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要收专利费,“专利流氓”这顶帽子就来了!

2019-06-1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后沙    阅读:

6月13日,一直疯狂攻击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美国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突然精神分裂,吃回自己的言论,反而指责华为公司是专利流氓。因为华为正在向美国企业收取知识产权费用。 卢比奥精分起因是在此前一天, 《华尔街时报》一篇文章称华为公司要求美国移动网

  6月13日,一直疯狂攻击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美国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突然精神分裂,吃回自己的言论,反而指责华为公司是“专利流氓”。因为华为正在向美国企业收取知识产权费用。

  卢比奥精分起因是在此前一天, 《华尔街时报》一篇文章称华为公司要求美国移动网络运营商威瑞森(Verizon)支付其230多项专利总计超过10亿美元的使用费用。

  在美国政客眼中,美国向别国收取专利费那是天经地义之事,如果不给钱,那就是“盗窃”,侵犯知识产权,要口诛笔伐,要如何如何……

  轮到中国企业向美国企业收取专利费,同样是这些政客,马上变脸,反手就扣一顶“专利流氓”的帽子,再也不提保护知识产权。

  卢比奥这种政客有什么道德观?什么价值观?不存在的,唯一会做的就是耍流氓。它还是个长期的专业的反华喷子。只要能给中国添堵,它能跑到台湾省去跟蔡英文秀恩爱,恶心你一下。

  在当前大背景下,卢比奥在美国反而更加吃香,国会流氓遇上白宫流氓,王八看绿豆,刚好对上眼了,不喷得地动天摇怎么跟得上总统的节奏?

  这种喷子能喷倒华为吗?卢比奥先把古巴喷倒再说,作为古巴裔美国人,它咬起古巴来比谁都狠,但古巴不会倒,华为也不会倒。

  专利权,专利法,是西方最早制定的,当年走在工业化道路前头的国家,意识到专利是国家实力一部分,因为大多数专利能转换为科技生产力,而科技生产力水平又决定本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位置。

  从个人角度来说,专利是对发明者的奖赏,是科学家与社会交易的结果。因此,凡是能产生巨额利润的专利最终都会落到大企业手中,而发明家所得到的报酬与企业所得到利润相比有天地之差。

  并不是所有科学家都支持专利权,比如英国科学家戴维在1815年发明了“戴维灯”,解决了煤矿工人的井下照明问题,大大减少了因照明引起的瓦斯爆炸事故。

  然而,戴维拒绝申请专利权,他认为拿“戴维灯”赚钱,是不人道的行为,因为所有矿工都应当使用这种灯,而不应取决于矿业老板是否交纳了专利费?

  到了20世纪,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对专利权的认知,出现了截然不同立场。

  社会主义阵营认为有助于人类生活水平提高的发明创造,应当尽早为全人类共享,而西方世界的“专利权”限制,既是对科学家的剥削,也阻碍了不发达国家的进步。

  而资本主义世界辩解,只有保护专利才能维护科学家的利益,才能促进更先进的科技出现。

  “专利流氓”是社会主义国家对资本主义国家贪得无厌的指责,卢比奥把这词用在华为身上,难道这小子是个卧底在美国国会的布尔什维克?

  实际上,无论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对专利的态度,都有片面性。像戴维灯,如果用专利权来限制其使用资格,那么对那些原本可以避免在爆炸中丧生的矿工是非常残忍的做法。本质上是社会责任和企业利润如何平衡的问题?

  只有野蛮生长的美国,将专利和道德完全切割开来,美国工业发展与知识产权历史就是一部黑历史。

  科技处于落后水平时,美国根本无视知识产权的存在,虽然它在1790年就制定了《专利法》,但这是基于保护个人发明即保护私有财产的逻辑,只限于美国国内。

  美国专利局的入口大厅,大门刻着林肯名言:专利是为智慧之火,增加利益之油。

  南北战争之前,纺织机是高科技产品,是英国工业水平的代表,英国对外采取了技术封锁手段,以立法来保证自己的优势。

  机器不能出口,技术人员不能离境,资料严格保密,美国怎么办?它是借鉴,琢磨,研究走出自己创新之路吗?并非如此。

  美国从政府到企业,包括总统,国务卿们都暗中支持盗窃英国技术,手段有:

  一,在英国以各种名义购买纺织机,再拆散搭船运回美国重组(走私)。

  二,用高薪引诱英国相关技术人员移民美国,这种“移民”在英国是违法行为。美国就一直偷偷摸摸这么干,先让技术人员溜到美国,再将他家属接到美国。

  英国内阁采取更严厉手段阻止美国的盗窃行为,但效果不佳。1790年,斯莱特建立美国第一家纺织厂,用的就是偷来的英国技术人员,英国技术。

  当然,美国从欧洲偷来的技术,并不仅仅纺织技术。

  南北战争之后,美国工业迅速发展,这时,知道自己技术是怎么来的美国,开始严加防范别人“偷”它的技术。

  除此之外,美国对专利的态度,也扼杀了许多可能的发明创造,专利,在美国眼中不再是人类的智慧之火,而是双重霸权--国家与企业。

  用专利来敲竹杠,美国做到了极致,因为它没有任何的道德约束。专利,不但可以使本国企业发展壮大,而且能让专利消失,不被对手使用。

  1937年美国贝尔电话公司,买下了3400项专利,然后将这些专利冻结,宁可废弃,也不让对手有可能利用这些发明。

  贝尔电话公司拥有许多电话和电报方面专利,它的竞争对手需要得到它的许可证才能经营企业。但贝尔电话公司不但不会授予许可证,而且要收购社会上全部与电话电报有关的专利,再让其消失掉,以确何优势地位。

  收购可能对自己不利的专利,并废弃它,在美国术语叫“妨碍性专利”,在美国眼中,这是一种最安全的合法讹诈。

  1983年美国专利局,欧洲专利局(European Patent Office)和日本专利局,联合组成了专利办公室-Trilateral Patent Offices。

  这是里根政府为避免与两大对手出现恶性竞争而采取的措施,这样它们几乎就垄断了全球专利认定。

  九十年代,中国专利权保护刚刚起步,我们既要注重社会责任,又要兼顾企业利润,但归根结底是要促进科技水平得到提高。当时能够得到TPO认定的专利,台湾省是中国大陆的九倍以上。

  所以,美国不将中国放在眼里,但到了今天,中国专利项目数量呈几何级增加,让美国感到极度紧张,甚至恐慌。

  在5G领域,2019年来自中国的厂商申请了全球主要5G专利34%,美国则和芬兰14%并列第三。如果,美国是个有道德感,责任感的国家,它应当接受这一事实,并与中国合作,迎来5G时代。

  但美国宁可让全世界跟它一起自我封锁,也要拒绝5G早一天到来。换句话说,如果美国企业拥有最多的5G专利,那么,什么“安全问题”都不会存在,如果中国不接受美国企业来中国铺设5G线路,那中国就是与世界脱轨,狗狗们又要满地打滚。

  事实却是相反,而当华为要求美国企业支付专利使用费时,美国难以适应,它这几十年来已经习惯用专利来勒索别人,突然被要求买单,顿时有种“老子在城里吃西瓜都不用付钱”的愤怒。

  美国能用以前的套路来干掉5G竞争对手华为吗?做不到,华为的专利是自己的,决不可能卖给美国企业,美国去偷也偷不着。

  卢比奥攻击华为是“专利流氓”,嫌价格太高。市场决定价格,不是美国天天挂在嘴边吗?赚贵别用啊。又想用,又不想掏钱,那是吃霸王餐,流氓无赖才这么干。

  将来,中国企业的专利肯定会越来越多,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有智慧,有能力,有决心,有担当,美国能挡得住中国的科技进步?

  我很担心美国会搬出社会主义阵营以前那套说法,到处哭着说中国剥削了美国。

  头号资本主义大国,全球头号流氓,今天居然会喊出“专利流氓”,美国已经走火入魔,再不运功化解,离经脉尽断也不远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