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下日韩疯狂交恶,原来这才是美国最想看到的!

2019-08-0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蒋校长    阅读:

昨天咱说到了美国为了对华施压,国内经济已经付出了沉重代价,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率直接降到2.1%,然而川普对华再度挥起贸易制裁大棒,呵呵,既偏执又自大,真以为中国人还留着辫子呢?! 要我说,自大与偏执,应该都是一种

  昨天咱说到了美国为了对华施压,国内经济已经付出了沉重代价,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率直接降到2.1%,然而川普对华再度挥起贸易制裁大棒,呵呵,既偏执又自大,真以为中国人还留着辫子呢?!

  要我说,自大与偏执,应该都是一种病。比如韩国固执标定自己是“大”韩民国;以及日本顽固坚称所谓“大”日本帝国。不管世界的观感如何,基于日韩共同的“民族性”,两国都愉快地“自嗨”着,并且乐此不疲!这样的两个国家,因为日本限制向韩国出口3种半导体材料的事,发生了龃龉。

  诡异的是,双方政府不仅不思管控分歧,反而助长各自“民族性”,让两国民众之间,对抗情绪日趋泛滥。 因此,日韩两国之间的分歧与冲突持续发酵,以至于很难找到那个对此“踩刹车”人。有人说,美国会管的!不然美日韩“同盟”关系将面临伤害。但是,或许美国因为自身战略利益考量,选择暂时“不管”,反而有更充足的理由!

  2019年8月1日,泰国首都曼谷,韩国外长康京和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出席东亚合作外长会上进行了双边会谈,双方围绕两国贸易摩擦等问题展开了磋商。经过一个小时的面对面交流,结果是双方各执己见,互不让步,会谈无果而终。

  很明显,随着这次日韩外长会议无果,也意味着日本将韩国踢出日本贸易“白色清单”(安全保障贸易对象国清单)一事已成定局。 同时意味着后续日本对韩国贸易管控的货物品类从目前的3种,增加到超过850种产品、材料品类。也就是日韩贸易冲突,已经不可避免地升级了!

  差不多一个月时间了,世界看到了一个怎样的日韩冲突?

  客观来说,对日本的评价应该是:老谋深算、谋定而动、雷霆一击、正中要害!

  而韩国一方,则是:判断失误、认知错位、懵头懵脑、毫无章法,并且病急还乱投医!

  首先来说日本, 限制3种半导体材料出口韩国,日本在这个决议出笼的同时,还跟随公布了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指控韩国,156次将采购自日本的敏感材料,转售给不具备资格的第三方牟利。

  可以说, 尽管日本对韩国执行了“贸易制裁”,但是埋好了国家“安全”需要的噱头,也就是日本政府的行动是以“安全保障”为基调,并非是所谓政治问题“贸易化”,也不违背WTO的基本原则。

  因此,2019年7月24日,韩国将日本诉诸WTO。在WTO总理事会议上,韩国责难日本对韩国的“贸易禁运”,违背WTO的原则与精神。而日本代表则表示,这并非是单纯的贸易问题,事涉“安全”问题,因此日韩冲突不是WTO能够管辖与解决的问题。

  其间,韩国代表两次提出举行韩日高层对话,但是日本方面根本就不屑给予这个方面的回应。

  那么,不得不问一个问题,日本这么“拽”的原因是什么?

  一个简单的数字对比可以说明: 日本对韩国禁运3种半导体材料,日本损失1.4亿美元,而韩国则面临超过400亿美元的半导体出口损失。

  而韩国的损失或许还远不止400亿美元,基于这个400亿美元,应该还有更多方面的溢出效应。总的来说,相当于日本一瞬间就将韩国架火堆之上烤着,并且韩国一时半刻还下不来!

  而日本对付韩国的方案,却并不是止步于3种材料限制,还准备了更加严厉的第二击——在2019年8月2日,将韩国移出日本贸易“白色清单”。

  对韩国摆出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原则上,日本自信是既有“控场”的能力,也有“控场”的底蕴,甚至还不用担心韩国能够“反戈一击”。日本在产业链的更上游,对产业链下游的韩国确实有着强烈的压制作用。

  很明显,时间与主动权在日本一方,日本只需要拖着,最后屈服的一方大概率会是韩国。可以看见,日本对韩国的这次攻击,准备得极其充分,几乎可以说达到所谓“有理、有利、有节”的程度。

  问题又出现了,日本不惜对韩国“盟友”的经济“下死手”,日本的诉求是什么? 或者说日本会以怎样的目标来作为停止攻击的底线?

  先来说日本的诉求,根据韩国媒体报道以及韩国官方言论,日本的行动是“对韩国有关历史问题赔偿诉求的经济报复! ”。

  也就是韩国地方法院裁定,支持部分公民对强征为慰安妇、劳工等问题寻求日本官方、企业做出赔偿。而最近有两个代表性的强征劳工案例,已经通过了韩国最高法院的“最终裁定”,并且得到了最高法院的支持性裁定。由于没有回应韩国法院裁决,日本在韩企业新日铁住金公司的部分资产,遭遇韩国法院扣押。

  本来,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新日铁住金公司赔偿4名韩国劳工每人1亿韩元,大抵相当于每人58万人民币的价值, 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赔偿。

  但是日本人不这么看,他们认为韩国人在颠覆国际关系的游戏规则,有两点让安倍晋三不能忍耐。

  第一, 韩国法院相继裁定: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不法行为而产生的损失索赔权,不因《日韩请求权协定》而消失。

  第二, 韩国政府正在酝酿,废除朴槿惠时代签订的《韩日慰安妇协议》,并且曝光协议的非公开内容。

  在日本看来,1965年6月22日,日韩两国恢复邦交时,签署了《日韩请求权协定》,协定规定日本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援助,而且根据协议日本强征劳工问题已经得到“完全”以及“最终”解决,日韩之间不再存在韩国个人向日本政府或企业索取赔偿的请求权。因此,日本不能够接受韩国法院的判决。

  而《韩日慰安妇协议》,也是在美国见证之下签订的协议,符合国际通行的游戏规则,韩国意图退出或撕毁协议的行为“不可想象”。

  这就是日韩互怼局面的开端!

  而日本的诉求,或许就是通过压制,让韩国在历史问题方面做彻底的厘清和让步,让韩国在殖民历史问题上放弃“纠缠”。

  其实,日韩冲突或者也并非完全源于两国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两国的产业结构的高度重叠, 而这种重叠,在中国这个崛起的制造业大国不断挤压下,实质上已经到了一个你死我活的求生状态。 日本有借此次冲突抑制韩国高科技电子产业,提振日本相关产业重夺优势,或者重建产业集群,取韩国而代之的深层用心。

  通过精密研判,日本也确信现今的产业样态与布局,确实有实现以上战略设置的机会:日本电子产业的布局结构,恰好分布于韩国高科技电子产业的两端。也就是韩国高科技电子产业的前端,原材料供应方面绝大多数被日本掌握;而后端,就是市场,很不幸韩国高科技电子产品的营销机构与市场,绝大多数也被日本企业或日资机构所掌控。

  所以,地处产业链中端的韩国高科技电子产业,原则上是一个被日本人把控两头的受气包格局。

  韩国政府也有振兴材料产业的计划,比如2013年11月,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发布“第三次材料零部件发展基本计划”,表示要在2020年前实现材料和零部件产业出口6500亿美元,贸易顺差达到2500亿美元,超越日本进入世界四强之列。

  但是,“还欠账”和“补短板”需要时间,韩国注定躲不过一场“精准打击”。

  虽然,韩国知道问题的关键,但他们的应对却很“另类”。韩国因3种半导体材料禁运受损的企业方向日方做了私人性质的请求;政府发出了敦促日本放弃禁运的意见书;诉诸了WTO请求裁决;也私下拜托美国“老大”来调解。

  有一个现象很诡异: 韩国政府,唯独对摆在明面的历史问题解决的方向上拒绝出牌,去降低两国对抗热度,反而在民意层面选择升高对抗强度。

  比如,抵制日货、引导大众拒绝赴日旅游、放任全国性的反日游行与抗议示威。

  而这些实际对日本有多大“杀伤力”?世界的观感只能是“呵呵”!

  而韩国政府的决策,唯一的结果,只能够让自己的企业,陷于卡在半空的“窘境”,国家经济也受到极大损害。

  3至4个月,库存材料耗尽之后,这些企业还要面临不低的违约赔偿。

  韩国的一切对日“施压”的选项,看起来都犹如儿戏。伤不到日本的要害,反而是敞开肥硕的胸膛,方便日本的刀子在上面割肉放血。

  然而,韩国政府的选项就真的“儿戏”?

  非也,韩日对抗,或许正是韩国政客求之不得的态势!

  因为日韩两国有个“吊诡”的现象,只要对外关系紧张,执政党或执政者的民意支持率就升高。因此,时下日韩之间的紧张与冲突,以及民众汹汹的民族情绪,对文在寅政府民意支出率反而是个好事。

  因为这个原因,日韩双方主导国家的政客为了党派及个人利益,都不会有阻止冲突升级的的强烈意愿,会不约而同地任由事态发展一段时间。

  再加上,文在寅政府有个明显的误判: 美国顾忌美日韩“同盟”关系稳定性,会很快介入调停!

  所以,直到今天(2019年8月6日),在日本将韩国正式踢出“白色名单”之时,韩国还在硬撑无谓的“强硬”。

  那么,我们就来看一下美国介入调停的态势。

  其实,本质上,美国也有三个方面的理由,不愿意介入调停。

  第一,美、日、韩“同盟”本质上是个多边机制,以特朗普钟爱双边机制的秉性,美日韩关系应该要面临重构。 也就是凸显“美日”关系和“美韩”关系,而“同盟”里面的“日韩”关系会被特朗普有意识削弱。而日韩交恶正是削弱日韩关系的机会,特朗普应该不会放过。原则上两个小弟在下边斗得厉害,才能够显示老大平衡作用的重要与价值。

  第二,美国正瞄着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以及事关亚洲福祉的RCEP谈判。 如果日韩冲突加剧,以至于其负面影响牵累上述两个多边协议进程,在根本上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第三,美国要怎样去规劝日本放韩国一马? 日本对美国说: 这些都是你教的啊,老大!

  日本一句话,就可以将美国怼八丈远!

  因此,美国快速介入日韩冲突的理由非常的不足。

  换句话说,美国就算介入调停,也不会有彻底解决问题的意愿与底气。

  比如7月24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访问韩国,对调停日韩冲突根本就不感兴趣,只是专注于敦促韩国提高驻韩美军费用分摊这样的议题。博尔顿只是来送账单,怎么会管“闲事”。

  所以,文在寅盼望美国及时介入的愿望,或者只是“缘木求鱼”。

  对于文在寅,西方世界有个评价: “从民主活动家、人权律师到总统”,按世界通行原则划分,他本质上是个“左翼”政治家。

  这就可以解释,右翼政客安倍晋三跟文在寅政府格格不入,却容易跟朴槿惠政府达成共识的原因。

  至于日本会以怎样的目标,来作为本次停止对韩攻击的底线?

  让文在寅左翼政府失去执政资格,会是安倍晋三停止攻击的初步选项,也就是日本的最低目标是谋求韩国政权更迭!至于更高的目标,那就要看事态的发展了。

  虽然有难度,但是看日本人的精密策划与精准出击,安倍很可能会选择一试。

  而等美国人想到要给日韩冲突“踩刹车”的时候,日韩,这两辆你追我赶、碰头撞尾的疯狂汽车,或许已经掉沟里去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