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发布:5G前哨战正式打响,勃勃雄心,华为正在创造历史!

2019-08-1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戎评

鸿源初辟,蒙地始开,承星履草,东方既白! 8月9日,在当天下午举行的2019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宣布正式推出Harmony OS鸿蒙 ------一款基于微内核,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 显然,鸿蒙本尊的最终揭晓,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 与

  鸿源初辟,蒙地始开,承星履草,东方既白!

  8月9日,在当天下午举行的2019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宣布正式推出“Harmony OS鸿蒙”

  ------一款基于微内核,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

  显然,鸿蒙本尊的最终揭晓,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

  与此前坊间传闻的所谓“安卓系统候补”有所不同,在发布会现场,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提及“Harmony OS鸿蒙”拥有分布架构、内核安全、生态共享、天生流畅四大优势之后,更是明确表示,其“全场景”特性,在模块化解耦下,可以灵活适配手机、智能穿搭、车机等各类不同5G设备的智能终端!

  什么意思?

  鸿蒙领军挂帅,5G前哨战已经打响!

  华为开发者大会当天,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

  当在场记者问及余承东对于自身的未来发展时,这位处于当今世界移动通讯智能设备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却意外坦言:

  “年过半百,有空时也思考什么时候退休,但现在我们搞定了芯片、大数据库、通信等这些技术,‘鸿蒙’在未来10年、20年具有里程碑意义,还要大干一场!”

  不得不说,作为当今世界最尖端5G通讯技术集团的重要一员,余承东的此番评价,换到世界任何一项“产品”的身上,无疑都是世界级的份量!

  鸿蒙,凭什么?

  在戎评看来,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从“鸿蒙”本身的技术入手。

  前面也讲了,此次华为开发者大会所发布的鸿蒙,是“一款基于微内核,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

  不可否认,第一次看到这组“理工味”十足的描述时,戎评也是懵逼的,但是在尽可能的进行了解之后,我才真正明白了余承东的那句“大干一场”的激动,究竟从何而来...

  什么是微内核?

  简单的讲,所谓“微内核”就是一个除了处理器的“时钟中断”、“进程创建与销毁”、“进程调度”,“进程间通信”等内核不得不完成的功能之外,将其他一切功能,统统都扔给应用层管理的超级精简版内核!

  做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微内核就好比一台柴油发动机,只负责提供最核心的动力,齿轮接口就摆在那里,至于你要用来磨豆腐还是造坦克,那就要看“应用层”的意愿了。

  显然,微内核基础上内核与应用之间的灵活组配关系,虽然在应用的“开源”上得到了极大地满足,但是我们同样需要看到,其天生所带来的“隔离”,可谓有利有弊。

  利是什么?

  就操作系统整体而言,由于微内核的“精简特性”,每一个外接的应用进程,都需要自己独立的编写一段独立的用户代码,即使彼此间重复(没办法,内核自身编程时就没有)。

  而这种应用间“你有我也有”的特性,造就了各自的高度隔离

  -------各应用间的唯一交叉点,只有“柴油机”一处。

  因此,在微内核基础上,各应用进程间即使共用内核,但他们的一切动作,包括关闭启动乃至和其他进程进行连接时,都必须向操作系统申请。

  这带来的是极致的安全:

  无论是其自身为追求“极致精简”而不过几千行(安卓系统代码有1亿行),一眼就能望到底而根本不可能藏私的代码,还是应用运行“万事请示”的规矩程序,都无时不在表现其无与伦比的“安全”!

  但是,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由于其自身代码的简洁,微内核虽然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用数学方法从逻辑角度证明是没有Bug存在的极致严谨安全的系统基础,但是自身的高度精简和应用层万事都要请示的运行逻辑,在带来安全的同时,也相当低效 :

  在微内核的管理下,用户进程要存储个东西,应用就必须请求内核允许,获准后应用就会把用户进程的文件搬到系统进程中去,执行结束后,又原样搬回去....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这个过程就相当于张三必须每天去李四家吃饭,但是李四家除了做饭的人,锅碗瓢盆座椅板凳啥都没有,所以每天为了吃三顿饭,张三就要把一大堆家伙什儿,搬去三次,再搬回三次。

  显然,仅仅从效率上讲,相较于当前普遍流行,“打着空手去李四家吃饭”的“宏内核”,每天拖着锅碗瓢盆“朝李四家来回扛三次”的“微内核”,是极其低效的!

  不过,考虑其“及其开源”、“绝对安全”等宏内核无可比拟的优势后,相关学界却并没有选择放弃:

  针对微内核进程间文件传输缓慢的问题,科研人员在经过好几代的努力之后,成功的将微内核发展到了L4...

  你张三不是每次都要朝李四家搬东西吗?东西你照搬,咱给你配台手扶拖拉机!

  于是,一项名为“Fast IPC”的拖拉机,在L4中诞生了。

  啥叫““Fast IPC”?

  “Fast”是快速的意思,“IPC”是进程间通信,顾名思义:“Fast IPC”就是高速进程间通信!

  而其达成“高速”的大致方法,就是借用CPU核心寄存器可以暂时存储部分应用数据的有限存贮容量,来减少每次搬运的数量....

  然而,如此改善方式,且不论最终效果与当下普遍应用的“宏内核”相距甚远,就算是所谓的“高速”,那也仅仅是比曾经的自己快,其行为与扬汤止沸无异,并不具备发展前景!

  谷歌的安卓系统即使典型的“宏内核”架构

  诸如此类,在另一项针对L4进程间通信滞缓问题而脑洞大开的“dIPC”(direct IPC:直接进程间通信)中,同样得到了体现:

  2017年,某大牛利用标签内存隔离的方式,在微内核基础上实现“绕内核运行”,大大加快了进程间的通讯速度。

  然而,解决了旧问题之后新问题又出现了——标签内存并不符合现有计算机体系的架构,与“Fast IPC”一样,并不具备发展前景....

  不过,就在相关学界的科研人招式用尽,对“微内核”的前途心灰意冷的关键时刻,真正的牛人登场了!

  2017年,华为中央软件院新成立的操作系统实验室正式宣布,邀请到上海交通大学陈海波教授团队正式加盟。

  陈海波何许人也咱们在此暂且不提,就说一说这位计算机博士学位仅仅毕业五年,就能在世界微内核系统结构科研领域呼风唤雨的“牛人”,加盟华为之后,究竟为世界带来了什么改变。

  2019年,在华为全力支持下经过两年的研究之后,陈海波团队针对微内核“IPC加速”的世界性难题,一次性提出了两大方案:

  一个是硬件上的(XPC),即对CPU硬件进行稍微修改,使得IPC通讯无需内核的参与,也无需数据搬运。

  一个是软件上的(SkyBridge),即采用双内核的办法,虚化出一个专门负责IPC数据通讯的内核,在不破坏微内核的运行机制前提下,达成IPC通讯无需内核的参与,也无需数据搬运。

  当然,至于华为的陈海波团队究竟是如何在微内核基础上达成上述效果的,恐怕除了华为内部相关科研人员知晓以外,世界无人可知...

  不过,虽然个中机理咱们外行不清,但是实际的效果,却明晃晃的摆在那里。

  以安卓系统为例。

  众所周知,如今我们大部分手机中运行的安卓系统,其实是一种基于Linux内核的自由及开放源代码的操作系统。

  而Linux内核,就是一种典型的“宏内核”。

  虽然,相较于微内核发展受限于IPC(进程间通信)的低效问题,宏内核由于自身“管得宽”的特性在2G、3G时代如鱼得水,但是随着4G、乃至5G时代万物互联的来临,宏内核的劣势短板,已经毕露无疑:

  传统上相较于“微内核”,构筑在“宏内核”上的安卓在各应用代码共享下,能够节省很大一部分的IPC(进程间通信)渠道,但是随着智能应用越来越多,安卓对于IPC通讯的依赖,也呈现出直线上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谷歌曾开发过一款驱动程序来试图加速Linux下的IPC通讯,但是结果呢,自然失败了....

  原因无他,宏内核的物理性能几乎触顶:

  前面也讲了,与微内核只提供“核心功能”有所不同,宏内核就是一个自备应用代码的典型“管的宽”。

  2G、3G时代他或许可以自备一份乃至两份“标准应用代码”,但是在5G万物互联时代,他难道能够囊括一切智能设备的“应用代码”,抑或是强制要求一切智能连接设备都花费更高成本和牺牲性能优势,捏着鼻子去匹配安卓系统的“标准应用代码”?

  当然,如果说华为的微内核研究,2017年没有实现IPC通讯速度突破的话,或许这真的会成为现实。(事实上就几乎不可能完成,安卓系统1亿多行代码中,平均每1行实用代码,就有100行为契合宏内核系统架构的形式代码,5G时代倘若出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行代码的操作系统,将是灾难)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

  ----2017年,华为仅仅是微内核硬件上的IPC通讯速度,就达到了同期搭载安卓系统的Linux宏内核的54.2倍!

  当然,更为致命的还是这只是开始:

  在万物互联需求已经不可逆转的明天,极度开放犹如USB接口一般万物皆可连接运作的构筑在“微内核”上的华为鸿蒙,无论是从物理性还是发展前景上来看,都几乎可以吊打诸如安卓此类构筑在“宏内核”上的操作系统.....

  因此,当我们再回过头来审视2019华为开发者大会上有关鸿蒙的介绍

  -----“一款基于微内核,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

  我们会发现什么?

  微内核是技术支撑,全场景才是最终目的,而两者相加,则是华为建筑在数年如一日技术积累之上的宏大抱负!

  勃勃雄心,万物互联雏形初显!

  不可否认,中国过去百年科技落后的惨痛历史,使得几乎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对于“国产”都或多或少的抱有一些偏颇的“不信任”。

  这种心态,在如今的鸿蒙上同样得到了印证...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理智”,当华为鸿蒙正式发布的那一刻起,无数打着谦虚谨慎,完全罔顾华为“技术革新”事实的所谓“智者”,开始了自己想当然的“杞人忧天”。

  其中最响亮的声音莫过于“生态问题”:

  任正非谦虚的说了一句“系统生态是华为鸿蒙目前的短板”,而到了某些人的口中,这句话竟成了“华为鸿蒙将因为系统生态而走向失败”...

  在他们口中,华为鸿蒙是对谷歌公司Fuchsia OS系统的山寨盗版、注定被苹果 MAC和IOS秒杀,甚至相较于黑莓公司2006年就已经上市的微内核操作系统黑莓OS,2019年的华为鸿蒙都远远不如!

  毫不讳言,对于这群打着“理智客观”的幌子,却话里话外“你国必完”的拜神教,戎评只有一句话:你开心就好!

  黑莓OS牛啊,早在10多年前就解决了2017年才被华为妥善解决的微内核IPC(进程间通信)滞缓问题,鸿蒙较现有最快系统提速5倍的成绩算个啥?没准人黑莓2006年就实现500倍呢....

  生态啥的更别提了,人走的是北美高端市场,手机销量比8848钛合金手机还高冷,你华为手机去年2.08亿的销量那都是低端市场,毫无灵魂,一点也不工匠!

  啥?

  余承东说华为可以一夜之间让中国所有的应用都兼容鸿蒙操作系统,还说能够在一两天内,将全球市场的全部安卓生态应用平稳迁移到鸿蒙OS上?

  他老板任正非还说鸿蒙系统能够将时延控制在毫秒或亚毫秒级,不仅可以做手机操作系统,还能适配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印刷电路板、交换机、数据中心等全部智能外接应用?

  他们还说自己有5G,有全球最大的移动通讯器材市场...

  哎,风太大,信号不好,我听不见!

  不过,无论“他们”听不听的见,华为却并不会因此而分秒停下自己的脚步。

  在华为2019开发者大会现场,余承东首次公布了鸿蒙OS的未来路标:

  2020年,鸿蒙OS将推出2.0,致力于互联诸如国产PC、手表手环和车机等现有的一切移动智能互联设备。

  2021年,鸿蒙OS将推出3.0,在5G基础上赋予诸如音箱、耳机等日常设备产品的人工智能性,致力于为消费者衣食住行全场景提供智能服务。不管在家还是出去运动、出行路上、办公休闲,各种生活场景都将陆续开启无缝智慧化生活体验

  2022年,鸿蒙OS将致力于VR等虚拟现实领域的实践,彻底革新现有的娱乐、购物、通讯方式。

  毫无疑问,从已经揭晓的计划来看,此前热议的“安卓备胎论”下的手机操作系统身份,于鸿蒙而言,不过只是其“全场景”万千身份中的一个....

  所以,鸿蒙的未来究竟如何?

  曾任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竹间智能创始人兼CEO简仁贤,在华为推出鸿蒙OS之后的第一时间,曾这样评价:

  微软做不到的事华为在做了,谷歌做错的事情华为在做了,苹果失败的事情华为在做了。华为不是弯道超车,而是吸取了过去所有“错误”的教训,在做“对”的事!

  华为凭什么能够吸收错误,走向正确?

  在戎评看来,华为之所以能够一路成功,技术积累上所展现出来的优势固然是直接原因,但其对于历史大势的把握,对于自身发展定位的清晰,才是如今一切成就的根本!

  从远了讲: 倘若30年前的华为对于中国自研技术的未来丧失信心,毅然决然的投入“买办的行列”,那么如今的华为,即使意识到了战略发展的重大失误,恐怕也只能呜呼哀哉,在民众鄙夷下依靠出售办公大楼而苟延残喘!

  从近了讲: 倘若2009年华为没有率先展开5G相关技术早期研究,2013年没有启动6亿美元5G专项研发、2017年没有大手笔拨款十数亿美元邀请陈海波教授团队成立操作系统实验室,专力攻克微内核操作系统的短板、没有之后连续数年的年均10亿的专项研发资金支持,那么如今的华为,必然不会是5G时代的领导者,必然不会是物联网时代的编织者!

  一切的荣耀,都不是无故诞生的。

  一切的成功,都奠基奋斗于昨天。

  华为成功了,只因30年前他们就坚信中国在不久的明天,必将走向全面的复兴....

  于是,在他们的领域,在他们的阵地,在直面最凛冽刺面寒风的山岗上,华为人三十余年来即使脚踏泥泞,即使寒凉阴霾,但他们从不屈服,始终脊梁挺直的眺望东方!

  而在今天,太阳出来了。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值得一提的是,2019华为开发者大会发布鸿蒙操作系统的8月9号,正好也是余承东的生日。

  生日当天,余承东在个人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50岁生日蛋糕。

  正所谓“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犹如预言一般,这位已经“知天命”的华为消费者业务CEO,在迈入人生新阶段的同时,也向世界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鸿源初辟,蒙地始开。承星履草,东方既白。

  天道如此:东方的天亮了,西方的黑夜,才刚刚开始...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