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震荡当中的稳定器,中国做对了什么?

2019-11-1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小强    阅读:

正当人类准备集体告别21世纪第2个十年的时候,赫然发现,整个世界显得那么焦虑、暴躁和彷徨。从亚洲到非洲,从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到全球最贫穷落后的地区,都不同程度地陷入民众大规模抗议,政府陷入瘫痪的局面。 从法国爆发的黄马甲运动开始,全世界似乎就

  正当人类准备集体告别21世纪第2个十年的时候,赫然发现,整个世界显得那么焦虑、暴躁和彷徨。从亚洲到非洲,从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到全球最贫穷落后的地区,都不同程度地陷入民众大规模抗议,政府陷入瘫痪的局面。

  从法国爆发的“黄马甲运动”开始,全世界似乎就开始进入了震荡模式。特别是最近几个月以来,智利、西班牙、黎巴嫩、伊拉克、印度、英国、美国、埃塞俄比亚、玻利维亚还有中国香港等地都在集中爆发动乱。

  虽然这些抗议示威活动的诉求各不相同,但是都存在大规模、极端暴力甚至颠覆政权倾向的现象。

  我们不禁要问,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针对当下愈演愈烈的全球范围内的大震荡现象,不少学者和文章指出是经济问题,即在增量时代结束之后,全世界进入了残酷的存量博弈时代——某一部分群体可以吃香喝辣就意味着另一部分群体付出贫困潦倒、流离失所的代价。

  在新一轮技术革命带动社会财富大规模增长之前,我们如何在激烈而又残酷的存量博弈时期里面保持整体的稳定与增长,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现实版的《饥饿游戏》:大国博弈、内部矛盾总爆发、传统价值观的崩解

  在人类并不漫长的文明历史长河当中,都出现过全球大震荡的特殊时期。很多文明和民族在这个时期的巨大冲击下烟消云散,化为尘埃。

  而当今时代的大震荡周期因为现有的国际政治格局、文明发展程度、新兴技术应用、社会传统结构互相作用下,体现出了新的特点和问题。

  比如,南美洲国家当中经济发展还不错的智利,一度被西方吹嘘为“新自由主义经济和南美民主典范”。

  1974年智利人均GDP为1554美元,2007年已达到10502美元,按世界银行标准,智利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2010年1月,智利与被誉为“富国俱乐部”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签署协议,正式成为该组织第31个成员。2014年智利人均GDP达到14520美元,被称为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的“发达国家”。

  甚至,美国还把智利的经济成就拿来和自己一直打压和企图颠覆政权的委内瑞拉相比,凸显所谓“智利模式”的优越性。

  但是,施行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模式下的智利也有自己的问题,比如经济发展过度依赖资源出口和加工,对外依附性越来越深;事关民生的问题积重难返,政府未能有效解决反而问题越来越严重,直到今日矛盾总爆发。

  应该这么说,智利所信奉的小政府大市场的经济模式虽然能够激发市场竞争活力,引导资源配置,但是终究无法解决社会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不具有可持续性。

  再比如同样是南美洲国家的玻利维亚,因为选举问题,国内各大城市爆发了抗议示威活动,甚至有警察倒戈加入了抗议示威人群反对现任总统莫拉莱斯。

  这次,民众的政治诉求很明显,就是要莫拉莱斯下台。最新的动态是,在玻利维亚武装部队总司令和警察总司令的压力下,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宣布辞职。随后,警方宣布对其发出逮捕令。

  在玻利维亚发生的事情,很有颜色革命的味道。

  因为贫民出身的埃沃·莫拉莱斯是南美毛泽东思想追随者之一,他的上台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在经济上,主张天然气和矿产资源国有化的政策损害了美国企业的利益;在政治上,政治路线偏社会主义的玻利维亚与已故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巴西前总统卢拉、古巴共产党等形成南美左翼反美联盟。

  美国不止一次想要颠覆莫拉莱斯的政权,都没有成功。这次,利用全球经济不景气影响玻利维亚经济增长的背景,策动反对派,意图夺取政权。现在来看,几乎成功了。

  在10月25日,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院宣布莫拉莱斯当为选玻利维亚总统之后,美国拉上几个南美国家发表联合声明:美国等美洲国家严重关切此次大选过程中的异常状况,呼吁莫拉莱斯与梅萨举行第二轮选举。

  言下之意就是,只要不是符合美国利益的代理人上台,不论你是否遵循了民主体制,运用了民主选举,都是“不民主”的,就必须推到重来,概不认账,直到反对派上台,才算“民主”了。

  从智利和玻利维亚两个截然相反的国家都发生动乱来看,本次全球大震荡的特殊时期既有经济发展规律的必然性又有幕后推手在推波助澜的随机性。

  但就像《饥饿游戏》电影里面所揭露的那样:不论穷人是否获得富人的赏识和赞助,其悲剧性的一点,都是富人的玩物;这是一场生存游戏,也是一场政治博弈!

  可以看到,不论政府是右翼还是左翼,不论社会经济制度是新自由经济主义式的资本主义还是以国有化为目标的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制度,都在这样的新历史大潮当中遭到挑战。

  这样的新格局让传统的社会经济认知和道德、价值判断体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解构,成为各国政府普遍面临的新挑战。

  看看现在的示威者,和过去的示威抗议活动相比,出现了明显的不同。

  第一,示威者完全放弃了传统的和平示威模式,不再强调传递政治符号和政治诉求。

  第二,示威者将公共设施和治安力量作为主要攻击对象,并不顾及此类行为对社会秩序造成的破坏。

  第三,示威的由头多是非政治性事件,例如涨价、加税、气候变化等,政府对此类示威活动的突然爆发缺乏心理准备。

  相比以先前发生的“占领华尔街”、“阿拉伯之春”等类似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当前在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游行示威抗议活动有更强的扩散性和联动性,就像病毒一样不断传播、感染和变异。

  这些走上街头的年轻人非常激进,戾气十足的他们在用行动质疑着传统社会规范的合法性。他们是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的一代,利用现代通讯工具和网络社群快速集结、快速撤退的新斗争手段,显示出巨大的灵活性和随意性。

  整个的抗议示威活动也呈现出组织形式去中心化、利益诉求多元化、行动极端暴力化的特点。

  这些特点也和现在时代对立比阶级对立更突出有关。年轻人不管长辈的理念、手段有多么的正当性,当他们自己成为全球化、国内改革当中被遗忘和忽视的一群人的时候,自然内心充满了愤怒和叛逆。

  社会矛盾在很偶然的随机事件烘托下,成为一点就炸的火药桶。他们对票价上涨、选举不公、环境破坏等问题并非真的那么在意,而是借由一个看起来政治正确的理由就“揭竿而起”了。

  他们想要逃离和反抗的是富人玩弄穷人的“饥饿游戏”!

  如果说20世纪国际政治舞台上崛起的新兴力量是无产阶级的话,那么现在看来,21世纪最先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崭露头角的就是这群“无望阶级”——对社会和未来感到绝望,没有丝毫摆脱可能性的年轻一代。

  在全球大震荡当中,唯有一块地区或者国家依然稳坐钓鱼台,那就是中国或者说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

  诚然,我们内部也有很多矛盾和分歧,但总体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那么到底中国有何独特之处呢?

  超级稳定器中国的独到之处

  在南太平洋的一座荒无人烟的小岛上伫立着一座座巨大的人像,遥望着远方。后来,人们称之为复活节岛,复活节岛神秘石像也成为一个未解之谜吸引着人们前去探索解谜。

  目前有一种最接近现实的解释:大约在公元400年左右,复活节岛上居住着一群土著。他们繁衍生息造成资源紧张,爆发了部落战争。为了获得神明的庇护,修建了一座座巨人石像,造成资源在更加紧张。

  最后,限于科技水平和生产力的低下,他们受困于此岛,在资源耗尽之后文明崩溃,只留下这一座座不会说话的巨人石像。

  如果把这个故事套用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似乎也很恰当。为了争夺地球上的有限资源,为了在残酷的存量博弈时代活下去,全球进入了大震荡的特殊时期。

  也许是近几百年人类文明的高速发展让我们忘记了先辈的教训,才如此肆无忌惮。

  那些复活节岛上的巨人石像正是井底之蛙的人类,认知陷阱的具化实物而已。

  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当下的认知陷阱带来的危害,最后也会像复活节岛上的土著一样昙花一现,消失在历史当中。

  首先,资源的分配不均和财富增长的缓慢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过去,为了争夺生存空间,全球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在当前的国际格局以及核武器的威慑下,爆发世界性大战的几率极低,但全球性的动乱和衰退似乎越来越近了。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革命导师马克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生产力就确定了社会的发展方向、固有矛盾和问题类型。

  现在正在陷入动荡的国家和地区,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虽然诸多国家动荡的根子在于内部,但外部大环境的作用绝对不可忽视。

  10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下调至3%,较今年7月份的预测值下调0.2个百分点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最低水平。

  值得警惕的是,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第四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了:1月份的预测是由此前的3.7%下调至3.5%,到了4月份下调至3.3%,到了7月份又下调至3.2%,10月份直接下调至3%。

  人们普遍对未来感到悲观,负面情绪的蔓延在内外环境的诱导下足以爆发动乱乃至革命!

  全球大震荡的特殊时期的大环境,就是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日子不好过了。

  我们先来看看发达经济体的整体表现如何?

  美国:2019年一季度GDP年化增长率3.2%,二季度2%,三季度1.9%,是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首次低于2%。

  英国:2019年一季度GDP有0.5%的微弱增长,第二季度出现了七年来的首次萎缩,第三季度总算勉强地避免了衰退。

  法国:2019年一季度GDP增长0.3%,二季度0.2%,三季度勉强维持这个数字。

  德国:2019年一季度GDP增长0.4%,二季度比一季减萎缩0.1%,第三季度继续萎缩。

  发达经济体一片愁云惨淡,国际经济舞台上的金砖四国(战忽局政委金灿荣说,金砖四国当中只有中国是“金”,其它三国都是“砖”)中的“砖”表现又怎么样呢?

  俄罗斯:2019年一季度GDP年化增长率只有0.5%,二季度0.9%,三季度1.9%(很可能与中国的背靠背有关),但总体还是延续着多年的低迷态势。

  印度:即便调整了GDP的统计方法和统计基年(网友笑称:牛粪GDP),印度经济在2019年的表现依然没有如先前预期的那样大幅领先中国;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印度的GDP增速开始持续下跌,到了2019年一季度GDP年化增长率跌落至5.8%,二季度5%,三季度小幅回升6.0%,预计全年GDP增长率为5.8%。

  巴西:2018年经济增长1.1%,是继2017年经济恢复增长之后连续第二年实现增长,实属不易。然而,2019年第一季度,与上年同比仅增长0.5%,与上年四季度环比下降了0.2%,二季度环比只增长了0.4%,三季度虽有些许改观,但预计2019全年GDP仅增长0.8%,复苏艰难。

  看来,除了印度的表现还差强人意之外,俄罗斯和巴西也是在生死线上徘徊,不容乐观。像其它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小型经济体,表现也会如此低迷吗?

  越南:最近备受国际关注的越南,官方数据显示,该国上半年的经济增长了6.76%,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越南全年GDP增长率为6.5%,依然逃不过经济下滑的命运;BBC援引世界银行数据称,目前仍有约10%的越南人生存在贫困线以下,其中少数民族的贫困率高达35.7%。越南尽管是目前亚洲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但即使在东盟国家内部仍是欠发展和低收入国家,而且“经济发展的红利并未分享到所有人身上”,贫富分化日益严重。

  新加坡:2019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1%,与2018年一季度的4.4%的增速相比,缩减了3.3个百分点;2019二季度同比增长滑落到0.1%,创10年来最低;采取一系列措施后,三季度还是惨淡的0.1%,有人预计,2019年新加坡全年经济增速可能降为零。

  阿根廷:该国2018年的年经济增速为-2.5%,世界银行预计2019年为-2.9%,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样一圈看下来,世界经济唯独亚洲特别是东亚的中国仍然保持了较为稳定的经济增长,同时社会安定,政通人和,一片盛世图景——尽管中国人自己认为真正的盛世才刚刚开始。

  不错,相对过去来说,中国经济处在下行区间,稳增长的压力巨大。但是,把目前中国GDP年均增长率6.0%左右的表现和全球主要经济体来相比,就知道我们的成绩依然算得上优秀。

  中国经济保持将近40年的增长,就是一直保持了国家大政方针的平衡性以及政策调节的灵活性。

  中国的高层早就看清楚了西方为了谋求霸权给后发国家设置了各种陷阱:意识形态陷阱、经济发展陷阱、话语权陷阱等等。只有中国不信邪,走了一条独立自主的发展之路,才避免了被西方国家牵着鼻子走坠入黑暗的悲惨命运。

  比如西方一直鼓吹的新自由主义,后来又以此为基础大力向广大发展中国家安利的所谓“华盛顿共识”。

  新自由主义经济的核心内容是鼓吹“三化”,即全盘私有化、完全市场化、绝对自由化;其翻版“华盛顿共识”则是一组具有浓厚激进色彩的经济紧缩措施,主要包括国有企业私有化、紧缩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金融自由化基础上的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和货币自由兑换、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等。

  那些凡是走上新自由主义经济道路的国家和地区大都很快陷入新的困境:经济持续停滞,两极分化和不平等扩大,政治纷争不断,种族歧视和民族矛盾加剧,社会分化,动乱不止。

  而西方某些学者以及国内的网络大V们,也曾用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来鼓吹中国走上新自由主义经济的道路。

  中国没有陷入这个陷阱,有些已经入坑的国家现在也回过神来大骂西方的无耻和虚伪。

  比如,阿根廷新总统就炮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要该组织要为阿根廷经济危机负责;像带领马来西亚走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总理马哈蒂尔也在当时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破口大骂,拒绝服下经济毒药,反而率先摆脱危机,恢复经济增长。

  可见,中国以及部分头脑清醒的国家领导人,只要避免陷入西方国家设置的各种陷阱,才能保证社会的基本稳定和经济可持续发展。

  有的国家和地区盲目相信西式民主和自由市场经济,结果在处理棘手的民生问题,缓解社会对立的时候,受到各种掣肘,眼看着危机愈演愈烈却毫无办法,等于自我束缚了手脚,坐等国家陷入内乱当中。

  比如西方一直批判的强势政府与极力鼓吹的弱势政府,在政府综合治理能力和社会控制力上就千差万别。

  通过正在发生的实例,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弱势则资本控制国家机器;政府强势则国家机器管控资本;不加约束的自由资本主义最后就会演变为垄断资本主义。

  社会的活力就在自由资本主义走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过程中被扼杀。

  我们所采取的制度,既利用了资本市场带来的活力,又利用宏观调控等综合治理手段消除了资本强大以后带来的弊端。两者之间取得了平衡。

  现在全社会最大的共识,莫过于保持社会的稳定了。只有消除了破坏社会稳定的因素,才能让国家和社会在残酷的存量博弈时代里,保持最大的竞争力。

  引用《环球时报》的观点:只有从实际出发,深刻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探索和走出符合本国本地区实际情况的发展道路,才能克服困难,实现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事实将证明,那些保持了自主独立、找到了符合本国实际发展道路的国家,才能成为动荡中的稳定器,芸芸众生当中的中流砥柱;风雨过后存活下来的,才有机会迎接下一轮的财富大爆发!

  而我们的祖国,就是这样一个最有希望的国家。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