,但是纳妾依然盛行。也就是说,在我们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长大成人之后,整个中国社会才第一次真正进入了一夫一妻时代。

  2 :未来二三十年,全世界是不是只有中国才能成为发达国家?谁能拿到发达国家门票?

  我把时间跨度扩大到了20-30年,是为了更清楚的看清未来的变化和趋势。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面反复说过,中国肯定会成为发达国家,我相信这个没有太大疑问了,在十九大的报告里面对中国的未来是这么写的,

   第一阶段,从二〇二〇年到二〇三五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第二个阶段,从二〇三五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这个 2035 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具体是什么意思,官方没有说明,但是我们都知道,在以往,我国三步走的目标是这样的: 要本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 ”,也就是在以前的表述里面,基本实现现代化等同于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也就是说,由于各方面建设的顺利推进超出了预期,因此把基本实现现代化的时间提前了15年。当然这次官方并没有把2035年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发达国家联系起来,但是我认为意思还是清楚的,如果发达国家的门槛都进不去,谈何“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呢?

  所以我认为在官方的表述里面,发达国家的时间表是在2035年,也就是到现在还有16年的时间。当然了我认为这个时间点肯定会提前实现。

  原因很简单,2000年以后中国科技实力开始实现大突破,中国不会造不能造的东西在快速减少,以前被视为只有先进国家才能掌握的科技,例如消费电子产品CPU,舰载机,四代机,航空母舰,高速子弹头列车,LCD显示屏,喷气式民航客机,载人宇宙飞船,空间站,特高压电网,都在过去的十几年突破了,而且还形成了大规模的产业化,只要你是211/985的理工科学生,你几乎肯定有同学在上述产业的公司工作。  

  中国在很多技术领域的突破时间,其实比你想象的要近的多,

  基本上都是最近十年左右突破的。

  比如高铁,你现在已经司空见惯了,并且觉得全中国都有高铁了,

  中国国家铁路局将中国高铁定义为设计开行时速250公里以上(含预留)

  实际上中国第一条高铁开始商业化运营是哪一年呢?

  2008年8月1日开通的时速350公里的京津城际铁路是第一条公认的、没有争议的高铁

  也就是说,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召开前大约一个星期,中国才真正的有了第一条高铁。

  当然了,也有认为2003年投入运营的秦沈客运专线是中国第一条高铁,其设计时速为250公里,不过一般认为其是高铁试验田,其线路设计标准和后面的高铁道路体系有差距,且初期跑的是中华之星列车,也并非后来的高铁技术体系

  再比如特高压电网,其定义是1000kV及以上交流电网或±800kV及以上直流电网。

  2009年1月7日,世界首条商业运营的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在中国正式投产,全长645公里

  2010年07月08日,由中国自主研发、设计和建设的向家坝-上海±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示范工程,正式投运。是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送电距离最长的直流输电工程。

  2010年,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云南—广东、向家坝—上海两个国家级示范工程建成投产,中国也第一次拥有了特高压直流输电商业运营线路。

  当然了这两条线路谁是中国第一条,我查了下感觉挺有趣,《南方电网报》说云南-广东是第一条,上海的媒体说向家坝-上海是第一条,我又查了下央视拍的《四十年四十个第一》 20181229 特高压输电工程,里面只说2010年建成第一条,但是没有说是哪一条。

  而在科技部发的通稿里面,是这么写的:“2010年自主建成了云南—广东、向家坝—上海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示范工程,投运以来一直保持稳定可靠运行。”

  把两条放在一起说,没有说谁是第一条。

  不管怎样,我们可以记住,2009-2010 年中国才第一次拥有了商业化运营的特高压输电线路,距离今天也就是10 年左右的时间。

  中国不断实现重大科技突破的趋势还会继续,因此一定会提前实现2035年的目标。

  接下来我们看下,中国的崛起是不是具有唯一性?

  什么意思呢,那就是未来20 年,甚至30 年,以至于更长的时间,是不是只有中国才有可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

  发达国家目前是没有统一的定义的,但是一般而言,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CIA发达国家定义总体最为靠谱,本文只取其共同点,既被这两者都认同才算是发达国家。

  世界银行只认定“高收入经济体”,按照世界银行2015年的标准:人均GDP高于12736美元为高收入国家,这个标准作为发达国家的标准显然太低了。

  联合国只定义了“人类发展指数极高国家(HDI)”,

  但是这个指标只包括预期寿命,人均国民收入和受教育程度三个维度,一些石油国家例如科威特,沙特,巴林,还有一些国家例如罗马尼亚,俄罗斯等HDI都很高,这些国家显然和发达国家有距离。

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不管看哪个机构的认定,人均GDP都是硬指标,也是发达国家的必要条件,你人均GDP低就意味着财富的盘子小,绝无成为发达国家的可能。

  我上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官方网站,下载了1990年到2018年全球各国GDP的数据,这个时间跨度有28年。

  我把2018 年人均GDP 8000-3 万美元之间的经济体选出来,

  全球总共有47 个经济体在这个区间,比想象的要空旷

  接着我们发现,这个区间里面已经有不少发达经济体了,

  于是我们把这些经济体去掉,总共有9个:

  包括立陶宛(1.9143万美元),斯洛伐克(1.958万美元),希腊(2.041万美元);

  捷克(2.285万美元),爱沙尼亚(2.299万美元),葡萄牙(2.319万美元);

  中国台湾(2.497万美元),斯洛文尼亚(2.623万美元),塞浦路斯(2.834万美元)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来,立陶宛,斯洛伐克,希腊是发达国家人均GDP的下限,大约1.9万-2万美观。这9个经济体之外,我们还要再去掉1个阿鲁巴,这个地方在加勒比海,是荷兰的海外领地,人均GDP为2.547万美元,鉴于荷兰已经是发达国家,因此该地不纳入计算。

  好了,接下来我们还剩下37个经济体,这些地区就是成为潜力股,当然了,我们发现没有印度,这个不是看不起印度,印度2018年人均GDP才2036.2美元,还需要付出很长时间努力才能成为潜力股。类似的还有越南,2018年人均GDP只有 2551.12美元,离人均8000美元的潜力股区间下限还要再奋斗十几年。印度和越南,离成为潜力股都还有较长的距离。

  以下是37个“潜力股”经济体的排名:

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接下来就是面临如何筛选真正的种子选手的问题,这37个国家很多资源型经济,但是有的国家除了资源型经济以外,其他产业发展也比较顺利,可以说在不断转型,那么如何筛选呢?

  我们用人均GDP的增长速度来进行排名,对比三个数据:

  一个是2018年人均GDP对比1990年人均GDP的倍数;

  一个是2018年人均GDP对比2000年的倍数;

  一个是2018年人均GDP对比2010年的倍数,

  排名只取前25位,因为靠后的说明增速很慢了,时间维度一长,我们就可以看出谁发展最为稳定。

  我们非常简单的,把37个经济体中最近28年,最近18年和最近8年三个时间段的增速都排名前25名的经济体用红字标出来,这说明这些经济体在过去的接近30年一直增速名列全球前茅,而且总体增长比较稳定。

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我们非常吃惊的发现,原来从1990年-2018年,这37个潜力股经济体里面,

  中国并不是人均GDP增长最快的国家,至少赤道几内亚还排在中国前面,2018年的人均GDP是1990年的33.49倍,中国仅次于赤道几内亚排第二位为27.66倍。

  原因并不复杂,赤道几内亚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现了石油,一举成为该国支柱产业。当然了如果我们最近八年(2010-2018年)的增长,赤道几内亚连前25名都排不进去了,其明显的表现出高度依赖资源,发展后劲不足。

  好了,我们只取三个时间段的增速都排在前25 名的国家,

  这下范围又大大缩小了,37 个经济体只剩下了16 ,分别是:

  中国,巴拿马,马尔代夫,塞舌尔,罗马尼亚,格林纳达,哥斯达黎加,毛里求斯,保加利亚,博茨瓦纳,智利,沙特,马来西亚,波兰,乌拉圭,匈牙利。

  以上16个都可以称之为“稳定增长”的经济体,看起来未来有希望进入发达国家。

  我们可以看到,五个发展中大国,墨西哥,巴西,阿根廷,俄罗斯,土耳其,他们虽然都在37个潜力股国家名单里面,但是却不在16个稳定增长的经济体 名单里面。

  实际上最近的2010-2018年,

  八年的时间里面阿根廷的人均GDP只增长了12%,这已经是五个大国里面表现最好的了,

  墨西哥的人均GDP只增长了5.93%,其他三个国家,

  俄罗斯八年间下滑了0.7%,土耳其下滑了10.8%,巴西更是下滑了20.8%,

  除非这些国家发生了什么大的变革和奇迹,否则未来二三十年看不到任何迈入发达国家的希望。

  然后恭喜这16个发展中国家,在过去的28年里面一直获得了比较快速的增长,在37个潜力股中脱颖而出。我们讨论的是未来20-30年他们是否可能迈入发达国家行列。

  当然,我们为了防止漏掉“潜力股”,我们把37个经济中虽然没有实现稳定增长,但是人均GDP比较高(2018年人均1.2万美元以上,3万美元以下)的国家也筛选出来,总共有8个:

  巴林,阿曼,圣基茨和尼维斯,巴巴多斯,克罗地亚,安提瓜和巴布达,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帕劳。

  那么16个稳定增长国家+8个高GDP慢增长国家加起来就是24个国家了,从47个经济体到37个经济体到24个经济体,范围越来越小了。

  这个时候你也应该发现了,进入发达国家原来这么难,即使这24个经济体在未来二三十年实现全员升级成发达国家,总数也才24个而已。

  我们继续进行排除:

  首先我们排除掉博茨瓦纳,理由很简单,2018年人均仅为8137美元,而且该国经济结构单一,高度依赖钻石产业,在长达28年的时间里面,该国的经济增长是16个“稳定增长”国家里面最慢的,2018年仅仅是1990年的2.96倍,和2010年相比也仅仅增长了28%,要达到发达国家2万美元的门槛遥遥无期。

  然后我们排除掉七个旅游业小岛国:

  马尔代夫,塞舌尔,格林纳达,巴巴多斯,圣基茨和尼维斯, 安提瓜和巴布达,帕劳,

  这些国家太小了,

  马尔代夫44万人(2019年1月),塞舌尔9.6万人(2017年),帕劳2.18万人(2017年)

  格林纳达11.2万人(2017年),巴巴多斯28.1万(2017年),

  圣基茨和尼维斯5.7万人(2017年),安提瓜和巴布达9.1万人(2017年)。

  这些国家都是岛国,面积也很小,离先进地区交通不便,而且高度依赖旅游业,农业,渔业,同时人口太少,难以建立旅游业和农业/渔业之外的产业结构。当然,他们是可以凭借旅游业或者资源成为高收入国家的,像塞舌尔就是2018年非洲人均GDP最高的国家,高达1.647万美元,毕竟人口就这么点儿。但是,发达国家必须拥有资源,旅游和农林牧渔之外的先进产业

  目前被CIA和IMF双重承认的发达国家小国也有,那就是圣马力诺,只有3.3万人,该国位于意大利境内,到发达国家交通方便,主要产业是银行业、电子产业和陶瓷产业等,完全有别于这些旅游业单一经济国家。

  然后我们要排除掉沙特,我们不谈宗教和社会结构,只看经济发展,由于沙特的经济单一,从1990年—2018年间的增速,沙特是这16个“稳定增长”国家里面倒数第二慢的,只比博茨瓦纳快,2018年仅仅是1990年的3.05倍,我对比了下IMF有2018和1990年数据的29个发达国家,平均是2.7655倍,也就是在全球石油需求不断增大,光是中国崛起就创造了数亿吨的进口市场的背景下,沙特 28 年总计的人均GDP 增速只是比发达国家稍稍快一点

  从长远看,沙特不仅是社会和宗教问题难解的问题,

  其如果不改变经济结构,经济问题也会不断放大。类似的还可以排除阿曼和巴林两个国家,这两个国家虽然人均GDP都在两万美元以上,但是都不在16个“稳定增长”的国家行列,增速比沙特还慢。

  不只是增长慢,而且沙特,阿曼,巴林还都是君主制国家,国王是国家最高元首,宗教仍在国家治理中占据主导地位,社会形态非常落后,所以都可以排除短时间内进入发达国家的可能性了。

  好了,我们又排除掉了1+7+3总共11个国家,这样看来,全球人均GDP 8000美元到3万美元这个区间,就只剩下了13个国家,他们可以称之为种子选手了。

  他们是

  欧洲: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兰,匈牙利,克罗地亚

  拉美:巴拿马,哥斯达黎加,智利,乌拉圭,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亚洲:中国,马来西亚

  非洲:毛里求斯  

  可能大家觉得意外了,毛里求斯作为一个非洲国家,居然经过不断的筛选后到现在还能幸存,没错该国2018年人均GDP 1.128万美元,位居非洲第二位(仅次于旅游小国塞舌尔),该国也是个小国,2018年仅有126.56万人。但是该国的产业结构可不只是旅游业和农业。

  在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的官方主页上,有该国的经济结构的详细介绍:

  “毛里求斯已发展成为非洲表现最好的经济体,形成了制糖业、服装出口加工、旅游业和金融服务业四大支柱产业。”

  该国的金融服务业竟然成为了四大支柱产业之一,其金融保险市场自由、开放。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经批准可以在毛里求斯注册营业;银行利率放开,由各商业银行自行决定;无外汇管制,当地货币卢比可与外币自由兑换。2016年金融服务业总产值为466.14亿卢比,占GDP总量的10.7%。

  毛里求斯是一个以印巴裔人口占主体的国家,2017年居民中约69%是印巴人后裔,27%是克里奥尔人(非洲人及欧非混血儿),2.3%是华裔(绝大多数是广东梅县籍的客家人),1.7%为欧洲人后裔。

  在世界银行2018年10月31日发布的“2019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毛里求斯在全球190个国家排名中上升5位,位列第20名,在非洲国家中稳居榜首。

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我们暂时保留毛里求斯成为发达国家的可能性,虽然可能性也很低,但是可以作为非洲唯一的希望,要不然非洲一个也没有了有点尴尬。

  可能有人问,哎那个南非呢?不是说以前很发达吗?2018年南非的人均GDP只有6377.29美元,连本文8000美元的潜力股及格线都没有达到,这个国家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好了,接下来我们看剩下的12个国家,其中拉美有5个,分别是巴拿马,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乌拉圭,智利,哥斯达黎加。

  最让人吃惊的是418 万人口的巴拿马,该国28 年增速,18 年增速和8 年增速均位列拉美第一位,尤其是最近八年,巴拿马2018 年人均GDP 2010 年增长了95% ,几乎接近中国112% 的水平,最近8 年的人均GDP 增速在37 潜力股国家 中增速仅次于中国。

  该国1999年从美国手里收回巴拿马运河所有权之后,进一步刺激了经济快速发展,发展出了运河航运、金融服务、科隆自贸区转口贸易和旅游业等主要支柱,同时以美元作为法定货币。

  全球有大量船舶注册为巴拿马籍贯,同时由于金融业的开放,也是大量跨国公司的区域总部注册地。2018年人均GDP 1.568万美元,预计还会继续快速增长。

  但是运河航运,金融服务,自贸区转口贸易,旅游业,而且经济上总体高度依赖美国, 怎么总觉得该国的经济结构怎么跟香港这么像,只不过香港是高度依赖中国大陆。

  例如科隆自贸区是仅次于香港的世界第二大免税贸易港和西半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是巴拿马经济支柱之一。

  剩下的拉美其他四个国家,

  2018年人均乌拉圭1.716万美元,特立尼达和多巴哥1.622万美元,智利1.608万美元,哥斯达黎加1.163万美元。

  这些国家说实话,成为发达国家希望不大。

  我们先看经济结构就很清楚:

  以乌拉圭为例子,该国2019年第一季度出口商品价值20.4亿美元,

  其中牛肉出口4.31亿美元,是第一大出口商品;

  木材出口3.16亿美元,是第二大出口商品;

  乳制品出口1.38亿美元,名列第三;

  大米出口7700万美元,名列第四;

  汽车零部件出口4300万美元,下降12.7%,名列第五。

  本质上还是个靠卖资源发财的小国家,全国人口只有339万人,

  第一大出口市场是中国,第二大出口市场是巴西。

  2018年乌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6%,今年预计不到1%。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简称特多)以石油天然气经济为支柱,该国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经济以能源开发和加工为主,能源产品产值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0%,能源出口约占出口总收入的70%,该国经济增长速度有限,在37个潜力股国家中都不属于16个“稳定增长国家”行列。

  智利也是类似,其国民经济的最大支柱是矿业,

  2018年全年智利货物出口754.82亿美元,其中铜就占了几乎一半,达到364.95亿美元,实际上智利除了铜还有其他矿产,例如中国的天齐锂业就在智利投资,获取智利的锂金属资源。

  其他如农林牧业产品出口额为177.17亿美元,同比增长15.2%,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智农林牧业产品最大买家,出口至中国的该类商品金额占同类商品出口额比重为20.8%;美国位居第二,占比17.0%。智利的车厘子想必大家都听过。

  今年中美贸易战就直接影响到了智利,因为中美是智利最大的两个贸易伙伴,

  2019年6月,智利出口总额53.04亿美元,就下降了15.5%

  倒是哥斯达黎加这个国家经济结构工业化程度有点让人吃惊,2018 年,工业部门产品出口额为80.86 亿美元,占货物出口额71.6% ,较2017 年同比增长8.2% 。近十年来工业产品出口额保持在货物出口额的60% 以上

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其中,精密仪器和医疗设备出口占据主导地位,主要是美资制造业。这是个只有500万人口的小国,总觉得其路走的比智利和乌拉圭要对,但是其工业品出口高度依赖外资制造业,其本土的科技和本土产业并没有发展起来是个问题。

  但是其人均GDP 2018年是1.174万美元,明显低于拉美其他4个潜力股国家,不过过去8年其人均GDP增长了42%,处于较快水平。

  所以拉美是四个选手看起来,巴拿马可能性最大,

  智利,乌拉圭,特多三国经济结构单一,高度依赖国外市场,成为发达国家可能性不高,

  倒是哥斯达黎加的工业化程度不错,如果其能走出从引进外资到本土产业崛起的道路,长期增长潜力看好,但是其人均GDP基数在上述国家中最低。

  然后是欧洲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兰,匈牙利,克罗地亚五国,

  说实话这些国家只要政策得当,成为发达国家的概率和希望都非常大,

  他们都加入了欧盟,成为了欧洲一体化的一分子,资本,劳务,人员等流动都无障碍,

  同时可以接受大量来自西欧先进国家的制造业,服务业和旅游业外溢。

  值得注意的是,28个欧盟国家,除了这五国之外,其他23个都是CIA和IMF认定的发达国家。

  下图是匈牙利媒体发布的2018年欧盟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分布图,匈牙利增速欧洲第二5.1%(仅次于逆天开挂的发达国家爱尔兰),罗马尼亚第三4.6%,波兰第四4.1%,保加利亚差一点,排第六位也有3.3%,相比之下克罗地亚在这五个国家里面增长最慢为2.6%。

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2018年人均GDP是匈牙利1.59万美元,波兰1.543万美元,克罗地亚1.4816万美元,罗马尼亚1.229万美元,保加利亚9267美元。

  总体来说匈牙利和波兰人均较高,增速也较快,进入发达国家是比较稳的。 另外这两个国家还有个优势,就是地理位置和西欧发达国家比其余三国更近,波兰和德国接壤,匈牙利和奥地利接壤。要知道德国和奥地利的邻国,除了波兰和匈牙利全部是发达国家。

  罗马尼亚,克罗地亚和保加利亚要想成为发达国家还需要努力。

  这五个国家我去过四个,应该说直观感受上其发展程度和其人均GDP几乎是对应的。

  罗马尼亚经济增速还是挺快的,是16个“稳定增长”国家之一,

  其2018年人均GDP比2010年增长了50%,增速在37个潜力股国家中位居欧洲国家第一位,2018年经济增速也有4.6%,比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两国更有戏。

  保加利亚是因为人均太低才9000多美元,而且五国中距离西欧发达国家最远。

  而克罗地亚是因为增速太慢,该国2018年人均GDP还不错达到1.4816万美元,但是还比不上2008年的1.5892万美元高,2018年经济增速也仅有2.6%,预计要2020年才能恢复到2008年的水平,该国高度依赖旅游业,同时政府的债务,以及腐败问题离欧盟的水准还有差距。

  而且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两个国家,2018年是欧盟国家中出生率最低的两个国家,保加利亚(8.9‰)和克罗地亚(9.0‰),同时人口减少速度在欧盟都排在前三位(减少最快是拉脱维亚,但是其已经是发达国家了)。

  因此克罗地亚成为发达国家的前景,和保加利亚类似。

  最后是亚洲的中国和马来西亚了。

  马来西亚只要自己不作死,不和中国作对,遏制住国内马来民族主义且善待华人,不要被中东的极端宗教思想带偏,同时摆脱对油气开采+ 石油石化相关工业的依赖,那么进入发达国家行列还是很有可能的。

  以马来西亚国际贸易与工业部会同马投资发展局公布的该国2018年度投资为例(含国内投资与外国直接投资)。

  2018年,马投资发展局在制造、服务和第一产业领域共计批准投资总额504.2亿美元(以马币兑美元约1:4计,下同),

  制造业、服务和第一产业领域分别投资额分别为218.5亿美元、258.5亿美元和27.25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

  制造业投资与2017年相比大幅增长了37.2%

  产业领域来看,制造业投资主要集中在石油、石化行业(32.9%)、基础金属产品(13.1%)、电子电器产品(11.2%)、纸业、印刷和出版(5.4%)、化学产品(5.0%)、橡胶制品(4.6%)等。

  其中,中国、印尼、荷兰、日本及美国是马制造业外来投资的最主要贡献国,5国占批准的制造业总外资投资额的76.4%。中国在马制造业获批投资额最大为49.3亿美元、其次是印尼22.5亿美元、荷兰20.75亿美元、日本10.25亿美元、美国8亿美元。中国投资了40个制造业项目,连续第3年成为马制造业投资最大外资来源地。

  也就是马来西亚2018年218.5亿美元的制造业投资中,外资占145.03亿美元,本土资本占了大约73.47亿美元,可见其本土制造业也在蓬勃发展。

  2018年马来西亚经济增长率达到4.7%,人均GDP达到1.094万美元,保持快速增长态势。

  我们应该乐见未来在东南亚出现又一个发达国家,尽管其还是有各种风险,尤其是宗教+民族+油气资源依赖。

  好了,我们最后盘点下全球的这最后13个种子选手,

  未来20-30 年内进入发达国家最稳的第一梯队:中国,匈牙利,波兰巴拿马

  第二梯队:马来西亚,罗马尼亚;

  第三梯队:克罗地亚,保加利亚,

  第四梯队:乌拉圭,智利,毛里求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

  实际上把这五个国家放在第四梯队很客气了,

  他们的单一经济结构很可能导致他们永远成不了发达国家,也就是哥斯达黎加工业化程度最高,但是其本土工业太弱,比起有底蕴的欧洲国家有差距,因此不适合放在第三梯队。

  而第二和第三梯队国家也存在很大的无法成为发达国家的风险,

  例如保加利亚基数较低,2018年仅有9000多美元,

  克罗地亚则是发展停滞化风险,马来西亚有宗教和种族风险,

  罗马尼亚经济基础一般2018年人均为1.23万美元,虽然经济增速快,且能否持续发展未知。

  我们继续看,中国崛起的特殊性

  1 :只有中国有潜力成为高等级发达国家,具有唯一性

  上面的四个梯队,有没有发现其中的规律,在未来最有可能成为发达国家的第一梯队+第二梯队6个国家中,

  有3个在欧洲(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 ,1个(巴拿马)在拉美,2个在亚洲(中国,马来西亚);

  3个欧洲国家(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高度依赖西欧发达国家产业转移,

  1个拉美国家巴拿马经济高度依赖美国

  剩下亚洲两个国家,一个中国,一个马来西亚,而中国 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出口市场,同时中国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外资投资国。

  也就是除了中国以外的5个国家,本质上也还是依靠“离中美欧三个大国地区很近,可以方便的获得资金,产业,市场和技术 ”进入发达国家行列。

  而由于没有先进的领先世界的本土制造业和服务业,

  他们(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巴拿马,马来西亚五国)即使进入了发达国家行列,注定也是中低段位水平,类似于立陶宛,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拉脱维亚之类的水平,国家的经济具有对“大国地区”的依附性。

  我之前分析过苹果的2019年全球百大供应商,没有一家的总部在上述五国,

  而如果按照工厂的话,只有马来西亚有17家苹果供应商的工厂,其他四国一家工厂都没有。

  再看2019年全球百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也没有任何一家的总部在上述五国,只有一些供应商的工厂分布在这些国家。

  这里面只有中国的崛起和迈入发达国家,将是依靠本土先进产业和本土市场为主,并且大批本土产业能够领先全世界,具备在发达国家中继续向高段位国家晋级的可能性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出统一带来的好处,

  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五个国家都加入了欧盟组织,大大提高了获取欧盟先进国家资金,技术和劳务流动的便利性,使得他们总体成为欧盟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

  其实在中国内部也是一样,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央政府存在,实行先进地区和落后地区的发展平衡战略的话,那么中国相当多的地区永远成为不了发达地区,也达不到现在的生活水准。无需多言,把我国边境地区的边民的生活水平和邻国比较一下即可,就隔着一条国境线,产业方式也没有差多少,为啥生活水平有这么大差异?

  我的老家地处西部,就在60年代三线建设中,从辽宁抚顺,北京,上海三个城市分别搬迁来了几家大的工厂,随之而来则是数千名工人和家属的涌入,在本市形成了几个普通话区域,他们中绝大部分都彻底扎根在了这里,极大的带动了本地的工业化进程。

  2 :中国成为发达国家提供了更多的门票选择,

  为什么西方国家不喜欢中国道路?

  中国成为发达国家,更是会起到为人类开辟新道路的作用

  除了中国之外,过去的70年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的有限几个成员,

  例如韩国,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立陶宛,斯洛文尼亚,拉脱维亚,新加坡…..都是在西方体系下,遵从美国人的道路。

  而巴拿马,波兰,匈牙利这三个核心发达国家后备选手,巴拿马和波兰都是高度依赖美国或者亲美的,匈牙利也是西方式道路和北约成员。

  中国将是全球唯一一个顶着美国的巨大压力进入发达国家俱乐部,同时采取非西方制度的国家。

  我总有一种感觉,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为全球其他国家迈向发达国家之路设置了无形的陷阱和障碍,想成为发达国家,需要获得西方的允许,实行的是“门票制度”。

  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是,最近几十年新的发达经济体,几乎都对美国或者说西方国家付出了重大利益。

  香港和澳门之前在西方国家直接治理之下

  台湾是对抗中国大陆的最前沿,韩国是冷战最前线,日本也是冷战前线基地且有美军驻军,新加坡扼守马六甲海峡且亲美。

  欧洲的新发达国家: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斯洛文尼亚,拉脱维亚,爱沙尼亚都改变了之前的政治体制,而且这六个国家全部加入了北约,成为压缩俄罗斯空间的前线,相信大家现在还对多年前中国电视新闻上频繁出现的“北约东扩 ”还有印象。

  另外就是人口不到100万的前英国殖民地小国塞浦路斯,该国也加入了欧盟。

  他们似乎都通过为西方国家提供利益,从而获得了“允许”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的门票,得到了大量的资本,产业和技术转移,实现了国家的发展,代价就是必须服从和加入西方的体系。

  新的发达经济体,基本都出现在冷战最前线,而离美国最近的拉美,这么多年了反而一个新的发达国家也没有,是巧合吗?

  其实只要美国想,他可以资金,技术,市场和产业转移让某些国家实现较大的发展,例如1999年美国把巴拿马运河交还给巴拿马,就大大促进了巴拿马自身的发展,相信已经有人做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

  想想也是,全世界大部分最先进的技术,资金,产业和武装力量都在西方国家手中,你的国家要想快速发展,很方便的获取技术,资金和产业,必然就是向西方看齐,为其提供战略利益,服从其体系和框架。李敖说台湾是为美国当看门狗获得了发展机会是有道理的,高价购买美国武器装备,作为美国的棋子遏制中国都是为美国提供利益。

  那要是如果手里没有战略利益可以提供给西方的国家,就普遍比较尴尬了,很难拿到门票。

  西方甚至不需要遏制你,只需要不向你提供资金,不向你提供技术,不向你转移产业,不为你提供市场,那成为发达国家就近乎不可能。如果再故意遏制和制裁你的话,基本上成为发达国家可能性就极低了。

  毕竟甚至连中国这样有十几亿国民勤奋又聪明的大国,

  工业化起步也要依靠来自苏联的成套工业体系和从欧美大批回国搞出两弹一星的一流科学家,后面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关起门发展,无法吸收和学习国外先进技术,也就没有今天的成就。中国尚且不能关起门搞发展,更何况其他中小国家?

  当然了,等中国进入发达国家之后,全球的发展中国家无疑有了新的希望,他们第一次有了西方国家之外的先进技术,资金和产业来源,西方不再是发达国家的唯一门票提供方,让广大发展中国家有了新的选择 ,从中国那里也可以获取发达国家门票。

  我认为中国在民族性上更具有天下大同精神,对发达国家门票的定价应该不会比西方苛刻。而这无疑将降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利益获取度,让他们手里的无形门票贬值,无怪乎西方国家对中国道路持反感态度,这不光是意识形态问题,更是利益问题。

  当然,中国手里的门票也不可能是免费的,比如在要求其他国家不要搞核武器要无核化方面,中国和西方就很一致。  

  以上是这个国庆假期的一些研究和思考,

  成为发达国家很难,但是我们不仅能够做到这一点,造福十四亿中国人民,

  而且还能为全人类做贡献,为他们提供更多的道路和成为发达国家的可能性。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