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死“法国华为”的幕后黑手通用电气,也要完蛋了?

2019-08-2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萧铁

A 1888年,测电笔销售员哈罗德敲开了老板爱迪生的办公室,手上拎着一只焦黑发臭的兔子。这只可怜的小生灵,是死于一款叫交流发电机的新鲜玩意下的。 对,就是那个孵小鸡、卖报纸的发明大王爱迪生。他的励志故事我们人尽皆知,而他的黑暗面呢? 皮毛烧糊的气味

  A

  1888年,测电笔销售员哈罗德敲开了老板爱迪生的办公室,手上拎着一只焦黑发臭的兔子。这只可怜的小生灵,是死于一款叫交流发电机的新鲜玩意下的。

  对,就是那个孵小鸡、卖报纸的发明大王爱迪生。他的励志故事我们人尽皆知,而他的黑暗面呢?

  皮毛烧糊的气味让爱迪生眉头紧皱,却又对对方点了点头。

  有了老板的首肯,哈罗德接着将几十只猫、狗、马等继续送入这雷霆刑场,甚至其中还包括了六只从泰国进口的、和人一般大小的猩猩。

  毫无例外,它们也都死得很惨。是的,爱迪生在为他曾最负盛名的发明之一——电椅,做着最后的准备。

  爱迪生本身并不是个残忍的人,事实上,出生于一个半世纪前的他,还是当时超前的死刑废除论者。

  但他还是必须要发明那行极刑的刑具,因为该年的他,碰上了职业生涯中最重大的障碍。

  爱迪生曾经有个天才下属,可已经转型为大资本家的他却因为拖欠工资,导致雇佣关系走向决裂。这位名为特斯拉的下属后来发明了交流电,成为了爱迪生的直流电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

  嗯,只要对物理粗通一二的,都知道交流电可谓是时代的分界线。

  特斯拉车的命名,就是在纪念这位伟大的科学家

  不服气的爱迪生于是秘密购进了特斯拉的交流发电机,将其改造成电椅,随后不断在公共场合进行表演,并游说美国监狱部门接受这种新型刑具。爱迪生试图将“交流电”和“死亡”、“危险”等概念联系起来,以达到恐吓市民、抹黑特斯拉和交流电的效果。

  他成功了,1889年,纽约州确认电刑的合法性。他也失败了,爱迪生最终无法阻止更先进、更高科技的交流电走进千家万户,也无法阻止自家的直流电在市场上节节溃败。

  1892年,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与汤姆逊·休士顿电力公司合并,去掉了“爱迪生”,变为“通用电气公司”,爱迪生黯然出局。

  B

  没了爱迪生的通用电气,正式投奔了交流电技术,越做越大,并随着美国的崛起成为了一代跨国巨头,常年雄踞世界500强前列。

  通用电气在其巅峰时期,可谓天上地下无所不为。除了众所周知的电力、电器、新能源、石油、燃机设备、电网、医疗等,还涉足金融、航空、媒体。除此之外,当年甚至一度成为美国军方的核弹头生产商。

  要知道,美国是资本主义立国,以通用电气的百年江湖地位,已堪称是统治阶级中的一员了。

  2013年,法国阿尔斯通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刚下飞机时,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继而被美国司法体系扣作人质,声称其涉嫌海外商业贿赂。

  最终,2015年底阿尔斯通不仅被课以7.72亿美元罚款,其主营的电力业务还被吓得惊慌失措的阿尔斯通管理层卖给行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通用电气。五常之一的法国,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能源巨头,自家的核电站的维护者,被肢解了。

  这就是《美国陷阱》的故事。美国国家行为的后面,没有统治阶级成员、同时也是最大受益者的通用电气的策动和怂恿,恐怕可能性很小。

  后来啊,美国又再一次故技重施,指挥加拿大扣下华为孟晚舟,可没想到在中国那结结实实地碰了一个硬钉子。嗯,这就是后面的故事了。

  C

  可就是这么历史悠久,地位又高居全球金字塔顶端的百年商业帝国,如今居然可能就要完蛋了。

  上周四,哈里·马科波洛斯(Harry Markopolos)对外宣布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175页的报告,直指通用电气涉嫌380亿美元的会计造假。面对这项指控,通用电气周四暴跌11.30%至8.01美元,创2008年4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如果这个指控为真,那么通用电气就等于是被判“死刑”了,而且上的还是自己家的电刑,电得是发黑、发臭。

  马科波洛斯,何许人也?为何敢于单挑庞大的通用电气帝国?

  在2008年前,马科波洛斯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会计专业人士。但他在数年间多次举报“庞氏骗局”的集大成者伯纳德·麦道夫,最终将其挑落马下,判刑150年。

  麦道夫在纳斯达克可是一个旗帜性的人物,正是他将纳斯达克推向高峰,比肩纽约证券交易所。他手下的基金更是往来无白丁,不仅需要推荐人,投资门槛甚至高达几千万美元。所以马科波洛斯挑落麦道夫,真可谓是蚂蚁伸出一条腿,把大象给绊倒了。至此,马科波洛斯一战成名。

  如今,这位名满美利坚的白衣斗士在举报中声称,通用电气至少涉嫌隐藏380亿美元的亏损。这是什么概念?通用电气现在的总市值为798亿美元。如果是靠赚钱来填这个坑,通用电气已连亏两年,上次盈利还是2016年,约60亿美元。

  如果通用能扭亏为盈,回到2016年水平,那么至少得需要63年。

  通用电气虽堪称统治阶级,可要是爆了雷,连累到了其他统治阶级成员,那可就别怪这个体制翻脸无情了——

  上一个爆雷的美国安然公司,名列美国500强的第七名,从会计造假爆雷到宣布破产,用时不到11个月。

  D

  通用电气的巨额亏空,还得怪它没认真读我们《人民日报》多次登上头条的社评:经济发展任何时候都不能脱实向虚。

  通用电气业务的由实向虚,就是它的前任高管、传奇管理学大师韦尔奇的“功劳”。嗯,你到书店里去转一转,还能看到畅销书架上醒目的《跟杰克·韦尔奇学管理》、《商业的本质》、《赢》……

  在这位誉满全球的CEO掌舵公司之前,通用总是每隔几年就能有一项重大的发明创新。在爱迪生的电灯泡后,还有第一台面包机、第一台X射线机、第一台电风扇、第一台密封电冰箱、第一台飞机引擎、第一台数字时钟收音机、第一台MRI、第一个商用电站和世界上第一个电台……

  但韦尔奇上台后,通用调整了业务方向。不管创新前景如何,但凡不是行业老大的业务只有两个结果,要么通过收购成为老大赚大钱,要么就干脆卖掉。

  在经济上行周期,这样的战略非常奏效。在短短20年中,通用通过大肆收购,将公司收入从268亿美元迅速扩张至1300亿美元,而韦尔奇的光环也膨胀了起来,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世纪经理人”。

  在当时看来,通用进军金融绝对是公司发展史上最“天才”的一步。通用电气资本巅峰时期,其利润能达到整个通用电气集团利润的三分之二。一时间,通用电气资本业务铺天盖地地进行,覆盖信用卡、保险、抵押贷款等,只要能够搞到经营牌照,就能狠赚一笔。

  连韦尔奇自己有时都难掩自豪地说,进军金融挣钱,你连厂房都不用盖。

  创新本就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多少个日夜的反复思考、推算、实验、试错和推倒重来才能换来一点点进步,所以人总是不知不觉的选择简单的那条路,比如说灌水,比如说加杠杆。

  在杰克·韦尔奇的治下,尽管通用电气的业务越做越大,股价越涨越高,股东分红越来越多,但通用电气再难有当年改变世界的产品和创新了。通用电气看似强大的表象下,其实早已危机四伏。

  这正如近来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中所表达的,看似强盛的唐王朝,当掌舵人唐玄宗不思进取后,不管花灯造得再漂亮,一旦危机爆发,王朝覆灭可能只是顷刻之间。而最漂亮的花灯有可能就是引爆帝国的第一颗雷。

  而通用电气最漂亮的花灯—通用电气金融,在未来也将成为引爆GE帝国的第一颗雷。

  D

  在韦尔奇退休后,通用电气引进了伊梅尔特(Jeffrey R. Immelt)。

  伊梅尔特采用与韦尔奇近乎相同的战略,但命显然没有前任那么好。

  韦尔奇身处牛市,伊梅尔特则受命于牛市的尾巴,先后经历了互联网泡沫破灭、911事件和世界金融危机。通用电气资本在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亏损差点就让整个通用倒掉。若不是巴菲特带着300亿美元驰援,通用恐怕那时就已经GAME OVER了。

  当然,韦尔奇挖的坑还远不如此。因为通用电气在当时碰了人称“谁碰谁死”的长期养老保险。简单来说,就是十几二十年前,整个行业都错误估计了长期养老保险在人均寿命不断增加,医疗费用开支不断上涨情况下的养老成本。而通用电气当年卖得最欢,所以今天也就受伤最深。

  根据马氏的估算,通用至少还得弥补290亿美元的损失才能填上此坑。而中国银行界第一把交椅、去年世界五百强排第22的工商银行,2019年的总市值正好是2700亿美元。也就是说,通用光是这个坑,就得卖掉九分之一个工行才能填上。

  除了韦尔奇挖坑,GE的衰落也跟伊梅尔特在收购方面学艺不精有关。伊梅尔特时代最受诟病一笔收购,即对阿尔斯通的收购。

  嗯,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法国华为”阿尔斯通,美国动用国家机器来肢解侵吞的法国能源巨头。

  作为韦尔奇钦点的接班人,伊梅尔特的增长秘诀自然也是“收购收购,做老大,挣大钱”。通用电气在燃机业务上是曾经的王者。但是后来阿尔斯通通过技术改进,其燃机的效率和价格上已经优于通用电气的燃机,致使GE在海外市场连续丢失大额订单。

  立志做老大的通用电气哪受得了这些。于是通用出手了,这一手法与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手法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毫无征兆的突然逮捕、不合法规的长期控制、非常牵强的理由、战略行业的利益冲突……

  总之,阿尔斯通到手了。法国哭了,是真哭。

  在美国霸权的干涉下,通用电气终于做上燃机业务了老大,做完老大就该挣大钱了。但让通用电气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燃机市场在2016年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说起来,中国在燃机市场的下滑中也出了一份力……啊,那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燃机市场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成本的大幅下跌。其中就是中国生产的高性价比风机和太阳能板大幅降低了风力和太阳能发电的成本。在风机市场中排名前15的企业中中国占据8席,同时,全球太阳能板的80%都是由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生产的。

  太阳能发电和风力发电成本大幅下跌

  通用电气发现,当初处心积虑花了百亿美元买下的阿尔斯通,居然成了一个大坑。因此,通用也不得不就此在2018年计提高达230亿美元的减值损失。当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险误了卿卿性命。

  E

  通用电气总计给了伊梅尔特16年的时间,但股东期待的再度崛起依然遥不可及。终于,伊梅尔特在2017年炒掉了伊梅尔特,开启自救之旅。

  新任CEO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刚刚走马上任,就立即下调股息分红,并着手将通用旗下医疗业务打包出售。要知道彼时医疗可是通用电气旗下为数不多的明星业务之一啊,其营收和盈利状况在经济下行的今天依然能够获得稳定增长。

  出售这只下着金蛋的鸡,GE得是缺钱到了什么程度?

  2017年通用电气集团各业务净利润(单位:十亿美元)

  作为在通用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人,一步步走到金字塔之巅的弗兰纳里或许深知通用目前的糟糕处境。

  但这一计划显然得不到大股东的支持,如果卖掉了通用电气医疗,那么通用剩下的业务中除了航空就没有拿得出手的业务了。股东们可以接受断尾求生,但弗兰纳里的方案是断臂求生啊,啊不,是五马分尸求生了。

  弗兰纳里在位14个月后就被炒掉了,换上了拉里·卡尔普(Larry Culp)。

  面对困境,卡尔普也难以妙手回春。但卡尔普在2014年前是通用生物医药公司竞争对手丹纳赫集团的CEO,据消息人士称,通用的任命可能就是希望通过卡尔普将其生物医药业务能够以一个好一点的价格尽快卖给丹纳赫。

  除此之外,通用还在计划出售油气业务。总而言之,通用眼下这关不通过卖儿鬻女真的是过不去了,无非就是卖哪一个罢了。

  F

  百年企业毕竟树大根深,面对马科波洛斯的指控,通用随即展开了反击。

  先是通用电气董事莱斯利•塞德曼(Leslie Seidman)紧急辟谣,称马氏的报告“充满误导、不准确和煽动性的陈述,根本就不懂会计”。

  CEO卡尔普更直截了当地反驳,称这是有人在恶意做空通用。

  高盛也发布了最新测算结果,称通用电气的最大坑——长期养老保险资金池,虽然不够充足,但也比同行们要充裕得多,而且长期养老保险的现金支出也非短时间之内就要全部结清。只要通用没有欺诈和虚构报表的情况,还是有时间和实力去应对现金流的问题的。

  华尔街日报也撑了一下通用,称马科波洛斯不过是炒旧饭搞煽动。但同时也指出,最近通用的问题确实太多了,比如波音737MAX的停飞,对通用业务的影响就相当严重。

  同时通用也打出了一记久违的全垒打。在一众投资者都普遍认为他家股票已是烂果子之时,CEO卡尔普自掏腰包200万美元购入通用电气股票,迅速稳定了投资者情绪,在首日暴跌11.3%后反弹9.7%。

  面对通用的指责,马科波洛斯一方面坚持通用造假的论断,可同时也承认了自己通过一个基金从通用电气的股价下跌中受益;一方面开始打起了感情牌,说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收到2008年举报麦道夫应得的奖励。所以这次不得不一边举报一边公之于众,这样他在拿到奖励前,至少能够养活一家老小,而且也能尽早保护投资者。

  所以目前的局面,仍是狗咬狗一嘴毛,谁也不是完全干净的。最终尘埃落定可能还要等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的调查完成之后才知道。

  结合GE曾在2008年因虚构收入受罚5000万美元,要说GE真是一点裂缝都没有,恐怕不太可能,否则马科波洛斯又怎会盯上它呢?

  不管怎么说,通用的衰落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为什么马科波洛斯一份不确凿的报告就能引起股价的剧烈波动。其倘若不能弃虚就实,及时处理其臃肿的非核心业务,增强其核心业务的竞争力,那么距离倒掉或许真的不远了。

  G

  今天,直流电和交流电的大战已然落下帷幕百余年了。可后人们仍对此事有疑窦:爱迪生难道是真不知道交流电的历史大势吗?

  答案其实很混沌。

  虽然爱迪生确实是技术大拿,但已和自己的舒适区绑定得太深,利益也绑定得太深,以至于积重难返,在各种血腥的电刑演出中不断暴露自己的黑暗面。最终裱糊还是崩塌了,不得不认输了。

  

  拒绝客观规律,无论是科技的,还是经济金融的,代价都是巨大的。

  只是爱迪生残存于通用电气中的基因,还在散发者幽冷的光芒,你我皆该心有戚戚。

  一个企业弃实就虚便已危机四伏,一国经济倘若弃实就虚,楼塌之日,必定地动山摇,哀嚎遍野。

  也许实体还在穿鞋的时候,金融就已经飞上了天。但当金融摔入深渊之时,至少人间的大路上,还有实体在不畏艰辛地、坚定地前行。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