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的中国苹果!

2019-07-0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盛唐如松

非常凑巧,这是今天下午一个朋友在北京拍的照片。刚好用上。 库克很麻利的签署了自己面前的文件,然后端起早已经准备好的香槟,对着眼前的那位中国人说干杯,祝我们的合作愉快。 大漠也是面带微笑,看着这位闻名遐迩的苹果掌门人,举起香槟,点头示意了一下

  非常凑巧,这是今天下午一个朋友在北京拍的照片。刚好用上。   

  库克很麻利的签署了自己面前的文件,然后端起早已经准备好的香槟,对着眼前的那位中国人说“干杯,祝我们的合作愉快。”

  大漠也是面带微笑,看着这位闻名遐迩的苹果掌门人,举起香槟,点头示意了一下,一仰脖喝光了自己杯中的香槟。

  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工业品牌掌门人,库克最近其实有点烦。今年四月份好不容易和高通达成了妥协方案,却又被欧盟在五月份发起反垄断调查,到现在,这个可能被判罚巨量罚金的案子还在欧洲人手里攥着。可是对苹果乃至对整个美国高科技制造业抱有偏见特朗普却并不愿意施以援手,这让库克颇感寒心。这几年,虽然苹果公司并没有按照特朗普的意愿把制造基地搬回美国,但却也尽量保证美国现有的生产基地正常运行,这对库克来说已经是勉为其难了。

  要知道,如今苹果产品在全球受到来自韩国三星,中国华为以及美国微软的强大竞争压力,苹果产品的市场在一步步萎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把苹果搬回人工成本和配件体系毫无优势的美国本土,无疑会让苹果从此一蹶不振。所以,尽管特朗普压力如山,库克依旧硬顶了下来。

  除了来自特朗普的压力,库克还面临着来自团队内部的压力。前天,苹果著名的设计师乔纳森·艾维终于把离职的事情摆上了桌面。早有心理准备的库克丝毫没有犹豫,立刻批准了艾维的辞职。当签署完艾维的离职后,库克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最大的掣肘终于离开,接下来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大干一把了。

  库克和艾维的分歧之处在于库克是个商人,而艾维是个设计师。库克奉行的利润为上,市场为王,利用现有的品牌优势和技术领先优势尽量占领市场,而艾维则坚持固有的设计为上,认为只有不断创新产品设计,才可以让苹果永葆青春。二人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想让苹果活得更好,但艾维无疑更理想化一点,如果苹果的设计一旦不被市场认可,那么就可能遭遇滑铁卢之败。而库克无疑更现实一点,认为人类的欲望是无穷尽的,即便大量的苹果产品饱和了现有市场,以后只要有新产品出来,依旧不妨碍苹果的再度辉煌。这种理念上的分歧导致艾维的离开。虽然这让库克很受伤,却也减少了库克实现自己理念的强大阻碍。于是就在艾维离开的第二天,他联系了大漠。

  大漠是个很神秘的人,似乎也很不入流。他终日混迹于纽约的街头,和一个名叫吉姆的黑人传道者交往颇密。但他的能量似乎又很大,前不久,就是这个叫做大漠的中国人,促成了哈雷摩托在中国建设生产基地,而想要实现的经营理念,让这个大漠作为中间人似乎理所当然。

  “这一次我算是把特朗普总统彻底得罪了。”库克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国人,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为了实现自己的经营理念,库克决定把MAC pro生产线搬到中国去。这无疑和特朗普的要求背道而驰。MACpro已经是苹果在美国本土的最后一条生产线了。这次搬走后,意味着苹果非但没有按照特朗普的要求让制造业回流,还义无反顾的搬走所有的生产线。不知道这次特朗普从G20回来后,会不会找自己谈话。唉。。。。谈就谈吧。人家哈雷公司不是也把生产线搬到中国去了吗?还有特斯拉不也是去了上海?一想到上海,库克不由得心中有些悸动,那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那里的人们对苹果产品有着不一样的钟爱。而中国,更是一个庞大到难以置信的市场。自己想要充分占领市场,饱和市场以赚取最大利润的理念,中国无疑是最好的实现舞台。

  “也不算是得罪吧。我觉得特朗普总统也认识到自己的莽撞。你看,他不是解禁了对华为的零配件供应了吗?”大漠微微笑着。就在昨天,特朗普在日本宣布解除对华为的零配件供给禁令。这对大漠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些年他混迹于美国,早就知道美国当前的科技公司和中国的制造商们捆绑得有多厉害。一旦切断了对中国的产品供应,这些美国的科技公司最起码要死去三分之一。不死的那三分之二肯定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和中国公司有另外的合作渠道。否则他们也得死。这是一件明摆的事情,中国具备全球最完善的工业配套体系。如果把美国的高科技公司比喻成一颗心脏的话,那么中国则是一个最为完善的人体。没有心脏的人体固然无法存活,但是没有了人体配套的心脏,很快也会停止挑动。更为可怕的是,中国虽然没有美国科技那样强有力的心脏,却因为自身市场的庞大,自身科技研发的投入,早已经具备了体外循环的本领。也就是说,即便美国人抽走了那颗心脏,中国也可以靠自己的体外循环技术保持暂时的活力,并且很快就会研发出独属于自己的心脏,一旦中国的高科技心脏研发完毕,那么美国这颗看上去很强大的心脏却因为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体来寄宿,从而彻底死亡。

  最先明白这个道理的其实就是那些美国科技公司,所以他们竭力反对特朗普的这一禁令,有的公司还通过第三方渠道去向中国公司示好,表示不会就此断绝联系。而禁令所指的华为公司则心中暗喜,因为这无疑会导致他自身的研发能力加速,国内市场占有率也会急速扩张。如今的中国,想要独自养活一个比肩国际一流大公司是毫无问题的。所欠缺的就是机会罢了,如今特朗普自己把这个机会送上门来,并且日以继夜的给华为打广告,宣扬华为产品的厉害,他们岂能不喜?库克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手机市场眼看已经被华为打得七零八落,而电脑市场要是失守,以后苹果在中国就真的成为烂苹果了。所以,他下定决心,干脆把最先进的苹果电脑生产线搬到中国去,只有这样才可以和三星,华为以及微软一决高下。近水楼台先得月,对不起了特朗普先生,你不但把大西洋变得越来越宽,也把太平洋变得越来越宽。想要亲近月亮,我库克只好游泳横渡太平洋了。

  “事情的确如此,但愿这次我们的总统说话算话,不要再反复了,说实话,我也厌倦了这个人,毫无诚信的总统,让我们美国人蒙羞。不过大漠先生,我这次决定把生产线搬到中国去,应该也是促使特朗普总统解除禁令的原因之一吧,嗯当然还有哈雷摩托的功劳,他们决定把工厂迁到中国后,我看特朗普的脸犹如猪肝,真是重重的一击啊。。。”

  “功劳大家都有,比如因特尔马上要宣布出售自己的8500多项专利,你觉得这不是一种更为明显的趋势吗?”

  “啊。因特尔想干什么?”库克一惊,他居然不知道这个消息。

  “他们呀,估计是看着自己的制造体系难以维持,还不如一次性把自己卖个好价钱。省得以后其他国家【中国】的自研发技术出来后,自己手里的专利变得一钱不值。从这一点上来看,你们苹果和因特尔真是各擅胜场啊。你把握住了根本,找准了市场,而因特尔则想一了百了,换取一大笔钱后,看能不能借助这笔钱进行新的技术研发,或产业转向。无论如何,大家算是都厌烦了美国当前的单边化环境,知道除非离开美国,否则在这种环境下就很难再有生路。库克先生,你准备去参加因特尔的专利拍卖会吗?”大漠问

  “我。。。。或许吧,我会去看看,至于购买吗。。。我觉得没有必要,好东西他们是不会出让的。大漠先生的意思是?你会去看看?”库克心中一动。

  “对我来说,或者还真的有不少好东西,毕竟我的眼光可没有库克先生你的眼光高。”大漠嘿嘿一笑。对于大漠来说,如果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那么最好就用钱去解决,省得麻烦。

  “嘿嘿,看来你们中国需要进一步培养数量更大,素质更优的产业工人了。否则,好技术无法变现也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库克嘿嘿一笑。

  “这你放心,中国的产业升级并不单纯只是技术上的升级,产业工人的培养也是重点方向。要知道,很多中低端产业从中国流出,并不是中国不能做下去,而是当中国的产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自然要进行升级,否则就无法获得成本上的优势,毕竟,工人的工资是要不断提高的。中低端产业无法提供更好的报酬,最后只能去寻求具备更高附加值的产业来发展。如今中国也在打造自己的技术工人培养体系,要不了多少年,具备优秀素质的产业工人我们不但可以保证自足,甚至还会对外输出。到时候,说不定你们美国的工厂里,骨干工人也是中国人呢,”

  “这。。。。”库克似有不信,也颇为担心。“那我们美国人怎么办?”、

  “自然要加强学习啦。。。一个产业体系的完备,其实是离不开政府指导的。这个道理你们的特朗普总统非常懂、只不过,他虽然懂得这个道理,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去知道。所以呢,他就是一个瞎指导。”大漠此时不由得也被自己的话逗乐了。不由得开怀大笑。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